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出七夜3(6000+)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雪色水晶 书名:六岁小妖后
    七夜没有戴上人皮面具,露出那张俊美无俦的俊容,远远的,夏雪便欣喜的向他奔来,脸上掩不住的开心。〖〗

    把手上的食盒放在桌子上,夏雪极力掩饰自己激动的心,然后把食物从食盒中一样一样的拿出来丫。

    一边把菜端出来一边冲七夜笑着道出菜名。

    一道道菜摆在了桌子上,每端一样菜,她都端得非常慢,手也带着剧烈的颤抖,看得出来她紧张。

    等到菜摆完了,她深吸了口气,笑着站在一旁媲。

    慕七夜曾经对她说过,说她的笑容很好看,看到她笑他也会开心。

    只是,七夜的表,并没有她想象中般与她一样的开心,看到她时的表,平静的只是像看到平常人一般,眼神没有一丝波动。

    “这些全部都是你喜欢的菜!”夏雪笑吟吟的道,七夜的表让她觉得自己的动作很可笑,甚至令她尴尬。

    七夜的眼向桌子上的那些菜瞟了一眼,眸底看不出一丝绪,末了,他蹙眉吐出一句:“这些并不是我喜欢的!”

    “怎么?你是嫌这些菜做得不好吗?”夏雪小心翼翼的问。

    “不是菜好不好,是这些并不是我喜欢的,看王后的表,是不是把我当成另一个人了?”

    当成另一个人?

    夏雪微扯嘴角,疑惑的看向他:“你在说什么?什么把你当成另一个人?”

    七夜直接指着自己的脸。

    “这张脸,你不是因为这张脸,把我看成另外一个人了吗?”那双散发出淡淡紫光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夏雪,眸底透着几分揶揄:“难道不是吗?”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当然知道我自己在说什么,只是……王后似乎忘了自己在做什么。”

    “我不懂你的意思?”她直觉七夜话中有话,一双眼微眯着,等着他的下文。

    “你刚刚,不是把我当成了楚王慕七夜了吗?”七夜冷笑着突然问了一句。

    什么叫把他当成了慕七夜?

    “七夜,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是魔界圣君,并不是什么楚王慕七夜,我想你最好要明白这一点,我现在的这张脸,只是因为偶然看到了觉得很好看,于是就用法术将自己的脸变成了现在的模样。〖〗”七夜面不改色,一字一顿的向夏雪解释。

    他每说一句,夏雪的心便跟着一阵阵的刺痛,等到七夜说完最后一个字,夏雪体里的力气像被抽尽了似的。

    她一只手扶着桌子,撑住自己有些晃动的体,脸上的表僵硬。

    “七夜,我现在原谅你欺骗了我这么久,但是,如果……你再戏弄下去,我可就真的要生你的气了!”夏雪咬牙冲七夜低斥,嘴角勾起一抹连她自己都觉得非常难看的笑容。

    “事实摆在面前,只是你自己不愿意相信而已,你不早就在我的上证实过,我并不是那个慕七夜了吗?现在为何还想要欺骗自己?”七夜一针见血的指出她心中所想。

    他不是慕七夜?他所告诉她的这一切,只是证明了这一点。

    但是……

    倘若他不是慕七夜,那真正的慕七夜到底在哪里?

    她的手微颤的扶着桌子,不小心碰掉了一只盘子,盘子落地,“砰”的一声,瓷盘的碎片在地上碎得满地都是,盘子中的菜也因此洒在地上,夏雪的脚边。

    盘子落地的声音,仿若在夏雪的脑袋里狠狠的敲了一下。

    突然她抓住了他话中最重要的一点。

    “倘若……你不是七夜,你是用他的容貌幻化来的,那七夜到底在哪里你是不是知晓?”夏雪带着最后一丝希望的看着他。

    只见七夜点了点头。

    他的意思是……他不是七夜,但是,他知道七夜在哪里?

    “那你是不是可以带我去见他?”

    “本来,他是不想见你的,不过,我看在你这么痴心的份上,可以带你去见他,但是……你必须要事先做好心理准备!”七夜微眯着眼提醒道。

    做好心理准备?难道是慕七夜变心了?或是出了什么其他的事

    不管是哪个方面,她都必须要见到他。〖〗

    “好,事不宜迟……”夏雪指了指桌子上的饭菜:“你现在马上用膳,吃完之后,马上带我去!”

