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的童年

    醒来之后,冷言还在熟睡,苏子夜起。叫人给她煮点东西,好让她起来就可以吃。沐蝶儿的丫鬟可是沐蝶儿最得力的眼线。她叫她时刻盯着了冷言,只要一有消息就告诉她。昨,冷言睡在苏子夜的房里,丫鬟苏苏立刻赶回沐蝶儿那,报告这个消息。沐蝶儿眼睛发绿。

    “冷惜若,我沐蝶儿不会让你好过的。等着瞧吧。”

    冷言醒来之后,便看到香喷喷的早饭在桌上,穿好衣服就吃了起来。这是她来到这儿吃过最好的一顿饭了。即使这只是早饭。冷言吃的太幸福,完全没有注意到苏子夜已经在自己边了。

    “你看起来很饿。”冷言听到这个声音,怔住了,还没来得及把筷子中的食物放进嘴里,就这样傻傻的看着他。两人对视许久。

    “我吃饱了————”(尴尬中)

    “这些都是给你准备的,你还没吃完呢。要不。。。我喂你啊”

    “神经病,我说了我吃饱了。拿走吧”苏子夜叫人拿走桌上的东西,就拉着冷言来到自己的密室。地下道。冷言不明白为什么他要带自己来这儿。

    “苏子夜,你为什么带我来这儿啊。”苏子夜没有说话,就这样拉着她走着。走到一个洞口,苏子夜拉开盖着的草帘。走进去,是一口棺材。

    “苏子夜,你要杀人灭口啊。。。。”冷言站在那边不敢过去。

    “过来,本王不会杀你。”苏子夜把她拉了过去。

    “躺在这儿是我的母亲。”冷言没有注意苏子夜看她母亲的样子,眼神那么的无助,那么的脆弱,完全没有那种在外面的气概。冷言知道,他一定也有自己不想说的过去。

    “啊,你母后不是先王的王后吗,怎么会在这儿。”

    苏子夜跪在地上,冷言蹲在地上。

    “没错,我母亲是我父王的妻子,可是她背叛了我母亲。当初我母亲只是一个民间女子,而父皇是夜国的王子。父王在出征的时候遇到了母亲。父王答应母亲,回府之后一定让高祖王答应去我母亲。可是父王他没有说,而是娶了另外一个女子。当时母亲已经怀有孕。下我之后她待我来到夜王府找我父王,父王已经成为了王者。而她边的女人却不是我的母亲。”

    “那后来呢。”冷言觉得或许这个王爷的命运也跟自己一样悲惨吧。

    “父王虽然把母亲接回了府里,但是却没有理过她,就这样母亲生病去世了。我偷偷把母亲藏在这里。父王把我交给连王后,自己却从来没有管过我。”

    冷言想起了自己的人生,她又何尝不是一样呢?

    亲们!我要读书,所以更新会慢一点点哦。是要炫儿一有空就马上更新,有耐心一下下哦

重要声明:小说《我们只是两条平行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