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南宫的霸道

    傍晚,南宫皓然和若儿在洛阳城郊的山洞中找到了张小生,临去前告诉他们张小生被她安置的地方,并让他们小心点,对方的实力也是不可小觑的。

    张小生仍是不能动弹,也不能说话,南宫皓然去吩咐小二弄好饭菜送来,留若儿在房内,若儿给他把了脉,然后将被子给他盖上,看着他嘴唇不停蠕动,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便隔着被子轻拍:“你放心吧,我是上官若儿,我会救你的,你现在安全了。”

    话音还没落便被南宫皓然拉起来紧紧的抱在怀里,“然哥哥你在干嘛啦?”若儿不满的问道。

    “小若儿,你又忘了我说过什么了?不准你和别的男的亲近。”他的呼吸洒在若儿颈后,若儿觉得痒,便缩了缩脖子。这动作在南宫皓然看来十分人,便更贴近了,引来若儿的挣扎,他将挣扎的若儿抱得更紧了,看准了若儿的樱唇便吻了下去,有别人在场,若儿的脸霎时红了。

    他的吻从来都是霸道的,就如他的人,他将若儿的贝齿敲开,在她嘴里攻池掠地,极尽缠绵,一吻作罢,若儿的脸瑕绯红,呼吸急促,美丽的双眸水光闪闪,极其人。南宫皓然眼角看到躺在上的张小生,本已消了的怒气又上来了,在看张小生的眼里充满的威胁。

    躺着的张小生觉得自己就是最倒霉的人,江湖谁不知道那上官若儿是他小魔头南宫皓然的所有物?纵然她上官若儿长得有天仙般的容貌,又有谁敢去肖想半分?上次被他狂揍,这次自己都躺在这里,他还把怒气洒在自己上,真是比那窦娥还冤啊。

    将若儿拖出房间,在隔壁的房内,若儿气鼓鼓的撅着嘴瞪着他:“然哥哥我讨厌你,你越来越无理取闹了你。”

    南宫皓然妖孽一般的笑着讨好她:“若儿,我说过的,只要你不听我的话,我就会吻你,谁让你不听话了?”

    “我哪有不听话了?明明是你不讲理好不好?”若儿的声音高了几分。

    南宫皓然想到刚才的事,皱了皱眉头便道:“谁让你对他那么好了?你还没对我那么温柔过呢?”

    若儿听了不由觉得眼前这男人,真的大了自己七岁吗?为什么总是这么孩子气?从小到大,除了师父外,他连自己亲近哥哥们也要管,还管的那么理所当然。

    “他是病人好不好,师父说了,医者父母心,我是大夫,我只是给他把脉而已。”

    “那把完脉你干嘛还给他盖被子,还拍着被子安稳他呢。”南宫皓然一副委屈的样子,好像若儿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

    “我那是怕他冷,而且病人不是应该得到最好的照顾么?”

    “若儿,不是谁都和你一样天生畏寒的,反正我不准你对别人那么好。”南宫皓然一副我很有理的样子,看得若儿很气大。

    正在若儿想反驳时小二将饭菜送了上来,若儿本就忙了一天看见饭菜,便不与他计较了,坐着吃了起来。

    南宫皓然不由好笑,这丫头从来就是以吃为大,以前不管怎么惹她生气了,只要准备好了美食,她准气消,看着她吃东西的样子,心里暖暖的,这世间也只有她有这能耐了,她是他养的花,别人若想偷了去,别说门了,连窗户也是没有的。

    晚饭过后,若儿坐在边,南宫皓然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然哥哥,今得见杨素心,我心里不好受,她的伤,虽难治,但也并非无可救治,我可以治好她的,可是我又觉得她杀了我爹娘,虽然爹娘让我们不怪她,但是我还是觉得就她的话会很别捏。”若儿吃饱后幽幽的说道,表落寞。

    南宫皓然站起来坐在她旁边,将她搂入怀中:“你不想救她,我们便不救就是了,别难过了。”

    若儿抬起头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南宫皓然问:“然哥哥你真的一点也不怪她么?我不怪她是因为若儿没见过爹娘,并无什么感,那么你呢?”

    “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杨素心说到底是为了我娘才会想要血洗武林,而我爹是不想她走错了路,他们几人当年的分不比我和清他们少,若是我有这样一,清和璃必定也是做你爹娘和我爹那样的选择,易地而处,我并不怪她。”南宫皓然难得以这样的口气说话。

    听了这话,若儿靠在他怀里,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闻着他那只属于他的味道,小时候自己很喜欢然哥哥抱自己,他长得很美很美,大哥和二哥也很美,但却不及然哥哥,他笑起来的时候更美,妖孽极了,江湖人称他为小魔头。知道他脾气不好,动不动就会发火,许多人很怕他,然而其实他从不会杀人,他答应过师傅绝不轻易杀人的。

    他很宠自己,她知道一直都知道的,她体畏寒,他便找人千方百计寻来南海暖玉,将其放在百花庄的花园,使得百花庄四季如,自己的也是。她每次月事来的时候,他都会在自己边用内力将气输在下腹,那样便好受许多。

    自己又折腾,总出门,路上遇到些受重伤的人,顺道将其救回,自己将心思放在那些受重伤的人上,他便会阻止她救他们,常常她刚到那个安置伤患的园子,就被他抓了回去,实行对自己的“惩罚”。想到这儿,若儿脸颊绯红,这样的他,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吧,在这样一个深秋的夜晚,十六年来一直视南宫皓然为哥哥的若儿,感觉有些不一样了。

    三之后,张小生已能说话,虽还不能站起来,但也可以稍稍动弹了,南宫皓然在他的房内坐在边看着他,问道:“你虽不济,但轻功可是不差的,怎就成了这幅摸样?”

    张小生闻言,气得牙痒痒,青城派的张小生轻功卓绝,这在江湖谁人不知?怎到他这儿就是个不差了?回想起曾被他打过的惨痛经历,张小生觉得还是老老实实交代的好。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