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夜的担心(6000+)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雪色水晶 书名:六岁小妖后
    死了?

    听到小巧死讯之后,夏雪的心被揪的一阵阵紧,慌乱的一路朝偏赶去。舒殢殩獍

    在偏的门前,围着几名宫女,看到夏雪来了,那些宫女们便一个个的散去。

    奔到榻边,夏雪便看到小巧双眼紧闭的躺在榻上,呼吸全无,早已没有任何生气。

    怎么会这样,今天早上,小巧还跑来跟夏雪请安,还送来了夏雪最喜欢喝的茶,后来她就让小巧去休息,没想到……这才短短的一个时辰,原本还生机勃勃的小巧,却突然就猝死在她的面前,这让她怎么能接受纡?

    “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夏雪激动的冲四周低斥,想到往小巧对她的忠诚,还有她总是害羞低头的模样,紧急关头,却能而出挡在她面前的小巧,现在却突然死了,鼻子一酸,眼泪陡然落了下来。

    刚刚走了一个冷月,现在小巧又出事,难道真的应了珈岚的那句话吗?

    门外一名小宫女战战兢兢的走了进来,扑通一声在夏雪面前跪下,用颤抖的声音小声的交代道:“回……回娘娘,奴婢是第一个发现的,当时奴婢进来找小巧有事,谁知道才进来就看到她躺着不动,奴婢想要叫她起来,却发现怎么也叫不醒,然后奴婢看到她的脸色不对,用手探了一下她的鼻息,才发现小巧姑娘已经没气了!腩”

    小宫女也被吓得不轻,浑不停的颤抖着。

    “是谁?到底是谁?是谁杀了小巧?小巧她向来与世无争,从来不与别人为敌,是谁要杀了这么善良的小巧?”夏雪气的浑发抖。

    十年前,从柳家出来,带着的就只有小巧和莺儿两个,现在小巧和莺儿两个相继死去,独留下她这个主子,让夏雪感觉到心底一阵阵的心寒。

    七夜担心的扶着夏雪:“雪儿,你伤心也要顾着自己的体,至于杀害小巧的凶手,我一定会找出来,还小巧一个公道。”

    夏雪的眼泪一直不停的向下掉,她猛地回转过,伤心的扑到七夜怀里。

    “七夜,十年前就是小巧一直跟我在一起,不管任何人对我不好,她都会而出!可是现在她……”

    七夜的面色一片漆黑,大手温柔的搂着夏雪,轻柔的拍着她的背,连声温柔的劝慰:“我知道,我知道,我一定会为小巧报仇的!”夏雪的眼泪将七夜的衣襟弄湿了一大片,她的眼泪让他甚是心疼。

    老头儿匆忙从门外赶了进来,一脸严肃的走到榻边,仔细的检查小巧的脸,手指捏向小巧的手臂、脖劲,他的眉头愈蹙愈紧。

    “三哥,你发现什么了吗?”看老头儿的表,七夜知晓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东西。

    “小巧到底是怎么死的?是用什么杀的?”夏雪气愤的问,是谁这么残忍,居然会向小巧这样的弱女子下手。

    老头儿严肃着一张脸,脸上有着一丝担忧:“小巧,不是普通人杀害的!”老头儿非常严肃的吐出一句。

    不是普通人杀害的,那就是说……

    “是妖魔?”夏雪从齿缝中蹦出了三个字,想到妖魔,夏雪一下子便想到了一张温文的脸,以及他离开楚国王宫时的最后一句话。

    除了他之外,夏雪想不到其他人。

    小家伙也抹着眼泪。

    “我再去继续探,巧姨对我那么好,现在她遇害了,我也一定要为她报仇!”

    七夜知晓这件事的严重

    “现在所有人都不要轻举妄动,这件事必须要从长计议,要想好万全之策,尽量不要让任何人再遇害!”对方是个非常棘手的妖魔,若是打草惊蛇的话,不知道对方还会做出些什么。

    “一定是他,一定是他,是安心的那个师兄,他是来报仇的,我们一定要找到他,杀了他为小巧报仇!”夏雪气的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安心的师兄碎尸万段。

    而七夜盯着榻上小巧的尸体有些出神,总觉得这件事并不是那么简单。

    小巧是所有人中,实力最弱的人,安心的师兄看起来并不像是用一些小的伤亡去打击别人的人,他若出手,必会是致命的一击,可小巧确实是妖魔所致受伤而死,这又作何解释?

