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离家出走

    话说最近江湖人心惶惶,特别是年轻一代的侠士,更是像锅上的蚂蚁。为啥呢?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这锦绣庄的三小姐上官若儿留书出走了,说要去闯江湖,顺带给锦绣庄找姑爷。

    这原也没什么,可是这江湖谁人不知她上官若儿是那小魔头南宫皓然的所有物啊?那小魔头的占有可不是一般人可比拟的。那上官若儿可是江湖公认的美人儿,人美心善,跟着天机老人学了医术,可救了不少江湖人,加上锦绣庄的实力,在江湖那叫一个强啊,照说想娶她的人该多了去啊。可惜的是,从未有人敢上门提亲,其实,有的,只是每次去了的媒婆还未到锦绣庄大门就被打晕了,然后衣衫不整的出现在大街上,而提亲那人,则是被揍得不成人样,就连他老娘也未必认得出那是自己生的来,久而久之,也就无人敢去了。明白人都知道,这是那百花庄的小魔头干的,可是没人敢吱声啊,想吱声你也得打得过人不是,也别抱怨,谁让这江湖总是强者说了算呢?

    不是没见过那小魔头的厉害,这下少有名气长相稍俊美的年轻侠士都怪自己怎么不生得丑点啊,免得被那小魔头给盯上了。这不,青城派的张小生,刚被小魔头给揍了个鼻青脸肿,原因是他长了张小白脸,怕他去引上官若儿。你说这能怪人家么?这不是欺负人么?可没办法呀,都知道这小魔头厉害,没人敢惹他呀。

    众人只得盼小魔头早找到上官若儿,否则,不知还有多少人遭殃呢。罪魁祸首上官若儿此时正打着呵欠伸懒腰,看着面前这一地的落叶,心想:又睡着了,得挨骂了!

    果不其然立马就传来了张大娘骂人的声音:“你个死丫头,又偷懒,还不快去给我扫了,扫不完今天不准吃饭。”

    上官若儿瘪瘪嘴,对这张大娘的骂已经习惯了,转留下还在絮絮叨叨的张大娘在院子里。她来这里已经一月有余了,这是欢乐王——易云轩的府邸。她离家已经一个多月了,那见易云轩气宇轩昂,俊伟不凡,心大动,便死活缠着易云轩来了这里当丫鬟。边少了那这不准自己那不准自己的人,反而还有些怀念呢。

    晚饭时候,易云轩来到下人吃饭的地方,没见到上官若儿,得知她因偷懒被罚不准吃晚饭,便前往她所住的院子,看到的便是拿着扫帚漫不经心的扫满地的落叶的若儿,似乎周遭的一切都与她无关,其实,他知道她是上官若儿,尽管她现在的摸样与他见过的判若两人,但一个人无论怎么变,眼神是不会变的,那眸子太清澈,清澈的让人无法忘怀。

    “丫头,去吃饭吧,今天起,你不用扫这院子了,你就当我的贴婢女吧。”易云轩见她并未发现自己在这里,出声道。

    闻声抬起头的若儿,见到来人,平凡的脸上立刻笑出花来,这才反应过来,随即说道:“好呀好呀,不过我不会伺候人啊。”

    易云轩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笑道:“不会可以学呀,难道你不愿意?”

    若儿一听,立刻出声道:“愿意愿意,我马上去收拾东西去。”说完乐呵呵的走向屋内。看着她的笑靥,易云轩心里说不出的满足,似乎从未有人能给自己这般的满足感呢。

    而在另一头,小魔头找不到若儿,那可是急坏了,看什么也不顺眼,这不,武当的刘五侠成了他的出气筒,把人追着打,也不打别的地儿,就打脸。“您饶了在下吧,我真对上官小姐没不轨之心啊,我可是有婚约的人了,峨眉派的风儿就是我的未婚妻,我们明年就成亲了。”刘五侠被揍得已是鼻青脸肿,不求饶。

    看着这被自己揍得没人样的人,心里更烦了,挥挥手:“滚吧滚吧,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刘五侠一听这话,不松了口气,起来连滚带爬的走了。

    小魔头回到客栈,要了几瓶酒,一个纵,人带酒的就在屋顶上了,看着漆黑的天空,就如此刻的心,仰头大喝,心里却一直担心着那没心没肺的丫头。自己不就大了她七岁么,就说自己那么老了还想吃她那棵嫩草,要知道她可是他养了十六年的花,怎么可以让别人摘了去?

    还留书说要去闯江湖,还要找个相公回去,哼,这简直就是气煞他也,她的相公谁敢当,谁不知道她上官若儿是他的所有物?敢和他作对的人还没有出生呢,可是这丫头一走就是一个多月了,也不知道过得好不好,吃得饱不饱,哎,自己在外人面前那就是个小魔王,可在她面前,那就一娘,她亲爹都没给她换过尿布吧,他可是换过不少,就连第一次的月事也是他给她处理的。凡是她的事,他哪儿不是请力亲为了?她要什么,他都费尽心思给她找来,她体畏寒,却又对凉食物有独钟,月事来的那几天总是痛得死去活来的,他就限制了她的吃食,她对此极为不满。她喜欢闹,而每次她出门总会捡些奇奇怪怪的人回来,弄得他的百花庄现在闹非凡,他不想她的注意力不在自己上,不准她去看那些人,也限制了她出门,为此小丫头极度的不满自己。

    想到她留书的,要找个夫婿带回家,自己就特憋屈,想到她和别人在一起,自己就难受得要死,就连呼吸也是痛的。不管怎样,自己绝不可能让她和别人在一起,相信这江湖也没人敢挖他的墙角。想到这又仰头喝了一大口酒,这个月来,能陪自己的也就这东西了。

    十月的京城已有了凉意,易云轩习惯早起,起来却为见到婢女来服侍自己,正要叫人,又想到昨起,自己的婢女已是若儿,想到让那丫头服侍自己,自己不免摇头微笑。待到他弄好一切,还不见若儿过来,走到隔壁,那是若儿所住的房间,凝神一听,原来那丫头还在睡觉。嘴角向上扬了扬,便出门了,出门时还吩咐了王总管,不要去吵醒若儿,若她醒来,便让人准备吃的。王总管虽有疑虑,却也未询问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