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雪怀孕5(6000+)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雪色水晶 书名:六岁小妖后
    最终,七夜还是选择让小家伙暂时把那妖魔封在付少轩上,由海蓝来看守,他和小家伙两个去寻找方法来解决问题,但是,七夜怕海蓝一个看着会出问题。

    别说七夜怕了,就是海蓝他自己也怕出问题,于是,他就把老头儿也找过来陪着海蓝一起看守丫。

    老头儿虽然闹,但是……他是很有分寸的人,所以,他才总是能在紧要关头救了其他人。

    七夜在城外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那里是重犯关押的牢房,七夜就把付少轩关在那里,老头儿和海蓝两个守在他的牢外,则由轻功非常好的白虎,专门给他们送吃的,这样也能保证他们三个的体健康问题。

    至于沦为跑腿的白虎,心里是相当不舒坦的,但是,七夜一句:这件事关系整个天和大陆的安危,只有你才能做得到。

    于是乎,白虎心里那个十分得意呀,相当愉快的甘当跑腿媲。

    ※

    当清晨的第一缕曙光照在脸上时,夏雪被那刺眼的光亮所扰醒,她的睫毛轻颤了颤,晨光透过她浓密的睫毛,在她的眼睑上留下了一排影,眼皮睁开,露出乌亮的眼珠。

    这一觉睡的好舒服。

    她舒服的发出一声轻喟。

    突然眼前的光亮被一道影挡住,熟悉的气息迎面而来,她微笑的眯起了眼。

    那熟悉的味道,即使不睁开眼睛,她也知晓对方是谁。

    她懒懒的阖上眼,凭借熟悉的感觉,悄悄的爬到他的膝上,小脸枕在他的膝盖上,轻轻的蹭了蹭,呼吸着早晨的新鲜空气。

    “早啊!”她笑吟吟的说了两个字。

    “早!”温的掌心落在她的颊边,勾起她颊边的碎发勾至她的耳后,露出她小巧的耳朵。

    她又深吸了吸,他上的味道很好闻,这般熟悉的感觉,除了他之外,没有任何人可以给她。

    还记得前些子,他佯装不认得她,用假份与她见面,虽然那时候她的脑子否认他的份,但是她的感觉却依旧认定了他,他上的气息,是任何人都替代不了的。

    “就是这个味道!”她像只懒猫,窝在他的膝头,任由他的指在她的颊边游走,鼻中发出满足的一声叹息。

    “味道?”七夜好笑的问:“你把我当成你的食物了吗?其实……你是饿了吧!”

    真会扫去她的兴致。

    她缓缓的从他的膝上抬起头,又突然低头在他的大腿上咬了一口,既然他都说了,她就坐实了这个罪名。

    “既然你说我饿了,那现在我就吃给你看!”她坏笑的抬头,对上他有些疲惫的双眼,那眼底仍是满满的宠溺,令她诧异:“你怎么了?”

    他当然不会告诉她,昨天晚上他与小家伙一起去查找可以将那妖魔降住的办法,在圣宫的圣书房中,连夜将所有的书全翻了一遍,也找不到任何办法,看完了书之后,想到夏雪的事,又马不停蹄的从圣宫赶回楚国王宫。

    “因为担心你呗!”七夜笑点她的鼻梁,眼中疼之色显而易见。

    担心她?

    她噗哧一笑。

    “我有什么好担心的?”突然想到自己是昨天下午回来的,一直在睡着,中间似乎没有醒来过,她脸色微变:“难道……我昨天病了?”

    他的眉头立马蹙起。

    “别胡乱猜测诅咒自己,你没有病!”七夜沉着脸,声音略微加重了几分。

    “不过,我怎么睡了这么长时间?我怎么回来的都不知道!”纤长的玉指,揉了揉酸涩发涨的额头,细想昨天的事,脑中一片空白,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她完全不知晓。

    “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对了,你起来之后,先把这碗药喝了!”说着,七夜端了一碗黑糊糊的汤药过来。

