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雪色水晶 书名:六岁小妖后
    宣城

    半年前,楚王慕七夜猝死,楚王之位悬空,楚国的国务和军政大权,全部握在夏雪手里。〖〗

    对此,整个楚国上下并没有半丝异议,即使刚开始异议比较多,在夏雪执政后的半年内,将整个楚国打理得井井有条,不仅严格了原本的楚国规条,放宽了民政,减轻了赋税,严惩**官员,并不时的亲自到各地秘密巡查,让官员舞弊的机率更加减小媲。

    楚国的军队增加了无数装备,令大邺国和赤云国闻风丧胆,不敢再来犯丫。

    仅仅半年的时间,夏雪俨然成为楚国的代表,提到她,楚国百姓人人称赞。

    落座在天下山庄脚下的宣城,距离楚国王宫所在的楚城大约十公里的距离,由于天下山庄近几年的发展,宣城也比之前更加的繁荣昌盛。

    半年前,天下山庄庄主元天尚不知是何原因,突然失踪不见,而天下山庄庄主之位则由夏雪代替,并由齐叔和冷月两人协管。

    往往,罪恶之源就开始于繁华之处。

    在夏雪严厉的治国之下,仍有一些人而走险,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

    在宣城内的繁华街道,天下山庄在此在一座集饭庄、客栈和娱乐于一体的流金人家。

    所谓流金人家,是富甲之人的天堂,在此可以享受到上好的美食、上好的住宿,还有最让男人流连忘返的温柔之乡。

    每天流金人家来来往往的客人不计其数。

    但是,在半个月之前,流金人家就开始发生顾客消失的诡异事件。

    顾客消失之前,在那位顾客的门前就会贴上一张纸条,只要被贴上纸条,当晚那位顾客必然要失踪。

    由于天下山庄的威名,流金人家名传全国,即使是而走险,大家也想在流金人家体验一下天堂的滋味,失踪事件,并没有给流金人家造成很大的影响,依然每天灯红酒绿、觥筹交错。

    有一位姓朱的富商,远到而来宣城商谈业务,当晚便在流金人家住宿。

    才刚刚到了傍晚时分,在这位朱富商的门外就被贴上了一张醒目的红色纸条。〖〗

    上面用黑色的笔写着朱富商的名字:朱大业。

    朱大业的随从发现这张纸条的时候,一个个吓得浑发抖,叫醒了刚刚喝醉回到房间的朱大业。

    “老爷,老爷,不好了,您的房门外,被人贴上红纸条了。”

    “红纸条,什么红纸条?”朱大业尚在酒醉中,一时迷糊未反应过来。

    “唉呀,您不知道,流金人家最近出现了失踪事件,只要是门外被贴了红纸条的人,当天晚上就会失踪,老爷,您您……您的房门外,被人贴上了红纸条!”

    怕他不相信,随从还把手里的红纸条递给了朱大业看。

    躺在上,透过屋内明亮的烛光,看清楚了上面的字迹,朱大业有些嫌恶的将纸条推开。

    “好了好了,这一定是有人恶作剧,怕什么?就算是有人要来掳走本老爷,本老爷也不怕,好了好了,你们尽会在那里瞎嚷嚷,好好的在外面守着,有什么事,本老爷顶着,明天还要跟刘老板谈下一季的生意,本老爷要休息了。”朱大业烦躁的将随从赶了出去。

    随从无耐,只得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担心的守在外面。

    门外的随从一个个吓得心惊胆颤。

    好在失踪事件失踪的只是被指名的人,并未说其他人会受其害,那些随从们才敢大胆的守在门外,尽自己的努力了来守最后一班岗。

    已经是漆黑的夜晚,流金人家依然灯火通明。

    流金人家的中央是座小池塘,围着小池塘是一个小花园,假山凉亭,还有许多柳树沿池塘栽种,小桥流水,风景甚是优美,特别是到了晚上,池塘周围便打出五颜六色的灯,将整个花园照映得更加漂亮,到了晚上,水池中还有喷水景观,也是流金人家的一道风景。

