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到8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芸拾柒 书名:美妖编年史
    【5】

    让我们去魔族!让我们去魔族!灵溪轻闭双眼默默念道。

    “灵溪,灵溪。。。。”鸦五指在纪灵溪的眼前忽悠忽悠的“你没事吧,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在发呆。”

    “让我们去魔族!”灵溪大叫出声

    吓。。。。。。

    “咦??!!!灵。。。。。灵溪怎么了”

    “闭嘴,你没看出来灵溪在干什么吗?”

    “什么啊,灵溪明明在。。。。。。”忽然有一道幽蓝色的气体围绕着他们

    让我们去魔族吧。。。。灵溪再一次在心里恳求道

    幽蓝色的气体包住他们“灵溪,这。。。。”

    “放心。。。。。”灵溪温柔的看着鸦“相信我”

    咻的一声,三双脚同时落地“我们这是在哪里?”

    “应该是在魔族。”轩答道

    “这里。。。。。”鸦和轩朝灵溪手指的地方看去“这里好像有什么盛大的宴会。”

    他们三个在一个暗的地方窥探着。“咳咳,我好像是魔族的通缉者哦。”某人说

    你?

    他?

    灵溪和轩异口同声。

    “真是的,那现在该。。。。。”

    远处有个影,愈来愈近。她撞了他。

    “怎么办。。。。”

    “你们,救救我!”那个女人说道。“你是。。。鸦?”

    “你是。。。。你不是大魔王的未婚狐狸么?”鸦打量着她说道“狐末末。”

    “在那里!追!”一个男人的声音打破了和谐的局面

    “快走!”鸦拉着末末一路狂奔,当然轩也拉着灵溪一路狂奔

    “呼呼——”鸦一手捂着一手按着墙“你为什么逃婚!”

    什么?逃婚?灵溪心里一震

    “我。。。。我也是有苦衷的”末末一脸为难“不过,请你们一定要救救我!”

    “什么?救救你?”轩紧眉疑问

    时机到了!!晦暗的角落里被残忍的扯上一抹笑。周围的玫瑰在凋谢。

    “扑通—扑通—”只见末末突然捂着口“唔。。。。”

    “救。。。。”末末还没说完,只听见啃食声

    “啊——”灵溪尖叫出声“末末!”

    末末的口心脏那里居然出现一个大洞,这是怎么回事?!

    “那些小兔崽子,不知道躲到哪去了,让老子抓到决不轻饶!追”忽然听见喊声的缉捕队的队长直接集合人员向喊声的地方跑去。“快追!别让那些小兔崽子跑了”

    “报告队长!发现新娘,但以窒息!”

    “什么!赶紧报告上面!”缉捕队的队长跑过去围住仙仙的尸体

    被轩捂着嘴的灵溪细细的喘息。希望他们走了。。。。。

    “鸦?末末为什么会这样?”灵溪如受伤的小鸟“为什么会这样!有救她的办法么?”

    “有是有,不过太扯了。”

    “快说啊!”我实在不想让一个生命逝去。。。

    “那就是找到尹云草!”

    “灵溪”轩用手搭住灵溪的右肩“这里是魔族,不是我们的地盘。我能体会你的心。。。。”

    末末。。。。灵溪眼里闪烁着泪花、

    “绫,你干的很好”莱茵摆弄着手中的指甲

    “谢谢夫人夸奖!”绫原本微微低下的头稍微扬起“一切交给我就好!夫人。。。。。。。”⋚⋚⋚⋚⋚

    【6】

    “那现在该怎么办?”

    “嗯,我想只有找到那个什么。。。。。。尹云草”

    “怎么可能!我们就因为救那只狐狸才搞成这样的。最后连累你们也被通缉。真是的。。。。。。”鸦仍旧不服气“再说了,尹云草也不是你们随随便便就可以找到到的,要我说你们直接而找到奥格雷桑而再说吧!”

    “是啊,灵溪”就连轩也不支持我。。。。。。“这里是人家的地盘,我们先签了契约再说吧。”

    既然他们都这么说了“那,那好吧。”灵溪不愿的动着嘴唇

    “那么。”轩拿出一张图纸摆在灵溪与鸦的面前。“我们先来制定计划吧。”

    。。。。。。

    只见一位商人追着一辆马车怒吼道“该死的!把我的车还回来”但马车上的人完全不理。马车越跑越远,商人见状追不上才慢走下来,并喘着粗气“哎,现在的孩子啊,没大没小,说什么会还回来,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还,臭小鬼!”说完了就直接“呸!”了一口

    。。。。。。

    “什么嘛,轩,要是他这样说我,我早就把他揍成烂泥了!”鸦脚踩车轮神气地说“而且,还这么慢。”

    “慢”这个字鸦把他说的很重。额,说起来轩跟鸦一直没有和好过的样子。。。。。。

    “我是不会跟小人一般计较的。”轩帅气的拿下脸上的围罩“你们,先把车上的道具服穿上再说了。”

    “可是,轩,如果你们计划不成功怎么办?”灵溪一脸焦虑。

    “这个。。。灵溪你不用担心。”轩一把宠溺的吧纪灵溪拢在怀里“别担心,灵溪。”

    扑通—扑通—  灵溪仿佛能听见自己的心跳,长这么大,第一次这样被男生抱在怀里。

    “啪——”的一声,是鸦抓住了轩的手腕“好了,臭小子,该准备了!”