    汤药散发出一股浓郁的药味,那味道令夏雪一闻眉毛便死死的锁紧,咬紧牙关拒绝。

    “你不是说我没病吗?既然我没病的话,你为什么要我喝这种药?”夏雪推了推那碗药,拒绝喝下去,为怕喝药,还捂紧了嘴巴,深怕七夜会突然拉过她,着她把汤药喝下。

    “谁说你病了,没病就不能喝药补体的吗?”七夜好言相劝。

    “既然只是补体,那我就更不想喝了,反正也没事,就放着吧,要么拿给小巧去也行,小巧的体也刚恢复不久,用这碗药正好……”

    “可是,这碗药,小巧就算喝也不会有什么效果的!”七夜似笑非笑的盯着她的眼睛,嘴角扬起好笑的弧度。

    “补药还分什么人吗?反正我是不想喝!”她一闻到那个味道,就想把这几天吃的所有东西都吐出来,她最怕的就是古代的这些汤药,此时此刻,她多么想念现代的糖包衣药片和胶囊,起码不用受“苦”。

    看她那表,是打定了主意不想喝的。

    这个时候,七夜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大大的笑容,温柔的将她搂入怀中,低头在她的额头轻吻了一下,微笑道:“可是,这是安胎药,只能为孕妇补,小巧又没有怀孕,你让她喝这个做什么?”

    “那……”夏雪的嘴巴张了张,终于反应过来刚刚七夜说的是什么,她的眼睛瞪的如铜铃大,黑色的眼珠子几乎瞪出眼眶,她的思维,被安胎药三个字给震飞了,好不容易,她的思绪才又回归了回来:“你刚刚是说……我……怀孕了?”

    夏雪不敢相信的指了指自己平坦的小腹。

    天哪!她竟然有孕了,这让她怎么相信。

    “虽然,我也不敢相信,不过,既然三哥都已经说是了,那就是没错!”七夜含笑的提醒她这个事实。

    听到他这句,夏雪的脸垮下了一些,脸沉沉的不大好看,看向他的目光亦带着几分怨愤。

    “圣君似乎很不满这个孩子,你放心,这个孩子,跟你没有半点关系,你现在可以马上回去了!”她冷嘲讽的就推开七夜。

    七夜适时握住她柔软小手,将她前倾的体顺势搂入怀中,在她的脸上亲了好几下,她的怒气,被他的这一亲,全亲的消失了。

    “生气了?”他笑看她生气的美丽杏眼,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揶揄。

    她白了他一眼,双手没有用力的轻推了他一下:“谁生气了,谁敢生魔界圣君的气?我只是小小的人类,就算想生气也生不起!”

    她的话,字字有力,看起来她是已经恢复了气力,体应无大碍了,他总算放下了些心。

    “这个世界上,也就只有你敢对我生气!”

    “是哦,既然如此,那你就走!”夏雪仰起下巴,凶巴巴的威胁,那眼中的绪,明明是在警告他:你敢离开试试。

    “我怎么舍得你呢?还有……”他的大手大刺刺的覆向她平坦的小腹:“我们的孩子。”

    “我看,你是舍不得你的孩子吧?为了孩子就为了孩子,还说是为了我,这个理由找得真是理直气壮、冠冕堂皇!”夏雪吃味的戏弄道,整个卧室内,到处弥漫着一股酸味。

    “我们的孩子将来出生了,估计也如你这般巧舌如箭,到时候我该怎样招架!”七夜好笑的戏谑道。

    “那你就别理我们!”夏雪愤愤的瞪他一眼。

    “好了好了,先别说这么多了,还是把这药喝下去是要紧!”七夜重新把药端了起来,送到夏雪唇边。

    那股浓烈的药气冲入鼻底,夏雪马上皱起眉头,嫌恶的瞪着那碗黑糊糊的药:“这么难闻,要怎么喝?肯定好苦!”

    “良药苦口,你昨天在外面累了这么久,才会昏睡了这么久,为了自己的子,也为了孩子,多少喝一点!”七夜温柔的劝说。

    拗不过他的话,再加上……她对他的温柔无任何抗拒之力,半推半就的况下,她才凑过碗将整碗药连渣都不剩的全喝了下去。

    刚喝完,夏雪就咒骂开来了:“三哥一定是故意整我,这药里竟然放了这么多苦的东西,快要苦死我了!”

