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遇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雪色水晶 书名:六岁小妖后
    “参见圣君!”六人突然冲夏雪后的人,低头握住权仗在左前恭敬的行礼。〖〗

    圣君?

    就是黑脸丑八怪嘴里的那个人?

    夏雪下意识的转过,看到后果然站着一个人,一玄色衣袍,松松垮垮的衣服穿在他的上,并不显臃肿,高大形的他穿着那衣服更显飘逸媲。

    对方的脸上戴着一张青铜面具,遮住了本来的容颜,露出在外的一双眼睛,散发着淡淡的紫色,妖冶非常,他的发有些微卷,披肩在肩膀之上,这发型……倒是有些熟悉。

    对上他目光的那一瞬间,夏雪的心被狠狠的撞了一下。

    冷冷的一声哼,低沉的嗓音带着几分鸷的冲那六人吐道:“看来,在你们的眼里,早就已经没有了本圣君。”

    “属下不敢!”六人异口同声的答。

    “既然如此,你们又怎么敢背着本圣君私自出圣宫?在你们的眼里,还有本圣君吗?”七夜的声音又冷了几分,声音低沉得令在场的所有人都能感觉到其中的怒意。

    “属下知罪!”六人再一次回答,一个个看起来似乎是真的知错了。

    “既然知罪,就马上随本圣君回圣宫,再也不准踏出圣宫一步!”七夜冷冷的一声令。

    天长老立马不同意了,指着夏雪就道:“可是圣君,就是这个女人杀了天长老。”

    “天长老的事,本圣君自有主张,你们六个放着圣宫的安危不管,私自出了圣宫,若是圣宫内有什么危机,你们是否担待得起?”七夜鸷的眯眼,凌厉的目光扫过,六个人一个个全不敢开口的垂下了头。

    “属下知错!”六个人心虚的小声回答。

    “既然知错,马上随本圣君回圣宫!”

    “是!”

    说完,玄袍的七夜,当着众人的面往七星宫外走去,后的六人亦附和着脚步跟随在后。

    面前这位被人唤作圣君的男人,不管是形态,还是声音,都有慕七夜非常相似。

    “等等,你能不能把脸上的青铜面具摘下来,让我看看你的脸?”夏雪突然唤住了玄袍男子。

    “就凭你,也配见我们圣君的真容?”天长老握着手中的权仗指着夏雪便是一阵怒喝。〖〗

    “我要看看你是不是我认识的人。”夏雪着急的道。

    七夜缓缓回头,一双锐利的眸,透过脸上的青铜面具直勾勾的对上夏雪的眼,没有一丝闪躲。

    “本圣君已经三百多年未出过圣宫,这位姑娘是不可能见过本圣君。”

    三百多年?在场的兰等人顿时哗然,三百多岁的人,怎么还会这般年轻?

    三百多年?这四个字,犹如给夏雪泼了一盆凉水。

    “还不走?”七夜说完冲后的六人冷冷的一声喝。

    六人急忙跟上。

    他们才刚离开,夏雪抱着泣血琵琶便要追上去,被后的老头儿和叶洛尘拉住。

    “雪儿,你要去做什么?”

    “小雪儿,你想干什么?”

    不着痕迹的将他们两个人的手从她的肩膀上推开。

    “这几个人私闯王宫,我要查清楚他们是什么底细。”

    说完,夏雪头也不回的便追了上去。

    说什么去查对方的底线。

    老头儿和叶洛尘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给了对方一个会意的眼神。

    白虎说出了两人的心思:“刚刚那个人,跟我们陛下真的有点像。”