    边的人接连死亡,夏雪每神经紧绷,每确定自己边的人是否安然无恙,深怕再有人会突然从她的边离去,她已经无法接受再失去任何人。

    七夜温言安慰她。

    三之后,小巧的尸体下葬,夏雪还是闷闷乐,为了缓和夏雪的心,七夜决定带夏雪出去散散心,只因她怀有孕,担心她的体,一路上七夜都在她的边护着她,免得她出了什么意外。

    出了楚国王宫之后,夏雪脸上的愁雾似乎消散了不少,看到夏雪的脸上重现开心的笑容,七夜才入下了些心,想着她总算从悲伤中好起来了。

    街上人来人往,七夜守在夏雪侧,不停的叮嘱她不要走远,免得他无法照看她,这一次出来,四大侍卫和夏秋冬都没有带出来,只有七夜还有小家伙两个在一旁盯着,太多人了夏雪也不同意,她不喜欢将出来游玩,搞的像皇上出巡似的。

    只要能让她开心,不管她提什么要求,七夜都会答应。

    然而,在七夜正提议到前面某个地方去看看时,夏雪突然在人群中看到一张脸,看到那张脸的瞬间,夏雪浑的血液窜上头顶。

    那张脸是……

    是他,是他,没错,就是他,她没有认错。

    当下,激动的夏雪,来不及去唤回七夜,便迅速赶去追赶对方。

    对方感觉到有人跟踪他,步子愈发的快,然后走到一块空地上,见四周无人,对方才终于停了下来,然后缓缓的转过

    待对方转,夏雪的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对方的脸,在看到对方脸的那一瞬间,夏雪一下子将对方认了出来,不怒火更盛。

    “果然是你,在杀了小巧之后,你还敢在我的面前出现,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夏雪气愤的指着对方的鼻子。

    “小巧?什么小巧?”“不要说你什么都不知道,除了你之外,没有其他人会杀害她,小巧她温柔善良,从不与人为敌,而你……却丧心病狂的杀了他,你根本就没有人!”

    “我现在还不想与你动手,到于你说的那什么小巧,我更不知道是何人,我也没有杀害她!”安心的师兄不慌不忙的解释,一点儿也没有愧疚的样子。

    “杀人犯会承认自己杀过人吗?我不会相信你的鬼话,今天我就要杀了你,为小巧报仇!”说着,夏雪的手指按在泣血琵琶的琵琶上,倏的弹出一个破音划了出去。

    因夏雪的突然失踪而担心的七夜和小家伙两个,在听到泣血琵琶的琵琶声时,他们两个对视了一眼,同时向夏雪所在的方向追去。

    安心的师兄,轻易的闪开了夏雪的攻势。

    他的脸上有一丝不耐烦:“我今天暂时还不想杀你,倘若你一直我的话,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他字字带着威胁。

    不客气?

    夏雪冷冷一笑,从鼻子中逸出一声冷哼:“没有人让你客气!”

    说完,夏雪抱起怀中的泣血琵琶,毫不犹豫的再一次弹动琵琶弦,继续攻击安心的师兄。

    安心的师兄游刃有余的躲开夏雪的攻击,在夏雪再一次攻击的时候,他的掌心中突然凝聚起一个白色的光团,倏的向夏雪挥去,夏雪闪过,亦同样在掌心中凝聚起白色的光团,也向安心的师兄击去。

    安心的师兄眼睛里露出赞赏的目光:“没想到,你一个普通的人类,居然也有这么强的内力!”

