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倾国倾城的‘仙儿’

    “那,我得知不少江湖人士,在洛阳无故失踪,便前来查看,想知道这是怎的一回事,在路上听闻失踪了的快剑李少侠被找到了,然而却是一具干尸,我前去验尸,发现尸体的经脉尽断,功力被人活生生的吸走,由此联想到了女魔头杨素心。然而我想就着这线索查下去时,却发现迎秋院与此有关。”

    南宫皓然听着他的话面上无一丝波动,在他眼里,这些都与他无关的,只是武林盟是外公的心血,现在既已交在他手上,那么他就会尽到他的职责。

    张小生见他并未答话继而又道:“失踪的那些的人最后出现的地方都是迎秋院,我去查了院里并没什么可疑,但仍是保持着高度的警觉,然而就在那,我见到迎秋院的花魁仙人姑娘,一时为她的美貌闪了神,就在那一瞬,我竟晕了过去,待我醒来,便发现自己被一红衣女子所救,她将我安置在城郊的山洞,并为我输了真气,现如今,我内力全无,能捡一条命,实乃多亏了那人。”

    “好,我已知晓,明我便派人送你回青城派。”南宫皓然一脸冷漠的说道,实则是在想早将他送走,若儿才能不分心了。

    张小生苦笑,他如此急着送自己走,怕是不想若儿姑娘再靠近自己吧,武功卓绝,份显赫,又有一张堪称绝世无双的脸的小魔头南宫皓然竟如此的小气?

    送走张小生后,南宫皓然便带着若儿来到了迎秋院,若儿并非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在这洛阳最大的院中,若儿见到了让她都觉得自惭形愧的人,迎秋院的花魁娘子仙儿姑娘。若儿的容貌已是极美的了,而和这仙儿姑娘一比,则是完全的不在一个阶层上,若儿呆呆的看着仙儿姑娘,仙儿姑娘被她呆滞的摸样逗笑了,这一笑,更是令人晕眩,若儿觉得即使是花中之王牡丹在她面前,也会羞于开放,因为她的美,是任何词都形容不来的。

    而南宫皓然则是并未有任何闪神,玩味的看着这仙儿姑娘,心想美则美矣,却美的不真实,看着一旁呆滞的小丫头,不由好笑,这丫头竟连女的也能看痴迷了去。

    “不知南宫庄主大驾光临,仙儿有失远迎,还望庄主恕罪呀。”声音更是如银铃般,清脆甜美。

    “仙儿姑娘此话差矣,我慕名而来,就是为了得见姑娘一面,姑娘此番能见我,我已深感荣幸,有何罪之有啊?”南宫皓然调笑似的回答道。

    原已看入迷的若儿回过神来,听到南宫皓然的话,大吃一惊,这真是他的然哥哥么?从来对谁都是不理不睬的然哥哥么?除了自己,他连对外公他们说话都是不理不睬的呢,不愿多说什么,现在对着这仙儿姑娘竟是这种口气,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觉得心里闷闷的。

    南宫皓然没有忽略若儿脸上复杂的表,嘴角扯起了笑,这笑是发自内心的。不过,这笑却是一闪而逝,并未让在座的两人发现。

    仙儿闻言笑连连:“常听人言百花庄庄主武艺卓绝,英伟不凡,不知虏获了多少江湖女子的芳心,而又待人冷漠,今一见方知传言不可靠啊。”

    若儿听她这样说,顿时觉得这话也太假了吧,传言南宫皓然狂妄自大,任妄为,待人处事皆是率而为才是真的吧。

    “呵呵,我想就算对谁冷漠,也不会对像仙儿姑娘你这样的大美人冷漠吧,对吧?上官兄。”南宫皓然说完还笑着问一旁的若儿。

    若儿看到他此刻的样子,似乎从进门见到仙儿开始,他就一直挂着笑容,这仙儿姑娘的确很美,美到自己觉得自惭形愧,但见南宫皓然此番对她的态度,自己就是觉得很不舒服。“嗯。”虽回答了,却是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仙儿见此,不由好笑,眼前这俊俏的小公子,一见便是女子,而传闻南宫皓然对上官若儿珍如宝,想必这便是那小神医的上官若儿了,只是不是传闻她出走去寻夫了么?怎得和南宫皓然在一起,而且还一副吃醋的样子呢?这两人倒是有趣了。

    “庄主不说,我到没注意,想必这位便是传闻中的小神医了吧?呵呵,穿上这男装,好不一个俊俏,若换上女装,也必然是个大美人呢。”

    “咦,你怎么知道我是女的?以前我穿男装都没人看得出呢。”若儿本来盯着南宫皓然的,听到她的话便转过来好奇的问.。

    这下,仙儿似乎明白了为何南宫皓然如此一个率之人,却对她如珍宝了,她的容貌算上层,却称不上绝世,也比不上自己,然而她的这双眼睛,却是自己比不上的,都说透过眼睛能看穿一个人,她的眼睛太亮,太美,会让人不由被吸引,让人想要靠近。

    “呵呵,在这迎秋院中,阅人无数,又怎会连男女都分不出来呢?”

    从迎秋院出来,若儿一直不和南宫皓然说话,气鼓鼓的冲回客栈,不等南宫皓然进门,便一把将门关上。任南宫皓然在外面如何敲门也没有开,紧紧的将被子裹住自己,其实自己也不知道在气什么,但看到南宫皓然对仙儿说话的样子,就是觉得心里很闷。

    南宫皓然敲了一会儿便不再敲了,若儿听见门外没有声音,更加生气了,若是平常,就算自己不理他,他也会想方设法来哄自己的,如今遇到了那仙儿,就变了,哼,还说什么喜欢她,都是假的,反正自己是再也不要理他就是了。

    想着想着,若儿便睡着了,南宫皓然坐在她的边,嘴角上扬着,这丫头,明明就是吃醋了,这可是个好现象啊,也不想想,难道他就那么肤浅么?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她了,有谁还能入得了他的眼呢?看着她的睡颜,伸手点了她的睡,将外衣脱去,便抱着她入睡了,还是抱着她舒服,香香的,软软的,在她脸颊上亲了好几下,才老实下来。

    想着那仙儿的容貌,将这些事连在一起,心里已经有了底。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