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韩大人的过去

    若儿不明白然哥哥为何突然要这样,就这样相处下去不好么?虽然她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但要她现在就成婚,她的确是有些抵触的,然哥哥一直那么迁就自己的,不知为何这次却是如此的态度。

    南宫皓然坐在车外,心里有些烦躁,他急于想让若儿与自己成婚,是不想那易云轩再来觊觎若儿,他不怕他,然而璃说得对,他毕竟是皇帝,是这凤阳王朝的掌权者,自古民不与官斗,他可以为了若儿倾尽所有,而若儿不能,他能想到的便是用南宫夫人这个份将若儿住,也让易云轩死心。

    在他们还在柳镇的时候,易云轩已昭告天下,过完年后便会迎娶锦绣庄的三小姐上官若儿为后,此消息一出,江湖中人和朝廷中人无不震惊,不少大臣上书进谏,道上官若儿乃一介江湖草莽,难当一国之后如此大任,若是皇上喜欢,纳为妃嫔便可,这些大臣的折子被一一驳回。

    众人不甘,又上韩大人府上,望韩大人能劝劝皇上,而韩大人却闭门不见,众人心中已有了底,这位帝王,不管什么怕是都要自己做主了,也罢也罢,他们不过是食君之禄担君之忧而已,以后,他们便不再做这无谓的事了。

    坐在书房的韩大人,手持一本《史记》,望着火盆里的星星之火陷入回忆之中,年少时,他本无心朝政,只想寄于山水间,而在他外出时,邂逅了他一生挚,在凤凰山上,他贪念那美景,沉迷于其中,天又下起了大雨,他一届书生怎受得了?在回去的路上昏过去了,醒来时发现自己被一镖头的女儿所救。

    之后,便是那些坊间流传的故事那般,他和明娟相了,明娟是镖头之女,会些武功,没有江南女子的柔,为人行事的过了些头,有什么不平的事,都想去管一管,常常让镖头头疼不已,而她心地善良,毫无心机,比之自己在京城所认识的那些大家闺秀少了那些柔做作的东西,有的是她的天真,豪爽。

    在他们认识半年之后,他向镖头提了亲,镖头也爽快的答应了,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就是他的此举,害得镖头惨死,明娟和他那未出世的孩儿也惨死在父亲派去的人的手下。

    怪只怪他们的出生不同,他是韩府的大少爷,韩府在凤阳王朝的地位,仅次于天家,世代为宰相,辅佐天子治理天下,他无心于朝野,而父亲却是不能答应他这样做的,给了他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然就像放出去的风筝,无论飞多高,线始终是在父亲手中的。

    他知道父亲不会答应自己娶个平民之女,何况还是个江湖中人的女儿,在父亲看来,江湖人皆是粗俗不堪,人品低下的,因此并未向双亲禀明,就这样在杭州定居了下来,那段子,便是这辈子最开心快乐的时候了。

    成亲不到三月,明娟怀孕了,他高兴极了,心想这是韩家的长子嫡孙,定要让父母亲知晓,便书信一封让人带到京城韩府,他没想过要让父亲接受明娟,接受这孩子,却也想不到,父亲竟能痛下杀手,趁着他外出与友人以文会友之际,取了老镖头和明娟的命,还有那未出世的孩儿也惨死腹中,他归来时,见到的,是明娟冰冷的尸体,明娟是那样活泼好动的一个人,此刻却冰冷的躺在那里,老镖头撑着一口气道恶狠狠的看着他:“若是知道你乃韩府大公子,我就是让明娟去出家也不愿让她与你成亲,门户之别竟是如此的重要么?连自己的孙子也下得去手。”说完,便突出一大口血。

    他想去扶老镖头,老镖头却不领:“滚,明娟她自小没了娘亲,这子,看似什么都不怕,其实,她什么都怕,如今,她去了那边,我又怎生放心得下,我便随她而去,你且记得了,是你害死了自己的妻子还有孩儿,我就是做鬼也会看着,看着你那天人一般的父亲大人要给你找个如何般配你的女子。”说完,便永远的倒下了。

    他抱着明娟的尸体,久久没有离去,直到旁人镖局的弟子发现,本要报官,却连衙门的大门都进不了,他当然知晓这是他那父亲大人的杰作,他痛心无比的将明娟埋葬。在墓碑上写着:韩氏明娟妻之墓,夫韩奕立。

    上面只字未提到孩子,他想,有他这样连自己妻儿都护不了的父亲,他的孩子,应该是不愿承认这是自己父亲的吧。

    在坟前静静的坐了三天,不吃不喝,昏倒了,醒来时他已在京城,在自己家,可是看着这熟悉的一切,他觉得陌生了起来,这还是家么?他从小便视为神一般存在的父亲,还配么?他一直以为父亲是这天底下最正义的人,大公无私,廉洁清明,从不滥杀无辜,然而他却杀了自己的孙子和媳妇儿,这还是他的父亲么?

    母亲每来开导自己,让自己想开点,像明娟那样份的人,不配怀我韩家的孩子,除了冷笑,还能说什么,真正不配的,是他,若是可以选择,他宁愿是乞丐,也不要生在这高门大户。

    他颓废看好一阵,若是其他人,他可以报仇,可那是自己的父亲,自己又能做什么呢?每伴他的只有酒,只有醉了才能不想那些,才能安然入睡。本来想着就这样颓废下去吧,他的颓废就是他最大的反抗,他不能撼动父亲的位置,那么,就让世人皆知他有个不争气的儿子又如何?看看,那些所谓的大家闺秀,能否嫁给他,他要让自己绝后。

    而强势如父亲,又怎会让他这样颓废下去?他将烂醉如泥的自己拖进祠堂,一阵好打,然后对自己说:“你这般是想做给谁看?我韩氏的子孙岂是你这般没出息的?你若不满我,你就该强大起来,自己能掌握自己的命运,而不是你这样酒醉金迷。只要你一是我的儿子,你一强不过我,那么你的命运,就得由我来安排,你给我在这里好好反省反省,醒不过来,我便送你去服役,我宁愿你战死沙场,也不要你这样的儿子,我韩氏先辈也不要你这般不肖子孙。”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