    每天夜晚小池塘的周围都聚集了许多人观看这一道美景。

    据说,这流金人家的建造者,是当今的王后夏雪,更令人对夏雪敬佩至极,更有许多慕名前来的同行,想要将这些学了去,可惜他们不知这其中到底是如何作,最后都只得无功而返。

    深夜来临,小花园四周仍有许多客人,聚集在此,这些都是未被贴红纸条的幸运儿。〖〗

    就在这时,左侧客栈区的三楼突然传出了一声尖叫,引起了不小的***.动。

    在小花园四周的客人听到那阵声音,一个个不知所谓。

    不一会儿就听到有人四周传言,说三楼一位叫朱大业的富商已经失踪。

    众人听了传言,并没有惊慌,而是庆幸自己安全了,一个个漠然而视,事不关己般。

    只是,这位朱大业的富商,有一位厉害的老婆,之前的那些富商,因为惧怕天下山庄的威名,再加上庄主又是当今的王后,即使人死了,也不敢报官,以至于失踪事件迟迟没有上报。

    朱夫人得知了自己的丈夫出了事,扬言一定要替自己的丈夫讨个公道。

    ※

    十月的天气,秋高气爽,四处可见火红的枫叶映着阳光,似乎也将整个天空映成了一片火红色,那鲜艳的颜色,让人看了心便愉快。

    在江南通往楚国的官道上,一辆普通的马车悠悠前行,马车的四周,八骑人马前后守护,这八人,分别是兰、夏荷、秋菊、冬梅,还有原楚王边的四大侍卫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虽然只八人守护,却已是无人敢靠近。

    这八人守护着的,众人看去,一眼便知坐在马车里的是何人。

    正是那最近名气大盛的天下山庄庄主、楚国王后夏雪。

    众人疑惑的是,夏雪虽然执掌楚国朝政,却迟迟未自己登基为女王,甘愿为后,另有许多大臣曾上表,要求夏雪登位为王,被夏雪严厉的反斥,并狠狠的痛骂,不许他们后再提此事。

    那些大臣们,在夏雪的耳边提到这件事,无疑是让夏雪发生气。

    她气的不是别的,而是那些话,只会让人觉得……慕七夜是当真不在这个世上了,他是真的死了。

    在夏雪的眼里,慕七夜并没有死去,她相信慕七夜一定还活着,他现在一定还等在世界上的某个角落,等着她去找他。

    在慕七夜消失的这半年的时间,夏雪努力的打理楚国朝政,夏秋冬和四大侍卫的死忠守护,让她打理起来更得心应手。〖〗

    虽然每个人都对她说,慕七夜已经死了,再也不会回来了,但是夏雪不相信,所以隔几天,就会出王宫四处寻找慕七夜的踪影,遇见不平之事,她便会狠狠的教训,惩治那些贪脏枉法的官员。

    可惜,寻找了半年,依然无果,他并没有找到任何关于慕七夜的消息,虽然夏秋冬和四大侍卫八个人并没有当面向夏雪挑明,他们想让她别找了,但是看到夏雪那般痛苦,他们便不知该如何说起。

    关于慕七夜尸体的失踪,每个人的心里都很挣扎,毕竟,在那之前,慕七夜死的事实摆在他们面前,让他们不得不相信。

    夏雪的坚持,令他们很感动,也令他们更加死心塌地的待在她边,守护着她。

    马车在满是红色枫叶的道路上缓缓前行,马车内夏雪阖眼休息。

    边上的冬梅欣赏着四周的枫叶美景,突然打开了马车的车窗,冲马车内的夏雪笑着邀请。

    “娘娘,现在秋景甚好,您要不要出来看看?”

    夏雪仍然是一白衣,乌黑如绸缎般的长发,仅仅用一根简单的玉簪挽住,即使是这样简单的发饰,也无法掩住她天生丽质的容颜。

    夏雪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因为,慕七夜曾经说过,最看她笑的样子。

    外面枫叶红得像火,刺激着夏雪的眼睛,夏雪下意识的别过头去,不想看到那刺目的颜色,粉嫩的小脸瞬间微变。

    夏雪向来非常怕红色,兰急忙将车帘放下,赶紧提醒冬梅:“冬梅,你忘了主子不喜欢看到红色了吗?”

