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老皇帝的良苦用心

    抱着那样的决心,却不想得来的是与上官夫妇和南宫昊天的一场大战,他们想阻止她,而那时的她已陷入疯狂,她急于求成的练就了神功,加上那些她吸来的功力反噬,在与他们一战时候,她完全没了理智,对三人痛下杀手,而三人又对她处处留(情qíng),使得最后三人死在她手上,而她也落下了悬崖。

    等她醒来后,已是一个月后了,她被山上的樵夫救了,她养好伤后,便离开了那里,她回想起自己亲手杀了曾和自己策马江湖的人,过去的种种浮现在她的脑海。她已没了要死的心,她觉得自己不配死去,活着便是她的折磨,她仍然不会放过那些武林人士,她要做的,便是将自己失去的武功练回来,否则,一切只是空谈。

    从回忆中回来,杨素心觉得脸上一阵冰凉,用手一摸,原来自己流泪了,原来自己还有泪可流,自己这一生都是悲剧,从小就生活在暗无天(日rì)的魔教,面对的只有杀戮。长大后亲手弑父,好不容易有了自己所(爱ài)的人,能给自己温暖的人,却是他人的妻子,自己想过太平(日rì)子,而那些所谓的武林正派却不放过她,既然是他们不让自己有安稳(日rì)子可过,那么她就还他们一个大礼又如何呢?

    眼前这男子正是青城派的张小生,他是来查最近失踪的江湖人士的,哼,一个毛头小子而已,居然也敢来参与这事,若不是自己将他救了,那么此刻的他应是一具干尸了吧。

    此时的京城,皇宫内院,大皇子易瑾天和一干人等一副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如(春chūn)风一般的男子,今(日rì),传出皇上病危,朝中大臣立马进宫觐见,而从不进宫的欢乐王易云轩也被皇上传召了,而失踪多时的常公公突然出现,病重的皇上撑着口气,让常公公宣读圣旨。

    皇上竟是传位于欢乐王易云轩,众人不由得呆了,率先回过神的三皇子不服:“这不可能,父皇怎会传位于你?”

    易云轩此刻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武林盟的人找到了常公公,他原想将圣旨改了的,但又想报复皇家,他想告诉老皇帝,这个被他从不认可的儿子,却可以夺下他的江山,因此他并未看过圣旨,然而这上面竟是让他继承大统,这怎么可能?他不是一直不被认可的吗?不是连见都不见他的吗?不是放弃了他吗?那么这算什么呢?

    未等易云轩答话,老皇帝发出微弱的声音:“这就是朕的意思,尔等不能有任何异议,众大臣须好好辅佐我儿,使国泰明安。咳····咳···”老皇上说完这句话就不断咳嗽,太医在一旁不断给他顺气,看样子,熬不过今晚了。

    “轩儿,你到朕这边来,朕有话对你说,其余人等,你们再(殿diàn)外守候。”说完满屋的人都退下了。

    易云轩看着老皇帝,他看自己的眼神,那就是一个父亲,看着儿子的柔(情qíng),易云轩不懂,这和自己想的完全不同,事(情qíng)怎么会是这样?

    老皇帝看着眼前的儿子,彷佛看到了德妃,他们太像了德妃太过善良,所以才会被害,而自己连心(爱ài)的女人都保不住,这就是帝王的悲哀。

    “你一定很怪朕,对不对?”老皇帝挣扎着要起来,奈何(身shēn)子实在太弱,挣扎了几下也没成功,云轩看着不忍,前去扶着他的(身shēn)子,让他靠着自己坐着。见云轩没回答自己,老皇帝继续道:“你的母亲是朕这生唯一(爱ài)的女子,然而也是朕的这份(爱ài)却害了她。皇宫内院,这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这里不适合你母亲,然而朕为了自己一己之私,将她纳为贵妃,她太过善良,怎会是**那些女人的对手?”

    “虽然朕一直保着她,却也没能护她周全,你母亲的死是人为的,是皇后下的手,朕虽知道,但却不能动她分毫,国丈一干人等把持朝政多年,朕岂能轻举妄动?朕能做的便是护你周全,除了将你送出宫别无他法。朕对德妃说过,我们的儿子,将会是我凤阳王朝的储君,这话被皇后知道了,她便一直派人追杀你,尽管将你封为欢乐王,让你不得参与朝政,她仍是不放过你,朕便让你外公将你送去天山派习武。天山派掌门和朕乃至交好友,你去那儿朕放心,朕又将(禁jìn)卫军暗中交予你外公,让他培养自己的势力,让你今后能有实力与皇后他们抗衡。”

    “而朕,便开始独宠南儿,让皇后他们两方势均力敌,形成两虎相争的局势。可能是皇后发现我的意图了,便对朕下毒,而朕明知是毒药,却也喝了,为的就是给你争取时间,你外公一家的惨案,是他策划的,他对朕说你太善良,这样的你,难成大器,他便策划了满门的惨剧,让你有了斗志,明白(身shēn)为皇家人,不是你不争不抢便可以安生的。有意无意的又向你透露了你母亲的死并非自然,而是有人为之,激起了你的斗志,你果然没让朕失望,你不愧是朕的儿子。”老皇帝说完,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

    闻言,云轩懵了,他觉得这样的答案太过残忍,皇家就真的只能是这样么?除了勾心斗角,就没有任?p>

    吻浊榭裳裕康鄙匣实塾秩绾危炕共皇枪录夜讶嗣矗孔约憾嗄甑呐Γ椭皇俏苏饷匆桓鑫蛔用矗克崆崤淖爬匣实鄣谋常锼称滩蛔∥实溃骸罢庋幕饰唬幸馑济矗看蠡首忧也凰担阏庋匀首樱癫皇遣还剑俊?p>

    “轩儿,你还不够了解皇家,(身shēn)为皇家的人,又有谁是干干净净的?当年若不是南儿的母妃琴妃,皇后也没那么快对你母亲下手,她们为了自己的儿子便杀了朕最(爱ài)的人,那么朕利用她们的儿子又有何不可?皇家的人,最忌讳的就是亲(情qíng),你且记住了,我不求你原谅我,但这皇位你可给我坐稳了,否则你母亲和我都会死不瞑目,掌管那四十万精兵的兵符就在常德手上,稍后他会给你,路我给你铺好了,该怎么走就是你的事了。待我死后,你将我与你母亲同葬皇陵,你下去吧,朕想歇会儿。”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十章老皇帝的良苦用心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