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而归

    “王爷,你不是讨厌那个冷惜如吗,现在怎么反倒要跟她住在一起。”沐蝶儿拉着苏子夜的衣服。

    “蝶儿,我承认我之前是很恨她,恨她同时害死我最的两个女人,可是有一天当我伤害她的时候我再也感觉不到快了,心里有些作痛。所以,。。。”

    沐蝶儿坐在凳子上,眼里闪着泪光,原本以为在哪天以后,苏子夜只会属于她一个人,没想到现在却让他们感增进了一大步。

    “王爷,你不必多说了,臣妾知道了,臣妾恭喜王爷马上就要有王子了。”苏子夜安慰后,便走出去找冷言,见冷言坐在上。似乎在想些什么,就做过去问。

    “怎么了,言言。”冷言转对着苏子夜。

    “子夜,子清他来找过我,他似乎有些失落。”

    苏子夜把冷言抱在怀里:“言言,你放心吧,子清他会想明白的。也会明白我们的苦衷”

    苏子清坐在台阶上,喝着酒,一坛接着一坛。小玉看到之后,夺下他的酒。“靖王,你别在喝了。”苏子清在从小玉的手上抢回酒,继续喝。

    “冷言,我有什么不好,你为什么要抛弃我,抛弃你自己说过的话。”小玉很心疼,眼前的男人为了别的女人弄成这样,她自然也有些难受,端起地上的酒坛子喝起来。

    “小玉,你干嘛,放下,我知道你不会喝酒。”小玉没有理会他,继续喝了起来。苏子清夺走她的酒摔在地上。然后歪歪扭扭的站起来。

    “你————为什么要喝,本王伤心又不是你伤心,你喝什么呀。”苏子夜用手指着坐在地上的小玉,小玉站起来,也有些跌跌倒到,因为她不会喝酒,现在已经喝了半坛。

    “我为什么不能喝,我难过啊。”

    “你为什么难过啊?本王才真正要难过,冷言她不我了,她不我了。”苏子清已经醉了,他跌跌到到的笑着说。

    “因为你难过啊,所以我才会难过。”小玉继续拿起地上的酒喝起来。

    “为什么我难过你就要难过,你算什么啊。恩?你走开,我不要你的同。”小玉没有理会苏子清,眼角挂着泪水继续喝着酒。

    苏子清见小玉在喝,自己也喝了起来。不知不觉,两个人说着喝着走到了苏子清在王府的屋子里,苏子清关上房门继续和小玉喝。他们坐在凳子上。

    “小玉,你有的人吗?”

    小玉已经喝的脸红了,笑着说。“有啊。”

    “谁啊”

    小玉看了看苏子清,然后用手指放在嘴巴面前。

    “嘘————这是秘密,嘿嘿,秘密。”小玉说完就睡着了,苏子清推推他也没有醒。许久之后,苏子清也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亲们!我要读书,每天只能更一到二章,只能双休多更新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们只是两条平行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