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穿心(6000+)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雪色水晶 书名:六岁小妖后
    夏雪还未开口,就被七夜狠狠的甩开了手,她甚至还未反应过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被甩开,不敢置信的看着七夜护着“夏雪”。〖〗

    那“夏雪”还不是真正的实物,只是……空气丫。

    “七夜,我总算见到你了,快跟我离开这里!”夏雪嘶哑着声音,深的冲七夜唤道。

    七夜是因为想要帮她救小绿妖,跟她一起来到地,结果才会被困在这莫名其妙的八角房屋内的,七夜会被困在这里,她要付大部分的责任,不管付出任何代价,她一定要把七夜从这里带走。

    “别以为你长着跟雪儿一样的脸,我就不会伤害你!若是不想死的,就马上离开这里,否则,别怪本圣君手下无!”七夜冷冷的威胁道,才刚转了个脸,七夜满脸柔的看着“夏雪”:“雪儿,你没事吧?媲”

    “夏雪”摇了摇头:“我没事,但是,她怎么会长得这么像我?”

    “大概是什么妖魔故意在跟你开玩笑!”温柔之色再一次转过来,一下子变得冷厉无,那脸色的转变可真快,可惜,他的温柔之色,却不是对她:“你马上离开这里,再不离开的话,虽怪本圣君亲手将你驱逐。”他的话中,带着冰冷的命令。

    她从未听过他这般冰冷的话,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七夜,你不要被她给骗了,不对……”夏雪觉得自己的思维有些混乱,一下子才想到自己刚刚只是在跟空气生气,忙调整了自己的心绪:“七夜,你现在是在幻觉里,你刚刚看到的都是你自己幻觉出来的,并不是真实的,你赶紧醒过来吧!我是特地来带你从这幻境里出去的!”夏雪急急的道,把真实的话一股脑儿说了出来。

    她期盼的望着七夜,以为七夜会相信。

    谁知,她才刚刚说完,就看到七夜脸上的冷意更甚,他的嘴角噙着森寒的笑容。

    “你说什么?你说眼前的一切都只是我自己幻想出来的?”冰冷的手指倏的卡住夏雪的喉咙,手指捏着她喉间的命脉,冰冷的手指,稍稍用力,便可将她纤细的脖子掐断,伴随着冰冷的呼吸打在她的脸上,他的威胁随之飘来:“不管你是谁派来的,本圣君告诉你,本圣君一个字都不相信!”

    他的手指再一次将她的脖子狠狠的甩开。〖〗

    他的力道,将她掐的几乎喘不过气来,喉咙好不容易才得到了自由,脚步踉跄了好几下才好不容易站稳了体。

    她从未见过七夜对她这样无,还卡住她的喉咙,将她冷冷的推开。

    这大概就是因为她的任,老天对她的惩罚,否则……七夜绝对不会对她这样。

    “七夜,你到底要怎样才肯相信我?七夜,人魔神三界,是不可能和平共处的,否则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和平了,为什么会等到现在?七夜,眼前都只是虚幻,你快清醒吧,倘若你不清醒的话,就会变成地房间里的壁画,永远留在这里,而且你的体会变成地里的那些石头,那些在地里沉浸在虚幻世界里的妖魔都变成了石头,你还记得我们在地里见到的那些石头吗?七夜……”

    夏雪一字一顿的提醒着七夜,试图唤醒七夜的意志。

    然,听到夏雪这些话的七夜,脸色倏变。

    “够了,不要再说了,本圣君不会听你的这些鬼话,你刚刚说的这些话,是从哪里听来的?妖言祸众!看来,不清醒的人是你!你假扮雪儿又意何为,是为了故意接近本圣君的吗?”他的五指勾起她的下巴,迫人的冰冷视线扫过她的脸,仔细的端祥着她:“这张脸,是不是要本圣君毁了它,你才甘心?”

    他的话带着浓浓的威胁。

    他的表,还有他的话,不管是看起来还是听起来,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圣君,您的婚礼已经准备妥当,您看还是和未来的圣夫人一起换上喜服吧!”七星宫外一名小妖突然跑过来提醒七夜。

    “本圣君知道了,你下去吧!”七夜面无表的挥了挥手。

    “是!”那小妖一眼看到了夏雪,再看了看七夜侧的“夏雪”,惊诧的问七夜:“咦,圣君,怎么会有两个圣夫人?”