    “鸦?”灵溪问、

    “好了,准备吧。”鸦鼓着脸

    鸦也不知道他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切,可能是一种正义感吧

    啧,这是。。。。鸦在换鞋子的时候,无意摁倒了一个较咯的东西。鸦顺手拿起,啧,鸦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森、恐怖但又不缺乏普通大的华丽与庄严,轩站在下不经感叹道

    “居然让本大爷,穿这种衣服!”鸦在一旁快气爆了“跟二愣子有啥区别!”

    噗。。。。二,二愣子。。。。哈哈。鸦穿了一女生的公主裙,但是,鸦快气爆了

    “啧,谁叫我们借的车上男的衣服较少啊。”

    “我呸,你看看你,再看看我,魔不魔,鬼不鬼的。死 轩!”

    “虚——闭嘴”轩捂着鸦不让出声“灵溪,这个计划能否成功就完全靠你了!”

    “可是,哥哥,我的舞蹈。。。。这样,好吗?”灵溪不安

    “为了霓炎!”轩顿时变得严厉但又不失温柔

    咦??!怎么可能?人家又没学过。灵溪咽了一口气

    “吱——”大门打开,一位少年,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那种霸气的眼神,似乎,在哪里见过。。。。。。

    是。。。。是绫?!

    “你们就是今天来给大魔王表演的的么?”

    “是的。”

    “那么,请进吧。”

    。。。。。。。

    怎么回事?绫,他。。。。。照理说他是不可能这么快的回到魔族的啊,这。。。。鸦停止了抱怨

    鸦的眼神凝聚,这场演出,有古怪!

    大门打开,水晶般的王椅闪闪发亮,上坐着一个带着水晶浴火交融角的大魔王“哼,又是人类,绫,你是怎么安排的。”

    绫毕恭毕敬的做出一个绅士的鞠躬姿势“尊敬的魔王陛下,我知道您正在丧妻的悲痛之中,所以为您安排了这场盛宴,望魔王大人您喜欢。”

    什么?绫明知道大魔王不喜欢人类,还。。。。难道这是这是陷阱?灵溪的双手微微战栗着

    “不要怕,灵溪,有我在。”轩食指碰向灵溪“待会,我们按计划行事!”

    “这毕竟是在大魔王面前,绫他不敢轻举妄动。”鸦说道

    是么?怎么会,应该没问题的,可是,我会有这种不好的预感。。。。。。

    【7】

    大中心,歌姬与伴奏。

    既然然事已至此,就只能在给魔王现舞的中途来想办法取得魔王的尊名了,灵溪再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可是,末末。。。。灵溪忽然想起心被蛆虫腐蚀那一幕。。 灵溪心里一震。

    音乐响起,左右两边的音乐演奏师盘腿而坐(轩)(鸦)

    灵溪默默地生呼吸。我一定可以的“呼——”

    灵溪在舞台翩翩起舞。

    灵溪婀娜的姿在舞台中,子仿佛像树叶一样柔软,接着就是越跳越前。当然她的目的是大魔王奥格雷桑而。

    “尊敬的魔王下。”纪灵溪终于舞到了大魔王的脚下

    “嗯?”魔王皱着眉头

    “这是我们舞蹈组合订单,请您过目。”

    “卑的人类!你们有什么资格在本王面前说这些话!”魔王的右手向前一伸忽然做出一个握拳的动作

    不妙!灵溪把得契约忽然抱起移动了方位

    咻咻。。。。。“刺啦——”一声。衣、衣服。。。。

    刚才的那声“刺啦——”本使纪灵溪她作为伪装的舞衣破碎在地使得原本的衣物暴露出来。

    空洞的眼神透露出了她的无助。

    “哼,狡猾的人类!”魔王轻蔑的合上眼睛“绫,你知道该怎么做。”

    “是的,我的大人。”

    也当然,寡不敌众。。。。。。

    绫站在流放魔族罪人的牢笼面前,看着伤痕累累的两人(轩鸦保护灵溪)

    “哼,鸦到头来也还不是这种下场。”

    “绫,你也没比我好不到那里去,既然要捉我为什么要等到现在。”

    “你。。。。”绫似乎来这里不是只为了与鸦斗嘴“也好,你们今晚最好老实点,不要吵着牢房后的储魔室。”

    “你们好自为之吧。”绫落下一个挥手背影给我们

    牢房外面空落落的。

    “奇怪。”轩开口“一般流放有罪过的族人应该是重地,人员应该充足的啊。怎么。。。。。。”

    “还有一个问题。”鸦的话语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

    “储魔室这种地方魔族上下没有几个知道的。绫为什么会告诉我们。”

    灵溪手指轻顶下颚“可是储魔室跟我们想办法逃走有什么关系?储魔室。。。。里面放的又是什么东西呢?”

