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被卖

    “这小妞长得如此漂亮;一刀杀了,还怪可惜的!”

    “就是!若是卖了……嘿嘿……价钱应该不错……”

    “可是……副宫主的命令……”

    “你先想想,你欠的赌债……”

    “也是……”

    “就如此定了!”

    柳含烟迷迷糊糊中,听见两名男子对话;手轻轻抬起,覆上自己的头。

    “呀!她好像要醒了!怎么办?”

    “还有迷香吗?再给她闻一些!”

    “有!有!有!”

    接着,柳含烟便闻道一股淡淡香气;刚要清醒的神志,再次陷入昏睡中。

    望着再次昏睡过去的柳含烟;蹲在柳含烟面前,捂着鼻子的男子;将迷香熄灭,缓缓起

    “齐来!将她扛上!”站着的男子,吩咐。

    “怎么又是我?”齐来有丝不满:“这次换你了!”

    “你是不是想,现在就还钱?”男子声音中,有抹威胁意味。

    “南安!算你狠!”齐来恨恨咬牙,将地上柳含烟扛起;随口问:“将她卖去哪?”

    “昭城的‘**楼’!”南安笑道。

    齐来一听,瞬间笑容满面:“若能卖进那里,一定会有个很好的价钱!到时,嘿嘿……”

    南安白了齐来一眼:“你又想赌了?”

    “知我者,南安也!”齐来大笑。

    ……

    “怎么样?”锦王沉声问道。

    “启禀主上!”红音恭敬禀报:“只查到,他们在城郊之处落过脚;至于如今行踪,暂时还未查到!”

    锦王脸色沉,吩咐:“继续查!一有况,立即禀报!”

    “是!”红音领命。

    “叩!”“叩!”……

    一阵敲门声传来。

    锦王对红音挥挥手,示意其先走。

    红音领会,从窗户飞而出。

    “进来!”锦王沉声道。

    侧妃推门,缓步走进屋内。

    望见来人;锦王眉头,微不可见蹙起:“你来做何?”

    侧妃一听,眼眶微微泛红:“如今太子,连婉儿的面,都不愿意见了吗?”

    望着侧妃微红的眼眶,锦王一阵烦躁:“若是为你哥哥之事,婉儿就回去吧!”

    侧妃死死咬住唇,泪水顺着眼角慢慢滑落:“太子!您变了!”

    “……”锦王不语。

    “以前,无论婉儿做错什么,您都会原谅婉儿;可如今……”侧妃声音低柔,却带着一抹指控:“……他们母子回来,太子就不肯再原谅婉儿;是因为婉儿真的错了?还是太子您,上了她人?”

    锦王心中,突然很静;直直望着侧妃:“你来,就为说这些?”

    “太子……”

    “说完了!你可以出去了!”锦王极其平静的道。

    侧妃有些不敢置信,睁大眼睛。

    “既然你不出,本太子出去!”锦王说完,从侧妃边擦肩而过。

    侧妃子微晃;翠儿急忙上前,扶住侧妃:“小姐!您没事吧?”

    ……

    一一坐于石凳之上,满脑子都在思考,如何寻找柳含烟的下落?

    想了很久,却始终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一一伸手,从怀中取出柳含烟给予他的羊脂玉;放在手中,轻轻抚摸;一一望着羊脂玉,一处凹下之处;突然脑海中,想到锦王给予他的另一块羊脂玉;那羊脂玉之上,刚好有一处凸起;一一小手伸入怀中,快速取出锦王给予他的羊脂玉;一一放在面前细细观察,发现两块羊脂玉,大小、质感竟一模一样;一一像着了魔般,将两块羊脂玉,凹凸出合在一起,轻轻一转,两块玉佩,竟合二为一。

    ……

    **楼!

    一大红衣裳的老鸨,望着地上脸色苍白的柳含烟;嗲声道:“你看这头不仅受了伤,小脸也没血色;我还要花钱养很久呢!”老鸨评头论足完,望向齐来、南安:“这样吧!看你们大老远的送来,也不容易;就给你们二百两!”

    齐来刚要点头,便被南安踹了一脚:“老鸨!此姑娘虽然受了伤;可她的容貌在此,相信后,定能为您赚大钱!您看……”南安朝老鸨伸出五个手指。

    老鸨想了想,点头:“就看在你这张,能说会道的嘴上,成交!”老鸨从怀中取出支票,递予南安:“拿去吧!”

    “谢谢老鸨!谢谢老鸨……”安南脸上,笑开了花。

    老鸨朝打手使个眼色:“将人带进去!”

    “是!”大汉扛起柳含烟,朝**楼内走去。

    众女子望着地上的柳含烟,纷纷叹道:“好美呀!”

    “这下妈妈,定可以赚大钱了……”一红衣女子笑道。

    “那是!也不看看妈妈的眼光……”另一绿衣女子附和。

    “……有这么一个美人;妈妈是好了,人家可怎么办?”粉衣女子,抱怨嘟嘴。

    蓝衣女子调笑:“就算美人不来,你生意也不好啊!”

    “讨厌……”粉衣女子,嗔道。

    “将她泼醒!”老鸨对着大汉吩咐。

    “是!”大汉出去取水。

    “妈妈!为何要将她泼醒?”一女子不解的问。

    老鸨笑:“如此美人胚子,当然是越早赚钱,越好了!”

    “可是……”另一女子微微蹙眉:“……她额头上的伤?”

    “这倒是,不好办!”老鸨自言自语。

重要声明:小说《无敌小宝贝之妈咪快逃父皇杀来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