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若儿救人

    进了门,腐了烂的气味越来越重,见到那躺在杂草上的人,就算先前有了心理准备,若儿还是被吓到了,那人已是面目全非,干瘦如材,露出来的皮肤已全都腐烂,只有那被被子盖着的(胸xiōng)膛上有微微的起伏,方能知晓此人还是活人,而非死人。

    若儿迟疑了半刻,在小乞丐不可置信的严重走过去将那人的手轻轻舀出,只觉得那人浑(身shēn)似火一般灼人,将其被子掀起,看到的是比脸上还要惨不忍睹的一幕,回头看了看小乞丐,问道:“你哥哥是何时这样的?又为何会这样你可知道?”

    小乞丐犹豫了一下便开口说道:“我哥哥是两个月前开始不对劲的,刚开始(身shēn)上还未出现腐烂的现象,只是带着一种难闻的气味,哥哥是在迎秋院中当护卫的,我从未进过迎秋院,并不知他为何会这样。”

    若儿秀美紧蹙,心道这什么事都与这迎秋院有关,那迎秋院绝不简单,又想到南宫皓然和那仙儿,心下一阵不爽,不过当务之急是医治这小乞丐的哥哥,便对小乞丐说:“你舀着银子,去找几个人来帮忙,我将方子写与你,你去药铺抓药,再去买两个大木桶回来。”

    小乞丐得知这是要医治哥哥,惊喜的问:“我哥哥还有救吗?”

    若儿一笑:“你也别叫我小姐了,就叫我姐姐吧,我也说不好,不过我会尽力便是,你快去快回。”

    小乞丐激动的一下跪在地上:“姐姐大恩,无以回报,不管哥哥能否痊愈,姐姐你都是我的恩人,姐姐可叫我恒儿,我这便去抓药。”说完立马起(身shēn)跑了出去。

    若儿看着这破庙,又看了看躺着的人,心酸了,恒儿不过十岁,十岁的孩子该是被父母捧在手中当宝的,该是无忧无虑的,而他却过的如此艰难。

    在怀中舀出一个小瓶子,将瓶子里的药丸倒出了一丸,又去外面找了点水,然后喂那人吞下。那人已是咽不下任何东西,若儿便将药丸融入水中,一点一点喂他喝下。这药是自己研制的,取名为百花丸,这药现今为止也仅有十丸,两位哥哥、外公,师傅每人各一丸,本想给然哥哥,而然哥哥却说不用,想来也是,这天下,又有谁能伤到他呢?此药可解百毒,只要人还有一口气,便能将他从鬼门关外啦回来。

    待到恒儿回来时,跟着他的同是两个衣衫褴褛的乞丐,不过他们已是壮年,若儿令他们将大木桶里灌满温(热rè)的水,又让恒儿去把抓来的药熬出来。一切准备就绪后,她便让那两人将恒儿的哥哥放在温(热rè)水中浸泡,待到差不多时又将他捞起,放在另一个大木桶里,让他们将先前那大木桶里的水尽数倒去,再灌满温水。

    那人的皮肤已是腐烂,经不得半点刺激,谁太(热rè)或太凉均不可,唯有温水方可。在怀里舀出一小瓶子,瓶内乃是创伤圣药,将瓶内的药尽数倒在水中,因刺激到了皮肤,那人浑(身shēn)发颤。

    恒儿在一旁看了,紧张的问道:“姐姐,哥哥怎么了?你看他的样子,似乎很痛苦。”

    若儿拍拍他的头,对他说:“你哥哥(身shēn)上的皮肤已全部腐烂,又加上没有清洁过,使得更严重了,我在水中加了创伤圣药,刺激到了皮肤,会痛是正常的,想要痊愈,(身shēn)上的腐(肉ròu)必须去除。”

    恒儿听了,这才放下心来,桶中的水不停的换,终于,那腐烂的气息没有了,若儿不放心两人,便将其带回了客栈,恒儿本是不愿的,但又想到哥哥,便答应了。让小二又加了一间房,让小二送上(热rè)水,又让他给恒儿备了几(套tào)衣服。

    待恒儿洗漱完后,若儿笑了,见他衣服不知所措的样子,不由调侃道:“想不到我家恒儿还是个小帅哥呢。”恒儿的小脸立马红了。

    若儿吩咐小二上了饭菜,坐在恒儿一旁吃了起来,不停的往恒儿碗里夹菜,吃着吃着的恒儿突然停了筷子,将头埋下,若儿不解,抬起他的头,看着他眼里的泪水,心疼到:“恒儿你怎么了?可是这饭菜不好吃?我叫小二换了可好?”

    恒儿仍是不语,只是摇头,双手紧紧的握住筷子,若儿继而又道:“那是担心你哥哥?放心吧,我会尽力让你哥哥好起来的。”

    恒儿的眼泪哗啦啦的留下来,带着哭声说道:“姐姐,从恒儿七岁后就再也没人对恒儿像姐姐这般好了,哥哥是恒儿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若是他有个三长两短,这世间便只剩恒儿一人了,呜·······”说完,抱着若儿大哭起来。这恒儿,毕竟是个小孩子,平时再怎么逞强,那也是被((逼bī)bī)的,今(日rì)若儿的这般举动使得他感动了,感受到了温暖,心中的防线便塌了,只想将心中的委屈哭出来。

    恒儿哭了很久,哭到睡着了,若儿将他抱去了自己的房间,将他放在(床chuáng)上,给他盖好了被子,又回到恒儿的房间,给他哥哥把了脉,喂了些水,才回房,看着恒儿睡觉也皱着眉头,心疼了,这孩子,倔强得让人心疼呢。她也累了一天,便躺下了,抱着恒儿不一会儿便沉沉的睡着了。

    南宫皓然来时见到的就是这幅景象,若儿怀里竟抱了个十岁左右的孩子,若儿紧紧的抱着那孩子,睡得十分安稳,伸手点了若儿的睡(穴xué),将她怀中的恒儿一把抓起,恒儿被他弄醒了,正要大喊,被他眼神一威胁,震慑到了。

    他将他往旁边的小榻上一扔,恒儿立马出声道:“你是何人?你想干嘛?”

    南宫皓然审视着恒儿,这小子,长得还不错,那眼睛很是灵动,很像若儿的眼睛,他在(床chuáng)边坐下,看着恒儿说:“我还没问你,你到是问起我来了,小子,你可知我是谁?”一边说着,一边用手轻抚若儿的脸。

    恒儿见他的手在若儿脸上轻抚,以为他是登徒浪子,立马大喊:“来人···”话音未落便被南宫皓然掐住了喉咙:“你给我闭嘴,信不信我将你弄哑?”

    恒儿瞪着他:“你要杀便杀,不过我不准你伤害姐姐。”

    南宫皓然闻言挑眉放开了恒儿又坐回(床chuáng)边:“我可是她的夫君,怎会伤害她?你怎会在此处,你又是何人?”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十七章若儿救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