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心动了

    苏子夜抱着冷言,骑马会到府中。把她抱到自己房里,看着她,头上的血一直在流。

    “快去叫太医。”太医马上赶到了,先给冷言止住她头上的血。为她把脉。叫人去配药。

    “王爷,王妃受的伤实在太多了。前几刚愈合了旧伤,眼下又是一个新伤,王爷,王妃不能再受伤了。不然老臣会烙下病根。”

    苏子夜听到这番话好忧伤。太医走后,他亲手为她喝药。为她擦汗。时刻陪在她边。

    “苏子夜,我恨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不是冷惜若,我叫冷言,我来自未来。”冷言模模糊糊的说着这些话。苏子夜清楚的听到,她说她恨他。曾经以为他可以这么做,可以这么肆无忌惮的伤害别人。因为他是王者,他必须时刻散发着冷这个词语。没想到自己做的一直都是错的。

    “冷惜若,你难道真的不是同一世界的人吗?”苏子夜握着她的手,感觉她的手好冷。回想起以前对她做过的事,是不是过分了些?她几次和自己解释,可是自己就是不相信。耳边回想着曾经她说过的话,和以前那个温柔似水的冷惜如,真的可以说是两个人。

    “子清,子清。。。。。。”冷言的嘴里突然喊着苏子清的名字。苏子夜有些气愤。

    难道子清就这么让你他吗?苏子夜还是陪了他一夜。冷言醒来后,苏子夜用用手托着头,左手放在冷言的上。 冷言一拳头把苏子夜打了下去。

    “你干嘛!”还在睡梦中的苏子夜被打的嘴青了。

    “你干嘛靠我这么近。”

    “你是我的王妃我靠你这么近怎么了?”苏子夜说句话的时候更加靠近冷言了,嘴角还闪着邪恶的笑容。

    “苏子夜,你虽然得到了我的体但你别想得到我的心,我的心可是会一直属于子清的。”

    “是吗?本王会让你上我的!”冷言听不懂他在说什么,这个王爷好善变,一会对自己好,温柔的像棉花糖,一会又好像千年不化的冰山,那么寒冷。今天居然还要自己上=他,他脑子发炮了?

    “苏子夜,我是不可能喜欢你的。你还是好好对你的蝶妃吧,哼。”冷言双手交叉放在前,嘴巴嘟起很是可

    “哎,我说你不发火,嘟起嘴的样子还是很可的哦!”

    “喂,你神经病。。。”冷言躲到被子里不再理会他。

    因为这是在苏在夜的房里,但已经被她所“霸占”。“喂,这是我的。”

    冷言有些尴尬。如果自己不回自己房里,是不是又要和他睡了?“啊?是吗。。。那我回去睡”冷言刚要离开就被苏子夜拦住,并且告诉她今天哪都不许去。

    冷言被他死死抱到上。盖好被子,她睡觉。还抱着她。冷言反抗不过来,也就安静的睡着了。苏子夜看着安静的她,心跳加快。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

    亲们!我要读书,所以更新会慢一点点哦。是要炫儿一有空就马上更新,有耐心一下下哦

重要声明:小说《我们只是两条平行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