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重回武林盟

    “若儿乖,我知道你不想见他们,可是这件事对轩哥哥很重要,没有你,他们一定不会帮我,我答应你,我办完事后就来找你,好不好?”云轩见若儿如此不愿去武林盟,知道她定是怕回去后便会被南宫皓然足,出言相哄。他也听过小魔头和她的种种,她从出生起几乎否住在百花庄,小魔头对她的占有不是一般的强,但他深信,她不他,否则不会出走,而他也从她眼中看出对自己的慕,只要找到常公公,自己登上皇位,便会来带走她,不会让小魔头将她锢,他自信有这个本事。

    若儿闻言,沉默了,她听懂了他的话,他知道自己的份,从一开始便知道了,相处的这些子,她觉得他对自己也是上心了的,以为两人会一直这样下去,却不想,他要带她去武林盟,他可知,那意味着什么?

    看着若儿沉默不语,云轩几次想开口都不知该说什么,一路上若儿一句话也没有再说过了,云轩不知道是,林风欺瞒了他,林风没有告诉他江湖已经被南宫皓然为了找若儿给弄得乱作一团。没有告诉他,南宫皓然对若儿不是占有,是,没有告诉他,南宫皓然对若儿有多宠,几乎是只要若儿想要,南宫皓然都会想尽办法给她,更没有告诉他武林盟是南宫皓然的另一个家,他的娘是武林盟的大小姐,可惜在生他时难产而亡。多年后,当林风问他:“轩,你是否会怪我当初对你隐瞒了南宫皓然的事?”的时候,他只得苦笑:“没有,就算你没有隐瞒,我也会那样做,我高估了自己,低估了对手,我以为我可以带走她,却没想到对手竟是那样一个人。”

    就这样过了三天,他们终于到了武林盟,看着那牌匾上的几个大字,若儿不感叹,兜兜转转了一圈,还是回来了,恐怕,再也没有下次了吧。回头看了看云轩,心里还是有些失落的,不过没自己想的那么难受就是了,罢了,罢了,念在他段时间来对自己照顾,就帮他这次,不过一句话而已。想到这也没必要再遮掩了,抬手便将面具撕了下来。

    若儿的随手一撕,却让云轩移不开眼了,相比三年前,多了些成熟,使得人更移不开眼了,他开始后悔,他觉得他不该带她来的。若儿见他看着自己失神的样子,小手在他眼前挥了挥:“不是要我帮忙嘛,反正就算我易了容他们还是会认出我,那我还不如直接这样进去。”说完有些落寞的看着他。

    云轩伸手想抚上她的脸,被她头一偏躲开了,云轩的手尴尬的在半空中,还是若儿打破了沉默:“进去吧。”说完自顾的朝门口走去。

    门口的护卫一见来人是若儿,立刻欣喜若狂:“我的小姑哎,您可回来了,您再不回来,估计连我阿炳也得出去找您去了。”

    若儿本来还有些失落的心,见到护卫阿炳这样一说,立刻大好了起来:“阿炳啊,你这话说的,我不回来我哪儿去啊?”

    阿炳看着若儿的笑又失神了,尽管看这容貌看了很多次,还是会失神,回神过来一副哀怨的样子看着若儿:“小姐,阿炳还以为您真的去找夫婿去了,以为您不要小少爷了。”说完,还意有所指的看了云轩一眼,他看云轩的眼神里带着敌意。

    未等若儿再次开口,就传来一阵洪亮的声音:“阿炳,你胡说什么呢?若儿那就是你家小少,别人想抢,还得问问百花庄和我武林盟答不答应呢。”

    接着走出的是一位白发老者,此人乃是武林盟的主人沈南天,是武林中地位最高之人,他看上去,精神抖擞,丝毫看不出他已年过七十,声音洪亮,意味着此人生怀绝技。沈南天走出来见到若儿一脸正经:“你个小娃儿好不找打,留书出走,你可知你兄长多担心?你可知我那不肖孙儿为找你把武林弄得个鸡飞狗跳,现下,全江湖的人都在找你。”说完便看着云轩。

    云轩直视着他,眼神并未躲闪。沈南天在心里肯定了云轩乃非平常人,这时若儿低着头走向沈南天,抓住他的双手:“外公,我知道错啦,你都不知道,是然哥哥欺负我,我才走的,不然人家才舍不得您呢。”说完便一脸委屈的看着沈南天,就像那个做错事的不是她,而是别人,她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沈南天自然知道这是小丫头常用的招数,可偏偏他还就吃这了,“好了好了,你看,就是因为找你,这偌大的武林盟,如今就剩下老头子我和这下个下人了,你哎不准我说你两句吗?”说完宠溺的拍了拍若儿的小脑袋。

    “嘿嘿,外公,我就知道您对我最好啦,对了,外公,我想让您帮我朋友个忙。”将云轩拉到沈南天面前:“外公,这是我朋友,他是当今的欢乐王,他想托您找个人,您看能不能帮帮他。”

    云轩向沈南天双手作揖:“沈盟主,久仰大名,晚辈易云轩。”

    沈南天看着眼前的年轻人,态度不卑不亢。没有因为自己是王爷而自视甚高,也没有要求人的卑微,在自己的注视下能不躲不闪,这样的男子绝不是池中物。“在下也久仰王爷大名,请进屋一谈。”说着做了个请的动作。

    云轩也跟做了个请,若儿看着冷清的武林盟,知道外公所说的都是真的,的确是都出去找自己了,不吐了吐舌头,心想:完了,这下,真的是完了。到了正厅,沈南天本想让云轩坐主位,却被云轩推迟了,因此,坐在主位的是沈南天。下人奉了茶来,云轩虽一直在宫外,但举手投足间却仍是高雅无比,沈南天看着刚放下茶杯的云轩,又看了看若儿,心道,好不一个般配啊。

    若儿受不了这样的冷场,便开口道:“外公,您看我都已经回来了,您是不是让舅舅他们也回来了呀,不然我可是罪人啊,习惯了武林盟的闹,如今就您和下人在,我还真不习惯呢。”

    “哼,你还知道错了,看你舅舅他们回来怎么收拾你,我刚刚已叫阿炳飞鸽传书,告知他们你回来了,他们不便会回来。”

    若儿不敢出声了,一副委屈的样子,那美丽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如此摸样的她,沈南天不想笑,却忍住了,他想让这丫头内疚内疚,不然以后还不做出更过分的事来?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