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南宫的‘惩罚’

    殊不知这让举动,引来了更加狂肆的吻,他将她的手高举过头顶,另一只手伸进被子,抚上躯,若儿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一动不动。感觉到下不再挣扎的若儿,南宫皓然停止了动作,不管自己如何生气,他还是不会真正伤害她的。这点上,他很有挫败感,就是自己把她宠得无法无天的。

    南宫皓然隔着被子压在若儿的上,感觉到南宫皓然呼吸已经平稳了,若儿推了推他:“然哥哥,你起来啦,你很重哎,你压得若儿很难受。”

    南宫皓然没有动,静静的看着她,黑暗中,他的目光如炬:“那若儿可知,然哥哥心痛。”说着将若儿的手从被中拿出,放在自己心口。

    若儿不知该说什么,从小自己就是在百花庄长大的,父母早亡,他对她来说是比两个哥哥还重要的人,自己的一切他都有参与,她也一直理所当然的接受他对自己好,可是随着她越来越大,他看自己的眼神也越来越炽。他和大哥同年,比自己大了整整七岁,自自己懂事以来,所有人都告诉自己然哥哥是自己未来的夫婿,不管是武林盟还是百花庄的人都对自己很好,可是要和然哥哥成亲,这却是自己从未想过的。自己每次做错了事,他便会“惩罚”自己,就是和刚才一样吻自己,吻到她觉得要窒息时,他才会放了她。她不讨厌他的吻,但却觉得这样不妥,她已不是小女孩,如今已是十六岁了,继续这样下去她怕哪天他会控制不住,强要了她。所以才留书出走,告知两位哥哥自己要去寻找未来夫婿,却不想,十六年来的第一次动心,那么快就结束了。

    看着若儿静静的不说话,南宫皓然不由叹气:“傻丫头,你知不知道,你从出生起就是我看着长大的,那时我便对自己说你是我的,而你也只能是我的,答应我不要再离开我,好不好?”

    若儿不是南宫皓然,在黑暗中,她看不见他的样子,只能感觉到他的目光一直看着自己。听到他如此说,若儿觉得慌了,她知道不管他如何纵容她,但他决定了的事,从没有改变过,也没人敢质疑,他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魔王,连外公也是拿他没辙的。

    南宫皓然也不若儿了,就这样隔着被子抱着她,不一会儿,若儿听到他平稳的呼吸声,知道他睡着了。心想,他真的累坏了吧,否则怎会如此快就睡着了?

    翌,南宫皓然醒来就发现怀里的若儿还在熟睡,看着她恬静的睡颜,心里无比满足,小丫头不知道他从小就认定了她。看着她一天天长大,就觉得是种幸福,看着她一天比一天美,就希望把她藏起来,只有自己能看,这种绪常常使得他被这丫头的两个无良哥哥取笑,不过那又怎样呢?反正若儿就是自己的,别人就是不能碰,连想也不准想。

    若儿醒来,就看到,南宫皓然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虽然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若儿还是红了脸。

    “然哥哥,你不要这样看着我好不好,快起来了。”

    南宫皓然看到脸红的若儿,心里不免起了邪念,邪魅的笑了,便向着若儿的唇吻了下去,若儿想出声抗议,却被他伸进去的舌头搅得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这一吻,越演越烈,南宫皓然翻紧紧的压在若儿上,隔着被子,若儿也能感觉他上的气。

    一吻作罢,南宫皓然不舍的放开若儿,却意犹未尽的在她脸颊上轻啄了几下,看着若儿气喘吁吁的样子,他觉得浑血液都集中在了某处。却也不想吓坏她,只得尽力平稳了呼吸,在心里暗暗对自己说,一定要尽快让这丫头嫁给自己,否则,自己早晚得内伤。

    若儿知道他不会伤害自己的,只要自己不愿意,他就不会真的强迫自己,却也深知,如今,是真的不能再逃避了,依然哥哥的子,自己再逃避下去,迟早得出事。

    沈南天见到南宫皓然的时候,并未惊讶,他这外孙从小就是不顾礼数的,自他爹娘去世,他就更未把谁放在眼里过了,桀骜不驯,我行我素用来形容他一点不为过,若说在这世上有谁能改变他,那就只有若儿那丫头了,他大她七岁,从小照顾她,将那丫头也宠得无法无天的,这次那丫头的出走,使得他快掀翻了整个江湖,这事也只有他才做得到了。

    “小子,你什么时候到的?”

    “昨晚。”

    “哦?这次,就和若儿多住段时间吧,别忙着回你那百花庄了。”

    对于沈南天的挽留,南宫皓然并未答话,只是将目光放在若儿上,若儿正愁若是和南宫皓然回了百花庄,不知该如何面对此人,此时听到沈南天的话,不由松了口气。

    南宫皓然自然知道若儿的想法,但他明白,若是此时回去,若儿只会缩得更远,因此答应了。

    夜晚,沈南天将答应易云轩的事给南宫皓然说了,南宫皓然听后,沉默了,他在生气,气若儿这一个月多月的时间竟是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沈南天深知他的秉,又不想那丫头受苦,便开口说道:“然儿,一味的强,只会让若儿离你更远,这个道理,你还不明白?”

    南宫皓然看了他一眼:“我的事,不用你心。”说完便离开了。

    沈南天叹了口气,心道:自己还真是老了,年轻人的事,就由他们自己去处理吧。

    若儿此时正在药房炼药,武林盟的药房,虽比不上皇宫的御药房,但也算是应有尽有了,此时的若儿是最认真的,只要在药房,她便是个最称职的医者,武林盟的人,每个人上都有她制的药,有解毒的,也有金疮药。早在几年前,天机老人云游四海之前,就说过,若儿的医术已超越自己,自己已无可教她的了。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