    她根本不是去查对方的底线,而是感觉对方与慕七夜相像,所以想要追上去看人家的脸而已。

    她的子顽固,若是他们劝,一定劝不住她,只得由她去了,等发现对方不是,她自然就会回来。

    ※

    对方的速度极快,夏雪亦同样飞快悄无声息的跟在他们后。

    她轻功的速度,在半年前已然超过白虎,这令白虎轻功第一的名号被剥夺,害得白虎伤心了许久。

    夏雪紧跟着他们。

    夜幕降临,今晚是满月,皎洁的月光,明亮而柔和,给大地铺上了一层柔和的白色。〖〗

    在月光下,凭借敏锐的洞察力,夏雪轻易的追随着那七人的影。

    才追到楚城外,就发现了另外有人在跟踪那七人。

    那七人走了没多远,突然停了下来。

    玄袍七夜后六大长老分六个方向的守在他前。

    另一拨追上七人的人,将他们七人包围成圈。

    一灰色紧劲装的付少轩突然出现,站在众人面前,手指对准了正中央的七夜。

    “中间的可就是魔界的魔君?”付少轩突然问道。

    “是又如何?”七夜淡淡的四个字,对付少轩的话有几分不屑。

    “死到临头了,还这么狂妄,你们可知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付少轩挥动手中的问天剑,银色的弯刀在月光下闪动着森寒的光芒,带着浓浓的杀气。

    “金陵公子似乎很有自信能对付本圣君?”七夜微笑的问。

    “仅凭我一己之力,当然无法对付妖术高强的你,不过,我为你准备了一件礼物,今夜是月圆之夜,现在我就将这份大礼赠予你。”说完,付少轩命四周围着七人的数十名侍卫摆阵。

    数十人围着七人,不停的奔跑,形成一个无形的人墙,将七人包围其中,远远的看去,好像被围困在其中的人便无法逃出来了。

    七夜冷冷的看着这一幕。

    “就凭你这小小的阵法,也能对付得了本圣君?”

    “对付你当然不可以,只是……魔界若是没有了你前的这六位长老,恐怕魔界也无法安宁了吧?”付少轩狂妄的笑道。

    正说着间,包围圈渐斩缩小,那人墙飞快,看不出哪里有人,无数刀剑在月光下折出冰寒的光芒,向六大长老靠近。

    长老们吃力的对抗那六人,无耐包围圈的那些人动作太快,六大长老节节败退。

    七夜眯眸望着眼前的包围圈,眸底闪动着妖冶的光芒,突然挥出一掌,包围圈中的一人打了出去,用内力得其他人速度减慢。

    七夜突然将一块石光石丢向天上,强用内力打开通往圣宫的入口。〖〗

    “圣君!”六人惊呼:“您怎么……”

    这里不是圣宫的入口,倘若强行将入口暂时移来,那要消耗很大的法力。

    “你们六个先走。”

    “可是您怎么办?”

    “若是你们的眼里还有本圣君,就马上走,本圣君自有主张。”七夜厉声喝道。

    “快,不要让他们逃走了!”付少轩见七夜打开魔界入口,顿时慌张了起来,指挥着众人将六人擒住。

    打开入口,需要很大的法力,七夜见围着的包围圈渐渐靠近,眸色倏的变深,击出一道掌力,便将包围圈中的几人打退。

    等到支撑最后一位长老离开之后,七夜收回了打开魔界入口的手掌,付少轩借机挥动手中的问天剑向七夜攻去。

    七夜连连闪躲。

    月圆之夜是魔界之人法力最弱的时候,刚刚他动用了很大的法力将六大长老送走,现在法力还没有恢复。

    见付少轩动用问天剑,七夜刚想要拿出追魂笛,想到不远处夏雪躲在那里正盯着这里,便打消了拿出追魂笛的念头。

    一出神间,付少轩手中的问天剑划伤了七夜的手臂。

    被问天剑划伤,若只是普通人,便只是刀剑伤而已,但对于魔来说,那可不是普通的伤口,顿时令七夜全如火灼烧。

    七夜皱眉,连连打出几掌,击出了付少轩,又挥出一掌,将侧那些围上来的侍卫一下打退,飞快的转离开,一下子便不见了踪影。

    付少轩懊恼的追去,可惜动作不如对方快,一眨眼对方便不见了踪影。

    ※

    受了问天剑一剑,七夜在林间行走,步履有些不稳,几度差点跌倒。

    一直跟在旁边的夏雪紧跟在他后。

    突然七夜停了下来,夏雪赶紧躲在了树后没有出来。

    “好了,姑娘跟了我一路,不用躲了,我知道你在哪里!”七夜转过去,找了一个树干靠着坐了下来。

    夏雪不慌不忙的从树后走了出来。〖〗

    “你知道我在跟踪你?”夏雪淡淡的问,对于对方能发觉她跟踪他,她不以为然。

    “你以为本圣君的名号是假的吗?”青铜面具下的那双散发出淡淡紫光的眸子闪过一丝嘲讽。

    玄袍七夜,坐在地上,慵懒的模样,一只手搁在地上,一只手放在膝上,这姿势似曾相识,都与她记忆中的慕七夜有几分相似。

    “你到底是什么人?金陵公子为什么要追杀你?”