    七夜递过来一碗糠水,夏雪赶紧再一口饮下,这时,她嘴里那股浓烈的药味才缓和了许多,但是……舌头动了动,那股药味还是在她的口中不散,打了一个嗝,全是药气。

    “三哥也是为了你好,虽然他心坏了点,但是他的医术还是很高明的,至少不会乱开药!”

    ※

    七夜刚刚说到“他心坏了点”这几个字的时候,不远处的牢房内,老头儿连连打了两个喷嚏。

    “三哥,你怎么了?”海蓝担心的问老头儿:“你不会是得伤寒了吧?”

    老头儿吸了吸鼻子:“我哪里会得伤寒,一定是是有人在我背后说我的坏话!”

    ※

    “谁说的,她每次不欺负他就不是三哥了,我怀疑,我的药肯定被他动了手脚,专门开那些对体无害,但是却很苦的药。”夏雪愤愤的指责。

    在城外重犯牢内的老头再一次连打了两个嘻嘻,老头在心里不嘀咕着,难道自己真的得伤寒了不成?

    “只要对你的孩子有好处,就行,怎么样,体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倘若有不舒服的话,就马上说!”七夜连番的话问下来,听得夏雪头有些痛。

    她抬手捂住他的嘴巴,阻止他用话继续摧残她的耳朵。

    “那个,我现在很好,没有任何不舒服,所以……你也不用担心,对了……倘若我现在有了孕,那不就是说……”夏雪突然想到一个好笑的:“十个月之后,小家伙就真的会变成我的孩子?”

    光想就觉得这件事非常之有趣,她可以肆意的蹂躏他了。

    说到这里,七夜的眸底闪过一丝昏暗,那丝暗色一闪而过,眨眼便不见,然后他微笑的冲夏雪点了点头。

    “按理说,是这样没错!”

    “那太好了,我现在就要开始计划,看到时候有什么办法,可以好好的教训他的!”夏雪心里计划得一劲!敏感的她,发现今七夜的神色不大对,于是她停止了故意开玩笑:“七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她之前不问不代表她忽略了。

    “没有什么事!”七夜故意闪躲着她的目光。

    夏雪眉头蹙得更紧,双手捧住他的脸颊,让他无法躲避她的视线。

    “告诉我,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是不是问题已经很严重了?”

    若非事变严重,七夜向来喜形不于色的人,不可能会这样愁容满面。

    见夏雪这样问,七夜知晓无法瞒她,只得开口。

    “是关于付少轩的事。”

    “付少轩?你说金陵公子付少轩?他怎么了?不是已经将他送回大邺国了?难道是大邺国又出了什么问题?”不可能呀,这会儿,付少轩还不能到达大邺国呢,就算大邺国生事,也不可能会有这么快。

    “不是大邺国的问题!”七夜指出一点:“是关于……我们在断魂谷中所发生的事。”

    “那件事不是已经过去了吗?还有什么问题?”夏雪不解。

    “我们已经确定,断魂谷中的妖魔,实则是潜伏在他的上,那妖魔寄居在他体,必须要杀……”

    “不行,不能杀了他!杀了他的话,两国必会有隔阂!”再说了,付少轩也算对她有恩,她夏雪不是忘恩负义之人。

    “我知道,所以我们现在正在找办法,尽快找出,即使不杀了他,也能将那妖魔除掉的办法!”七夜微笑的回答。

    夏雪松了口气。

    “那不好,只要不杀了他,其他什么办法,你都可以使,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一听这件事就非常有趣,夏雪眼中一亮,马上要加入。

    “不需要了,你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把自己的体养好,好好的把孩子生下来!”七夜温言叮嘱她。

    白了他一眼,他这是看不起她。

    “你别忘了我是谁,而且……我还有泣血琵琶守护着,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再说了,我自己的体我很明白,我自己会小心的,我……你还信不过吗?”夏雪笑着靠入他怀中。

    吸着他上的气息,她只觉心大好。

    突然她的脑海中回想起在寺庙前,那名和尚的话,夏雪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冷不叮的推开面前七夜。

    “你怎么了?”七夜以为夏雪体有什么不舒服。

    他刚要去拉她的手,她的手如同被灼到了般,反的缩了回去。

    七夜皱眉,不知道夏雪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老头儿离开之前,曾经告诉过他,孕妇的多变,有可能会无缘无故的生气之类的话,都嘱咐过他。

    想来,夏雪刚刚的举动,就是这个原因。

    他不以为然的笑了笑。

    “好了,既然你现在药喝完了,我的任务也便好了,我马上让人进来服侍你起梳洗!”

