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四使的‘好意’

    若是云轩听到自己最得力的属下如此说道,大概会气绝亡吧,好歹那四人也是武林世家的佼佼者,年少时,因缘际会,和自己相知相惜,成立了岳阳楼。虽干得是杀人的买卖,却也不滥杀无辜,岳阳楼的目的就是助他登基,登基之后,这四人没有接受他的封官,只道,江湖中人闲散惯了,不想参与朝政,但会一直打理岳阳楼。

    而江湖中人也不会想到,那么神秘,那么强大的一个岳阳楼,竟有这么四个活宝。他们各自有自己擅长的领域,岳阳楼经由他们得以强大起来,但看平时的他们,怎会将岳阳楼与他们联想起来?而他们一旦认真起来,那应变自如的能力,却是很少有人能及的。

    当晚,在云轩的上,多了个美娘,那人媚眼如丝,穿纱衣,玲珑有致的子在纱衣的遮掩下,若有若无,好不一个勾魂,美人见到云轩,不等云轩发问,便起道:“奴家弯弯,是前来侍候大爷的。”

    云轩眯了眼眸,这事,不用说他也知道是谁干得,除了他那四个活宝手下,谁能做出这等事?随着弯弯的起前的雪白露了出来,半遮半掩间,加上此房间点了迷人的麝香,是个男人都难抵抗。

    云轩并未说话,眼里闪过一丝**,坐在边,任由弯弯将子贴在他上,弯弯是经过专人调教的清官,当然懂得如何将一个男人的**挑起,她还不知道云轩的真实份,但从下午来接走自己的人的言谈举止中,便能知晓这主人并非常人,若是侍候好了,指不定就能飞上枝头了,而不用半点朱唇千人尝,一双玉臂千人枕了。况这云轩一表人才,气宇轩昂,能与这样的人风一度,这辈子,也就值了,谁叫自己是个娼女。

    弯弯将手伸进云轩的衣内,想要帮他宽衣,软弱无骨的小手在自己上游走,云轩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弯弯妩媚一笑,大胆了起来,嗅着云轩的脖子,伸出小舌开始咬,褪去衣衫之后,云轩的膛露了出来,上面虽有伤痕,却不失美感,弯弯将云轩推倒在上,坐在他上,笑得格外妖娆,双手不断在云轩上点火,小舌也不断舐云轩的膛。

    能明显的感到云轩已动,便将手伸向云轩的裤子,隔着亵裤握住那坚,开始弄,而云轩看着在自己上点火的弯弯,气却慢慢退去了,当弯弯想将他亵裤褪去时,他按住了弯弯的手,并叫人来,将弯弯带下去,在弯弯错愕的眼神里,他笑道:“不是你的错,只是你不是我心中那人,明白了么?”

    弯弯被带去后,他起倒了杯茶,仰头喝下,似是不够,又倒了几杯。稍微平静点了,便坐回边,女人,不是没有过,毕竟,他是正常的男人,需要发泄,在他年少时便有专人来教了他,而他一直是清心寡的,所以边一直没有什么女人。

    只是,不知是为何,当他看到若儿时,他忍不住,想要靠近,年少时,被救,她在他眼里就像小仙女,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且那时的他,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有如何登上那皇位,而此刻,他已是皇帝,是这凤阳王朝最尊贵的人,那么为什么他还是不快?还是觉得得不到她呢?

    明明之前在她眼里可以看到对自己的慕的,然而这不过两个月,在她眼里什么都看不到,有的只是疏离,他不甘,他不想她只当自己是朋友,他想让她完全成为他的。想击垮武林盟并不是为了别的什么,只是想得到她,若是那些保护她的东西都不存在了,那么她就只能在自己的边,而今,最大的障碍,无疑是那南宫皓然。想到此处,云轩眼里闪过了杀机。

    若儿此刻睡的正香,云轩站在她的边,她也并未醒来,伸手点了她的睡,将手抚上她的脸颊,雪白柔嫩的肌肤在手中便得微红,在边坐了一会儿,在她额头落下一个轻吻,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云轩还未起,便有属下来报岳阳楼的各地分坛均被销毁,除了四使和一些外出有任务的人之外,无一幸免,云轩一掌击在沿,瞬时而毁,立马起,吩咐四使前来觐见。

    大堂内,云轩同四人皆站着,脸上都是从未有过的怒气,不用说,他们也知道是谁干的,可是他们不明白的是,明明岳阳楼的工作做得那么隐瞒,怎会有人查得到,况且还在一夕间,将其毁灭,岳阳楼的人,皆是顶级杀手,怎会如此轻易就被杀掉,到底是他们低估了南宫皓然么?

    正待四使对云轩说誓要将百花庄与武林盟毁灭之时,下人来报,百花庄庄主前来拜访,说是来拜访,却没有一丝拜访的意思,紧跟着下人前来,那摸样,好不一个嚣张,前来的只有南宫皓然一人,而他上的那种气势,却丝毫不比当上了帝王的云轩差。

    红衣黑衣二人人见到来者,红了眼睛,出招攻了过去,南宫皓然讽刺一笑,随手便和二人打了起来,不过十招,便见二人已无招架之力,绿衣和黄衣也加入了战斗,四人联手,却还是不敌南宫皓然,一旁的云轩,冷眼看着这一幕,眼中闪过一丝杀机。

    这南宫皓然的确有资本当自己的对手,长得那叫一个妖孽,与自己是两种不同的气质,邪魅的眼眸里,你永远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不说他后的势力,就凭他敢独闯自己的行宫这一点,也是其他人做不到的,且不说此行宫的防卫有多严密,单凭自己乃当今天子这一点,又有谁回来此找晦气?他往那儿一站,明明只是一个人,却能有着俯瞰天下的气势,大概这当今天下,也唯有他南宫皓然能这样了,够狂,也有他狂妄的资本。

    岳阳楼毁了,于自己而言,并未太大的损失,岳阳楼的目的便是帮自己登基,它已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毁了反而更好,否则,若是传出去当今皇上乃是那杀手组织的龙头,虽无人敢说什么,总归是影响不好的。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