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小心的(6000+)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雪色水晶 书名:六岁小妖后
    楚城

    冬季的夜晚,寒风阵阵,吹打着门窗,发出沙沙的声响,就如同蛇信子在狂吐一般,让人听了心里发毛。

    这是一条小巷子,四周高低不同的矮房,看得出来许多都很陈旧,这些房子四处破洞,风直接吹进去,定是寒风刺骨。

    风吹打在那些破窗子破门上,门窗整个在颤抖,随时会从墙上掉下来似的。

    在这个夜晚,除了风声和偶尔的几声犬吠,便无其他声音,显的静悄悄的骘。

    巷子中,突然出现了一道纤细的人影,熟悉的走过巷子,急匆匆的步子,脚在地上,发出窸窣的声响。

    她走的很快,不一会儿,便已经来到了巷子深处的一户人家门前停下。

    这个院子很偏僻,房子也很旧,门板的缝隙依稀可见门内的景昴。

    一名老人颤颤巍巍的走来开门,一步一咳嗽。

    待打开门,老人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心儿,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来人正是安心,看到老人的笑容,她也跟着露出欣慰的笑,看老人的体被门外的风一吹,随时会摔倒,她赶紧扶住老人,甜甜的冲他唤:“,我是特地回来看您的!”

    “外面风大,快点进来!”老人摸着安心的手,摸到一片冰凉,不心里担心。

    “好!”安心听话的进去。

    然,老人和安心两个刚刚要回屋里,却见一道影在她的前站立,再注意再去,在她的侧还站了一个小男孩,正是小家伙。

    看到突然出现了外人,老人被吓了一跳,双手忙护住安心。

    “你们是什么人?我们家里可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你们要拿什么东西尽管拿,但是……不许伤害我的孙女儿!”

    老人护孙女时的表,看起来不像是假的。

    无视老人护孙女的话,小家伙一脸苦闷的抬头看着夏雪的下巴。

    “娘亲,我们好像找错人了,她似乎不像是您说的那样!”小家伙嘀咕着说。

    “我自己有眼睛!”夏雪连看也懒的扫她一眼。

    安心待看清了眼前站的人之后,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娘……娘娘?王后娘娘,您怎么会在这里?”安心吃惊的问出声。

    “王后娘娘?什么王后娘娘?”老人不解的问安心。

    “,我在王宫里当差,这位呀,就是楚国王宫的楚国王后!”安心耐心的向老人解释。

    听到楚国王后四个字,老人终于反应过来,惊讶之色超过安心,竟然腿一软,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伏在地上不敢起,嘴里恭敬的念道:“民妇参见王后娘娘,王后娘娘千岁千千岁!”

    夏雪心一软,便起去扶那名老人,在扶着老人起的那一瞬间,夏雪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手指,莫名的被扎了一下。

    那一下,也似扎进了她的心底,令她痛的蹙眉,透过月光,看了看自己的指尖,指尖已冒出了血丝。

    老人见夏雪的手指流了血,慌张的查看自己的衣袖,一根针插在了她的衣袖上。

    摸出了那根针,老人吓得再一次跪了下去。

    “民妇大意,今儿个针一直找不到,不知是在衣服上,扎了娘娘,还请娘娘您恕罪!”老人小心的道歉,声音在瑟瑟发抖,看得出她是真的很害怕。

    只是一个针眼而已,不会有什么大碍,夏雪没多往心里想。

    夏雪拂了一下手,把老人重新扶起来,温柔的冲她笑道:“不碍事,老人家不用跪,地上凉!”