    “少废话,我现在就杀了你!”夏雪对他的话无动于衷,冷冷的再一次弹动琵琶弦。

    两人的攻击皆带有破坏,不一会儿,地上就被两人的攻击造出了无数的坑洞出来。

    对方的实力太强,夏雪不是他的对手,就在安心的师兄再向夏雪攻击时,夏雪来不及躲避,眼看就要被对方击到,夏雪心里暗叫着不妙,以为自己就要这样被打伤,突然一只手伸了出来将她拉到一边,拉进字一个结实的膛中。

    她听到了有力的心跳声,还有熟悉的味道。

    那味道……是七夜的。

    她惊喜的抬头,果然看到七夜好看的下巴线条。

    “七夜!”她欣喜的唤着,然后指着的的人:“七夜,就是他,我刚刚看到他就追了上来,就是他杀的小巧!”

    被指作杀手,安心的师兄满脸的不满。

    “若是我杀了人,必会承认,不过你刚刚说的那什么小巧,根本就不是我做的,我为何要承认?还有,我今天原本是不想与你们交手的,若你们执意要交手,我也不介意现在就将你们送上西天!”安心的师兄眼睛里腾起一股杀气。

    “我刚刚也说了,杀人犯是不可能会承认自己杀了人,倘若你没有杀人,你现在为何在这里?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你为小巧报仇!”夏雪的眼睛里充满了仇恨,一时的失去理智。

    七夜神色微变,想要阻止她已经来不及,只见夏雪已经抱起怀中的泣血琵琶向安心的师兄冲去。

    夏雪的攻击,使得安心的师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眉梢闪过鸷,陡然伸出手,挥出一道光波向夏雪冲来。

    夏雪险险的闪开,可惜动作慢了些,她的手臂挂了彩。

    白色的衣服了,刺目的鲜红,也染红了七夜的眼。

    敢伤了他的人,他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了。

    七夜抽出怀中的追魂笛,面色黑沉的向安心的师兄冲去,与夏雪并排而立,同时吹动追魂笛、弹动泣血琵琶,两个人的笛和琵琶声音混合在一起,一起向安心的师兄攻去,安心的师兄神色微变,努力挥出双手抵挡,倏的他额头上闪烁着淡淡的红色火焰,隐隐的发亮,在那一瞬间,安心的师兄眼睛似乎也变成了红色,他再用力,夏雪和七夜两个被击退。

    夏雪和七夜两个重心不稳的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七夜担心的扶着夏雪。

    “雪儿,你没事吧?”七夜担心的问夏雪,现在她是孕妇,可经不起这些折腾。

    “我没事,小巧的仇要紧,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他!”

    安心的师兄眉间依旧有火花在闪烁,那双眼睛已经变成了赤红色,灼灼的向七夜和夏雪,那眼中的光亮,似乎要将夏雪和七夜两人同时燃烧般似的。

    就在这个时候,付少轩突然窜了出来,手里拿着问天剑,与七夜和夏雪三人一字成排的站立,同时与安心的师兄对峙。

    安心的师兄脸色有异,眼睛在七夜、夏雪和付少轩三人脸上来来回回扫视了几遍,再一次挥动自己的双手,将光团向前推去。

    七夜、夏雪和付少轩三人对视了一眼,同时吹动追魂笛、弹动泣血琵琶、挥动问天剑,三道力量混成一团,冲击向安心的师兄,安心的师兄,惊恐的睁大了眼睛,看着那一的光团袭向自己,重重点挨了一记,重重的跌倒在地。

    看他战败,夏雪迫不及待的想要上前去补一下,却见安心的师兄目光倏的一闪,突然伸手,一个光团从他的掌心中窜出,冲向夏雪,七夜飞快的推开夏雪,夏雪才免于一难,与此同时,安民的师兄,捂着口,迅速从原地逃走。

    “七夜,你怎么让他逃走了,他杀了小巧,我要找他为小巧报仇!”夏雪气的跺脚,指责七夜刚刚没有给安心的师兄以致命一击。

    七夜温柔的轻揽着她,认真的冲她道:“雪儿,你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所以你暂时失去了理智,但是……我想说,他应当不是杀害小巧的凶手!”

