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送走恒儿

    恒儿这边几未见到姐姐,一问之下方知姐姐被劫走,他心急如焚,哥哥此刻还未苏醒,他不知该如何办,他跑到前厅,看到那个自称是姐姐相公的人便道:“哥哥,找着姐姐了吗?姐姐没事吧?”

    南宫皓然见恒儿如此关心若儿,那眼睛,眨呀眨的,很是好看,不过此刻他无心欣赏这些便道:“我要问你几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我,否则,我立马将你和你哥哥赶出府外。”

    恒儿一惊,呆呆的看着南宫皓然,只见他说道:“你可是南疆的小皇子月子恒?那中了毒的是你哥哥月子焕,你二人是被宫若楠带出来的,她而不得便给你哥哥吃了南疆至宝,让你哥哥以最痛快的方式死去对不对?”

    恒儿紧紧的咬住下唇,他不知该如何回答,想狡辩,然而眼前之人又是何许人也?岂是他能骗到的?

    南宫皓然心中有了底,便道:“不用担心,此刻你姐姐不在,你哥哥已没人能治,唯今之际,我之有派人送你们回南疆,南疆的子民需要你们,你们也不该待在中原,明便回去吧。”说完便挥手示意恒儿下去。

    恒儿犹豫半晌,皱着眉头走到他边:“大恩不言谢,你和姐姐的恩,恒儿此生难忘,他有用得着南疆的地方,说一声便是,姐姐那么善良的人,不会有人舍得对她不利的,若有了消息,劳烦你传书与我,让我知道姐姐安然无恙。”说完,行了个礼便出去了。

    第二,送走了恒儿,便得到外公送来的消息,看到手中的字条,南宫皓然邪魅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诧异,这当今皇上竟是这江湖上最神秘,最有效率的杀手组织岳阳楼的楼主,加加上那圣旨的内容,心中已有了底。

    自本朝开国以来,一直是江湖与朝廷井水不犯河水的,如今,那皇帝坐不住了么?想要控制江湖了么?那么,我便送你一份大礼又如何呢?随即,扯起一抹讽刺的笑。

    另一面,若儿被带到了一处不知名的庄园,这里戒备深严,在这里,她见到了已经当上皇帝的轩哥哥,而此刻,看到云轩,若儿觉得心中再无起初时的躁动,反而思念起了然哥哥。

    云轩进来,看到的就是若儿坐在窗前发呆,来这里已是八天了,若儿在他面前乖巧的不像样,就连问都没问过自己为何会将她带到这儿,他们的相处,就像是两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两个人,似是从未有过任何交集。

    其实,他们本来就没有什么交集的,然而,云轩觉得很不喜欢这样,看着若儿对他的态度不冷不,他觉得有气没处发,他不会对若儿发火,他不想吓着若儿,他只想在若儿面前做那个翩翩公子。

    走上前去,将一件浅蓝色的斗篷披在若儿上,若儿看着他,并不语,他道:“你畏寒,可别着凉了。”随手将窗户关上。

    若儿看着他,叹口气,尽管是很小的声音,云轩还是听到了,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回头看着若儿道:“若儿还在生轩哥哥的气?”

    若儿展颜一笑,道:“没有啊,我干嘛要生轩哥哥的气呢?只是我在这里已经那么多天了,也不知然哥哥会急成什么样。”说完,一副落寞的神,看得云轩心里直难受,

    云轩手中的拳头紧了紧,他当然知道那南宫皓然有多着急了,几乎整个江湖都快被掀过来了,岳阳楼的一些分坛已被铲除,不得不说,南宫皓然的确是个劲敌。

    “若儿不用担心,若是你担心他们,我便带你回去可好?”

    若儿看着云轩,云轩深邃的眼眸里,有着固执,还有着复杂的绪,若儿点头道:“好啊,我也正好像哥哥们炫耀,我可是当今皇上的朋友哦,不过轩哥哥,你理万机,还是算了的好,我自己回去吧,若是你不放心,便派人护送我好了。”

    云轩听了这话,不悦了,静静的看着若儿,想从她眼里看到什么,却什么也看不到,伸出手想抚上她的脸颊,而若儿将脸闪过一边,手尴尬的在半空中举起,心中的躁动令他很是不快,又不想做出什么让若儿会讨厌他的事,便拂袖而去。

    若儿听到关门的声响,松了口气,她还是不善于伪装的,若是以前,她会很开心吧,可是现在,她只想快点回到然哥哥边,只有那个怀抱能让她安心。

    从云轩哥哥用自己给武林盟的人讨了人,帮他寻人之后,她心中便已有了计较,那么多的人在找自己,他却对此聪耳不闻,仍旧收留自己,在需要武林盟为他寻人时,才将她带出,那么他收留自己的目的并不纯。

    他明明已经是皇上了,却要岳阳楼的人掳来了自己,他应该很清楚然哥哥和武林盟是怎样的关系,不说他得多感激武林盟,但绝不是现在这样,明知自己于然哥哥和两个哥哥而言是多重要的,却一声不响掳走她,她的轩哥哥,已经不是她看到的那个翩翩公子,那个笑的如风一般的男子了。又或许,她看到的本来就是假象。

    而这一头,云轩不断将手下打趴下,借此来宣泄自己的绪,岳阳楼的红衣嗷嗷直叫:“楼主饶命啊,再这样下去,属下们就得英年早逝了。”被打趴下的绿衣,黑衣,黄衣皆是点头直呼“楼主饶命。”

    云轩这才收了手,大步走出教场,余下四使面面相觑。还是红衣忍不住道:“要是被人知道岳阳楼的四使被楼主给打成这样,岂不是丢脸丢大了?”

    黄衣起摸了摸自己口道:“楼主的功力见长啊,如今竟能以一己之力,大败你我四人,可是我就纳闷了,楼主要的上官姑娘我们不是给掳来了么?那么楼主还在生个什么气呀?”

    黑衣站起来抖了抖上的灰,整理了自己的衣服,对着伙伴道:“很明显的问题你们都看不出,楼主这是求不满呗,在上官姑娘那儿没有发泄,只能拿我们这些手下出气了。”

    绿衣也不起,就地坐着,连连点头称道:“是啊,干脆我们给楼主找个女人吧,那上官姑娘美则美矣,不过我看那子可不能承受咱楼主的精力呀。”

    闻言,红衣来劲儿了:“我看也是,说干咱就敢,现在就去给楼主物色去。”

    黄衣道:“可是咱楼主现今可是皇上啊,**虽没立后纳妃,但也不缺美人啊,若是真的求不满,那何不随意找个人给解决了?”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