    “现在发现我不是你要找的人,态度也变得这样快,早知道我就过几再告诉你!”七夜打趣的笑着说,得到的是夏雪狠狠的瞪眼。

    “最好不要让我发现你骗我,到时候你若是骗我,我不管你是什么魔鬼,是不是跟七夜有同一张脸,我都不会心软!”夏雪危险的眯眼警告道。

    “我好怕哦!”七夜故意拍了拍膛佯装害怕的看着她。

    “收起你的那个表,既然你不是七夜,就不要总是学他,让人看着碍眼!”夏雪皱眉说着,然后瞪着头桌子上的面具:“麻烦你把你的脸遮起来,我不想看到你这张脸。”

    “你不是一直想见这张脸的吗?既然想见,何必让我遮起来?倘若可以,我倒是可以勉为其难的暂时装扮成成楚王慕七夜,你意下如意?”

    双手紧握成拳,指关节用因力发出碜人的咯吱声响,伴随着夏雪的警告。

    “不要想再用这种方法戏弄我,我的手可是不长眼的。”说完,夏雪再也不想与他说半个字,转出了木屋,逃离他的视线范围。

    七夜,七夜,她终于可以真正的再见到他了,半年了,她终于可以找到他了。

    惊喜之余,一双美丽的杏眼往木屋内扫了一眼,一双眉紧紧的蹙起。

    这个大魔头!

    等找到慕七夜之后,她一定好好的教训他一顿。否则……他还会以为她一直好欺负。

    ※

    七夜用完膳,夏雪就把东西收了,马不停蹄的将他从木屋里带了出来,按照七夜所指的方向,往楚城外三里处的山坡上走去。

    一路上都是火红的枫叶,看在夏雪的眼中,令她感觉甚是刺眼,一阵风吹过,那些枫叶不停的在树顶向她招手,树叶的沙沙声,听起来像是嘲笑声。

    沿着狭窄的山路,一直往上走,七夜一点儿也没有停下的打算,在半山腰上绕了半圈。〖〗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到?”夏雪怀疑的看着七夜的背影。

    “就快了,若非你只是个人类,我一眨眼就能到,现在还要陪着你在这里走路!”前头的七夜边走边冲夏雪抱怨。

    “若非你之前戏弄了我那么久,现在我可不会再烦你!”说到底,这都怪他自己,是他自己欺骗了她,整天戴着张面具,又有那么多与慕七夜相似的表现,才令她对他误会的。

    到最后……他还是个骗子。

    “听你这么说,这一切……都只怪我自己喽?”

    “我可没说,这是你自己说的!”夏雪伶牙俐齿的哼道。

    两人有说有笑的,不一会儿,便来到了快到山顶上的一个山洞前。

    这个山洞朝北,靠处,刚到山洞前,便感觉到一股凉嗖嗖的风从山洞内吹了出来,吹得人汗毛孔都竖了起来了。

    “这里是哪里?你是不是又骗我了?”有了多次经验的夏雪,一时之间还难以相信眼前这个大魔头。

    洞口处遍布荆棘,遮住了沿口。

    七夜轻易的一挥手,便将荆棘移开,露出了窄小的洞口,然后首先进了洞。

    夏雪在洞外迟疑了一会儿,不知道要不要进去,才刚想着,就听到里面七夜唤她。

    “楚国小妖后,还不进来?”

    “小妖后?”夏雪眯眼。

    “怎么?十年前,你不是人们口中的六岁小妖后吗?我有唤错?”

    即便是这样,听到这个句话从他的口中发出来,她怎么听怎么像揶揄。

    “我已经十六岁了!”她不满的纠正他的称呼。

    “可是我已经三百多岁了!”

    “……”很好,他赢了,脸黑了黑,夏雪灵黠的美眸转了转,突然想到了一点,忍不住笑着朝洞内戏道:“那我是不是该喊你一声老爷爷?”

