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南宫从云轩手中带走若儿

    云轩还沉浸在冥想之中,四使已被打趴下,南宫皓然并未下太重的手,他此番前来,只是为了带走若儿,其余的他不想过多纠缠,他并未将云轩当做对手,于他而言,任何人都构不成威胁。

    他就站在那里,并未向云轩行礼,也并没有眼前这人是凤阳王朝最尊贵的帝王便对他有任何的不同,他就是这样的,于他而言,这天下也仅仅只有若儿是不同的。

    “明人不说暗话,我此次前来的目的想必你也清楚,若儿我是一定要带走的,岳阳楼的事全当给你一个教训,我虽不杀人,不代表我不会杀人。”那口气,何止一个嚣张了得。

    云轩眼中闪过杀机,若说这世上他还有什么是想得到的,那么便是那若儿无疑了。而此人,无视他帝王的份,还敢如此挑衅,是个男人,都不能接受。便道:“哦?那么我想请问南宫庄主,你和若儿是否有婚约?”

    南宫皓然嘴角扯出一抹讥笑:“不管有没有婚约,若儿都是我的,你最好弄清楚,别以为一个皇帝有多了不起,若是惹火了我,我便叫你尸骨无存,要知道,什么忠君国,什么世俗礼仪在我眼里那都是。”

    “是吗?那我倒要讨教讨教了。”云轩说完,便对着南宫皓然发出一掌。

    说时迟那时快,云轩一个闪,躲过了云轩的攻击,两人交上了手,四使在一旁看得清楚,主上虽武功大进,却还是略逊一筹,过了百招之后便成了劣势的一方,南宫皓然也不恋战,对着云轩的膛打了下去,云轩后退几步,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四使立马上前将他扶住,云轩将四使推开,冷笑道:“南宫庄主果然武功卓绝,今我便是输了,但对若儿我是决不放弃的,今且让你带走她,他我定让你双倍奉还今之伤。”

    南宫皓然冷哼一声:“哼,也要看你有没有这本事了,随时恭候您的大驾。”说完,便不等主人开口,向内堂走去,四使本要阻挡,却被云轩拦住了。

    “今,我们阻挡不了他的,联合我们五人,也胜不了他,果然,他有狂妄的资本,可惜,他忘了,这凤阳王朝真正做主的人,是我易云轩,而非他南宫皓然。”深邃的眼里,霸气外露,伸手捂住膛,他笑了,这伤,他会双倍奉还的。

    因为已是冬季,若儿怕冷,便未出去,在装满暖炉的房里无聊的发慌,以前是真的不觉得,而这次,她真的好想然哥哥,也不知,他和那仙儿怎样了,都那么多天了他还未来找自己,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呢?否则就算他惨了那仙儿,也不会丢下自己不顾的,这点上,她很有信心。

    南宫皓然见到若儿时候,便是她蹙着眉头,将手撑着脑袋一副很苦恼的样子,多不见,思念至极,他走过去,将她整个抱了起来,紧紧的抱着圈在自己的怀里。若儿本想挣扎,但这怀抱是如此的熟悉,便放弃了挣扎。

    还是只有他的怀抱能让自己如此的安心,尽管他抱得自己有些痛楚,却还是将头靠在他的膛,感觉到若儿的顺从,南宫皓然坐在若儿刚坐的凳子上,将她坐在自己大腿上,看着她,并没有说话,若儿也是看着他,从他眼睛里,能清晰的看到自己。

    若儿笑了,伸手,将他的脸捧在手中道:“然哥哥,我想你了。”说完,静静的看着他。

    南宫皓然先是一愣,继而是惊喜若狂的表,加重了手中的力道:“若儿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若儿笑道:“我说我想你了,然哥哥。”

    南宫皓然紧紧的抱着若儿,这丫头,终于开窍了么?以前从未对自己说过此话的,总会嫌自己烦,总是粘着她,而此刻,她说她想自己了,分开才几而已,这让他如何的不惊喜?

    若儿见他未出声,便又想开口,却不想被他堵了双唇,这个吻极尽缠绵,待到结束,若儿已是气喘吁吁。不由嗔道:“然哥哥你好坏,哪儿有你这样的,人家都快不能呼吸了。”

    看着怀里的佳人,雪白的脸颊上已有了红晕,双唇有些微肿,好不一个人,真想继续下去,却也知此举不妥,毕竟这还是云轩的行宫,而非他的百花庄。宠溺的揉了揉若儿的头发,道:“我们回家吧。”

    若儿回他一甜甜的笑:“好,回家。”

    出了行宫,若儿坐在有暖炉的马车上,车内很是宽敞,这是南宫皓然特意为她订做的,车夫是百花庄的王伯,车内南宫皓然将若儿的双脚放平,若儿以为他要干嘛的时候,他却躺了下来,枕着若儿的大腿,准备睡觉。

    过了一会儿若儿轻声喊道:“然哥哥?”

    回答她的是一阵平稳的呼吸,她不知道,从她离开洛阳后,他便没有好好休息过了,没有她在边,他很难入睡,而急急忙忙赶回百花庄,却发现她被人劫走了,细细数来,已是半月有余未能好好休息了。

    南宫皓然这一觉,睡得很香,连梦都没有做,当他醒来时,已是第二,他们就将马车停在林中休息了一夜,因为车内宽敞,所以应有尽有,王伯拿了两被子,在外面守夜,车内的若儿和南宫皓然一夜好眠。

    若儿想起,却发现脚已经完全麻木,起动作太大,便一下子扑在了南宫皓然上,南宫皓然顺势接过她,调侃道:“小丫头大清早就**,这可让我受宠若惊啊。”

    若儿伸手在他腰间使劲儿捏了一下:“哼,谁对你**了?还是不是怪你啊,不然我的脚怎么会麻木嘛?”说完翘起粉嫩嫩的小嘴。

    南宫皓然哈哈大笑:“好好好,都怪我好不好?那让我补偿你吧。”说完不等若儿出声,便开始给若儿揉大腿,若儿只觉得大腿处一股暖流经过,原本麻木的双脚已经开始有了知觉,看着专心给自己揉腿的人,心中更是有一股暖流在流动。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