    “好!”夏雪点了点头,一阵心颤,她现在心乱如麻,整个人的神经紧绷着。

    七夜优雅的起,撩起玄袍,端起桌子上的汤药碗,笑看了夏雪一眼,然后才转离开。

    等到七夜离开之后,她才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她与七夜之间的相处,何时变得这么局蹙了?不过,看七夜的表,他应当没注意到她的异状。

    ※

    连续好几,海蓝与老头儿一起守着付少轩,付少轩每呆滞的坐在牢中,除了每乖乖用膳之外,便没有其他的动作,让海蓝和老头儿两个看得都有些无聊了。

    牢内暗潮湿,一名重犯在牢内突然昏倒。

    老头儿无聊的伸手去救治,判定对方是得了风寒,再加上高烧,所以才会致昏倒。

    恰逢白虎来送膳食,老头儿便又让白虎跑腿去王宫内取了些汤药来给那重犯服下,仅仅两剂,他就好了。

    那名重犯是杀人死罪,再过几个月即将被处死,有许多人劝说不让他救,他还是执意要救,那重犯竟然因为感激老头儿,说出幕后主使,牵出了朝廷中的几大官员,而且还有两名贪官因此落马,那重犯实际是替死鬼,最后那重犯被打了几十大板就释放了。

    那重犯被释放之前,特地跑来牢中,顶着血模糊的股,泪流满面的向老头儿拜谢。

    等到好重犯被家人抬走之后,一向看不起老头儿的海蓝,对他重新改观:“没想到……你医了他,居然还有这么大的作用。”

    “所以,事不要总是只看一面嘛!”老头儿骄傲的昂起脯,得意洋洋了起来。

    果真是给他三分颜色,他就要开起染坊来了。

    “不过,他的病症要比萧王那臭小子好多了,所以才能那么快就好!”老头儿不经意的吐出一句,却意外的吐出了一个消息。

    海蓝一听之下,浑战粟了一下,激动的抓住老头儿的手臂,嗓音略微提高:“你说什么?他也病了?”

    手臂被海蓝尖锐的指甲掐得很疼,老头疼的龇牙咧嘴:“很疼的,你快放手!”

    “你快说!”海蓝的手劲用的更大。

    “是是是,前几天刚刚回到王宫的时候,他就病的昏倒了,所以我……”

    “不行,我要回去看看他!”海蓝一下子着急了,像只无头苍蝇般在牢内踱步,脚踩在地上,发出凌乱的脚步声,一下又一下,她的眼珠子骨碌动了下,放好的抱着老头儿手臂:“三哥……”

    老头儿浑哆嗦了一下:“你比我年龄大多了,叫我三哥……不大合适吧?”

    海蓝眯紧眼,深吸了口气,好脾气的劝道:“跟你打个商量,你先在这里看着他,我回去一趟看看萧王好不好?”

    “这会儿他肯定已经活蹦乱跳的了!”

    “就一眼,一眼!”海蓝撒的晃着老头儿的手臂。

    整个体被海蓝摇的快散架了,老头儿只得不耐烦的推开她。

    “唉呀,好了好了,让你去就是了,真烦人,不过你要快去快回!”

    “好!”海蓝喜滋滋的,连声招呼也不打,蓝色的影一闪,便离开了牢房内。

    “……”老头儿的手还僵在半空中,海蓝已经不见了,速度真快!!

    ※

    夏雪正捧着书躺在七星宫窗下的软榻上读着。

    突然感觉到一股冷的风从窗外窜入。

    好看的眉毛挑起,灵黠的美目流转,警觉的坐起,一道影骤然在屋内出现,看到对方的脸,夏雪的眼珠子倏的瞠大。

    ————————

    欧耶,明天继续……

重要声明:小说《六岁小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