    洞内久久没有回答的声音,在夏雪以为他没听到,想要再重复一遍时。〖〗

    “不需要,楚为王后,你可以进来了!”声音是极度郁闷的。

    很好!她赢了。

    这个洞怎么看,怎么诡异,里面漆黑一片,看不出有什么。

    慕七夜能藏在这里?慕七夜可是最讨厌漆黑的地方的。

    但是,只要能找到慕七夜,她就暂且信这大魔头一回。

    想到这里,她便紧紧的跟在大魔头的后。

    眼前一片漆黑,她不小心撞到了头顶的石壁,疼的她痛吟出声。

    “好痛!”

    他的轻笑声传来,惹来她的诅咒。

    “笑什么笑。”

    “唉……连笑都不让人笑了,把手伸过来,我带你往前走!”他爽快的邀请道。

    要她把手伸过去?这不就要肌肤接触了吗?夏雪直觉的反感,迟迟没有把自己的手递过去。

    大概是对方等的不耐烦了,便丢下一句警告:“除非你想自己再碰到头或什么的,弄的鼻青脸肿的看到慕七夜,否则……就把你的手递过来!”

    山洞内一片漆黑,夏雪最怕在这样的夜里,四周一点儿动静都没有,这倒更让人心里担心。

    眼前的这个大魔头虽然可恶,却不算是个正人君子,就暂且信他一回。

    想来,这一路,她暂且信他的次数还不少。

    经过了强烈的心理挣扎,夏雪深吸了口气,手缓缓的伸了出去。

    她才刚刚伸出,就被他一把握住,大手拉住她柔弱无骨的小手,一扯便将扯着她往前走。

    “呀……”一时的猝不及防,吓得夏雪差点跌倒,美目黑暗中瞪着他的方向:“你就不能轻一点?再怎么说,我也是女人,是男人就应该怜香惜玉!”

    “若是怜香惜玉,对方也该是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柔弱女子才对,楚国王后认为自己是那类的女子?”

    她窒了窒,当然不会承认自己是那种柔弱女子。〖〗

    听到她没有回头,前头的他一边往前走,一边冲后的她讥讽:“你既然自己都不承认,又何必勉强我要对你怜香惜玉?”

    可恶的男人,等她找到慕七夜之后,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他,太可恨了。

    气愤的她,一抬手,不小心撞到了墙壁,尖锐的疼痛,从指尖传来,十指连心,痛的她倒抽了一口气,嘴里发出痛吟声。

    黑暗中,前头又传来他讥讽的笑声:“说让你自己注意一点,你偏不听,又撞疼自己了吧?”

    “……”夏雪咬牙切齿的一字一顿:“你、根、本、就、没、有、提、醒、我!”

    “哦,那我忘了!”他的话里没有半点认错的态度。

    “……”

    她闭紧嘴巴,打算不再与这个大魔头再说一句,否则……她一定会被他给气死了,可恶的大魔头。

    上台阶的时候,七夜好心的提醒夏雪:“脚下有台阶,要小心!”

    气头上的夏雪,没有听到七夜的劝告,走到台阶前,才刚刚踏了一步,便被台阶绊到,一个不小心,体没有重心的向前倾,夏雪惊呼了一声,直直的往前扑去,扑到了七夜的上。

    七夜适时的回头,将夏雪的体直接接住,宽厚的手掌,扶住她的手臂,轻轻一拉,便将她拉入怀中。

    “原来,楚国王后最喜欢的是投怀送抱!”他打趣的一句。

    可恶的浑蛋,夏雪恨的抬起手,想要打他,但是他的手将她的手臂握的很紧,巧妙的制住她的手势,让她无法打到他,因为姿势难过,她才打了他几下就累得气喘吁吁。

    七夜带着夏雪穿过黑暗的山洞,终于来到了山洞中央。

    到了山洞中央,只见眼前豁然开朗,不再像之前那样黑漆漆一片。

    这是一个圆形的山洞,洞顶有一个大约数米见方的洞口,阳光从洞口上面透了下来,有几株根茎硕大的树藤从上沿伸至下方的小池中。

    洞内的石壁光可鉴人,便将光线在洞内反,将整个山洞内部都照得非常明亮,一眼望去,这个山洞足足有数百平方,能容纳数百人。

    夏雪惊奇的张了张嘴,手还紧握着七夜的。

    在山洞中太过依赖七夜,现在已经出了山洞,一时忘了松开,待夏雪发现自己握着七夜的手,心怦然一动,连忙松开,深怕两人之间再有误会。

    她的一双美目则在山洞的四周扫视,七夜淡淡的回头看着夏雪,脸上的表不再像之前那样轻松,渐渐变得沉重。

    该来的这一刻……总是要来的。

    夏雪看了看四周,除了光滑的石,还有洞下的水涧,便再没有其他。

    看了看水涧上的树藤,夏雪发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便回头瞪向七夜,不悦的问:“我们明明可以从上面下来,不用走黑漆漆山洞的,对不对?”

