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爱的尽头是恨(二)

    锦王伫立于窗前,全散发着冷冽气息,令人望而止步。

    房门被从外快速推开。

    锦王迅速回:“如何?”

    “这是根据众人描述,所画出的画像!”子赛将手中画像交至锦王手中。

    锦王急切打开画像,入目是一抹再熟悉不过的影:“紫茵!”

    “是!”子赛点头:“属下派红音去查,红音刚传来消息,紫茵姑娘已被一名蒙面女子强行带走!”

    锦王脑海闪过一抹影:“是不是婉儿?!”

    子赛眸光闪过一抹复杂绪,恭敬回道:“据庵内师太描述,红音判断十之**是她!”

    锦王握在手中的画像,猛地收紧,画像瞬间变成碎屑:“吩咐下去,龙玄宫人马立刻集合至此!”

    “是!”子赛应声。

    锦王闪,朝外袭去。

    “主子!”子赛急忙跟上:“您要去哪?”

    “月梵宫!”

    子赛眸中闪过担忧:“您一个人去太危险!还是等……”

    锦王抬手,制止子赛未说完的话:“以他的功力,还留不住本太子!”眸光望着子赛:“你只需调集龙玄宫人马过来即可!”

    见锦王心意已决,子赛只得应声:“是!”

    ……

    久久,柳含烟终于回神。

    “不管怎么说,他们都养了你这么多年;你怎可如此冷血,不顾他们生死?!”

    “冷血?!”侧妃眸中闪过赤红:“与太子相比,婉儿还算冷血吗?!”侧妃玉手捏向柳含烟下颚,唇角尽显冷意:“你以为太子真的你吗?!婉儿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别痴人做梦了!他只不过是在报答你曾经对他的救命之恩;就像……”侧妃痴痴地笑着:“……他当年对待婉儿一样,呵护备至、疼有加;但是,那都是出于他对婉儿的感恩;当他得知婉儿不是他的救命恩人时,他便毫不犹豫的抛弃了婉儿……”

    柳含烟眸中充满震惊:“你说、你说含烟是、是太子救命恩人?!”

    “是!”侧妃唇角勾起嘲讽之笑:“怎么?太子没和你说?!”

    “不!”柳含烟摇头:“你骗含烟!你骗含烟……”

    “看这样子!太子还真没告诉你!”侧妃继续嘲讽笑道。

    “他不知道!他一定不知道……”柳含烟不停喃喃自语;害怕如今的快乐,只是他报恩的结果。

    侧妃指尖,挑起柳含烟下巴:“别在自欺欺人了!你认为凭他的能力,他会查不出?!”

    柳含烟失魂落魄:‘他如今对含烟的好,难道都是出于感恩;可……含烟根本不是救他之人,救他之人早已死去……’泪水,顺着眼角滑落;慢慢渗进伤口,柳含烟却感觉不到丝毫疼痛,因为心已痛的麻木!

    侧妃很满意自己话所造成的效果,唇角勾笑:“如若有一天,太子遇到自己真正所之人;你以为,你还能留得住他!”玉手擦拭柳含烟眼角泪水,放于面前细细端详;片刻,幽幽笑道:“我们都是--可怜之人!”

    柳含烟贝齿咬着樱唇,抬起泪水盈盈的眸:“你就因为恨太子,所以对他下毒?!”

    “是!”侧妃眸中,有着毫不掩饰的恨意:“婉儿得不到的,她人也休想得到;不过……”侧妃冷笑:“……可惜他没死成!”

    “你……”

    “的尽头,就是永无休止的恨!所以……”侧妃笑颜如花:“……婉儿一定要让他死!”

    “他死了!你就开心了吗?”

    “是!”侧妃眸光已有些疯癫:“不过你放心,婉儿不会让他孤孤单单一个人上路,婉儿会去陪他……他只能是婉儿的,哪怕是死!”

    “你疯了!”柳含烟使劲挣扎着,想要远离侧妃边。

    “呵呵……”侧妃仰头,笑着、旋转着:“婉儿是疯了,婉儿是疯了……呵呵……”

    洞内突然暗下,柳含烟下意识朝洞口望去;只见紫茵后跟着五名男子,遮去洞外亮光。

    不好预感,瞬间充斥柳含烟脑海。

    六名影,慢慢朝柳含烟靠近。

    侧妃止住疯癫的笑,冷眼望着来人:“谁许你们进来的?!”

    “姐姐!”紫茵唇角含笑,指着后五名男子:“只划了她一刀,妹妹实在不出气;所以……”

    五名男子适时发出//笑声。

    “姐姐放心,他们会留这/人一命;绝不会耽误姐姐的计划!”紫茵继续笑道。

    “如若我不同意呢?!”侧妃脸上一片冷意。

    “这个嘛?!”紫茵玩弄着指甲:“妹妹不想与姐姐硬来!所以……”

    侧妃冷冷盯着紫茵:‘若不是你还有用,被轮的就是你!’衣袖一甩,转朝外走去。

    柳含烟额角,开始冒着冷汗。

    侧妃走至洞口处,突然回:“她衣服内,应该会有毒药;为了安全起见,你将东西取出!”说完,转离去。

    柳含烟心开始不规则跳动。

    紫茵听闻,柔荑伸入柳含烟怀中,取出瓶瓶罐罐。

    柳含烟手腕不停扭动,试图解开绳索。

    “可以开始了!”紫茵一声令下,五名男子瞬间裂开笑容。

    柳含烟子整个僵硬。

    紫茵将瓶瓶罐罐仍在石桌上,人顺势在石凳上坐下。

    五名男子大手,纷纷摸向柳含烟的子。

    柳含烟子扭动,目光瞪视笑颜如花的紫茵;随后眸光微转,对着五名男子嘲讽道:“你们就如此缺女人吗?连一个被毁容的女子都要/碰?!你们难道不想……”柳含烟意有所指瞥向坐于石凳上的紫茵:“……要那种,脸蛋一绝;材窈窕,肌肤赛雪的女子……”

    十只不规则的大手,同时顿住;眸光瞥向紫茵。

    “找死!”紫茵怒喝;因过度恼怒,脸颊泛出红晕;为其增加一抹别样风

    五名男子忍不住咽了口唾液,眸光转回柳含烟上。

    此时的柳含烟发丝凌乱,一侧脸颊因鲜血凝固,而显得狰狞;五名男子/趣缺缺的互看一眼,又忍不住偷偷撇着紫茵。

    柳含烟望在眼中,心中冷笑,对着紫茵吆喝:“你千万别走,这样的话,含烟一个人若不够他们享受,还可以算上你!”柳含烟对着五名男子眨眼:“你们说对吧?!”

重要声明:小说《无敌小宝贝之妈咪快逃父皇杀来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