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云轩母妃的死因

    易云轩看着躺下的皇上,眉头紧皱,原来他不是不管自己,不是不认可自己,他是在保护自己,他给自己铺了一条帝王之路,然而此刻的自己,却觉得这一切多么的不真实。自己恨了那么多年,却不想自己最恨的人,却是最自己的人,此刻的他就这么安静的躺在这里,气息微弱,他活不过今晚了,然而自己却觉得不知该如何对他,面对他所说的这一切,自己不知该如何做了,这并不是他想要的,摇摇头,他走出了大

    听到他离开的脚步声,老皇帝睁开了眼睛,眼角流出了泪水,嘴角上扬着,在心底想着:妃,朕终于见到我们的儿子了,我总算把皇位交给他了,妃,朕来陪你了。说完,眼睛缓缓的闭上了。

    常公公进来看的的就是这幅场景,逝世的皇上嘴角上扬着,眼角有着泪痕,常公公跪在边带着哭声喊出了:“皇上驾崩了。”一时间,皇宫内皇帝驾崩的声音响彻各个角落。

    皇上驾崩,举国同哀,国不可一无君,易云轩的登基大典定在老皇帝的丧礼之后。而这期间,三皇子和皇后绝不会安分守己,朝中大臣也是各成党派,朝中局势一触即发,云轩孤在皇宫已经好几了,这期间皇后仗着自己的份处处和他过不去,看着面前这个凤阳王朝最尊贵的女人,他很想知道在这华丽的外表下怎会有着那么狠的蛇蝎心肠?

    好在老皇帝还给他留了个心腹,那便是凤阳王朝德高望重的宰相大人韩大人,韩大人为官多年,门生无数,朝中不少重臣都听其号令,这期间因为有他,朝中大臣才没能乱作一团。

    这,是先皇的入葬仪式,自古只有帝王才能去主持仪式,而在云轩准备跨上祭台时,皇后和大皇子一派的,出声制止了:“且慢,这祭台自古只能有下一任皇上能上去,当年皇上下过旨,封八皇子易云轩为欢乐王,不理朝政,不用进宫觐见,这事天下皆知,此刻,你有何资格登上这祭台?”出声的是皇后,她一丧服,手指着前方的云轩。皇后的话一出,原本不服云轩的大臣皆是接头交耳,原本寂寥的皇陵,霎时议论声不断。

    云轩闻言,止住了脚步,冷眼看着台下的众臣,宰相大人一派的默不作声,宰相看着云轩,似在向他传递力量,云轩朝他点了点头,扭头带了嘲讽的向皇后回道:“本王奉的是先王懿旨,若说本王没资格,那么皇后认为谁有资格?是大皇子么?”

    “不错,大皇子乃嫡长皇子,乃本宫和先王所生,王爷所说的懿旨,乃是常公公所带回来的,而常公公失踪已久,据说乃是王爷将常公公找到的,谁知道不是王爷和常公公串谋,改了懿旨,且皇上去世之时乃神志不清,他说的传位于你,岂能作数?”皇后咄咄人的说道。

    宰相大人站了起来,向皇后行了个礼便道:“皇后不信常公公所念懿旨,那么皇后是否信在下?”

    见宰相大人如此说,皇后眼里闪过一丝狠色,谁人不知这韩大人乃和常公公乃是皇上最信任的人,常公公也罢了,仅是个奴才而已,但这韩大人不同,他可是朝中重臣,门生无数,在朝中可谓是一呼百应,他摆明了就是站在云轩那边的,自己此刻回答什么都不合适。

    不等皇后回答,韩大人便答道:“皇上早在多年前便告知臣,他将传位于欢乐王,并赐给臣尚方宝剑,如若有谁不服或是捣乱新皇登基的,无论是谁,臣皆有权处置之。”

    待韩大人说完,大臣们已是鸦雀无声,谁也不敢再说什么了,而此时,国丈双手一挥,四周便出现了不少黑衣人,黑衣人手中,拿着弓箭,将皇陵围得水泄不通。他狂肆道:“韩大人,就算你有尚方宝剑那又如何?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尔等可要想好了,若你们归顺大皇子,后,皆可加官进爵,否则·····”

    台下的人开始慌乱,宰相大人看着这一幕,愤恨不已:“好你个国丈,你这是要造反吗?今乃先皇入葬之,你等如此做法,可是要先皇死不瞑目吗?”

    看着包围着这里的黑衣人,大臣们纷纷陷入恐慌,而韩大人这派的坚定着自己的立场,三皇子派的开始有些动摇,一个个的站在了大皇子那边,皇后笑了,这天下就快是她家的了。而云轩,冷眼看着这一幕,他就是要看清楚,哪些人士贪生怕死之徒,而哪些是真正的忠臣。

    “皇后娘娘,您能否告帮云轩解一个谜题?否则云轩真的是死不瞑目。”云轩朝着皇后说道。

    皇后闻言笑了,此刻,易云轩他们已成了甍中之鳖,那么就算让他知道那真相,又如何?“呵呵,王爷是想问本宫当年德妃之死与本宫是否有关吧?”

    “皇后说得不错,本王是想知道我母妃,是如何死的。”云轩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深沉。

    “哈哈,今我便告诉你,让你死个明白,当年皇上独宠德妃,自德妃进宫后,便不再宠幸其他人,使得**怨声载道。想德妃死的又何止是本宫一人?只是她们太过愚蠢,还未对德妃下手便被皇上打入冷宫,本宫假意与德妃交好,实则本宫恨不得她去死。”说到这儿,皇后眼里滑过一丝狠色。

    云轩静静的站在那里,脸上看不出任何绪,唯有那紧握的双手能看出此刻的他在极力的隐忍着。皇后继续说道:“皇上将德妃护的太好,本宫根本没有下手的机会,在德妃怀孕后,皇上更是对德妃说若生下的是皇子,便将其立为太子,本宫得知后,便将这消息告诉了琴妃,她哥哥乃是我朝大将军,手握重兵,只有我们联手,才能将德妃除掉,在德妃即将生产时,使琴妃假装中毒,而又让将军向皇上施压,使得皇上不得不留宿琴妃处而无暇顾及德妃,本宫买通了德妃边的宫女,对她下毒,本以为可以使德妃一尸两命,谁知她能苦撑着最后一口气生下了你。”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