    “没错!”

    没错?他居然还回答是没错,而不是其他,明明可以以最快的方法进来,他偏偏带她走山洞,中间还戏弄她,甚至……

    她摸了摸额头上的疼痛处,那里是刚进山洞时碰在石壁上碰到的,如今还隐隐作痛,刚碰一下便疼的她赶紧缩回了手。

    恨……

    夏雪的眼中带着浓浓的怒意瞪着他。

    深呼吸。

    他是大魔头,她是人,人不跟魔斗,而且……女不跟男争,她要心平气和,才不会被他气到。

    终于,夏雪的理智恢复,得以去想现在的处境。

    她想起自己来这里是做什么的,刚刚差点被那个大魔头给气得忘了来这里的目的。

    “不是说七夜在这里的吗?这里却没有其他人,你带我来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夏雪生气的问七夜。

    “我说他在这里,他就在这里!”

    “胡说,这里明明没有任何人,大魔头,你又骗了我,我要出去了!”夏雪怒不可遏,手掌握拳,聚起内力,准备足尖点地从洞顶离开。

    “楚国王后别急着离开,你来不就是为了见他的吗?见不到慕七夜,你就想走吗?”

    “大魔头,你到底想怎么样?”夏雪动容的怒斥,美丽的脸孔因激动而微颤着,一双眼睛红红的,声音也因此而微微颤抖:“你闹够了没有?我要找七夜,可是……可是你却一直在戏弄我!我没有时间再陪你玩了,如果你觉得戏弄我很有成就感,那么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你成功了,但是,请你以后再也不要来找我!”

    她声声嘶哑,可以听得出来她现在很

    “你以为我会把他就放在显眼的地方?那么他早就被人给发现了。”七夜的声音凉凉的传来。

    “你什么意思?”她的声音还余有颤抖,美目质疑的眯起。

    “跟我来!”七夜冲她招了招手,然后往旁边指了指。

    顺着他的手指望去。

    七夜按了一下墙壁上的一处石头突起处,原本的石突然打开,从里面渐渐的浮了一个人来,那人下的石与上面的石沿平行后,停住。

    刚看到那张脸的瞬间,夏雪惊的睁大了眼睛,那张脸,还有他上的衣服,都是慕七夜。

    是的,他就是慕七夜。

    夏雪面露喜色,忍不住扑上前去。

    “七夜,七夜……”夏雪一边跑过去,嘴里一边叫着慕七夜的名字。

    然,当她靠近了之后,才发现慕七夜整个人,好像植物人似的躺在那里,一双眼睛无神的望着头顶,脸上没有任何表

    不管夏雪怎么唤他,他都一点儿反应都没有,整个人没有生气一般。

    “七夜,你怎么了?你看看我,说句话呀!”

    夏雪慌张的回头一把抓住七夜的手,指着上的“慕七夜”问:“他怎么会这样?我喊他,他怎么都不理我?”

    “半年前我碰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这样了,不能说话,没有表,没有思想,是个……”慕七夜顿了一下之后,看着夏雪的眼睛一字一顿的吐出三个字:“活、死、人!”

    “不,不可能会是这样的……”夏雪震惊的尖叫了一声。

    “谁是活死人?”七夜还未开口,夏雪的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夏雪后的那个“慕七夜”突然坐了起来,一双褐色的眸子带着笑意的望着二人,末了,目光直勾勾的盯着七夜:“是说我吗?”笑容挂在嘴角,带着挑衅的望着他。

    那双眸子里透着淡淡的蓝色光芒。

    七夜倏的眯眼。

    怎么会是他?他居然……回来了!

    ——————————

    吼吼,亲们周末愉快……

重要声明:小说《六岁小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