    “你刚刚不是已经听到了?我是妖魔,你难道不怕?”夜晚树林间,这样森恐怖的地方,若是换作平常人,恐怕早就已经吓得无处躲藏浑颤抖了,而她还能平心静气候站在那里质问他,一点儿害怕也没有。

    “比起妖魔,有些人更可怕。”夏雪耸了耸肩。

    体里一阵火灼火燎的感觉,令七夜的唇中发出一声痛吟。

    “你受伤了。”夏雪皱眉,缓缓的靠近他。

    “一点小伤,不碍事。”

    不碍事?不碍事的话,刚刚他的脚步都打晃?尽说谎。

    “这附近有座小木屋,我带你去那里疗伤。”夏雪突然提议。

    说出这个提议,连她自己都有些惊讶。

    虽然现在她已经确定眼前的这个人并不是慕七夜,但是她直觉的对他并不反感。

    大概是因为他的上有慕七夜的气息。

    “你不怕我?”

    “我刚刚说过了,我为什么人怕你?”

    “我是魔。”

    “但是你不会杀我。”

    “凭什么这样认为?”

    夏雪自信的微笑,昂起下巴淡淡的答:“直觉,女人的直觉。”

    当初在楚国王宫里,眼前的这个人就没有打算要杀她,而且还阻止别人杀她。

    “早晚有一天,你会发现,你所谓的直觉,是错误的,因为……我是魔,随时可以杀了你。〖〗”

    “至少你的话很坦白,一个会杀人的魔,不会在杀人之前告诉对方:我要杀了你。”

    “这又是你的直觉?”简直荒唐,七夜皱眉盯着她的眼睛,感觉她果真是疯了。

    真不敢相信,如果不是他,遇上别的魔,她会怎样。

    他摇了摇头,将心底里的担心挥去。

    他们两个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他是魔界之尊,她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她是他不该有的担心。

    “对,还站得起来吗?需不需要我扶你?”夏雪打趣的问。

    “不需要!”冷冷的三个字。

    需要人类来扶,这是对他魔界之尊的羞辱。

    “既然如此,就跟在我后。”说完,夏雪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确定后的脚步跟了上来,夏雪满意的勾起嘴角。

    走了好一会儿,夏雪带着七夜来到了一处小木屋前停下。

    进了小木屋后,夏雪熟门熟路的进了房间内,点燃了一盏油灯,然后回头冲门外喊了一声。

    “可以进来了。”

    这是一处简易的住所,不是很大,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里面铺,简单的桌椅,衣柜,还有茶具等一应俱全,看起来,好像是有人曾经住过似的。

    待七夜进来,夏雪自下拿出了一个医药箱,在里面还放着一些急救药瓶等,旁边的废纸篓中放着一些已经干涸的带血绷带。

    夏雪指着桌边的椅子示意七夜坐下来,她将医药箱放在桌子上,打开医药箱,拿出伤药和药棉、绷带,命令他道:“现在把你的袖子卷上去,我要为你清理伤口后上药。”

    她的语气中带着令人无法抗拒的味道。

    青铜面具下的那双散发着淡淡紫色光芒的眸子危险的看着她。

    “你现在是在命令本圣君吗?”

    真是一个狂妄自大的男人。

    她从鼻子里哼出了一声,有些不耐烦的道:“不管你是什么圣君,把袖子拉上去,倘若你真的想用你的份来压住我,那抱歉,我夏雪从来不吃这,我的琵琶会很乐意为你多加一道伤口!”

