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更腹黑(5000+)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雪色水晶 书名:六岁小妖后
    等到叶洛尘离开楚国王宫之后,七夜也从圣宫回来,刚回到楚国王宫,他就直接去找夏雪。

    夏雪刚刚送走了叶洛尘,海蓝也因为担心叶洛尘,所以跑去一路护送叶洛尘。

    海蓝这样做,夏雪也放心了些,毕竟叶洛尘的武功不高,她也担心叶洛尘会有什么问题丫。

    本来,她是准备把叶洛尘留在楚国王宫的,但是,他若是留在楚国王宫里,反正会更加不安全,凌君也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人,叶洛尘不比小家伙,小家伙有妖法,叶洛尘却什么都没有,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回去萧国。

    只要他回去了,就可以躲过这一场战乱媲。

    夏雪远远的看到七夜在中书房外等她,她欣喜的快步跑过去,刚走近他,就听到七夜劈头盖脸的质问:“听说,海妖来过了?你怎么没有知会我一声,就自己见了他?”

    夏雪笑看他,示意他到书房内说,她走在前头,七夜跟在她后。

    刚到了书房内,夏雪亲自给七夜倒了杯茶,七夜则不安的拉她坐在他的侧。

    现在她是有孕的人,又不是平常的模样,自是让他更加担心,当他知晓她居然自个儿见了海妖后,心脏差点跳出了心口。

    “我这不是没事吗?你担心什么?”夏雪好笑的道。

    “你不知道海妖是怎样的妖魔,虽然人魔两界互不侵犯,南海一条分界线,令南海的从妖魔无法踏岸,也无法在人间为祸,但是,海妖绝对不比那些普通的妖魔,他……”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海妖确实是一个狠角色,倘若我笨一点,或是在他面前有一丝惧怕,现在已经成为了他的手下亡魂!”夏雪微笑的回答,平静的语调,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好像在说一件平常的事一般。

    “他对你做了什么?”七夜的脸色微变:“我可以立即……”

    “放心吧,他不会对我怎么样的!”夏雪一脸的自信,而她的脸色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妥,七夜这才放心了一些。

    想到夏雪居我一个人面对海妖,七夜还是心有余悸。

    “倘若你下次再想见什么人,要先知会我一声。”思前想后,七夜冲夏雪提出要求。

    知会他一声?

    夏雪不悦的眯眼。

    “你这是想做什么?限制我的自由吗?”

    “雪儿,我这是为了保护你,倘若你出了什么事……”七夜淡淡的解释:“对了,你今天有没有让三哥好好的为你把过脉?”

    “三哥刚才就已经为我把过脉了,我没事,看你担心的,我又没什么事。”

    “人妖很难有孩子,至今,也未有人妖生子的先例,我怕……”七夜担心的望向她平坦的小腹。

    只因从未有先例,所以他才担心这孩子不知道会给夏雪的体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所以,他才要求让老头儿一定要仔细的为夏雪照看体,深怕她以后会有什么闪失。

    倘若有什么闪失,他一定不会原谅自己。

    夏雪冲他温柔一笑。

    知道他是担心自己。

    柔软的小手握住他的大手。

    “放心吧,我没事的,你看我现在好好的,这孩子,大概与人类的孩子一样,不会有什么其他的事,你不要太担心了!”

    “可是……”七夜还想说什么。

    “没有可是了,与其担心,还不如先想一想,孩子以后叫什么名字!”

    “……”现在就想名字,还太早了吧?七夜嘴角抽.搐了两下:“你打算让他叫什么名字?”

    “小孩子的名字,都有大名、小名,还有字什么的!”夏雪仔细的思索之后,笑着提议:“不如,大名叫宝宝,小名叫贝贝,字宝贝,如何?”

    “什么!!”突然一个稚嫩的声音从窗外透了进来,紧接着,小家伙一下子从窗外跳了进来:“我不同意,我绝对不同意!”

    夏雪淡淡的瞟他一眼,看也懒的看他一眼。

    “孩子的名字,都是由父母所赐,至于你同不同意,那都是无关紧要的,我就这么决定了!”夏雪一副认真的表,看样子还真打算用那个名字了。

    “娘亲,您不能这样胡乱定了我的名字,什么宝宝、贝贝,还宝贝的,听着怎么就那么恶心?”小家伙乍毛了般的指着夏雪的鼻子指责道。

    夏雪不慌不忙的扫他一眼。

    “恶心?人家叫苟史的人都没觉得自己的名字恶心!”夏雪一本正经的解释。

    “反正我就是不同意你刚刚的名字。”

    “不同意?”夏雪嘿嘿的笑着:“那就自己去想!否则……”

    小鬼怔了三秒钟,突地反应了过来。

    “娘亲,您是故意的吗?”他咬牙切齿的瞪向夏雪,一双小小的手握紧成拳。

    “谁让你在外面偷听的?”夏雪敲了一记他的后脑勺:“你不知道现在元天尚在监视着我们吗?你现在怎么还醒着?”

