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暂温存(6000+)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雪色水晶 书名:六岁小妖后
    安心?真是意料之外的答案。舒殢殩獍

    她这两天也正怪异,自己的体突然好转,不像以前那般无力,脸色也好了许多,她还以为是老头儿的安胎药有了效果,没想到竟然是她。

    她低头沉思着,不知道这个安心的到来,到底是福还是祸,她一时也分辨不出。

    她极少有像现在这瓢泼大雨分辩不出敌友的。

    “雪儿,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七夜关切的问,他看夏雪的表似乎不大对劲,担心她的体是不是有什么问题骅。

    夏雪恍然回神,忙笑答:“没事,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你的脸色突然不好,是不是孩子闹你了?”

    “噗”的一声夏雪笑了出来,白了他一眼单。

    “哪有那么快,现在肚子还没显形,他哪有力气闹腾,你担心的太多了!”她冲他啐道。

    旁边的兰、秋菊、白虎以及刚刚进来的无德都捂嘴偷笑。

    七夜窘迫的脸微红。

    “你们是不是都没事做,现在都这么闲,白虎,你不是要成亲了吗?”七夜的苗头突然转向了白虎:“是不是你突然决定不想成亲了?假如是这样的话,我可以立即下一道王旨……”

    白虎吓得浑冷汗,刚才是夏雪故意踩他七寸,现在换成了七夜捏住他的咽喉,他的命怎么就这么苦。

    “上,您公务繁忙,属下的事您就不要心了。”

    “那怎么行?”七夜一本正经的微微一笑继续又道:“现在王宫里一切和谐,我可不想让人说我不体贴下属,传出去落人口实。”

    “下,不会有这种不实的传言,属下敢以项上人头担保!”白虎举起一只手,将白花花的脖子露了出来,深怕他不相信似的。

    “说是一回事,做又是一回事,既然你是因为顾及我的面子才不肯说不打算成亲,如果我便不顾忌那么多了,我现在就下旨。”

    什么?这一次白虎是当真差一点哭出来了,连兰也用奇异的目光盯着他。

    “当真如下所说,你根本没打算娶我?”

    他真的要被这夫妻俩害死了。

    “兰,不是这样的,是下说笑呢,我怎么会不愿意娶你。”

    白虎向夏雪投去求救的目光。

    夏雪低头轻笑着,本想无视他来着,但见他目光那柱石诚恳,便不忍心了。

    “是呀,兰,七夜说笑呢,当时可是他自个儿跪在我的面前求着要娶你的。”

    听得夏雪这样说,兰方释然了一些。

    “是呀,是呀,兰,你一定要相信我。”白虎满头大汗的说道。

    “好哟,看在娘娘的面子上,我就暂且相信你。”

    “多谢娘娘!”白虎感激涕零的冲夏雪道谢。

    “你们把桌子上的东西收拾了,都出去吧!”七夜莞尔一笑的嘱咐。

    “是!”几人答应着,便一起把东西收拾了出去了,房间内就只剩下七夜和夏雪两人。

    夏雪要起,七夜突然把她拦腰抱起。

    夏雪惊呼出声,连忙搂紧紧他的脖子,然后他把她放在了软榻上。

    “我又不是不能走了!”夏雪嘴里咕哝着,嘴角却噙着得意的笑。

    “你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七夜宠溺的看着她,眼睛向下垂落在夏雪的小腹上,担心的看着:“这个孩子,不知道该不该让你生。”

    夏雪老早就打定了主意一定会生,女人天生都有一种母,执拗起来,谁也无法改变她的意念。

    因为了解夏雪,所以七夜没有去阻止她。

    说到这一点,夏雪的眉头蹙紧:“你别想打这个孩子的主意。他是我的!”