    目光望向桌子上的白色琵琶,在夏雪说话的瞬间,琵琶似乎正对着七夜张牙舞爪。

    不知是不是真的被桌子上的泣血琵琶吓到,七夜乖乖的拉开自己的衣袖,露出底下的伤口。

    在他的手臂上,长长的一道口子,从肩膀处延伸到手肘,流出殷红的鲜血。

    血……艳红的颜色,令夏雪忍不住蹙紧眉头,还有那股强烈的刺鼻的味道,让夏雪直觉的反感,胃里一阵翻腾的想要呕吐。

    “shi.t!”她小声的咒骂了一句。

    “你刚刚在说什么?”听不懂的七夜好奇的问了一句。

    “你不需要知道!”淡漠的一句。

    看着那伤口,夏雪拿出药棉先为他清是伤口,再上药,然后拿出绷带将他的伤口仔细的包扎。

    她低垂着头在他的面前,为他包扎伤口,低垂的螓首近在眼前,入鼻是她上淡淡的香气,久违的香气,入闻便感觉到一阵舒服,体里的不适,也因此缓和了许多。

    眼前的这一幕,似曾相识,之前他的手受伤的时候,她也是这样为他包扎的。

    说到手受伤,夏雪刚为他包扎完,便摊开他的手掌。

    他的掌心皮肤光滑无瑕疵,没有一点儿受伤的痕迹。

    看到他的掌心,夏雪的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本来,她的心里还有一丝期待眼前的这个人,会不会跟慕七夜一样掌心里有一道伤疤,但是他光滑的掌心告诉她,她的希望再一次破灭。

    她苦涩的摇了摇头。

    人们都说期望越大、失望越大,果然如此。

    像……仅仅是像而已,眼前这个人是他人口中所谓的圣君,并非是慕七夜。

    她的目光盯着他的掌心久久,待他将手收了回去,她才回过神来,然后把医药箱整理好放在原处。

    她深吸了口气,嘴角挂着一抹并不开心的笑容。

    “好了,你待在这里,我出去看看,如果那些追你的人追上来,我不会让他们靠近这里,你可以安心休息。”夏雪嘱咐道。

    “嗯!”

    他当真听话的答应着。

    木屋内的气氛十分压抑,待在房间里,夏雪感觉到自己快要喘不过气了,听到七夜答了一声,她迅速钻出木屋。

    屋外空气清新,再深深的吸了口气,感觉心头的沉闷好了许多。

    从木屋的窗外向窗内望去,七夜正从桌边起,高大的影走到榻边,然后躺了下去。

    那道影,有她熟悉的感觉,可惜……他却不是她。

    本来,她是想要赶他走的,但是……她实在舍不得看到慕七夜的影就这样从她边离开,就算只是一个替代品,看着也是好的。

    突然感觉自己很坏,明明知道对方不是他,却还要强留对方下来。

    她自己也觉得自己疯了。

    不远处似乎有什么声音,难道是那些付少轩带人追上来了?

    眯眼向那个声源处望去,夏雪警觉的走过去,想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到耳边的脚步声渐远,躺在简易竹上的七夜突然起,从窗子内向窗外望去,看着夏雪的影匆匆走远,他缓缓抬起自己的左手。

    灯光下,他光滑的左手掌心,缓慢的映出一道伤疤来。

    紧接着,空中传来一声男子的尖叫。

    感觉到离开的那道影又走了回来,他的眸色微变,掌心中的伤疤又慢慢的消失不见。

    从门外走进来的夏雪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

    “都说了会害怕的,还不相信,声音叫的比杀猪的还要难听。”

    然后夏雪便走回了房间里。

    上慕七夜躺在那里,面具下的双眼紧紧的阖上,鼻尖传来平稳的呼吸,看起来,似乎是睡着了?

    本来她还在想着,倘若回来发现他没有睡要怎么开口,现在看到他睡着了,反而松了口气。

    在这样陌生的地方,他竟然还能睡着。

    他脸上的那张青铜面具,表面看起来甚是狰狞恐怖,那张面具带着一种神奇的力量,吸引着夏雪的脚步上前。

    心里一个声音在催促她:掀开面具、掀开面具。

    心里这样想的,她也这样做了。

    她缓缓的走上前,靠近上的男人,纤白的手慢慢的伸向那张面具,手指捏住面具的边缘。

    只要稍稍用力,就可以将面具从他的脸上移开。

    ————————

    吼吼,今天的更新到了,假玩得开心哪。

重要声明:小说《六岁小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