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云轩称帝

    在场的大臣无不心惊胆战,所谓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这又是皇家的机密,谁能保证皇后娘娘不会来个事后杀人灭口?

    云轩听到此处,脸上青筋直蹦,他一步步走向皇后,皇后看着他向她走来,看着他的样子,那温暖如玉的男子已在他上看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冷血无。的确,这才是云轩的真面目,尽管这是被出来的,又或者说,这才是他该有的一面。皇后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雨的人了,而此刻,却不由自己的向后退去,云轩看着他的表似乎那不是一个活人,而是死人。

    走到皇后面前,伸手掐住了皇后的脖子,国丈和大皇子在一旁怒吼:“你放开皇后(我母后)。”

    云轩似若无闻,看着皇后惊恐的表,笑了,这笑丝毫不达眼底:“你该死,你杀我母后在先,谋害父皇在后,今我便送你上西天。”说完,只听咔嚓一声,皇后已无气息,她死不瞑目,眼睛睁得大大的,似是不信云轩竟敢这样对她。

    众人慌了,先前站到皇后一列的大臣,此刻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站错了位置。国丈一下跪地抱住自己的女儿,这世间,最伤悲的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了,他沉浸在悲伤中不能自拔。大皇子虽难过,却知道此刻乃成败之关键,不能如国丈一般沉浸在悲伤中,他大手一挥,向黑衣人命道:“给我他们个片甲不留。”

    韩大人和一干未入大皇子一列的大臣已站起来,他们静静的看着云轩,这是他们的主,不管今天是生是死,他们亦无悔。黑衣人得了大皇子的命令却纹丝不动,这令大皇子百思不得其解,便吼道:“本皇子命令你们给我杀,听到没有?”

    黑衣人仍是不动,国丈此时从悲伤中回过神来,他已没了女儿,他要报仇,他见黑衣人不听大皇子命令便道:“大皇子的话就如老夫说的话,你们还不动手?”

    黑衣人个个纹丝不动,大皇子和国丈慌了,不解的看着他们,云轩见此冷冷的笑了:“大皇子和国丈让你动手你们不动,那么本王让你们动手,你们可动?”

    黑衣人首脑站起来向云轩行了礼:“我等谨遵王爷号令,莫敢不从。”

    大皇子惊恐的看着国丈,而国丈此刻也是懵了,这明明是他花大价钱请来的杀手,怎会听从云轩的命令?“你们干什么?花钱请你们来的是老夫,你们莫要认错了主。”国丈气急败坏的说道。

    云轩看着国丈和大皇子此时的脸色,戏谑的说:“你来告诉国丈,谁是你们的主人?”

    “是。”黑衣人首脑说着便朝着国丈说:“我等乃是王爷的手下,由于得知国丈买通岳阳楼的杀手在今夺权,我等奉王爷之命在中途将杀手截下,并扮作他们来此保护王爷及众大人的安危,已保我皇安稳入葬。”

    先前站在大皇子这边的大臣,各个面如死色,岳阳楼那是何等组织?那可是凤阳王朝最神秘的杀手组织,而这欢乐王的手下竟能将其换掉,这是何等实力?他们站错了边,真是悔不当初。

    国丈听到黑衣人的回答,连站也站不稳了,大皇子也是面如死灰,事到如今,他们已然再无胜算,大皇子对着云轩说道:“好个易云轩,好个八皇弟,我竟没能查到你有如此精英的部下,今我败得心服口服,自古成王败寇,我无话可说,只求你给个痛快。”

    云轩嘴角扯出一丝嘲讽的笑:“痛快?事到如今你还想要痛快?你们杀害我母妃,一直追杀我,又死我外公一家,你觉得我会给你痛快?”

    大皇子脸上闪过一丝狠色,瞬时,他朝着云轩发出一掌,云轩侧一闪,避过了,就在一瞬间手已锁住大皇子喉咙,大皇子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云轩,朝中大臣亦是,毕竟这大皇子在武林中虽算不得高手,但在这朝堂之上,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手,而欢乐王竟能以一招就将其制住,此等功力怕是在武林也算得上高手了。

    黑衣人将这一幕看在眼里,无不嘲讽,这些个大臣,也不想想他们的主人,又岂能是常人?主人乃天山派掌门的关门弟子,天山掌门将其一绝学都传予了主人,这手,在江湖上也是难逢敌手,何况是这养尊处优的大皇子。

    “我不杀你,我要让你活着,让你饱受折磨,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云轩一字一句的说道,一挥手,黑衣人便站了出来将大皇子按住,并在其上按了几下,只听骨头破碎的声音,大皇子一声惨叫,他的武功已然被废。

    云轩笑着看着众大臣,那原本如风一般的笑,此刻在大臣眼里却成了嗜血的笑,尤其是站在大皇子一边的大臣更是冷汗直冒。

    韩大人在心底认可了这位即将登上皇位的帝王,若说先前他帮他是因为先皇的嘱咐,那么此刻起,他已经承认了他。他具备帝王该有的一切,他自己也有准备,能将岳阳楼的杀手换掉的人,只怕就算没有皇上的懿旨,他也能将王位控制在自己手中。

    韩大人向云轩行礼并道:“请王爷示意国丈和一干人等如何处置?”

    听到韩大人的话,云轩抬头看了看天空,继而说道:“国丈一家诛其九族,而先前与大皇子勾结的大臣们全部免去官职,贬为庶民,没收其家财,终其一生不得为朝廷所用。”

    云轩的话音刚落,便有人来将众人待下去,皇陵顿时喊冤声不断,此刻的三皇子,直直的站在那里,他知道自己没胜算了,只是不知这他从没放在眼里的八皇弟会如何对自己,他很好奇,毕竟,母妃曾参与害死德妃,也是因此,父皇才会如此对自己吧,原来一切恩宠皆是假象,为的只是迷惑皇后一党,让他与他心人的儿子能荣登大宝,呵呵,父王,你可真是狠啊,你给了八皇弟最好的,将危险什么的都留给了儿臣,这便是您对母妃的报复么?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