    “王后娘娘,您也别在院子里站着,外面凉,我们进屋里说吧!”老人的挽住夏雪,将她往屋里拉。

    这老人的劲儿倒是大,让夏雪有些意外,大概是初次看到她比较激动吧。

    房间里点着一盏昏暗的油灯,房间不大,四处还透着风,风吹动火苗,火苗随风四处飞舞,好在有灯罩,否则,那火苗一下子就要被吹熄了。

    屋子里摆设不多,只是简单的桌椅,还有几件尚未补完整的衣裳。

    刚进了房间,便闻到一股浓烈的霉气,那气味冲鼻,令夏雪忍不住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口鼻,进了房间好一会儿,夏雪才渐渐适应了一些那味道。

    “,我不是说不让您再做这些针线活了吗?我现在在王宫里做事,已经可以自己有银子了,您以后就不要再做这些了!”安心低声斥责老人。

    老人慈祥的笑着,双手往破旧的袄子里面又缩了缩。

    “我只是平时没事做,反正补这些衣服,也不累,你在王宫里做事,平时也需要开销,你这些呀,就拿去好好的装扮自己,而且……你也要存自个儿以后的嫁妆,等哪天不在了……”

    “,您会长命百岁的!”安心的手紧紧的握着老人的,听得老人的话,她的眼睛已经红了一圈。

    夏雪仔细端祥着这位老人,她大约五十多岁的模样,头发早已全白,牙齿也不全,难怪说话有些口齿不清的,一双眼睛泛着黄,眼睑深深的凹了下去。

    “唉……”老人长长的叹了口气。

    “对了,,我今天特地支了一个月的月钱,先拿来给您!”安心也顾不得夏雪在一旁,便将一个钱袋塞进了老人的手中。

    “唉呀,你的钱我怎么能拿呢?你自己收着,以后你自己用得到,而且,你自己挣钱也不容易!”老人坚决不肯收安心手中的钱袋。

    “,我现在的月例很多,够自己花的了,您就不要担心我了!”安心执拗的要把钱袋塞到老人的手中,老人也非常固执,怎么也不愿意收。

    夏雪想了一下,从怀里突然拿出了两锭十两的银子放在桌子上。

    “好了,安心,你的钱拿回去,我今天出来没带太多的银子,老,安心在王宫里做的不错,这就算是本宫给她的赏钱,老,你就安心的收下吧,若是你推辞的话,我可是会生气的哦!”夏雪笑着说,然后故意板着脸。

    老人听了夏雪的话,哪里还敢推辞。

    二十两银子,这已经足够她过一年了。“娘娘,这……”安心不安的看着夏雪,没想到夏雪会突然拿银子出来。

    “整个天下山庄都是本宫的,这点儿银子只不过是九牛一毛,你也不用感激,这是你应得的!”一个孝顺的孩子,理应得到人的尊重。

    而且,她夏雪最看不惯眼前有人受苦。

    “那谢谢王后娘娘了!”说着安心感动的就要跪下去。

    “你若是跪下去的话,我这两锭银子马上就收走,从今天开始,你也不用再回王宫了!”夏雪的脸色沉了下来,目光犀利的盯着安心的膝盖,吓得安心一个激灵,赶紧站直了体。

    夏雪的话马上奏效,安心再也不敢跪下去,连刚刚起的老人也坐直了体。

    夏雪一白衣坐在那里,即使是在这样简陋的地方,依旧不掩她的绝代芳华。

    老人满心欢喜的拿起桌子上的两锭银子,眼中充满了感激。

    老人的目光,突然看向夏雪侧的小家伙。

    “王后娘娘,这位是……”

    小家伙大方的冲老人露出招牌笑容:“老,我是她的儿子,不过现在大家都叫我小鬼!”

    “长的可真好呀!真漂亮!”

    “谢谢老的夸奖。”

    老人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突然站起了:“唉呀,王后娘娘您来了这么久,我也没有给您倒杯茶!”

    “,您不要起,我去给王后娘娘倒!”安心赶紧阻拦住了老人。

    安心匆忙转,夏雪则出手制止了她:“不需要倒水了!我今天来只是看看而已,马上就走了!”夏雪淡淡的说道。

    安心愣了一下,然后狐疑的对上夏雪的眼。

    “奴婢刚刚还想要问娘娘,娘娘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我家的?”

    说到这件事,那可就说来话长了。

    她当然不会回答她,她是因为怀疑她,故意上门来探的,谁知道看到的却是这样祖孙两代同堂的美好画面。

    “只是路过而已!”

