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挨打

    醒来之后,冷言觉得有些累,头好痛,嘴角也好痛。这个人也太不讲理。

    “小玉,小玉。。。”

    “小姐。。奥。。不是。。应该叫你王妃才对。”

    “小玉,快把我的衣服拿来。”冷言边说边扶着头。

    “小姐,你怎么了。”

    “没事,可能昨天太累了吧!”

    “哦。。也对。。我想也是。。你累,王爷也累了吧。”(偷笑中)冷言看着眼前的小玉觉得很好笑,她一定不知道昨晚苏子夜是怎么对我。我也不想让她知道,顺其自然吧。

    两人的欢笑声中,进来一个穿绿色衣服的女人。她是夜王府的老人了,待人和善。别人都叫她红妈。“王妃,您该起了。不早了,梳理梳理,带会儿奴婢让人给你送早饭来。”看着眼前慈祥的婆婆,冷言不想起自己的母亲,除了母亲和晓晓,天底下没有人这么关心过她了,包括边的小玉。

    “谢谢!————”在红妈退出后,冷言起来穿衣。

    “王妃,你可以更衣了。我觉得穿着件天蓝色的锦衣应该不错、冷言穿碧蓝的翠烟衫,散花水雾天蓝百褶裙,披碧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媚无骨入艳三分。。。

    随着小玉的陪伴来到一座假山内,平平的湖水,衬托着这样一个美人。冷言天生好玩,拖鞋,在水中嬉戏。用脚连起一阵阵水花。忽然,湖水出现一个影子。————苏子夜。

    他还是那样,蹬着她,好像要把她整个吞下去。冷言还没有穿鞋,就被苏子夜抱起来去了房间。又是被重重的摔在上。苏子夜渐渐近冷言,眼睛充满邪恶与冷酷。。。

    “谁让你碰那个湖水的,那是我的地,你不明白么?”

    “啊。。。地。。。”冷言当然不知道,她昨天才来这。

    “你少跟本王装蒜,那是我妹妹最和我嬉戏的地方,如今她已经被你害死,我把她的骨灰撒在这胡波中。当时你也在,我说过谁都不许用这水。”

    冷言一头雾水。。。。光着脚在上蜷缩着。。。。她根本就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苏子夜这么痛恨冷惜若。还有为什么他说是冷家父女害死了她妹妹。

    “你在说什么,我没有害死你妹妹。至于你妹妹是怎么死的,我不知道。请你放我离开。我不是冷惜若。”

    冷言不知道自己说了这些话有多愚蠢。

    “来人,拿鞭子来I。”

    啥?鞭子?他要干嘛。。。。

    一条粗长的鞭子拿在苏子夜的手上,还没有等罗娜反应过来,鞭子就落在了她上。

    “啊。。。。”冷言痛的叫起来。鞭子足足落了十下,冷言娜奄奄一息躺在地上,鲜血已经红了衣服,嘴角血不流着。大颗大颗的汗水往下掉。苏子夜拉起她的头发。“本王告诉你,这辈子本王都不会碰你,若不想让你们冷家丢脸,就给我安分点,不然本王让你坐回头。 ”说完,又狠狠的把她摔在地上。

    “来人,去叫君太医,给她治疗,不准让她死,还有叫君太医给她好好治疗,三天后,我要看到毫发无伤的她,本王还没玩够。”话音刚落,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冷言,嘴角邪恶的上扬。

    亲们!我要读书,所以更新会慢一点点哦。是要炫儿一有空就马上更新,有耐心一下下哦

重要声明:小说《我们只是两条平行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