    “她不是圣夫人,马上把她带下去关起来,不许她再出现在本圣君面前!”

    “是!”

    那名小妖的话落,就当真要跑过来捉住夏雪。

    “我看谁敢!”夏雪的怀中抱着泣血琵琶,手指稍稍弹动琵琶弦,一个破音划了出去,那名小妖被夏雪的泣血琵琶击中,一下子被弹了出去。〖〗

    泣血琵琶。

    看着夏雪怀中的泣血琵琶,而“夏雪”的掌心里却空无半点东西。

    泣血琵琶怎么说也是圣物,并不是胡乱就能捏造出来的。

    “泣血琵琶,怎么会在你的手上?”七夜眯眼危险的看向夏雪。

    “泣血琵琶本来就是我的东西,什么叫“怎么会在你的手上”?”夏雪伶牙俐齿的反驳,将那名小妖击退,夏雪收了收心魂,冲七夜紧张的道:“七夜,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再在这里待下去,我们两个都会出不去的,你要赶紧跟我出去!”

    夏雪急急的道。

    “本圣君马上就成亲了,不会听你这妖魔的胡言乱语,至于你手上的泣血琵琶,是雪儿之物,根本就是你不配拥有的!”

    看着七夜一步步靠近,脸上挂着危险的光芒,夏雪感觉到他神色有异,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

    “你……你想做什么?不要靠近我!”

    一般七夜露出那种表的时候,就说明他意有所图。

    而他的目光所指,是她怀里的泣血琵琶,难道她为了那个根本不存在的“夏雪”,要抢夺她的泣血琵琶?

    现在,七夜没有认出她来,她还要失去泣血琵琶吗?

    “你这般怕我,还说你是雪儿?敢伤害我的女人,你知道会有怎样的下场吗?”七夜右手的五指蓦然张开,露出如镣牙般的指甲,散发出点点寒光。

    夏雪一步步后退,他一步步近,直到她退无可退,而他已经站在她的前。

    就在这个时候,夏雪的形突然一下子晃到了不知道什么的地方,眼前的七夜已经不见了踪影。

    怎么回事?

    夏雪睁眼开眼睛,看着四周陌生的环境,不狐疑了起来。〖〗

    “小鬼,是你吗?”夏雪怀疑的朝四周喊了一声。

    “娘亲,是我!”小家伙的声音突然传来,证实了夏雪的猜测。

    “你在做什么?怎么会把我弄到这里来了?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好像还是圣宫,四周到处是怪石,不过这里她好像没有来过,连半丝人影也看不到。

    “娘亲,我好不容易才把你弄到这里来的,若不是我,刚刚你已经被爹爹把泣血琵琶给抢去了。”小家伙委屈的道。

    “现在我要马上回去,七夜跟“夏雪”就快要成亲了,倘若他们两个成亲的话,七夜就永远都出不去了!”

    “可是,爹爹比你沉沦的还要深,若是你劝的话,劝不住的,爹爹本来就是魔界之尊,现在处幻境,更加增添了他的魔气,也就是说,他现在是听不进去任何劝阻的!”小鬼严肃的告诉夏雪。

    “你什么意思?”她转向小家伙所在的方向,实在是不知道小鬼在哪里,看不清他的影。

    “娘亲,你不用找我,我现在不在壁画里面,我只是在外面用了些手法将声音传递给你,娘亲,你还是出来吧,再不出来的话,你会跟爹爹一起死掉的!”小鬼焦急的劝阻夏雪。

    听小鬼的话,夏雪大概明白了一些。

    以前的七夜,是理智的,不像刚刚她看到的那样固执,而且危险吓人,他脸上的表,看起来好像任何人违逆他,都会被他给杀掉,不会对任何人手下留

    这样的他,无疑是危险的。

    但是,他却是七夜。

    是她深的七夜,她就不能坐视不理。

    “小鬼,你一定有办法救他的,对不对?”夏雪急急的又问小家伙。

    “我已经没有任何办法的,我唯一知道的办法,就是让他自己清醒,但是……他现在沉沦的太深,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小家伙一副无耐的口吻,内疚的冲夏雪道歉:“对不起,我已经没有办法了。”

