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她觉得她不适合当丫鬟

    若儿乃是锦绣庄的宝,从小就被人捧在手心,上面两个哥哥和小魔头把他护得那是一个紧,生惯养的她加上体畏寒的缘故在这微凉的秋季硬非肚子实在饿得慌,愣是不愿起。起来后发现竟有人为她准备好了午饭,也没想自己此刻的份乃是丫鬟,径自坐上去吃了起来。

    她天生就是一闲不住的主,心想,要抱得如意郎君,那就得让他喜欢自己,现在自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那就从小事做起吧,第一步就是做个称职的丫鬟。去到院子里,找到了易元轩以前的贴丫鬟翠儿,向她请教易云轩的喜好,因为此时的若儿为避免麻烦,遮去了本来的面貌,现在这张脸上,除了眼睛外,没一样特别的,加上声音甜美,为人和善,除了懒点之外没什么,府里的下人也逗喜欢她。

    回到玉庭轩,若儿开始了打扫,可是忙活了一下午的若儿发现,她把房间弄得是乱七八糟了,不由叹道:“难道我还真不是当丫鬟的料啊?”睁着大眼睛望着满屋的琳琅,表那叫一个无奈。

    易元轩回来时,看到的就是若儿蹲在地上,双手捧脸,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架子一副无奈的样子,不笑了笑。走上去问她:“丫头,你再看,那架子上的东西也不会整齐啊。”

    听到她的声音,若儿立刻高兴的站起来,脸上笑开了花:“嘿嘿,我不就想当个称职的丫鬟嘛,怎么就那么难呢?连个架子也收拾不齐,你会不会觉得我很笨啊?”

    易云轩听她这样说,不由笑出了声:“傻丫头,怎么会呢?以后你不用做这些啦,你就当自己是客人,好吧?”后的王总管闻言,越发觉得这若儿不是一般人,至少一般人不会让王爷如此对待。

    若儿一副很为难的样子:“这样不好吧,我在这里白吃白住,那不是很没用啊?”

    易云轩摸了摸她的脑袋,带着自己都没发觉的宠溺:“我说好就好,没人敢说什么的。你开心就好,不要去想其他的。”

    “嘿嘿,好呀,其实我觉得自己着实不是当丫鬟的料,不然也不会把事做得一团糟了。”说完还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在她平凡的脸上做这样的动作着实不雅,却让易云轩由心而外的开心,温暖这东西,从小离自己太远了,三年前的景又出现在自己面前。那时的自己因一时大意,遭到追杀,杀手是谁派的,他心知肚明,受重伤,以为自己会死,却在昏迷之际听到犹如黄鹂般的声音:“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救活你的,我可是小神医哦。”

    那时的自己戴了人皮面具的,也难怪她认不出他了,他记得他醒来后第一眼看见的她,虽稚气未褪,却也相当美丽,那双眼睛更是无比,让人一眼便会沉浸其中,他以为自己遇见了仙子,正要出声却见一男子,容貌惊为天人,霸道的抱住那小姑娘不准那小姑娘靠近自己,看那小姑娘手里端着药,看来是想喂自己喝药。那男子似是感受到自己的目光,邪魅的眸子看了自己一眼,便对那小姑娘说道:“小若儿,我都没有过的待遇,你怎能让别人享了去?让桃来就好了。”

    小姑娘闻言气鼓鼓的说:“然哥哥,你不要这样好不好,他是病人哎。”

    原来此人乃是江湖人称小魔头的百花庄庄主南宫皓然,那么在他边这位,一定就是锦绣庄的三小姐上官若儿了。听了若儿的话,小魔头越发抱得紧了:“就不放,我都没享受过你给我喂药,何况一个外人?今天开始不准你再踏进这里了,跟我走。”说完不等若儿再说什么就抱着她走了,留下一碗黑漆漆的药。

    接下来的时间里,没见过她了,听那叫桃的丫鬟讲,他所住的乃是百花庄,是她家小姐去湖边的时候见他受重伤就救了回来,据他昏迷至今乃五了,在庄内修养了半月,在此期间他发现院中还有很多人都和他一样是被她救来的,这些人看似普通,实则个个不凡,本想去亲自道谢了再行离去,桃却告知他庄主对小姐足了,还告知他别对小姐有什么心思,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他只得作罢。

    回到王府后的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坐以待毙了,他无心争什么,别人却不这样认为,既然退无可退那就不必再退。只有在夜深时候会想起那个救了自己的小姑娘,她的摸样,已经在他心里扎了根。

    在街上遇到她时,他一眼便认出了她,不为别的,就是那双迷人的眼睛,而她一直盯着自己看,让他不由觉得好笑。尤其在她说:“大爷可怜可怜我吧,我好可怜啊,爹不疼娘不的,不给饭吃,不给衣穿,一天让我做好多粗活,还要把我嫁给个恶霸换钱,我好惨啊,您救救我吧,我当您的丫鬟吧。”或许那丫头没发现,她的表多夸张,不知让锦绣庄的人听到他们的宝贝三小姐如此说法,会是怎样一个想法。

    答应了她的请求,带着她回府,跟他从小长大的暗卫影说他太冒险,带一个如此份不明,意图不明的人回府,简直是拿自己生命开玩笑。只有他知道,他多渴望温暖,而她就是那个可以给他带来温暖的人。

    想到这丫头来到府里的所作所为,自己不免无奈的笑了,这笑确是从心而发的,“那丫头,你告诉我,你适合当什么呀?”

    若儿认真思考起来,似乎自己除了医术,什么都不会,便说:“我会医术啊,我可以给你当大夫,我的医术可比那些御医还要好上不知多少倍呢?”

    未等易云轩开口,门口就传来一个爽朗的声音:“小丫头口气不小啊。”来人一袭白衣,好不一个翩翩公子。看见来人,易云轩走过去:“林兄何时来的?怎的不只会我一声,好让我为你接风。”

    而若儿则是看着来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了不起就是毒王的得意弟子林风嘛,你不信我咱俩比试比试呗。”

    易元轩闻言,并不做声,而林风则是一副好奇的样子,看着若儿:“既然丫头你知道我是毒王的弟子还敢这样说话,你可知当今世上只有一人曾对我这般说过?”

    “知道啊,锦绣庄的上官若儿嘛,你和她比试败在她手下的事,江湖谁人不知?”若儿一副看不起他的样子。让林风觉得脸上无光,却也使得他静静的观察了她,一张脸平淡无奇,扔在人群里,无人认得出来,唯有那双眼睛······对,就是这双眼睛,自己怎得忘了呢?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