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若儿的转变

    南宫皓然专心的给若儿揉着,若儿则偷偷的看着他,两人之间的那种感觉发生了变化,之前的若儿,对南宫皓然不会有心跳加速的感觉,被他搂着抱着也是觉得那是一种习惯,毕竟,两人从小便是这样,即使是亲吻,她虽觉得不妥,却因为无法阻止而接受了。

    而这次的洛阳之行,当看到他对仙儿**似的话语,说话时的柔,觉得心中闷闷的,一直以来,她都说然哥哥只是哥哥,早晚两人是会分开的,毕竟他们都大了,都会去寻各自的另一半,甚至她还出走过,她是真的想过要将轩哥哥当做自己夫婿,然,第一次的心动,便是无疾而终。

    真的是习惯了吧,所以面对然哥哥对自己的种种,总是可以被视为理所当然,以前想到然哥哥会与别人成亲,她并未有何感觉,因为他边除了她,没有别的女的出现过,然哥哥在这点上泾渭分明,不似大哥那般,红颜知己多不胜数。

    南宫皓然给她揉好腿,便抬头看她,四目相对,若儿微红了脸,南宫皓然却笑了,笑得格外开心,王伯听到车内的声响,便在外面问道:“请问庄主,我们是否可以启程了?”

    南宫皓然的回答只是一个简单的“嗯。”然后便将若儿的腿放好,和若儿并肩坐着,对若儿道:“若儿不是一直喜欢柳城的芙蓉糕么?我们便在柳城待个几天,如何?”

    若儿一听之下,很是开心,但却忧心着恒儿的哥哥,那人也不知如何了,芙蓉糕固然好吃,而那却是人命。摇摇头,对南宫皓然道:“不去了,我不在了那么多天,也不知恒儿的哥哥醒了没有,我用银针给他过了一道,将他体内的毒血排的七七八八了,也不知他醒了没有,我们还是快回去吧。”

    “若儿,你可知恒儿的哥哥中了何毒?”

    若儿摇摇头道:“不知道,那毒太过诡异了,我从未听过,而且也太过残忍了,想必不是有血海深仇的人,不会下那么重的手。”

    南宫皓然点点头:“不错,是很残忍,他中的乃是南疆圣药,是南疆的第一任祭祀女所研制的,并没有解药,别说你,我看就算师傅也未必听过此药。”

    若儿睁大了双眼,好奇的问:“那么此药不是该在南疆圣里供奉着吗?恒儿的哥哥又怎会中此毒?”

    “你该听过两年前南疆祭祀女宫若楠而不得,便盗了南疆至宝,灭了南疆皇室月氏一族吧?”南宫皓然对上若儿那美丽双眸,问她。

    若儿点了点头,南宫皓然又道:“南疆的大皇子名为月子焕,为人谦逊有礼,仁之至,在南疆子民心中地位颇高,因缘际会,宫若楠与他相遇,原本祭祀女是不能与皇室之人接触的,而宫若楠却在第一眼时便上了那大皇子,想尽办法想与他成亲。”

    “不是说南疆祭祀女是不能成亲的么?”若儿忍不住问道。

    南宫皓然笑了:“那也是南疆的迂腐了,凭什么那祭祀女就不能成亲?拥有最高的权利又如何?还不是孤独终老,这有何意思?宫若楠是个极端的人,多次向月子焕表明心意,不但没有得到对方垂怜,反而使得对方越发的疏远她,她怒了,便盗了圣物,将月氏一族灭门。”

    “可是她就一人,怎么可能将皇室的人都杀掉呢?皇室的人都是用毒的高手,怎会在一夕间便被灭了满门呢?”

    “祭祀女可以学皇室的一切秘籍,因为她是不能与男子成亲的,所以皇室也不怕祭祀女做大,毕竟她是没有后人的,皇室之人安于享乐,疏于学习,而宫若楠却勤奋刻苦,加之天资聪颖,皇室那些个草包又怎会是她的对手?”

    听到这儿,若儿恍然大悟:“呀,那就是说,恒儿的哥哥就是那大皇子月子焕了?那么恒儿也是皇子了?”

    南宫皓然点点头,继而道:“恒儿真名乃是月子恒,和大皇子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大皇子最疼的便是这弟弟,因此,宫若楠并未杀他,而是在灭了月氏一族后,将两人带出了南疆,开始了逃亡生活,南疆长老曾经找过外公,想要武林盟的人帮他们寻找宫若楠,而一直都是无疾而终,那我们在迎秋院见了那仙儿,我心里便有了底。”

    想起他对那仙儿说话的态度,若儿白了他一眼。惹得南宫皓然哈哈大笑,若儿气闷道:“你不是和她**调的那么欢么?这么快便忘了?当初是谁一直盯着人家看呢?”

    南宫皓然听了若儿这语气,将他揽入怀中:“小傻瓜,在我心里除了一个你,还有谁入得了我的眼?那仙儿美则美矣,你不觉得那很不真实么?你还看入了迷。”一指在若儿小巧的鼻子上点了一下。

    听了她的话,若儿觉得心里甜甜的,但又不想他太过得意便道:“人家那么美,我看入迷了很正常啊,你不也一样么?”

    “我是在想她是不是练了什么邪功,否则怎会将女的都迷得住。你的小脑袋在想什么呢?你还当你然哥哥我那么经不起惑?”

    若儿头靠在他膛,小手被他握着:“那然哥哥你说,大皇子还能不能醒过来?我对恒儿说不便会醒来,其实自己也没底,我不想恒儿那么年纪轻轻便一个家人都没有了。大皇子是他唯一的亲人了,我们去找他们好不好,我想再试试,能不能将他医好,他的毒血排的七七八八的了,现在解毒应该没那么难了。”

    南宫皓然却道:“如今,你什么都不要想,在这柳镇待个几,回去之后,我们便成亲。”

    若儿一听,:“我不要成亲,我还那么小,我才不要成亲呢。”

    南宫皓然只是静静的看着她:“若儿,你可知,然哥哥等着你长大等了多久?你不小了,其他女子在你这个年龄早已是人妻了。”

    不等若儿说什么,南宫皓然便出了马车,在马车外面坐下,留下若儿一人在马车内。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