    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七夜不可能就这样被留在这里。〖〗

    不管付出任何代价,她都一定要救他。

    “你当真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来救他?”一个声音陡然在耳边响起。

    空寂的四周,不见半丝人影,那个声音陌生中又有些耳熟,好像什么时候听到过。

    啊,对了,之前她入幻境的时候,曾经就听过这个声音,还说会如她如愿,难道就是那个声音?

    “你是什么人?”夏雪警惕的望着四周,一双眼睛里写满了敌意,怀中抱着泣血琵琶,危险的看向四周。

    “这里是我的世界,你是看不到我的,不用找了!”那声音戏谑的笑道。

    “你的世界?你是这地的……主人?”夏雪突然想到了一点,蹙眉问道。

    “这块地有的那时候起,我就已经存在在了,的主人?嗯……也可以这么说!”那个声音淡淡的说道。

    既然是地的主人,那就一定有办法救七夜了。

    夏雪欣赏的立即口开:“那你一定有办法救七夜了,对不对?”

    “按理说,只要他自己无法清醒,是不能出去的!”

    “你既然是这里的主人,你自然有办法放他出去,只要你放他出去,我可以答应你任何条件!”夏雪咬牙切齿的道。

    “既然让你变成我院子里的那些石头,你也心甘愿?”那个声音淡淡的又继续道,戏弄谑的询问她。

    院子里的那些石头?

    夏雪连想也未想的就直接冲口回答:“可以,但是,前提是你一定要放七夜出去,七夜若是离开了之后,我随你处置!”她本来就是一个死人,误穿越到这个时空,这十年的寿命,已经是多余的,而且,她现在的命,本来就是七夜救的,现在她就当是还他一条命!

    “你当真愿意?”那个声音迟疑了。

    “你不会是没有办法放他出去吧?若是你不能放他出去,就早说,我不用再在这里跟你浪费口舌!”夏雪生气的怒道,鼻中轻蔑的哼着,转便要往圣的方向而去。〖〗

    远远的可以看到圣黑色的顶。

    刚刚那小鬼可真过分,一下子就将她移了这么远,她还要重新走回去。

    “谁说我没有办法的,我……”那声音刚刚脱口,才说了一半,突然懊恼的哼了一声:“你是故意在用激将法!”

    夏雪笑着回头,满意的扬眉:“你果然有办法,我们刚刚说好的,只要你能放七夜出去,我可以变成你的那些石头!”

    那个声音顿了好一会儿。

    “你当真愿意,为了那个妖魔放弃自己的生命?你是人类,还有大好的年华,他只是一个妖魔!”

    “我的是他,并不在乎他是人是妖,况且,人妖并没有本质之分,也没有贵之人,人又如何,妖魔又如何,都是生命,在这个宇宙中,只要是生命,都是平等的。”夏雪慷慨激昂的一番话,说的字字不卑不亢。

    空气中的声音又顿了好一会儿。

    “喂,你不会是睡着了吧?”夏雪不耐烦的冲空气中喊了一声。

    空气中传来一声轻笑。

    “你这样聪明,格又深得我心,让你变成那些石头,我还不忍心!”

    “那你的意思是,也不打算把我变成石头,也打算放我离开了?”夏雪灵动的美眸眨了眨。

    “不可能,夏雪,你别想得寸进尺!”

    “现在不要说这么多废话了,你现在就把七夜放了吧,我……”

    “若是现在这样放了他,未免就太便宜他了,我倒有个主意!”

    那个声音故意拖了一个尾长音,令夏雪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你……想做什么?”

    “反正你也是要消失的,我就帮你这个忙,让你在他面前彻底消失。”

    “……”

    ※

    圣宫·七星宫

    正准备换上喜服的七夜,突然感觉到后一股凌厉的风向他袭来,敏锐的他,感觉到了那股怪异的风,倏的闪开了那阵疾风,转一看,后突然出现了一名陌生的妖魔,伸出凌厉的爪子正向他袭来。

    敢袭击他?

