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江湖的成年往事

    当年的几人都还太小,最大的上官清和南宫皓然也才七岁,上官璃四岁,而若儿不过两个月大,三人皆把若儿当宝。是以四人感(情qíng)最好,在上官清十四岁时才带着上官璃回锦绣庄,本来想带若儿一起走的,结果南宫皓然不让,两人为此打了一架,以上官清被揍收场,因此若儿也一直住在百花庄。

    看到若儿沉浸在悲伤中,南宫皓然握住若儿的手,对她说:“若儿,别难过,你不是还有我们吗?我们永远不会离开你的。”

    若儿点点头,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便议论了起来,毕竟此刻的若儿是一(身shēn)男装打扮。若儿想将手抽回来,南宫皓然却不准,若儿小声说道:“然哥哥,我是男装打扮呢。”

    “哦?意思是女装的时候就可以了?”听了若儿的话,南宫皓然不由戏谑起来。

    若儿觉得还是别理他了,给他讲这些等于白讲的,他从来都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人,谁能制止得了他呢?

    他们在客栈住下了,南宫皓然吩咐小二舀了两个暖炉在房间,若儿便在房里早早入睡了,南宫皓然则在若儿入睡后,便出去了。

    洛阳城郊,一个隐秘的山山洞内,一红衣女子将以长相俊秀的男子放在(床chuáng)上,男子脸上苍白,无一丝血色,原本红润的唇,如今也是接近透明。男子看着红衣女子,双唇动了动,却又陷入了昏迷。

    红衣女子静静的看着男子,脸上没有一丝表(情qíng),她是容貌无疑是绝美的,若不仔细看,可能觉得她正值花季年龄,然而眼角细微的鱼尾纹出卖了她的年龄。女子看着昏迷的男子,思绪回到从前,那一仗,自己输了,输得很惨,可是自己却活了下来,而他们都死了不是吗?以后没人会来阻止自己了,也没人可以阻止自己了,可是为什么自己却一点也不快乐?为什么自己明明是活着的那个,自己却觉得无比孤独?

    全江湖的人都知道锦绣庄和百花庄交好,夫妻四人年轻时携手闯((荡dàng)dàng)江湖,便闯出了名堂,成为众人皆知的侠义之士,然儿他们不知道,当初行走江湖的不是四人,而是五人,除了上官夫妇和南宫夫妇之外,还有一个自己。自己乃是魔教教主的女儿,因受伤,被他们所救,伤好后,几人结伴同行。

    那时的几人都还年轻,自己从小就缺少关(爱ài),和四人在一起,真正觉得快乐,尤其是沈芸儿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关怀,让自己渐渐产生了不该有的(情qíng)愫,为了她,自己甚至帮他们灭了魔教,杀了自己的父亲。她以为可以和沈芸儿一直在一起,她以为她灭了魔教就没人知道她是魔教教主之女了,却不想她嫁给了南宫昊天。

    自己想去百花庄让她跟自己走,却不想被人知道她是魔教教主之女,自己遭到武林人士的追杀,待到自己到百花庄时,自己向她阐明了自己的(爱ài)慕之(情qíng),而芸儿却对她说对她只有姐妹(情qíng)谊,因为她年龄小,又(身shēn)受重伤才会有那无微不至的关怀。

    从小自己就生活在魔教,即使是教主的女儿,也没有因此而有什么特权,等待她的只有杀戮,她的父亲,杨炳天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告诉她,想要的东西就要去夺,不管用什么方法,没有人会在意你是怎么得到的,结果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她一直隐忍着,她早就看魔教不顺眼了,因为这里是她的噩梦,她的母亲就是死于杨炳天之手,所以她对杨炳天并无感(情qíng),她将剑刺入他心脏那一刻,她甚至觉得兴奋,她想,不只是他冷血,她亦是。

    她在百花庄住下了,期间上官夫妇也常来看她,百花庄的人对她都是极好的,五人又像以前一样谈天说地,江湖中人要南宫昊天交出她,上官夫妇,南宫夫妇便出面保她,江湖中人碍于锦绣庄、百花庄和武林盟的势力而不敢轻举妄动。

    她以为她可以得到安宁了,至少她可以守在她(身shēn)边,然儿天不从人愿,江湖中人不知哪儿得知魔教有武林绝学《吸星**》,得此神功者必能天下第一,江湖中人谁不心动?百花庄从此无宁(日rì)了,时隔几天就有人来打扰,想抓她,那时的芸儿已经(身shēn)怀六甲,她想不能拖累芸儿,便走了。

    离开芸儿的(日rì)子,她并不好过,除了面对武林人士的追杀逮捕,对芸儿的思念也折磨着她,她回到昔(日rì)魔教总坛,找到了那所谓的盖世神功,她想着把这秘籍交给武林盟的人,那么她的(日rì)子也就太平了。

    她舀着秘籍先回了百花庄,她知道芸儿快生了,她想陪在她(身shēn)边,却不想害得芸儿难产。她恨那些所谓的武林正派,她觉得是他们害死了芸儿,她想杀光他们,但她知道,她还不够强大,她还没那能力,她舀着秘籍回了魔教秘洞,这是别人都不知道的地方,她练了里面的神功,几年后,她成功了,她练成了那江湖中人梦寐以求的神功。

    她开始血洗武林,她将那些人的功力吸干,将奄奄一息的他们仍在有狼群出没的地方,让他们活生生的被狼群吃掉,尸骨无存。她的举动使得南宫昊天和上官无敌夫妇找上了她,那时,朱彩宁已经怀孕,而她不顾他们怎样劝说,要学习武林的心从未变过。南宫昊天对她说:“素心,如果芸儿知道你的做法,她会是怎样的难过?她在死前让我告诉隐瞒她的死因,目的就是不想引起事端,你还不明白她的苦心么?”

    闻言她笑了,笑出了眼泪:“南宫昊天,你不明白的,芸儿就是我的所有,我什么都没有都可以,但惟独不能没有她,如果不是那些武林人士,芸儿不会因难产而亡,你不帮她报仇就算了,你也别想阻碍我,否则我连你也杀。”

    南宫昊天不明白,如若不是想着要给芸儿报仇,她早已去陪芸儿了,根本不会熬到现在,她已经想好了,待她将当年参与了的人杀光,她就去陪芸儿,这世上早已没有她眷恋的东西了。

重要声明:小说《相思不负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九章江湖的成年往事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