    “不可能,三哥说杀害小巧的凶手是妖魔,能杀害小巧的妖魔,就只有刚刚的那个妖魔,除了他之外,还有谁会无缘无故杀害一个对任何人都没有威胁的小巧?”这是夏雪最痛恨的一点,明明小巧那么无辜,却在这场混战中丢失了命。

    “他若是想动手的话,早就已经动手了,只是,他一直在顾及着什么,所以迟迟未动手,而小巧的事,应当是与他无关,刚刚他与你动手,也只是出三分的力量,并未用全力,若是用全力的话,恐怕你早就已经……”后面的话七夜没有继续说下去,即使他未继续说下去,夏雪也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若是安心的师兄用了全力的话,她可能已经没命了。

    确实,刚开始,安心的师兄就说不想与她动手。

    如七夜所说,安心的师兄并不是真心的想杀她,好几次差点杀了她的时候,他的手都打偏了,以他的后,想要杀了她易如反掌,可是他却没有这么做,不知道他具体顾忌的是什么。

    但是,不管他顾忌的是什么,现在他却是杀害小巧的唯一嫌疑。

    待她的心绪平静下来,仔细的想想七夜的话,所有的思绪变得渐渐清明了起来。

    最近自己因为冷月和小巧相继离开,她的精神受到严重的冲击,自己的思想好像受到人的控制一般,失去了理智的去为小巧报仇,完全丧失了本,这是她从未有过的,现在想起来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不有些可笑。

    “是呀,之前是我太鲁莽,想也未想的,就认定他是杀害小巧的凶手,现在想来,似乎疑点重重,可是……在整个楚国王宫,又是谁想杀小巧?小巧可是未跟任何人结仇怨的!”小巧是整个楚国王宫里公认脾气和心最好的人,平时待人温柔,即使是她边的大宫女,也从未摆过别样子,平易近人。

    难道是因为样,她招到了仇杀不成?

    可是,又有谁会将小巧的死,造成了被妖魔所害的样子?

    “巧姨就这样死了,却抓不到凶手,娘亲,我不甘心!”小家伙嘟起小嘴,脸上也是满满的愤怒,他的目光盯着安心的师兄所离开的方向,似乎很想追上去狠狠的教训他一顿。

    “你放心,不管追到哪里,我都一定会为她报仇的,我不会让任何人再危害我楚国王宫中的人。”夏雪宣誓般的望着天空道。

    一直被忽略在旁的付少轩,脸上挂着尴尬的表,在那一家三口终于停止争论的时候,他方轻咳了一声提醒众人他的存在。

    一家三口同时转过头去,见付少轩微笑的站在原地,他们方才醒悟过来,刚刚是付少轩的插手,他们才小胜了一把。

    “原来是金陵公子,你怎么在这里?”夏雪奇怪的问他。

    自从上次凌君死后,付少轩就已经回了大邺国,并让他回去交代付少泽的事,两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再一次见到他,恍如隔世。

    “两个月不见,你们还好吗?”付少轩客的寒喧着。

    “托金陵公子你的福,我们过得很好!”七夜淡淡的回应:“有句话说的好,叫无事不登三宝,金陵公子今到来,想必是有事吧?”

    付少轩点点头。

    “没错,我这次来,确实是有事,而且……还是很大的事!”

    “大事?”夏雪蹙紧眉尖:“不知金陵公子有何大事?”

    付少轩的视线在四周瞧着,地上早已是坑坑洞洞、伤痕累累,一阵风冷风吹过,寒气人。

    “我想……我们还是到楚国王宫里去说这件事吧!”

    七夜马上同意:“好,我们就回去吧!”出来这么久,刚刚夏雪又动了内力,现在她有孕,他正担心她的体,付少轩的提议,恰恰中了他的下怀。

    夏雪在意的也是四周的环境,在这种环境之下说事,着实让人心里不舒服。

    看到那些坑洞,夏雪浑颤了一下,双手搓了搓手臂,搓掉一层鸡皮疙瘩。

    “好吧,我们回去!”夏雪也同意。

    夏雪既然也同意,事就好办了。

    “那我们快快走吧!”七夜迫不及待想把夏雪拉离这个地方。

    于是,一行人便又匆匆的赶往楚国王宫。

    ——————————

    到底素神马事捏,明天再说。

重要声明:小说《六岁小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