    “对呀!”鸦豁然开朗“那个储魔室一般都是放重要的东西,比如。。。。。”

    比如什么呢?对魔族来说,对奥格雷桑而比较重要的东西,难道里面有“末末!”

    “说不定末末可以帮我们要到尊名!”灵溪很激动

    灵溪抬眼一望,便看到的是鸦那张忽变呆萌的脸“是啊,是啊,灵溪,储魔室就在我们后面,走吧。”

    “以我们的法术足够了。”

    “等一下”

    “嗯?”

    “难道你就不怕那个绫有什么陷阱?”轩的冷静把鸦冷却下来

    (⊙o⊙)…

    “可是如果见到末末的话,我们就绝对可以拿到尊名。”

    “是啊,轩,可是我们也没别的路可以走了。”

    “是吗。。。。”

    只听轰的一声,牢房墙后居然被鸦打穿了“哦吼吼吼吼。”鸦笑的要把舌头咬断了。。。

    牢房、牢房居然。。。。。还是罪人的魔族牢房,就、就这样被这个2或打烂了。。。

    轩石化了“这、这样可以么?”轩抽着了

    “既然都已经这样了,来吧,轩哥哥,没事的。”纪灵溪仿佛给轩吃了一个定心丹

    “那好吧,鸦,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有你在我不放心。。。。。“狐末末你要打算怎么弄醒?”

    “这个嘛。。。”鸦随手拿出尹云草“可是在你那辆车上拿到的哦。”

    什么?这怎么会这么巧合?

    如果事真的有那么简单就好了。。。。。

    【8】

    这个让绫称之为‘储魔室’的地方,就在他们的眼前展开,这个地方不大顶多也就300平方米(对于魔族算小)

    仔细观看里面发现有魔族创始人的遗像,和个代英雄的画像,真是无奇不有。在里画像有上50米的一个空位,但似乎很奇怪,那空位很大,但是,放物品的地方却很小,就像是人类说的大材小用,也奇怪,那个小小的空位上似乎又被盗走过的痕迹。

    “难道这真的是陷阱?”灵溪忧心的问

    轩皱了皱眉头“我觉得魔族没这个必要,我们既然已经在监狱里了,为什么非要这样多此一举呢?”

    “嗯,是的”鸦似乎也有所思“你们人类也把这叫做‘瓮中捉鳖’”

    既然如此,如果这是个陷阱的话,我们还要继续下去吗?

    咦?这是什么?灵溪踩到类似一根绳的东西“你们看”

    “拉拉试试看。”

    “嗯。”

    “要做好心理准备,这有可能是暗器。”

    “1、2、3、拉!”

    ……额……

    什么也没发生,难道这是摆设??

    “轰——”一阵巨响,一块巨大的石头从密口出来。但是那石头像是有思维似的避开了珍贵的藏物。

    “快跑!”鸦怒吼道。可是,他们反应都快。。。。

    听见鸦吼声的石头忽然停住了,开始剧烈震动。

    “鸦,你认识他么?”

    “没有,但那股气息,我似乎认识,又好像。。。。。”

    “呵呵呵呵……”石头开始笑了“君主7,我还没忘记你哦。”

    鸦愣住了。“你、你是。。。。”

    “这么快就忘掉了,你真让我失望”那石头忽然崩裂,出现一位妖艳的女人“好久不见了,鸦。”

    “你怎么到这里监守了?”鸦看起来没有丝毫怀念的感觉“君主2——高傲的露西。”

    “请问……”默不作声的灵溪开口“你既然认识鸦,那是否能帮我们找到狐末末?”

    露西沉默许久,然后悠悠的指向右手边的一道密门“你们要的就在里面。”

    “等一下!”鸦的臂膀举起,似乎阻止她们前进“露西小姐,”

    “你似乎没有理由帮我们。”

    露西慎怒。“那好,我就让你们看到她。”说着手伸向石门,倏地攥紧拳头。

    “轰轰——”

    石门破裂,狐末末安静的躺在那里,只是,没了心

    “看吧,我没有骗你们。难道,还要我进去给你看吗?”

    “露西,我暂且相信你一回、”

    然后,众人把末末抬出。放上尹云草。末末口就马上复合了

    可是,终没见醒

    。。。。。。

    难道需要时间?还是药是假的

    “哦呵呵呵哈哈……”露西一旁指抚脸庞“你们上当了。”

    “我就知道。”轩在一旁说道“你的幻化之术还真不错呢”

    “没错。绫。别装了”鸦也道,“露西怎么可能在这里坚守呢?”

    灵溪见状“说!你的目的到底是神马?难道真如鸦、轩所说,只是跟我们玩一场游戏?”

    ……

    远处飘来一阵魔兵的呵斥声,声音愈来愈大

    “呵,你们现在明白了吧。我的目的嘛,很简单。。。。。”绫的眼神里充满了凶狠。可又似乎无所谓起来“那么,你能告诉我,我何必要动用魔王大人妻子的遗体来跟你们玩这场游戏呢?”

    什么?药是真的、人也是真的。怎么、怎么会。。。。。

    究竟是哪里有问题呢?还是,这是演给魔王大人的一场戏?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美妖编年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