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魔女杨素心

    三皇子想错了,云轩并未想过要将他怎样,只要他安分守己,他便不会动他。云轩站上祭台将祭文读完后,台下的大臣一阵:“愿先帝安息,佑我凤阳繁荣昌盛。”

    三后,云轩登基,称为景阳帝,众皇子皆被封为藩王,迁往驻地,三皇子易舒南和五皇子易瑾平除外,因为这二人,一文一武,皆能为他所用。坐在龙椅上的云轩,看着朝堂下跪地高呼:“吾皇万岁。”的臣子,笑了,这笑是发自真心的,他知道,现在的他可以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了,因为此刻,他已是这凤阳王朝最尊贵的男人,他是他们的皇。这时的他,想到了那能给自己温暖的人,便是那远在千里之外的若儿了。

    若儿和南宫皓然在千里之外的洛阳,也能感受到新皇登基,普天同庆的气氛。云轩一上任,便免了百姓两年的税,又发布一系列的新政,使得百姓的利益大大增加,凤阳王朝的百姓无不称赞这位新皇,皆颂他为明君。自张小生失踪后,便不再有人失踪,而他们却找到了杨素心,此刻,若儿在一旁紧紧的看着那对打的两人,秀美紧蹙,那不是别人,正是南宫皓然和杨素心。

    杨素心一边打,一边在心底叹道:好人真的不易当。如若不是为了那张小生,自己又岂会暴露了自己的行踪。

    而南宫皓然则是越战越勇,从自己十四岁战胜天机老人开始,就再没遇过敌手,杨素心此时正对他的胃口呢。

    杨素心看着南宫皓然酷似南宫昊天的容貌,不必说这便是芸儿和南宫昊天的儿子了,自己这几年虽隐于江湖之中,然而对江湖之事却仍是关心的,这小子的种种传闻,自己更是十分关注,在旁边观战的丫头,便是上官无敌和彩宁的女儿无疑了。想到自己亲手杀了他们的父母,杨素心手下一顿,就是这一顿,使得南宫皓然一掌打在了她上。

    “小子,你比你爹厉害。”杨素心手一抹,将嘴角的血抹掉。

    “你便是杨素心?”南宫皓然剑眉一挑问道。

    “不错,我便是你的杀父仇人,也是那丫头的杀父杀母仇人。”杨素心一袭红衣,脸上带着笑容,这一笑,好不一个妖娆。

    若儿走到南宫皓然边,小手扯着南宫皓然的衣袖,南宫皓然将另一只手搭上她的肩膀:“若儿,你说如何处置她?我都依你。”

    其实,早在多年前,几人便知道了杨素心与他们父母之间的纠葛,且在那三人与杨素心大战之前,便已留书,若是他们没法回来,他们也不能怪罪杨素心。只是若她仍是为害江湖的话,便要制止她。

    杨素心看着南宫皓然那英俊无比的容貌,痴痴的笑了,他上有芸儿的影子呢,看着他如此温柔的对若儿,她笑了:“丫头,你父母可都是死在我手上的,怎么?不想为他们报仇?”

    若儿秀美紧蹙,她不知该怎么说,眼前的毕竟是自己的仇人,然而自己心中却无一点仇恨,只是看着杨素心,她竟还觉得心疼她。“你是杀了我父母,但他们在去找你前便留书给了师傅,若是他们回不来,便将信给我们,且将你与他们之间的纠葛道与我们听。”

    闻言杨素心的笑僵持了,但也仅仅是一瞬的事,继而又笑道:“呵呵,你们两个不孝子,难道不知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么?”

    南宫皓然也笑了,笑得无比邪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想要一个解脱,而我偏偏不给你,你活着便是对你最大的惩罚。”

    杨素心不再笑了,她望着南宫皓然的眼里只有悲伤,似在透过他看另一个人。南宫皓然无视她的绪继而又道:“你别看我了,我不是我母亲,我不喜欢被人这样看着,既然你在洛阳出现,那么我想那些失踪的人,或多或少与你有关吧。”

    杨素心听后不悦道:“你也认为那些失踪的人,是被我吸取了功力?”

    “我到不觉得当年闹得武林天翻地覆的魔女杨素心会稀罕这些后山晚辈的内力。”

    “小子,你到说对了,我此次前来也是想看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若儿闻言并不惊讶,她和南宫皓然早就想过了,这些失踪的人中有一个被找到了,找到后已成了干尸,全功力被吸走了,这和当初的杨素心所练的吸星**是一样的,但若是杨素心绝对不会稀罕那些人的武功,虽然他们的武功也不差,但在江湖也至多算得上二流。而这杨素心是何许人也?当年那么多高手惨死她手,父母与南宫伯伯加在一起也才能与她勉强抗衡,可见她的功力是有多深不可测。

    若儿看着她,慢慢的走向她,接着将手扣上她的脉搏,在杨素心不解的眼神下,她缓缓说道:“难怪你打不过然哥哥,原来你已失去了三层的功力,这是当年那场大战造成的吧?”

    杨素心看着她,笑了:“不然呢?你觉得我会输给这小子?”

    南宫皓然嘶之以鼻,若儿继而又道:“那么你知不知道你没多少子可活了呢?”

    “知道,不过在那几个老匹夫没死之前,我是不会死的。”所谓美人一笑,倾国倾城。用来形容此刻的杨素心,一点不为过。

    若儿和南宫皓然皆未出声,他们知道她口中的老匹夫是何人,然而,其实当年之事,又能真正的怪谁呢?若儿忍不住先出声道:“何必呢?我相信他们泉下有知,也不希望你这样做的,不然当初他们就不会来阻止你了。”

    杨素心摇摇头:“这世上,我谁都不在乎,我只在乎一个芸儿,他们害得芸儿难产而死,我就要他们陪葬。你们不必劝我,也别妄想阻止我,南宫家的小子,你该清楚,若刚不是我走神,你绝赢不了我。”

    “哼,杨素心,你且记住了,我不是不能阻止你,而是不想,那些人与我母亲死有关,而我,承诺过师傅,绝不杀生,否则,你认为我会让他们活到现在?”

    杨素心看着南宫皓然一脸的狂妄,不由笑了,这小子,称她的心。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