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人的斗争

    “小玉,猜我和清一给你带什么了。是小泥人哦!”冷言一进门就看到苏子夜正盯着他,还好清一已经回去了。

    “你去哪了,看你开心的样子,本王不是告诉过你不准踏出王府半步的吗?”

    “苏子夜,你打我骂我都行,但你不能限制我的去由,整天闷在这座王府里很不好知道么。我想出去逛逛不可以吗,你堂堂夜国王爷难道要用囚来报复女人吗。”

    苏子夜气的说不出话。只有这么看着她。过了许久才说话。“你真的惹到本王了,本王要你不会让你好过。还有,我奉劝你一句,不要想去攀爬我清一,因为她根本不会理才你。”

    苏子夜走出以后,冷言拿着小玩偶给小玉,她觉得它们好可,把一个绿色的发簪给了小玉,并且给她戴上。晚上,冷言在上翻来覆去一直睡不着,她的脑海里都是白天与苏清一在一起的场景。是那么温馨,那么快乐。这是在自己的父母离开后除了晓晓,那清一就是对她最好的人。

    冷言还是像以前一样早早的起了,观看门前的桃花,这一次她只觉得这桃花好美好美,连散落在地上的花瓣都美得艳丽。嘴上挂着甜甜的笑容。苏子夜在一旁,说实话,他从来没有见过冷惜若这么甜美可人的笑。连自己都不觉心跳。

    苏子夜,不要被她所迷惑,她就是一个无的女人,何必对她客气。

    “姐姐。。。。”一个妖媚的声音出现在冷言的耳朵,回头一看原来又是沐蝶儿。

    “怎么,你有事。”

    “瞧姐姐说的,妹妹就是想和姐姐聊几句,难道妹妹要有事才能找姐姐吗?”

    “奥,我不是这个意思。”

    沐蝶儿是沐府的大小姐,从小就给他爹沐啸天所惯坏,所以,只要她沐蝶儿喜欢想要的东西,她就要不择手段的拿到。

    “姐姐,你哪能这么空闲,像妹妹我,王爷每天都来妹妹府上,妹妹都伺候不过来。想必姐姐是体不适吧,才不伺候王爷。这可累坏妹妹了。”

    呕——————冷言听这话鸡皮疙瘩都起来,这也太明显了吧,摆明就是在炫耀嘛。。。哼,我冷言不稀罕。我冷言这一辈子都只苏清一。

    “呵呵,是吧,怕是我体不适,会干扰到王爷,也就没让王爷来我这。”

    沐蝶儿迟疑片刻“那妹妹只好帮姐姐伺候着,在姐姐病好之,就让王爷来姐姐这。”

    “不用不用,既然妹妹喜欢,妹妹可以一辈子伺候,我到是没什么大碍。”

    苏子夜从刚刚躲着的地方出来,就拉起冷言的手。

    “今晚,就由你来伺候本王吧。!”

    “啊。。苏子夜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苏子夜拉着冷言的手一把抱住她,在脸上亲了一口。

    “喂,苏子夜你要干嘛!”

    沐蝶儿看不惯自己的男人和别人亲亲我我。眼里的愤怒能把一个人撕碎。

    “王爷,臣妾先行告退了。”’

    苏子也看也没看沐蝶儿一样,眼睛一直盯着冷言,然后从嘴里蹦出两个字“好”

    沐蝶儿想不到他居然会这么冷酷。,气哄哄的走了。

    该死的冷惜若,苏子夜只属于我沐蝶儿一个人的,你休想得到她。沐蝶儿怕手帕都快捏的变形了。心里的愤怒也无人知晓,也没有人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

    “苏子夜,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干什么?等会你就知道了。”

    亲们!我要读书,所以更新会慢一点点哦。是要炫儿一有空就马上更新,有耐心一下下哦

重要声明:小说《我们只是两条平行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