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20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雪色水晶 书名:六岁小妖后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她居然……她居然问他这个,明明这个是他的最痛苦之处,她居然问他这个。

    老头儿想要去躲,却来不及,旁边一双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让他感觉到自己遇到了这一生中最大的难题丫。

    他的嘴角挂着艰难的笑:“这个呀,只能说,现在人才辈出,而且,许多年轻之辈,都是青出于蓝,对呀!是青出于蓝,这是国家之大幸呀!”

    末了,老头儿还不忘感叹的说道。

    国家之大幸?夏雪笑眯眯的再一次提醒他:“三哥,我刚刚问的可不是这个,我想问的是……在看到有人比我的医术更高后,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她强硬的提醒老头儿,不让他有逃脱的机会媲。

    这个可恶的夏雪。

    老头儿在心里将夏雪狠狠的诅咒了一遍,脸上仍然挂着笑。

    “觉得很欣慰呀,也觉得自己后继有人了。”老头儿一派安心的神态,语重心长的拍了拍小绿的肩膀。

    他的手落在小落后的时候,力道很得,直让小绿的额头紧紧蹙起,可是她又不敢开口,这会儿老头儿正在气头上,选择这会儿惹恼他,以后的子铁定不好过。

    “是吗?三哥你这句话就不对了,人家又不是跟你学的医,什么叫你后继有人了?对了,小绿,不知你师承何处?”

    “我师父呀。”小绿抬头想了一想之后才嘟着嘴巴道:“其实,我师父是谁,我自己也不知道。”

    老头儿刚刚端起茶杯,准备喝一口水,小绿的话音刚落,令他一口水没咽下去,狼狈的全咳吐了出来,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小绿,眼中带着不相信:“你骗谁呢,你的医术看起来比我还高,怎么可能没有师父?”

    小绿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其……其实,我的那位师父,只是给了我一本书而已,她说我的医术有天分,让我好好的看着那本书,她说那是她的手扎,看完之后记在心里,就会成为一位名医。”

    “那本书呢?”老头儿迫不及待的问。

    竟然当今世上还有人比他的医术还高,这小绿可以在看过之后成为一名神医,那他看过之后,岂不是更厉害?

    心里这样想着就沾沾自喜。

    谁知,他的话音才刚落,就听到小绿耸了耸肩,轻快的答:“我师父已经拿回去了呀。”

    “拿回去了?”老头儿忍不住气的冲她低吼:“你怎么能让他再拿回去呢?你知不知道……那可是重要的东西,你怎么能……怎么能让他拿回去。”

    “师父就让我看了两天而已,我看完了之后就还给她了呀,再说了,我自己要着它也没用,所以就还给她了。”小绿说的一脸自然,不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错:“怎么,你要它做什么?”

    “你……你这个败家子,人家既然把书给你,你就该要着才对,你知不知道他在哪里?知道的话,你就说你有些地方记的不对,再把它要回来。”老头儿焦急的怂勇她。

    “可是,我没有什么不记得的呀,说谎是不好的,再说了,我也就两年前的时候曾经见过她,到现在已经两年多没见了,我怎么会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小绿不大愿的回答着,觉得老头儿的要求,太过强人所难。

    老头儿再一次大受刺激。

    小绿的医术,并不是这两年多以来刻苦钻研的结果,而是……只看了其他高人的手扎两天,就达到了现在这样的成绩,可是他呢……研究医术一生,居然还不及她只看了别人两天手扎。

    他的心像是被针一根根的刺中,疼的他快要喘不过气来。

    夏雪笑着提醒老头儿:“三哥,你现在可别晕过去了,只是听到别人的医术比你高,学医时间短医术也比你高而已,不至于晕过去吧?”