    冬梅吐了吐舌头。

    “人家忘了嘛。”

    “不过,前面好像到宣城了吧?”冬梅眯眼向前方望去。

    “是呀,是宣城了,要到天下山庄了呢。”

    “先拐去天下山庄。”马车内的夏雪突然低声下令。

    “是,娘娘!”八人齐声应道。〖〗

    八人的应和声,引起了路旁一名女子的注意,那名女子见状,立即向夏雪的马车扑了过来。

    夏荷和秋菊两人见状,立即拔出怀中配剑,准备向那名女子袭去,马车内突然一道声音。

    “夏荷,秋菊,不准放肆,对方只是平民百姓,没有分毫内力。”

    “是!娘娘!”夏荷和秋菊两人忙收住剑,但是,两个骑马挡在了那名女子的面前,不让她靠近马车。

    “什么人,居然敢冲撞王后娘娘的马车?”秋菊手指那名女子严厉的喝道。

    马车内轻柔的一声,让那名女子胆子大了些,扑通一声在马车前跪下。

    “娘娘,求娘娘为民妇做主。”那名女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冲马车哭喊着。

    “有何冤屈,尽管说来,我们娘娘一定会为你主持公道,但是……倘若你说假话,我们娘娘也一定不会轻饶于你。”夏荷冷冷的道。

    “是是是,民妇一定实话实说,民妇其实……想告的……是宣城的流金人家!”那名女子大胆的说着。

    流金人家?

    夏荷和秋菊二人对视了一眼。

    “为什么?”

    “民妇的夫君,在昨住在流金人家,昨天晚上就失踪了,到现在也查不到任何踪迹,官府也不愿意为民妇寻找夫君,所以……”那名女子说着又伤心的抹着眼泪。

    “兰,掀开车帘!”马车内突然一声令。

    “是!”

    兰应声将马车的车帘掀开,露出里面的夏雪。

    夏雪端坐在椅子上,一双犀利的眼,直勾勾的看向前方的那名女子,美目在女子的上打量了一圈,瞳孔倏的缩紧,再缓缓的舒展开来,确定女子并没有撒谎。

    半年前,夏雪接收了慕七夜的所有内力,令她不仅功力提高,而且……还拥有了一项特异功能,只要她聚精会神,就能听到对方心底里的声音,是以让她判断对方是否说假,这是令所有贪污**官员最惧怕她的地方,因为她能看到别人的心声。〖〗

    流金人家是天下山庄名下的产业,这名妇人敢拦她的马车告状,胆子也不小。

    “你丈夫的事,本宫已经知晓,倘若你的丈夫还活着,本宫一定替你找回来。”夏雪淡淡的道。

    那名女子惊喜的冲夏雪磕头谢恩。

    “谢谢娘娘,谢谢娘娘。”

    “回去吧,倘若你的丈夫回来,本宫会令他回家去找你。”

    “是!”

    那名女子心满意足的离开,刚刚起的那一瞬间,夏雪下意识的向她瞟了一眼,然后听到另一个声音。

    “不管老爷能不能回来,朱家的家产,都是我的了。”

    夏雪的眸子倏的眯紧。

    她以为这名妇人是在乎自己的丈夫才会来求她,没想到……她在乎的只是丈夫的家产。

    “娘娘,现在我们是去天下山庄,还是……”冬梅轻轻的唤回了夏雪的出神。

    回过神来,夏雪淡淡的答了一句。

    “今天晚上,我们住流金人家。”

    “是!”

    ※

    流金人家

    夏雪的突然到来,在流金人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由于昨晚又出现顾客失踪事件,又有许多长期顾客搬离了流金人家,再加上有许多失踪顾客的家属来流金人家的前台闹腾,都集中在了一天,夏雪来到之后,那些人便陆续的离去。

    听了那些人的诉说,夏雪才发现,原来流金人家已经连续半个月每天都有人失踪,而且用的还是同一个手段,甚至来无影去无踪的,人失踪的时候,并没有一丝迹象。

    这个消息,让夏雪的心怦然一动。

    这让她想到慕七夜失踪的时候,也是从来未有半丝预兆。

    找了这么久,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夏雪的心在今天终于重新活了起来,她有预感,这件事,可能会慕七夜的失踪事件有联系。