    “……”被拆穿了的小家伙,脸上丝毫没有半分愧疚,大方的昂起下巴,拍了拍脯道:“娘亲,有一句话说的好,正不怕影子斜!唉呀,痛!”

    夏雪收回敲他后脑勺的手,斜睨他一眼,凉凉的斥道:“你现在是越来越有出息了,还正不怕影子斜,我倒是不介意,将你的骨头给折了,我看你的影子还怎么正了去?”

    “娘亲,您太狠心了!”小家伙一双水亮的眼睛里面,似乎有眼泪在打着转,为增加效果,他还故意抽咽了两下,肩膀上下抽动着。

    夏雪一点儿也不为所动。

    “把你假哭的那一收起来,我可不吃的!而且……我也不需要一个懦弱无能,动不动就哭鼻子的儿子!”夏雪一句话,将小家伙的小心思给看说穿了。

    看哭也骗不住夏雪,小家伙便放弃了,一双明亮的眼睛里闪动着灵动的光芒,讨好似的捧着夏雪的手臂,晃呀晃呀。

    “娘亲,其实,我有一件事,想要求你。”

    “求我?”夏雪淡淡的瞟他一眼,一脸不为所动的表,不着痕迹的将小家伙的手从她的手臂上扯开:“要说就好好的说,另近乎。”

    小家伙的手直接又抱了上来,死皮赖脸的将手指勾紧,让夏雪无法将他的手扯开,嘿嘿笑着。

    “娘亲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也是最好的女人!”

    “少灌汤,我不吃这!”夏雪干脆把手抽了出来。

    小家伙立即像牛皮糖一样的再一次将她的手臂扯了过去。

    “娘亲,您这么美丽、善良,一定不会见死不救的,对不对?”

    夏雪看也懒的看他一眼,凉凉的一句:“你现在不是活的好好的?”

    “可是我一直憋在那里不让我动,我快要闷死了,倘若娘亲你说找到了方法让我可以醒过来,不就可以了吗?”小家伙将自己所想吐了出来,嘿嘿笑着,期盼的目光望着夏雪,等待她的回答。

    “你以为我是神仙呀?能将你救醒?”夏雪温柔看着她笑,柔嫩的指掐了掐他的小脸,温柔的拍了拍:“你还是乖乖的回去躺着,知道了吗?”

    “……”看夏雪这边行不通,小家伙咬牙,往七夜的方向看去,突然改了方向,向七夜走去,双手才刚刚抱上七夜的大腿,就见七夜的眸底两道慑人的冷光摄来,吓的小家伙的双手一缩,再也不敢抱住七夜,灰溜溜的退到夏雪侧。

    夏雪好笑的看着小家伙嘟着小嘴,一脸委屈的模样。

    他那副样子,还真让人心疼呢。

    “好了,不逗你了!”夏雪一本正经的看着小家伙:“你再忍两天,很快你就可以解脱了。”

    “当真?”小家伙不相信的扁了扁嘴:“你不是在骗我吧?”

    “骗你是小狗!”

    听夏雪这么说,小家伙这才真正的松了口气,满心欢心的笑了。

    “那就好!”

    “你回去好好躺着,记着,千万不要露出马脚!”夏雪仔细的叮嘱她。

    “知道了,我现在就回去!”小家伙迫不及待的离开。

    “你刚刚是在骗他的吧!”七夜的话不是疑惑,而是肯定,夏雪眸底的精光,他太熟悉了。

    “若是不说这些话,他可不会老老实实回去躺着的,再者说了,他若是不好好回去躺着,咱们演了这么久的戏,不就白忙活了?”夏雪不以为然的说着。

    “哦,你是说?”七夜好笑的看着她问了一句。

    夏雪笑了笑,没有直接回答:“今天海妖来了之后,我看到大哥曾经出了王宫!”

    他出王宫能去做什么?定是去通知凌君。

    “所以你才让他回去?”

    夏雪点点头:“海妖既然来过,凌君就不会再相信我,所以,我猜想之后他会亲自在王宫监视!”

    “所以……你才会把叶洛尘也送走?”

    “没错!”夏雪重重的叹了口气:“他留在这里,只是会增加危险,只要这件事过了,他就安全了!”

    “既然他知晓海妖来过,你觉得……他还会上你的当吗?”七夜担心的问道。

    “这个嘛,就要你跟我演一场戏了!”

    “演戏?什么戏?”