    就知道会是这样。

    “如果你体有什么不适一定要说。”七夜紧张兮兮的提醒她。

    “我当真没事!”夏雪有些哭笑不得的说着。

    只因上次她有小产的迹象时,曾经找老头儿来看,她叮嘱老头儿不许告诉他,老头儿是没有告诉他,不过聪明如七夜,怎么可能会猜测不出?三试两不试的,就把老头儿的话给试了出来。

    结果,七夜就因为这件事,锢住她的脚步,不许她随便乱动,要让她好好的养体,不管是什么名贵的药材,都为她取了来,以让她的体早康复。

    所以,在她的体突然好转后,她还以为是那些东西起了作用,最后却没想到……竟然是安心给的药材,放在了食物中,她才得以缓缓恢复。

    安心才刚来到楚国王宫几天,就开始慢慢的收复人心。

    倘若不是因为之前的那只纸飞机,她也会被这个叫安心的宫女给迷惑了心。

    但是,那只纸飞机,绝对不是出现在这里之物,她也善于隐藏自己的心思。

    也是因为她的善于隐藏,才让她发现了破绽。

    她猜想着,这个安心一定在氤氲着什么。

    她在心里怀疑,这个安心在她的药里有没有动什么手脚。

    据兰所说,那些药材,老头儿都已经检查过。

    大概是安心没有在药材里下毒,被查出来的话,先在老头儿那里就已经过不掉了。

    “即使没事,也要好好休息,你知道的,我在乎的,只是你的安全!”七夜深深的凝视她动的道,紧握着她垂在膝上的手。

    指尖是他温的体温,夏雪的心弦被拨动,暖意流入心底,暖暖的。

    “我知道!”夏雪微笑的冲他露出美丽的笑靥。

    她是不想与他太过接近,免得令他遭到天遣,可他太过固执,她已想不到任何办法再拒绝他,竟渐渐的接受他。

    她心里一再的提醒自己,一定不能轻易的受到蛊惑,可是……

    她会受到他的蛊惑,这是刚开始就已经注定的了。

    她注定穿越,注定遇到他,又注定与他相

    将手递于他的掌心,感受到他们温暖,她的体渐渐的放松了下来。

    她一定是疯了,竟然会随着他一起疯。

    七夜坚硬的心,被夏雪温暖的笑容所融化,他深深的凝视着夏雪动人的笑脸,目光随即停驻在她红润饱满的唇瓣上。

    她的唇带着人的感觉,时时刻刻.惑着七夜的心。

    动,七夜忍不住低头慢慢的靠近夏雪。她的上有他熟悉的味道,一种叫做.望的东西,在他的心底里慢慢的滋生、茁壮。

    他的唇凑到她的唇瓣上,轻轻的触着,动作很小心,就像是在呵护易碎的珍宝一般,怕动作太大她就会碎一般。

    心中一动,夏雪不自的闭上眼睛,感受他的吻,他的吻,如同轻羽一般,轻拂着她的心。

    她没有拒绝,更加鼓励了他的动作。

    距离上一次两个人的亲密接触,已经是两个多月之前,在这之是,夏雪多番抗拒,再加上知晓了夏雪有孕,怕她太过激动动了胎气,到时候只怕后果会不堪设想,所以七夜就一直忍着。

    与她朝夕相对,想与她亲昵,却又怕给她带来伤害,这是她首次没有拒绝,让他岂能不激动?

    激动的同时,他也不忘保留一丝温柔,怕伤害了夏雪,每一次的动作都十分温柔,大手轻托着她的背,另一只灵活的手钻入了她的衣领。

    一对有人,只要双方之间没有芥蒂,互相吻时,难免会擦枪走火。

    而七夜和夏雪这一对之间的吻也愈吻愈烈,眼看七夜的手就要扯开夏雪的肩头,她的口已露出了大片雪白的肌肤。

    两人忘我的吻着,体贴紧彼此,彼此的呼吸抵着彼此,完全没有发现,在他们的旁边还有一位观众。

    看他们两个马上要跳入限.制级,小家伙红着脸,赶紧咳嗽了两声,提醒他们还有他的存在。

    一声咳,并未浇醒两人。

    小家伙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非常不客气的站在两人面前,冲他们两个非常大声的提醒:“爹爹、娘亲,你们两个要亲,等晚上了好吗?还是还是光天化之下!”