    在傍晚时分,一名顾客的房间门外,照例被人贴上了红纸。

    那名顾客被吓得滚尿流。

    前台向夏雪禀报这个消息的时候,夏雪当场要求自己同那名顾客同在一个房间内,只等夜晚来临。

    夏雪是泣血琵琶的拥有者,体内又有强大的内力,在整人天和大陆,已经是无人能敌的高手,倘若夏雪都不能保护的人,恐怕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能保护得了他了。

    那名顾客得知夏雪愿意保护自己,当下满口答应愿意让夏雪自己同处房间之内。

    夜越来越深,在流金人家的院子中央,已经聚集了不少的顾客,每个人都在等着结果。

    在房间内,灯火通明,夏秋冬和四大侍卫守在房门之外,只等着房间内有了动静,便会直接冲进来。

    夏雪静坐在贵妃椅上,双目微阖,似乎睡着了般。

    被贴上了红纸条的男子坐在榻之上,一双眼睛畏惧的望向四周,双臂抱紧了自己的体,大气不敢喘一下。

    等了许久也不见有什么危险,对方的眼睛渐渐的放在了夏雪的上。

    夏雪的美貌令那名男子神魂颠倒,碍于夏雪的份,又看了看她怀里通体雪白的泣血琵琶,便望而却步,一双眼睛只敢在她的上打着转,.邪的目光将夏雪美丽的段尽收眼底。

    倏的夏雪睁开眼睛。

    一双凌厉的目光向他来。

    对夏雪美丽心存绮念的男子,赶紧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见夏雪的脸上带着怒气,他心里的所以绮念一瞬间全部消失。

    “娘娘饶命,小人……小人不是故意的,只是娘娘太过美丽,所以小人才会这般,求娘娘……”

    “不要说话!”夏雪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男子后的一道影。

    是的,那只是一道影,并没有实物,只是一道人的影子,映在墙壁之上,就立在男子的后。

    夏雪的一声喝令,吓得那名男子再也不敢吐出一个字,畏惧的缩着脑袋。

    突然一阵冷气吹拂在男子的颈后,男子立刻便一动也不能动。

    看着那道影,夏雪冷冷一笑。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隐术?她倒还是第一次见,不过,隐得了,却隐不影,又有何用?

    倏的,夏雪握紧手中的泣血琵琶,手指弹动琵琶弦,一个破音划了出去,精准的击中了那道影。

    一声惨叫应声而起。

    随着那声惨叫,一道黑色的形缓缓的显现了出来,滚落到地上。

    听到声音的瞬间,夏秋冬和四大侍卫八个人同时从门外和窗外闯了进来。

    在地上,一道黑色的人影,不仅衣服黑,整个人的皮肤都黑,一张脸黑漆漆一片,若是不睁开眼睛,根本就分辩不清他到底有没有脸。

    刚刚进门的冬梅,一看到这人的脸,嫌恶的发出了一声:“好丑呀!”

    好丑?

    地上的人痛的抱紧了体,听到冬梅的那一声,愤怒的回道:“你才丑!”

    啧啧,长得这么丑的人,居然还不承认自己丑。

    长得丑不是他的错,长得这么丑却还出来吓人,那就是他的错了。

    青龙和白虎二人上前去,将对方绑住。

    “等你死了,你就知道什么叫丑!”青龙威胁道。

    “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你们得杀得了我才行,再说了……就算我真的死了,我抓的那些人,一个个全部都要死。”

    愚蠢的人类?

    夏雪倏的眯眼。

    ※

    圣宫

    已是秋季,这里仍然到处意盎然,到处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绿树遍地,百花争艳,一条溪流潺潺流过,水清澈可见底,在清澈的水底,鱼儿自由的游来游去。

    这里,宛若是一处世外桃园。

    在这样美丽的景色中央的水池之上,却有着一座非常不合风景的黑色宫,整个宫呈半圆拱形,四周无数黑衣银戟侍卫把守。

    宫之下有百步台阶,一名黑衣人手持银色权仗抬阶而上,匆匆来到外,向门外的守卫急道。

    “快,有急事禀报圣君,圣宫有魔逃出。”

    ——————————

    咳咳,明天见……

重要声明:小说《六岁小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