    路过?这话一听就假。

    “路过怎么会路过死胡同?”老人低头低咕了一句。

    夏雪佯装不知道。

    四周透着风,风从四处吹在上,很冷,不远处的用绳子结在四只木桩的上,只有两薄被,一看便晓得晚上会很冷。

    看来,她需要让人好好的来修理这座房子了。

    “好了,我还有其他的事,就不在这里多担搁了,老人家,我们有缘再见吧!”夏雪温和的冲老人道别。

    “好好好,王后娘娘您一定常来坐坐!”

    说完,夏雪便起,与小家伙一同朝门外走去。

    屋内和屋外的温度差不了多少。

    屋内,安心还在不停的向老人念叨,不许她以后再做针线活之类的,说的都是些体己话。

    等出了院子,夏雪凝重的眉头也未舒展开。

    “娘亲,现在我们怎么办?回去吗?”

    布置了几天,准备想在今天探一下这安心到底是何许人也,是不是受人指使。

    倘若安心是收了别人的钱财,她的不会过得这样清贫。

    在这个院子里,她甚至未看到任何值钱的物什。

    这里,当真是连偷儿都不会入的地方。

    “当然是回去,难道你还想在这里待着不成?”夏雪打趣的问她。

    小家伙用力的摇头,当后的地方如毒蛇猛兽般:“我是不想再留下了,这里有一股味道,让我闻了就难受!像喘不过气来似的!”

    听着他的抱怨,夏雪以为他说的是里面的味道。

    确实,那房间里面的味道太浓,若不是强忍着,她是无法进门的。

    “若是哪天你不是锦衣玉食,也可能会住在这样的地方!”

    “我说的是,那里感觉很压抑!”

    “压抑?怎么压抑的?”

    小家伙一脸的无耐:“具体什么感觉,我也说不上来。”

    “妖气?”夏雪下意识的问了两个字。

    “不是!不像!”小家伙也如实回答,双手搓了搓手臂,鸡皮疙瘩掉了一地,那模样好像是真的很害怕。

    不是?夏雪抬手在他的头顶轻轻敲了一下,啐道:“我看你最近是越来越闲得慌什么事到了你的嘴里,都会变成了妖气,我们也出来够久的了,赶紧回去吧!”

    夏雪催促小家伙道。

    “就算我们出来,爹爹也只会教训你而已!”小家伙兴宰乐祸的嘿嘿笑着。

    才笑了一下,头顶又突然出了一只手,在他的头顶敲了一记,痛的小家伙痛呼不已。

    他们两个好不容易才回到楚国王宫,果见七夜正站在七星宫门前,不停的来回踱步,好那模样看起来已经等候他人们多时。

    远远的看到夏雪和小家伙两个回来他就急匆匆的上前来,先是检查他们两个有不有受伤,确定他们两个体并无大这后,七夜的脸色才好看了些,不一会儿,便又换上了愠色。

    “你们两个,这大晚上的去了哪里?为什么到现在才回来?”好七夜劈头盖脸的就问,他可没有打算放过夏雪。

    “那……那个娘亲,我的肚子不舒服,就先下去,我们今天去了哪里,还是你跟爹爹说吧!”小家伙一句话将所有的事,全部推到了夏雪上。

    看着他逃一般离开的背影,夏雪咬牙切齿。

    这个臭小子,之前耸勇她出去的人是谁,现在去说这些,还溜之大吉,把她留下来,独自面对七夜那张如同包公一般黑沉的脸。

    “我和小鬼只是出去了一下,因为我怀疑王宫里的一位宫女,出去之后,发现事并不像我想的那样,所以我们就回来了,”夏雪轻描淡写的回答,事本来就不复杂,而且,此次出宫并没有任何危险。