    “……”七夜和夏雪两个一下子清醒过来,而七夜的手还停留在夏雪一边的口上,另一只手在她的大腿之上,夏雪保持着暧昧的姿势坐在七夜上。

    而夏雪早已衣衫半露,露出大片光。

    七夜飞快的将夏雪挡在后,一双褐色散发出淡淡紫光的妖冶瞳孔,带着一丝怒意的瞪向小家伙。

    “你怎么会在这里?”七夜的声音里满是不悦,双手握紧,手背上和额头上的血管暴突。

    这显然是.求不满的表

    小家伙不怕死的提醒他:“爹爹您忘了,我是跟您一块儿来的!”是他自己忘了才是,现在还来指责他。

    “你没有跟白虎他们一起出去?”他当然知道他是跟自己一起来的,只是刚刚清场的时候,某个小家伙隐着,根本无法知晓他到底有没有出去。

    “爹爹,您太无了,我这般忠诚的追随着您,您却要指责我。”小家伙可怜巴巴的揪着夏雪的衣袖。

    此时,夏雪已经将衣服整理好,云鬓乱微,目光漾着水光,红唇微肿,显露出刚刚的疯狂。

    夏雪的脸微红,看到儿子被欺负了,她马上指责七夜:“七夜,你别总是欺负他!”

    夏雪总是向着小家伙,让七夜心里十会不爽,而夏雪袒护小家伙,小家伙的脸上每每出现得意的神,更是令他心不爽。

    “我能欺负得了他?你也不想想,他是从哪里出来的!”七夜斜睨他一眼:“还有,你最后的期限就快到了,你还总是打算这样晃吗?”

    “娘亲,您看看爹爹呀,他又想赶我走,我不想离开娘亲你嘛!”

    装无辜,是小家伙的看家本领,百试百灵,特别是在夏雪的上,每每气的七夜吹胡子瞪眼,偏偏夏雪又相信他,令他拿他没辙。

    “好了好了,他是逗你的呢,有我在,自是不会让他欺负你!”夏雪温柔的抚摸着小家伙的发,眼里满是宠溺。

    “还是娘亲最好了!”小家伙得寸进尺的就准备扑到夏雪怀里,半路被七夜拦住,一双眼眯紧。

    小家伙用那双带着水汽的眼睛望着夏雪,夏雪马上出手推开七夜的手,将小家伙抱入怀中。

    小家伙马上破啼为笑,开心的钻入夏雪怀里,双手紧紧的抱着她,小脑袋在她的怀里蹭呀蹭的,一点点的霸占属于七夜的地方,看的七夜眼睛里快冒出火来了。

    七夜嫉妒的看着他,突然伸出手,将小家伙从夏雪的怀里拉了出来,小家伙不满的伸出双臂,被七夜冷冷的目光盯住,双臂畏惧的缩了回去。

    看的夏雪又心疼了。

    在夏雪又准备将小家伙抱回去之前,七夜立即出声打断了她,抢回她的注意力。

    “雪儿,这件事,本来暂时不想告诉你,可是……事紧急,现在不得不让你知晓!”七夜一脸凝重的表,让夏雪感觉到这件事的严重,不由的蹙紧了眉。

    “到底是怎么回事?”夏雪心里一咯噔,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

    这一段时间,楚国王宫到处一片详和之色,可就在这详和之下,她总觉得风云暗涌。

    今天阳光明媚,外面地上的雪一点点的在融化,屋顶的雪融化之时,凝聚成水滴落在地上,发出滴哒的声响,那声音如一只锤子般,一下又一下的打在她的心上。

    “光池……有了预言!”七夜神色凝重的吐出一句。

    预言?

    “是圣宫会发生什么事?”夏雪直觉的猜想,不过,倘若是圣宫里面的事,七夜当不会用这般严肃的表面对她。

    “不是!”七夜眼底浮现复杂的绪,不敢直视夏雪的眼睛。

    夏雪心底里的不安更加强烈,手指微微颤抖:“难道……是王宫里会有什么事?”照理说,那光池是圣宫之物,之前预警的都是圣宫的事物,可从来没有说它不会预示其他的地方。

    七夜冲夏雪点了点头,也证实夏雪的猜想。

    夏雪的心倏的被揪紧,她的手急迫的抓住七夜的,她着急的问:“到底是什么事?会发生什么?”