    “谁说我会晕过去了,我现在好好的,绝对不会晕过去的,绝对……”

    老头儿的话音才刚落,就两眼翻白,直接倒地晕了过去。

    夏雪有些慌了,连忙同小绿一起把地上的老头儿扶了起来。

    “不会吧,就这样还真晕了。”夏雪好笑的同小绿一起将他扶坐在椅子上,让他靠着椅子躺好,免得地上太冰着了凉。

    “三哥就是这样的心,最听不得的就是别人的医术比他高。”七夜无耐的答,而刚刚夏雪那样刺激他,戳中了他的软肋,他不晕过去,那就真的怪了。

    “就这样听不得,以后小绿也会留在王宫里,天天看到的话,他可怎么受得了?”夏雪又打趣的说道。

    “这样就必须要让他快快适应了。”七夜也为老头儿将来的生活担忧。

    “船到桥头自然直吧,也许三哥很快就能克服了。”夏雪乐观的想着。

    七夜很不想的丢了一句:“这恐怕……太难了。”

    是呀,这实在是太难了,而且……是难如登天。

    ※

    时间一晃,很快就到盛夏时分,由于夏雪几近临产,在最后几个月就没有回到海边,而是到了楚国王宫的别苑里待着避暑,盛夏时分,怀孕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好在别苑凉快。

    夏雪的预产期要到了,每天着大肚子晃来晃去,看得旁边的人都非常害怕,每边一群人跟着,就深怕她不小心摔了碰了。

    自从上次的事件之后,小绿给夏雪服下了解药,而夏雪的体在小绿的照料下越来越健康,这让老头儿很郁闷。

    正如七夜所说,老头儿要克服自己心底里的那点儿小心思,着实很难,他激动的心,久久无法平复。

    所以,每次说要给夏雪诊脉的时候,老头儿都赌气说不去,让小绿去。

    小绿去了,他心里又不舒服,每次等小绿走了之后,他又偷偷的去给夏雪诊平安脉。

    老头儿对夏雪的好,那是没话说,因为老头儿的心里有了刺,夏雪曾试图将他心中的那根刺给挑去,可惜……每次都只是让那根刺扎的更深而已。

    成天看老头儿紧绷着脸,遇到小绿的时候就更别说了,小绿每次想跟他打招呼,他都黑着脸经过,不给她好脸色看,以至于小绿也是非常郁闷,他们都后悔当初那样调侃老头儿了。

    眼看着预产期越来越近,夏雪边的人就更担心了,就怕她随便会生产,更加担心的就是慕七夜了。

    看着她那么大的肚子,就觉得女人怀孕实在是太伟大而且太辛苦了,心里暗暗的下了决定,生完了这个之后,以后再也生了,曾有人说,女人生产的时候,就像是小死一回,想想就觉得很恐怖。

    而越是临近预产期,夏雪也越开心,说明……这小家伙见面的时间也越来越近了,不知道……那个小家伙是不是还记得她这个母亲,以前的记忆是否还在?

    那些好的,也有不好的,可是……她却想他还拥有以前那些温馨的回忆。

    这天,小绿为夏雪诊过脉之后,不一会儿,就看到老头儿从凉亭的另一端,作贼似的偷偷摸摸靠近了夏雪。

    “三哥,你怎么像做贼似的?”夏雪打趣的看着他。

    老头儿回给她的是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少废话,把你的手伸出来。”

    待夏雪把手伸出来,老头儿习惯的将手指搭在她的脉搏上,眉头稍稍蹙起。

    待他收了手,夏雪关切的问道:“怎么样?我的体是不是已经没事了?”

    “嗯,你的体是没事,不过你的预产期就在这两天,一定要记着注意不要劳累,晚上睡觉的时候,让七夜那个臭小子机灵点,别你在那里痛的死去活来了,他还睡得醒不过来。”

    “放心吧。”夏雪笑答。

    不用她提醒,这两天七夜自己一个人每天晚上都紧张兮兮的,每晚醒来好几次,她起去方便的时候,他都要顺便问问她的肚子是不是有动静了。

    “对了,小雪儿,还有一件事我想让你帮我问问那个人。”老头儿突然不好意思了起来。

    夏雪的眉稍微扬,他大概要问什么,她已经猜得出来。

    “你说的……是二师姑吗?”

重要声明:小说《六岁小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