    夏雪示意七夜凑过头来,然后在他的耳边说了些什么,七夜听了之后,脸上先是疑惑,然后皱紧的眉头舒展开来。

    ※

    在七星宫后,有一大块空地,夏雪和七夜两个对面而立。

    夏雪的怀里抱着泣血琵琶,而七夜手里拿着一把黑漆漆的玉笛,玉笛上面散发出淡淡幽亮的光,让人看了心底里一阵阵凉意。

    夏秋冬和四大侍卫分别在七星宫的附近挡住任何想要偷窥的人。

    夏雪笑对七夜,手指按在泣血琵琶上,轻轻的拨动琵琶弦,便听“当”的一声,不远处地上的一块石头,被那琵琶音击的一下子粉碎。

    看到此场景,七夜不慌不忙的举起手中追魂笛,轻轻拿到唇边吹了一下,清脆的一声笛音发出,击中了刚刚夏雪所击石块旁边的一块石头,那石头应声碎裂。

    “雪儿,你说要与我比试神器的威力,既然如此,那我们现在便开始吧!”七夜首先开口。

    “好!不过,请圣君手下留才是!”夏雪微笑的说着,然后神一凛,立即摆好了姿势,冲七夜便弹动琵琶弦。

    与此同时,七夜也举起追魂笛。

    泣血琵琶与追魂笛的乐音响起后,便见两股强大的力量,由两大神器上发出,分别冲向对方。

    两股力量在空中相接,发出阵阵轰响,那声音令人听了耳朵里一阵嗡鸣作响。

    七夜和夏雪两个认真的对战,突然夏雪加快了弹动琵琶弦的手势,七夜亦同样加重了吹笛的力道。

    空气中到处是令人炫目的火花,让人看了眼花缭乱。

    不一会儿,夏雪渐渐敌七夜不住。

    两兵器相接,那股力量突然冲向夏雪,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七夜赶紧停住了笛音。

    夏雪的不住冲力,骤然后退,七夜的体如移形换影般,一下子窜到夏雪后,扶住了她,以免她跌倒。

    “你没事吧?”七夜关切的看着她。

    夏雪笑着站直了体。

    “没事,就这样的威力,暂时还伤不了我,不过……都说追魂笛是三大神器之首,现在看来,威力果然强大,不过……七夜是否可以将它暂时交给我保管?”

    “交给你保管?这……”七夜犹豫着。

    夏雪不悦的板着脸:“你曾经不是说最的人是我吗?虽然我们不在,可是友还在,就连借追魂笛这样的小事,你了不愿意吗?”

    “不是不愿意,只是,这追魂笛是三大神器之一,它若是落入了他人之手,恐怕……”

    “我只是说暂借,难道你连我也不相信吗?”夏雪生气的斥责,一双美目瞪圆,依稀可见其中隐隐的怒火。

    “不是不相信,只是……”七夜为难的看着她。

    夏雪突然生气的转

    “既然不愿意借就算了!”

    七夜见她生气了,忙追上去。

    “雪儿,你先别急着走。”

    夏雪惊喜的回头。

    “你愿意借给我了吗?”

    七夜无耐的看着她,这才把手中的追魂笛递出去。

    不远处,隐约可以感觉到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这一幕。

    夏雪的嘴角隐约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飞快的将接过来,刚刚碰了一下,便感觉到追魂笛突然抗拒她,她的指尖火辣辣的疼。

    “你不是说将他暂时交给我的吗?我的手还会被灼痛,说明你根本就不想将它交给我!”

    “我现在真诚的发誓,将追魂笛交给你保管!”七夜赶紧又道。

    这一次,夏雪再去触摸追魂笛,果然没有再被它灼痛,夏雪满心欢喜的拿着追魂笛。

    “雪儿现在不生气了吗?”七夜一副讨好她的表

    “暂时是不生气了!”夏雪淡淡的说着,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追魂笛,乌亮的眼珠子骨碌碌向七夜使了个眼色。

    七夜得了她的示意,猛然拍手。

    “啊,我突然想起来,圣宫还有些事要处理,我要先回去一趟!”

    “好,去吧!”

    等七夜才刚刚离开,凌君也悄悄的离开。

    他总算走了!

    这个凌君果然是小心翼翼之辈。

    凌君他喜欢多疑,而多疑正是他的弱点。

    肚子突然一痛,她忍不住皱紧眉头。

    这几天肚子总是不大舒服,而这两天疼痛的频率越来越高了,她不敢让七夜知晓,怕她担心。

    她的手轻抚自己的小腹:孩子,母亲一直在努力,你也要努力。

    ————————

    看凌君不顺眼了吧……很快把他给卡嚓了。

重要声明:小说《六岁小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