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弟苏子清

    修养的这些天,冷言再没有见过苏子夜。那也好,至少她可以安心休养。免得又犯了一个自己并了解的错误而挨打。

    “小玉,能带我去马场吗?”冷言此刻只有一个念头:逃。她不能无辜这样受他的虐待,到底自己有什么错。就算是冷惜若犯了错,那些话够伤人了吧。。。

    “啊?小姐,你为何要去那啊!”

    “你不是说我是马上摔下来的么,可能还有没有恢复,我想去骑马,唤起我的记忆罢了!”

    “哦。。那好吧,小姐小玉给你拿马装。”

    赛马场,冷言挑了一批送黑色马,一袭青绿色素装,肩披沙白色披肩,可是骑马这功夫她怎么可能会呢。冷言爬上去都困难,更不用说了。小玉见她在马场歪歪扭扭,心里有些害怕。

    起了许久,马惊了,还没有来得及抓住绳僵,冷言就掉下去了。

    我是不是又回到二十一世纪了。。。。我是不是又变回冷言了。

    睁开眼,自己却被眼前这个帅,冷,邪恶的王爷抱着,然后把她拖上马,出了马场。冷言知道,自己又闯祸了。。。而且或许还很大很大。

    苏子夜一个侧翻下了马,并把冷言拖了下来。

    “喂,苏子夜,你弄疼我了。放开我!”

    “王爷,王爷。。。。。。”

    苏子夜不顾冷言的喊叫,也不顾小玉的叫声。把冷言拖到了房间。

    又是重重的摔在地上。。

    “我说你能不能轻点。。很痛哎。。。”冷言站起来,看着这个冷王爷。他的眼神还是那样,像千年不划的冰,这样直勾勾的盯着她。

    “我警告你,下次不准在去马场,也不准碰那匹马!”

    冷言觉得有些委屈,不就是骑个马么?

    “不就是骑个马么,至于吗!小题大做。”

    “拍————-”一个响亮有力的耳光又落在了冷言上。

    “你怎么能打人呢,我到底犯什么错,老是无缘无故打人,你根本就不陪坐王爷,你比乞丐。。不对,你连乞丐都不如。”

    冷言啊冷言,你还嫌自己不够惨么,现在说出这番话,知道自己有多么笨吗!哼,不管了,谁叫他这么对一个弱女子的。我应该为夜国教训这个恶毒的王爷。

    苏子夜牙齿都戈戈响,眼神似乎能把整个王府都吞噬了。双手抓住冷言的肩膀。。。。

    “你敢这么说本王,从小到大,没有人这么跟我说过。”

    “别人不敢说,我就敢,我不怕你,哼,其实你就是一个泡在温室里的花朵,惹不得一点摧残。!”

    冷言本来不想说的话,却又莫名其妙的脱口而出。。。。。天哪,她完了。

    “好,你不怕本王是吧!那本王就给你点颜色。”说完,一个吻就落在了冷言上,吻不都是温暖的吗,怎么这个吻这么寒呢。。。

    冷言推开他,擦一下死嘴唇。这是她保留了二十多年吻那,被夺走了还好,却被这么冰冷第一个人夺走了。

    “你干嘛————-”

    “干嘛?你是我的王妃,我吻你有何错?”

    对呀,他是我的丈夫有什么错?

    “我不需要。。。你不准碰我。”

    又一而耳光落在冷言上。

    “你少跟本王装纯洁,你当初疯了似要嫁给本王。害死了我所有亲人,现在我这个样子,你怕了?不敢嫁了?”

    哎。。。我说冷惜若啊,你怎么能这样害他的亲人呢,现在要我来替你承受。

    冷言半天没说出话,苏子夜拉起她往湖边跑。命人把,仍进湖里。天哪,冷言在学校可是游泳第一白痴。。。让她下水。。。

    “喂,苏子夜你不能这么对我!”

    “为何不能,当初我妹妹求你的时候,你可绕过?来人,给本王扔下去!”

    冷言在水里挣扎。。。。她瞬间感到呼吸的疼痛,可是如果就这样死了,就可以摆脱这个恶魔,她愿意。她不挣扎了,就让自己坠下去。一直温柔,强大的手拽住了冷言,把他拖上岸,冷言摔在地上,不听咳嗽。

    “王兄,你怎么能这么对待王妃呢!”

    “子清,难道当初的一切你都忘了吗?”

    “王兄,以前都过去了,妹妹们都付出了代价,就忘掉那些不好的回忆吧。”苏子夜没有说话,一甩袖子管自己走开了。苏清一扶起冷言。

    “嫂子,你没事吧!”嫂子?难道他是苏子夜的弟弟?

    “我没事,小雨陪我回房间吧!”

    冷言躺在被窝里。

    “小玉她是谁啊?”

    “啊?小姐,他就是王爷弟弟苏子清。。。。”

    亲们!我要读书,所以更新会慢一点点哦。是要炫儿一有空就马上更新,有耐心一下下哦

重要声明:小说《我们只是两条平行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