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南疆圣女

    看着南宫皓然邪魅的眸子玩味的看着自己,仙儿,应该说是宫若楠凄凉一笑,望着南宫皓然道:“不错,我是南疆祭祀女,在南疆,那是何等的尊贵?可惜,我上了一个不会我的人。”她痴痴的看着南宫皓然,南宫皓然没有说话,只是脸上玩味的表已不再。

    “他就像太阳,只要和他在一起,我便觉得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事,可是他不我,他心中根本就没有什么男女之,他可以对着路人、乞丐和颜悦色,却吝啬的连一个笑容都不肯给我。我不甘心,便盗了南疆至宝,灭了皇室,独留了他和小皇子,知道为什么么?因为小皇子是他最疼的皇弟,为了躲避追杀,我隐于迎秋院中,而他亦被我以小皇子的命威胁着当了护院。我每,便会折磨他,既然不,那么恨也是好的,我不要在他心中,什么都不是。”

    南宫皓然听了并未有太大的波动,只是问道:“那那些失踪的江湖人士是怎么回事?还有你的武功,似乎不该是这样吧。”

    宫若楠笑了,缓缓站起来:“我不是偷了南疆至宝么?其一便是武功秘籍,我按那上面的内容来练,不到三月,便觉得功力大进,那些失踪的人,早已变成了干尸,谁让他们觊觎我的美色?说到底,是他们活该。”

    “那么他们的尸体呢?”

    “自然是给处理掉了,南疆的化尸粉可不是说说而已的,若不是他坏了我的好事,那尸体又岂会流露出去?而杨素心那女魔头又怎会从我手中抢过张小生?你们又怎会查到此处?”

    南宫皓然知晓她说的是那具被人发现的干尸,现在看来,是那大皇子想让中原人士查出真相将尸体偷走仍在了荒山所致。

    “南宫皓然,我很好奇,你如何能不被我的姿色给迷住?就连一瞬都没有,这段时间来,你与我谈风月,我却知晓,你的心并不在这里,你全然是在敷衍我,想将我藏匿人的地点给找出来。”

    闻言,南宫皓然笑了:“呵呵,你美泽美矣,却不真实,若我猜得不错,你如今的绝世之姿也是练功所致吧?两年前,武林盟就受南疆长老所托,要找出隐匿在中原的你,将他们的大皇子与小皇子救出,而你们却像是消失了一般,一直是了无音讯,那见到你,我便猜到了,只是想知道大皇子与小皇子的藏之地,故而一直与你谈笑风月。”

    宫若楠笑了,笑的格外妖娆:“你知道么?没有人能找到他,他死了,是我下的毒,既然他死都不会和我在一起,那么我便成全他,让他去死,用最痛苦的方式去死,南疆至宝除了秘籍,还有圣药,那圣药是南疆第一任祭祀女所研制,是这世上最狠毒的药,会让人一点点腐烂,烂到最后活活被痛死,看吧,我杀了我最的人,呵呵,南宫皓然,你我都是一样的人,我而不得,你也别想得到你的人,哈哈哈。”说完,还不等南宫皓然反应过来,她便自断筋脉了。

    南宫皓然看着躺下的她,想到她说的而不得,眼中尽是坚定:“我不是你宫若楠,我是南宫皓然,只要我想,便没有什么得不到的,你而不得,而我,不会,我的若儿,必须我,也只能我。”说完便拂袖而去,留下死不瞑目的宫若楠。

    南宫皓然赶回百花庄时,若儿已不在了,三之前,她被岳阳楼的人带走了,前来的,是岳阳楼的顶级杀手,百花庄的护卫,死的死伤的伤,南宫皓然顿时杀气乍现,周围的人都不敢上前,唯有桃哭着道:“庄主,您快去救救小姐呀,岳阳楼的可都是杀手啊,小姐手无缚鸡之力,落在他们手里那可怎么得了啊?”

    南宫皓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便前往了静园,一把抓住白头老翁的衣领便道:“死老头,白吃白住也就算了,如今更是连她都不给我护着,若是她有个什么事,我便让你们陪葬。”说完一掌落在白头老翁后的假山上,假山立马断成了两段。

    白发老翁讨好似的说道:“小子,功夫见长啊,我老人家一把年龄了,你要我如何去阻止?那可是江湖最神秘最强大的杀手组织哎。”而脸上的表却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丝毫没有把眼前这人的威胁,和那岳阳楼的人看在眼里。

    南宫皓然一把将他仍在地上,不管旁人在看什么,立马发出了武林盟的圣令,让全江湖的人都去找若儿。

    白头老翁缓缓站起来,拍了拍自己股,低估道:“这人债是不能欠的,欠了便得还。”记得那,自己本是想去将若儿救下的,然而那领头的人亮出了一块玉佩,他便后退了,那玉佩的主人曾与自己有一饭之恩,自古有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况他见那些黑衣人,并无要加害若儿的意思,便由了他们去。

    若儿失踪不到三,上官璃便到了此处,看见一脸戾气的南宫皓然,上官璃道:“皓然,你别太担心了,我想若儿吉人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哥哥让我来告诉你一件事。”

    闻言,南宫皓然看着上官璃示意他继续。上官璃继而道:“在你未归之前锦绣庄接到了一道圣旨,是当今皇帝要纳若儿为后,来传旨的只是一个太监,并未大张旗鼓,故而此事现在还是个秘密。”

    南宫皓然手下一紧,手下的桌子便粉碎了:“好个皇帝,竟敢与我抢人,他也不看看我南宫皓然就是那好欺负的主?”

    上官璃摇头,他就知道会是如此:“此话不可这样讲,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不管江湖和朝廷如何井水不犯河水,然,自古民不与官斗,此事还得从长计议,还有,大哥之前让我传书与你,让你速归,你为何一直没有前来?”

    南宫皓然眼中闪过一丝疑虑:“我未曾收到过什么消息,莫非是锦绣庄已被监视?”

    上官璃闻言,避而不语,看来如大哥说的,这新任的皇帝,真不简单。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