    七夜的嘴角勾起狞笑,倏的拔出随配剑,不慌不忙的将剑刺中了对方的心脏处。

    对方竟然不闪也不躲,就这样将自己的心脏对准了他手中的剑。

    鲜红的血,染红了对方的衣衫。

    那张脸却在瞬间有了变化,她上的衣裳也开始渐渐褪色,变成了雪白的颜色。

    待那张脸渐渐恢复原状,七夜才发现对方的脸,竟然跟夏雪一模一样。

    怎么会是她?

    夏雪低头看着自己前已经染红了衣裳的血。

    在这幻镜中,不是什么东西都伤不到她的吗?那刚刚是什么?她知道了,是这地的主人在作怪。

    那家伙只说让她来找七夜,只要她现在来找七夜,七夜就会相信她的话,没想到,迎接的却是七夜的一剑穿心。

    那一剑,穿透她的心脏,疼痛在她的心口处泛开,疼的她浑痉.挛。

    可恶的地主人,千万不要让她逮到他的尾巴,否则她一定会将她今天所受的痛楚,千百倍的还给他。

    不得不说,一剑穿心的感觉是那样的痛。

    她看到了七夜的眼中有着惊慌。

    他跑过来,将她摇摇坠的体扶住,他的眼睛似被她前的鲜血染红了,满目猩红的颜色。

    “雪儿,雪儿,你怎么样?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是你?”七夜手忙脚乱的将她搂在怀中,低头看着怀中她越来越苍白的脸。

    “七夜,你总算……认我了!”夏雪冲他苍白一笑,刚一开口,口处的疼痛再一次袭来,痛的她眉头蹙紧,说话也是有气无力的。

    “不要开口,我马上让人拿赤果来,你会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

    “不用了,没用了!”夏雪染了血的手握住七夜的手腕,不让他离开,拼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其实,我这条命,本来就是用你的命换来的,本来就不是我自己的,我现在告诉你,你现在是在幻境里,倘若你跟幻境里的夏雪成了亲,就永远也出不去了,七夜……”

    “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七夜小心翼翼的搂着她,心尖一阵阵的抽痛,鼻尖酸涩,这种即将失去他的恐惧感再一次袭来:“我一定会救你的。”

    “记住,只要将你的手打在幻境“夏雪”的脸上,你就可以走出幻境。”

    “什么幻境不幻境的,我全部都不管,你会没事的,不要再说话了,我现在就带你去圣。”

    他的执拗,让本来已经决定与他分离的时候不会流眼泪的夏雪,也因此而流下了心疼的泪水。

    她感觉到自己的体越来越轻,耳边传来那阵熟悉的声音。

    “好了,该说的话你都说完了,该走了!”

    “七夜,没有我在的时候,千万不要再酗酒了,要照顾好自己!”夏雪急蹙的说完,她感觉到自己的体已经悬浮在空气中。

    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她提醒他:“七夜,不要被眼前的一切蒙蔽了你的双眼和智慧,看清楚你眼前的人或事物,醒来吧!”

    说完,她的体已经在他们眼前慢慢的变淡、消失。

    这一切,恍如在梦境中般,若不是他的手上还残留着夏雪上所流出的血,他不敢相信自己刚刚看到的是事实。

    “雪儿,雪儿,你不要走……”七夜惊慌失措的四周寻找,才刚刚出了门,“夏雪”迎面而来。

    “七夜,你在找谁,我不就在这里吗?我们两个马上要成亲了,你还不快点换衣裳?”“夏雪”笑吟吟的提醒着七夜。

    成亲?

    脑中所有的混沌,在这一刻一瞬间变得清晰。

    幻境是吗?

    想到夏雪离开之前的嘱咐,七夜抬手一拳打中了“夏雪”的脸。

    一瞬间,面前七星宫的景物瞬间消失,他回到了地的八面屋内。

    ——————————

    明天不虐的,峰回路转,之前的疑惑,小娃娃出现可不是随便就出现滴哦,他的位置可素举足轻重的。明天问题揭晓。

重要声明:小说《六岁小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