第二十七章 情动时刻

    在柳镇,一个非常具有诗画意的小镇,年关将至,这里的百姓都在忙碌着准备过年的年货,不少人家,已挂出了红灯笼,若儿很喜欢这样的氛围,将先前的不快抛之脑后了。也不管南宫皓然是否还在生气,便带着王伯,逛街去了。

    而南宫皓然在客栈听到若儿被封为皇后的消息,一掌震碎了桌子,引得周围的人立马噤了声,他邪魅的眸子里,满满都是怒气,待到若儿和王伯回来时,不由分说的将若儿抱上马,给她披了件大红色的狐裘,便策马奔腾起来,后的王伯去客房内将包袱拿了放在马车上,朝着他们刚去的方向追赶了过去。

    南宫皓然疯了一般的加速,马儿在山林间奔驰着,寒风凛冽,若儿皱了眉头,上即使有狐裘,也感到刺骨的冰凉,南宫皓然一手拉着缰绳一手环抱着若儿的纤腰,而手中的力道,却让若儿有些发疼,若儿不明所以,从来那天过后,他两几乎没说过话的,今天然哥哥的反常,是否发生了什么?

    不知奔跑了多久,马儿口吐白沫,就在它要倒下去时,南宫皓然一把抱起了若儿,一个回旋便稳稳的落在地上。看着马儿的惨状,若儿难过了,咬着下唇,瞪着南宫皓然,在宣泄着她对他的不满,南宫皓然却像没看到一般,拉着若儿的小手,对她道:“看来今晚我们只能在这山间过夜了,以王伯的速度,明便可赶上我们,这马儿死在这里你见了也难过,我们去别处吧。”拉着她就走。

    若儿想挣脱他的手,奈何他力气过大,抓着她的手的力道更大了,就由了他去,夜幕降临,他们找了个山洞,生了火,南宫皓然打了两只山鸡,准备当晚饭,期间他没有对若儿说话,若儿心中觉得委屈,看着他的眼神里带着埋怨,虽在火边,但若儿在狐裘下的子仍是瑟瑟发抖。

    若是平里,南宫皓然早发现了,而今却没有,他的心思都在那圣旨上了,他愤怒,又觉得无处可发,换做以前,他一定去狠揍别人来解气,而今,他不想那么做,那是于事无补的,他要尽快赶将若儿送回百花庄,然后再去京城找那易云轩算账。

    他专心的看着手中的山鸡,手中的棒子不断翻弄,若儿吃东西很挑剔的,不好吃的她就宁愿饿肚子也不吃,从小就被他惯得气,就是不知她为何在那些伤患面前却没了她平气,不管再可怕的伤,她都能忍,都要医,这丫头,还真是怪。

    将手中烤好的山鸡递给她,但却未看她。

    若儿瑟瑟发抖的子站起来,坐到他旁边,两只手将他的手臂挽住,对他说:“然哥哥我好冷。”此话一出,子便颤抖了起来。

    南宫皓然脸色大变,该死,一定是因为吹了冷风的缘故,手上的东西一扔,两只山鸡便掉在地上,将若儿发抖的子揽入怀中,看着她脸上几乎没有一丝血气,后悔不已,他再如何生气都不该带她上路的,小的人儿在怀中紧紧的咬住下唇,双手紧紧的握着,很是痛苦的样子。他紧紧的抱着她,源源不断的将真气输入她体内,想让她好受一点,不过效果微乎其微。

    双眸中过一丝微光,将自己狐裘从若儿上拉开,双手有些颤抖的将若儿的外衣解开,若儿怕冷便穿了许多,待到最后的肚兜和亵裤时,他双手颤的更甚了,无数次想过是如何解开若儿的衣服,却从未想过是如今这场景,他双手握拳,松开时,没有半分犹豫的将肚兜解开,伸手将亵裤也拉下,将浑**的若儿用狐裘裹好,然后开始脱自己的衣服,最后只剩了亵裤。

    他拉开狐裘,紧紧的抱着若儿,这将**的她锢在自己怀里。不一会儿若儿似乎没那么难受了,但也没有醒来,看着她小巧的脸上开始有了点点血色,子也没那么颤抖,他心里舒了口气。

    若儿这天生畏寒的体,经受不起一点冷,那么多年了,再也没有像今天这般发作过了,导致他忽略了若儿的体,这是他的错,待若儿呼吸平稳,脸色开始好起来时,他从担忧的心态转变成了**。

    此刻佳人在怀中,对他而言是种无比的煎熬,美人坐怀而不为所动的男人不是柳下惠,只能说那女人不对那男人的胃口。而今,在他怀里的是他养了十六年的花,让他怎能不动?刚刚那一幕,又浮现在脑海,雪白的**,美丽的蝴蝶骨下是傲人的雪峰,虽一直与若儿亲亲,然,他却不知,在不知不觉中,若儿的体已是如此勾魂,纤细的柳腰下是少女美丽的幽谷。

    他养了十六年的花,就要盛开,就等着他落下最后一笔,呼吸开始急促,贴在上的肌肤,柔嫩的像婴儿的肌肤,他的全血液都集中在了上某一处,将头埋在若儿的肩头,想要平稳呼吸,却不想闻到的是她上散发出的香味,这味道,在此刻,就像是催药一般,令他再也忍不住了。

    狠狠的在若儿的肩头留下几个印记,只属于他的印记,大手不规矩的在若儿上乱摸,此刻的他,什么都不想想,也不要想,只是凭着本能,做自己想做的,吻上那先前失去血色,还未完全红润的樱唇,不断的舐,不一会儿,那唇便变得红润人,他不再压抑,用舌头敲开了若儿的贝齿,将舌头伸了进去,舌尖滑过嘴里的每一寸,大手附上那垂帘已久的雪峰,将它挤压出不同的形状。

    若儿在睡梦中,便觉得有什么压着自己,她想伸手去推,想要睁眼看看是什么,奈何先前的病发使得她此刻浑没有力气,连挣扎的力气也没有,只得微微的摇头,皱着眉头,以示自己的不满,南宫皓然注意到了她的表,手下的力道减轻了许多,却并未停下。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