    七夜挫败的摇了摇头。

    “光池只是预警,在白虎和兰、青龙和冬梅他们两个成亲当会出事,但是,具体会出什么事,没有显示。”七夜一脸的无耐。

    “那有没有预示大概的结果?”光池是圣宫的圣物,预警非常准确。七夜想要隐瞒,可见夏雪那坚决的表,只得如实说来:“是血光之灾,而且,还不是一个人。”

    夏雪的浑似乎浸有了冰块之中,冷的她瑟瑟发抖,眼睛怒的睁大。

    “我绝对不许会有这种事发生,是谁?会是谁所为?”

    “倘若我我知晓会是什么人,现在已经将对方除掉,光池只是预警,对方的份是什么,却没有显露出来。”

    没有显露出来,就是说对方是个高深莫测的人了。

    意外的,夏雪没有太过紧张,而是面无表的低头沉思。

    七夜担心的看着她。

    “雪儿,这件事交给我,我一定不会让楚国王宫出事的!”七夜保证似的冲夏雪说。

    夏雪依旧低头想着自己的,似乎没听到七夜的话般,并没有回答他。

    许久听不到回答的七夜,知道夏雪在出神。

    七夜担心的握着她肩膀,待她抬起头,他冲她漾开抹温柔的笑:“在想什么,想的这么出神?”

    “我在想一件事!”她淡淡的回答,佯装无事般的回了他一个淡淡的笑容,却是皮笑不笑。

    深知夏雪的七夜,知晓她一定是在思索这件事,便又安慰她:“不要担心太多,一切都有我在!”

    夏雪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是呀是呀,娘亲,不仅有爹爹,还有我呢,我也是可以保护娘亲的!”小家伙脯,小大人似的昂起下巴,那模样甚是滑稽。

    夏雪的目光在两人的上来回移动,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我知道了,反正不管出什么事,我们一家人都是在一起的!”

    “当然了!”

    “对了,七夜,我突然想吃以前在天下山庄里面的一样糕点,冷月现在和齐叔一起管理着天下山庄,她知道我想吃的是什么!”夏雪笑吟吟的冲七夜说道。

    吃的东西?

    “你若是想吃什么,王宫里的厨房也可以……”

    “唉呀,这里的总是不如天下山庄里做的好吃,这要讲究地区、水质和火候的!以前我都是让白虎去,不过这会儿白虎好马上要当新郎倌了,那就……”

    七夜调侃的打趣她:“怪不得,我总说白虎为什么几乎每天都往天下山庄跑,原来是为了这件事!”

    夏雪故意板着脸:“你说这么多,是不想去吗?”

    “哪敢!雪儿你就是让我上刀山下油锅,我也会去!”七夜夸张的冲她作辑:“只要雪儿你别生气。”

    “谁让你上刀山下油锅了,我只是想吃东西而已,给你两刻钟的时间,够了吗?”

    两刻钟?

    七夜瞧了她一眼:“平时白虎去,你起码给他一个时辰的吧?”到了他这里,时间就只给了三分之一。

    “嫌时间长吗?那不如就一刻钟?”夏雪挑挑眉,笑吟吟的说道。

    一刻钟?

    七夜邪魅一笑,嘴角已垮了下来,迫不及待的往外走:“两刻钟就两刻钟,我先去了!”

    “记得,千万不要跟冷月她客气,东西熟了的,尽管拿过来!”

    “……”

    不一会儿,整个房间内就只剩下夏雪和小家伙两个,小家伙与夏雪一样慧黠灵动的美目互相好对视着。

    “娘亲,你故意让爹爹去天下山庄里取吃食,是想故意支开他,有话要对我说的吧?”小家伙开门见山的冲夏雪问道。

    夏雪给了他一个“聪明”的眼神。

    “我需要你去帮我监视一个人。”

    “监视一个人?什么人?”听到有事可做,小家伙浑的毛孔似都张开着,兴奋的雀跃着。

    “安心!”夏雪一字一顿的念着这个名字。

    “咦,那不是刚刚你们说的那个让你体变好的姨姨吗?”

    姨?还不知道谁老。

    “对,就是她!”

    她有预感,若是两天后的婚礼上当真会出什么事,最大的嫌疑人,就是安心。

    ——————————

    咳咳,明天会发生神马捏……

重要声明:小说《六岁小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