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热闹的百花庄

    若儿走到一个白发白须的人面前,对着他说:“刚刚来的那个人中了一种毒,这种毒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就连我的百花丸也没能让他苏醒过来呢,那个小孩叫恒儿,后他们就住在这里了,你们可不要趁我不在的时候就偷偷欺负他们哟,你们要相亲相。”

    那人听了若儿的话,很不以为然的说:“你这院子里的人也差不多了,赶紧给他治好了就让他滚蛋,我们可不想又多个眼中钉。对了,丫头,南宫小子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啊?他就不担心你常往这儿跑了?”

    闻言,若儿嘴一瘪便道:“人家遇到了个天仙似的人物,哪儿还想着我啊?再说了,然哥哥和我总有分开的一天,这是早晚的事。”

    “你在说笑吧?那南宫小子对你那占有和狗腿劲儿,我们科看在眼里呢,他敢负心,我白头翁第一个不答应。”

    听到他们的对话,周围围满了人,将若儿和白头翁围在中心,一瞎了一只眼的大汉道:“若是那南宫小子敢去找了新欢,我们便带你离开,去寻了新的地方,让他再找不到你,让他干着急去。”

    “对,就是。”个子矮小,而实际年龄却已过而立之年的胖头托附和道。

    “对,不在他这鸟地方待了。”体型羸弱,而脚却从未着地的白衣书生说道。

    若儿见他们如此,觉得怪不得然哥哥总说这院子里的人没一个正常,总是不要自己过来呢,他们都是自己救过的人,而伤好以后,又不愿离去的,原本这里并不是伤者的收容所,而后来,然哥哥干脆将它改了改布局,用来将他们与主院隔开。

    三个多月没回来了,从出生开始,最长的一次,便是和师傅去毒王谷那次也只是出门半个月,那次,然哥哥没有去,是被外公叫去处理武林盟的事去了,自己猜得以和师傅出门,否则,边总有个他是形影不离的,便是回锦绣庄也是。

    若儿见到恒儿时,他哥哥已经在药浴了,上的皮肤在慢慢长出来,恶臭已经止住了,而他上所中的这种毒,真的是闻所未闻,将手里拿着的针灸包打开,里面装了大大小小的银针,让恒儿去拿了帕子,便开始施针,两个时辰过去了,恒儿的哥哥头上,上,已有数百根针,手腕处已全黑,那是将毒血至那处所致,若儿额头上也有了汗水,恒儿看着认真施针的若儿,此刻的她,全神贯注的在给哥哥施针,美丽的脸上已有了汗水,一袭鹅黄束裙,将她衬托的美轮美奂。他想,仙女,也就是姐姐这般了吧。

    突然,因为剧痛,恒儿的哥哥嘴里吐出了一口毒血,若儿见此,欣慰的笑了,遂拿出一把匕首,在他的脉搏处,轻滑一刀,大量的毒血喷涌而出,待到差不多了,又将他手给上了金疮药缠住。这一系列做完,恒儿的哥哥已是有了知觉,恒儿大喜:“哥哥,哥哥,我是恒儿啊,你睁开眼看看恒儿。”恒儿激动的抓住木桶的边缘,对哥哥说道。

    若儿见他如此,便开口:“傻恒儿,你哥哥此刻还没醒,再过两,便差不多了,让你哥哥好好歇着,你同我出去走走可好?”

    恒儿听闻哥哥不便会醒来,惊喜若狂,不停的点头,跟着若儿走出了房间。

    这边,锦绣庄的大内,上官清和上官璃两兄弟,表沉重,上官清手中有一明黄锦帛,仔细一看上印有龙印,此乃圣旨,而这圣旨,竟是新皇易云轩要纳锦绣庄的三小姐上官若儿为妻。

    自本朝建国以来便与江湖井水不犯河水,而如今,新皇登基,他不娶朝中重臣之女来巩固地位,却来与他这江湖中人结亲,这让两人开始犯难,且不说别的,若儿那丫头,自小便被皓然那家伙给认定了,那小魔头有多难缠,江湖中人尽皆知,若儿那丫头也是无比依赖他,他们不知那是否是所谓的,但他们看得出,南宫皓然有多疼若儿,便是自己这亲哥哥,也不及他,他是最适合若儿的人,而今······

    “大哥,你说这新皇到底是何意?他登基前是用了若儿向武林盟讨了人帮他找人的,如今,登基不过月余,便过河拆桥了?不是人人都夸这新皇宅心仁厚么?我看未必,此举实乃小人之举。”一脸愤恨的上官璃对着上官清说道。

    上官清也是面色沉重,皇上的这道圣旨没有昭告天下,只是差人来交给了他二人,想必是想给个台阶,先礼后兵吧。

    “二弟此话切不可乱说,虽说江湖和朝廷井水不犯河水,然而,要知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若是皇上真想要娶了若儿,你我又能如何?此番圣旨的事,还没他人知道,你便飞鸽传书与皓然,让他速速前来,在此之前不可让若儿知道。”

    上官璃点了点头便出去了,他们不知道,那信鸽,刚出了锦绣庄便被下,岳阳楼的顶级密探,一直在周围注视着锦绣庄的一举一动。

    洛阳这边,南宫皓然正与美人对峙着,看那美人弱不风的样子,怎奈武功竟是如此狠辣,招招毙命,若不是她的对手是南宫皓然,恐怕对方早已遭她毒手,南宫皓然邪魅的眸子闪过一丝狠光,突出一掌,打在仙儿的背上,仙儿倒在地上,将口中的血吐出,一副不可置信的看着南宫皓然。

    南宫皓然带着邪魅的笑,一步步走向仙儿:“我是该叫你仙儿姑娘呢还是该叫你宫姑娘呢?”

    仙儿脸上闪过一丝惊慌,问道:“不知南宫庄主在说什么?”

    “哦?不懂么?那我给你讲个两年前的故事可好?”不等仙儿说什么,南宫皓然又道:“南疆祭祀女宫若楠美若天仙,足智多谋。在南疆乃是南疆子民心中的圣女,而她却上了南疆大皇子月子焕,而不得便偷了南疆二宝,在一夕之间灭了整个月氏,带着大皇子月子焕和小皇子月子恒出逃了。南疆不断派出人缉拿她,企图救出皇子,而出来的人,却没有一个找到了她,时至今,已是两年有余。”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