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子夜好吗

    冷言已经许久没见到苏子清了。坐在房里有些失落。冷言听到脚步声以为是苏子夜,原来是苏子清来了。“冷言,你没事吧,听说你受伤了,怎么回事”

    “我没事,放心吧。”

    “那就好,我一直以为王兄不会把你带回来,就一直在那个幽谷等你,这也是小玉来告诉我的。”苏子清坐在凳子上,看起来有些疲倦,应该是再等冷言的时候没有睡好吧。

    “对了,子清你怎么不回靖王府。”

    “奥,我是打算把你接过去,叫王兄放了你。”

    “啊。。。子清我不去。我不想连累你。”冷言看到他有点失落便又说我可以住在这,我们还是和以前在一起,这样就不会有麻烦啦。

    “好。————”苏子清答应了,他只要知道她的女子也同样着他就够了。

    苏子清走后,冷言脑子里都是苏子夜,他的过去也这么悲哀,他的童年也和自己一样。所以才会这样不考虑别人的感受的伤害别人吗。

    “你在干嘛!”苏子夜拍了一下冷言的肩膀,冷言吓的站起来。

    “苏子夜,你干嘛怎么不叫我!”

    “我叫你了,你自己想的太出神没听见,我找好拍你一下咯”

    哼,看在你和我同命相连的份上我就先饶了你。

    “苏子夜,你就这么把你母亲葬在那边,她的体不会腐烂吗?”

    “不会,我用诺曼底给他的体冰封了内脏自然是不会腐烂。”

    “诺曼底?”冷言想不到居然还有这种东西。不会腐烂尸体。想起来就毛骨悚然。

    “恩,当初父王要把母后葬在别的地方,但觉不能入王族,我怕见不到母亲么,就偷偷把母亲带到这了,和父王说是被本人盗走了。而我又听说有一种东西可以把尸体永久的保存下来,我找了好久,才给母亲吃下,当时母亲已经快。。。所以我才马上给她吃下去,才保住了母亲的真。”

    “苏子夜,那你想你母亲吗?”

    “现在有些好了,小时候看到别人躲在母亲怀里,而我却只能孤孤单单一个人,哭了,自己躲在角落里,笑了,没人陪我笑。冷言,我可以叫你言言吗?”

    “恩————”

    “言言,你能不能不要叫我苏子夜,叫我子夜好吗?”

    冷言还是有那么一点的尴尬,今天他是怎么了,难道又吃错什么药了?

    亲们!我要读书,所以更新会慢一点点哦。是要炫儿一有空就马上更新,有耐心一下下哦

重要声明:小说《我们只是两条平行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