    七夜不太相信夏雪的话,不过看她安然无恙,便不再去管那么多。

    “既然如此,那就先进去吧!”在七星宫外,此时是由青龙带人在附近把守,四周那么多双眼睛,他可没兴趣将自己的事公开,让虽人去评论。

    “好!”夏雪迈着轻快的步子跟在他后。

    在进去之前,夏雪突然在青龙的侧停住。

    “娘娘有何吩咐?”青龙正想着什么,夏雪突然在他面前停住,将他吓了一跳,赶紧低头不敢直视夏雪。“我交给你一件事!”夏雪笑道。

    “娘娘若是有事尽管吩咐,属下一定办到!”听说了白天白虎被七夜和夏雪两个同时捉弄的事,青龙便学乖了,绝对不与七夜和夏雪发现正面冲突,这样才能永保自己不出问题。

    要知道,冬梅可是一个急子,不像兰那样沉稳。

    被夏雪和七夜他们两个那一激,冬梅会气的当下与他解除婚约。

    小心驶得万年船,这句话一点儿也没错。

    “不会让你上刀山下油锅那么危险,我不要做出那种即将赴死时的悲壮表!”夏雪白他一眼。

    “娘娘哪里的话,娘娘让属下做的事,即使是上刀山下油锅,属下也心甘愿!”况且,夏雪和七夜两个是体谅下属的主子,绝对不会让他们去上刀山下油锅的。

    “这个地址给你!”帮雪交给了青龙一张字条,上面有一张字画,一条条的胡同,通往一户人家。

    “这是?”青龙不解。

    “这里是楚城的一处人家,那家的房屋太破旧了,你去让人修补,顺便送些过冬抵寒的用品和被褥过去!”夏雪嘱咐。

    “是,娘娘,属下立即嘱咐人,让人快些去办!”

    “好,去吧!”

    夏雪满意的冲他点了点头,然后这才转随着七夜一块儿入七星宫内。

    “那户人家是?”极少有见夏雪这样的去帮助别人,以前她虽然也会帮助他人,顶多只是送些银子,让人家自己去请人弄,现在夏雪动用的是楚国王宫的卫。

    “就是我误会的那名宫女家喽!不过,今天晚上你不回圣宫吗?”这一段时间,七夜通常会晚上回圣宫,到了早晨时分再来七星宫,不在楚国王宫里留夜的,毕竟,圣宫也经常有许多事要处理。

    七夜深深的凝视她,目光柔和,眸底氤氲着宠溺的温柔。

    “今天不想回了,我就留在这里陪你!”

    他的目光太过火,这个目光相当熟悉,许久未见,这般灼的目光令她浑,脸红的转过头去,不敢与他的目光直视。

    “爹爹,我也在这里陪着娘亲呢,不需要您来陪的!”小家伙的声音冷不叮的响起。

    低头一看,小家伙正笑嘻嘻的抬头望着俩人,脸上那贼笑,让七夜不不悦的眯眼。

    “你不是有事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很显然,小家伙的出现,让七夜不爽了。

    “爹爹,再重要的事,也没有比娘亲更重要的了,我当然要陪娘亲了!”小家伙尽的展露出自己对夏雪的深厚感

    七夜的嘴角猛烈的抽搐。

    现在这个时候,好像不是该他表现的时候吧?

    “小孩子这个时候,该去睡觉了!”

    “可能我想跟娘亲……”

    七夜陡然低头,将小家伙的脖子一把搂了过来,唇凑在他的耳边,一字一顿的警告他:“假如你不乖乖的离开,我保证,等你出生之后,我会让人把你送到乡下去寄养!”

    小家伙悲愤的捏紧一双小拳头:“你好卑鄙!”

    “不信的话,你可以试一试!”

    “好,我走!”在七夜的威之下,小家伙只得向他低头屈服。

    小家伙心不甘不愿的离开.房间。

    另一边,七夜猛地将夏雪拦腰抱起,急匆匆的赶往卧室,轻轻的将她放在榻上,他的体随之而附下,目光绞着她的。

    “我听说,三个月的时候,就可以的了,对不对?”他滚烫的声音,沙哑的吐在她耳边。

    气吐入她耳中,她羞红的脸,埋在他颈间,几不可闻的点了点。

    七夜欣喜若狂,轻吻着她细嫩的颈,在她耳边吐出保证:“我会小心的!”

    ————————

    嘻嘻,明天继续。

重要声明:小说《六岁小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