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七夜之死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雪色水晶 书名:六岁小妖后
    眼前的人,是一位陌生的女子,初见对方,慕七夜就感觉到“危险”两个字。〖〗

    俗话说的好,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你是什么人?”慕七夜重新问出自己心底里的疑惑,他确定自己并没有见过对方,但是……对方跟他说话的时候,那表好像两个人并不陌生似的丫。

    “我是什么人,你暂时不需要知道。”徐瑛面无表的答,双手抱一脸高傲的在慕七夜的桌前来回踱步。

    “擅闯王宫,你知道这是何罪吗?”慕七夜一派斯文的表未变,好整以暇的靠在椅背上眯眼打量眼前的人媲。

    “想治我的罪?”徐瑛讥讽一笑:“除非你们能抓得住我?还是楚王下觉得自己能打得过我?”

    慕七夜的眉头紧蹙。

    眼前的人,他感觉不到对方有一丝呼吸。

    一般,没有呼吸的人,只有两类人,一个是死人,还有一个……就是内功非常深厚的人,已经达到来无声息的地步。

    若非他的内力深厚,感觉到她故意制造的风,是不可能轻易发现她已经来到他边了的。

    可见,对方是一个非常不好对付的人。

    慕七夜不由自主的全戒备,手掌轻轻的贴在椅侧的剑柄上,随时准备出击。

    “你到底是什么人?来这里有什么目的?”慕七夜有一种感觉,对方……似乎并不是来杀他的,对方武功高强,若是她想杀他,早就已经动手,不会故意在他面前绕了一大圈,让他知道她的存在。

    徐瑛笑着挑起眉梢。

    “我刚刚不是已经说了,你不是想救你的王后吗?我有办法。”

    “救我的王后?什么意思?”慕七夜不解的望着她。

    “你的王后掉下寒潭,留下病根,据说,已经活不过三个月,作为深王后的楚王下,是不是很心痛自己的女人快要离自己而去?”徐瑛轻快的再一次道,一点儿也不在意慕七夜对他的戒备,一副有成竹的自信表

    夏雪的体状况,知道的人并不是很多,这让慕七夜很是诧异。〖〗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不要管我是怎么知道的,我可以为楚王下解忧,这不是楚王下所想的事吗?”

    “你帮我,到底有什么原因?”

    徐瑛耸了耸肩。

    “我帮你自然有我的理由,虽然我会说出办法,但是要不要做,却要靠你自己,而且……这个方法,你三师叔也知晓,倘若不信的话,你可以去询问他。”徐瑛平静的再一次吐出惊人之言。

    “当真?”她竟然还知道三哥的事

    “我只是想看一场好戏,不过,要不要实行,还是要看你自己。”

    这态度,倒是与三哥有几分相像,不过对方看起来顶多三十多岁的样子,怎么会知道三哥的?

    “方法到底是什么?”

    徐瑛意味深长的笑了,眉梢愉悦的扬起。

    “只要,将你所有的内力全部输送到她体内,将她体内的邪气驱逐体外,再配以你三师叔的药材,自然可以痊愈。”徐瑛一字一顿的说。

    所有的内力?

    慕七夜眉头微蹙。

    “我要说的已经全部说完了,要不要看着自己心的女人在你面前死去,就看你自己的选择了,希望我们能再见!”

    说完,徐瑛微笑的转形如一阵风似的离去。

    等到对方离去,慕七夜才回过神来。

    想到之前对方的话,慕七夜半信半疑,决定找三哥好好的问个清楚。

    就在慕七夜心里想着三哥的时候,门外的卫们一个个躺了下去,一道白色的人影一下子就晃进了中书房内。

    慕七夜不白了来人一眼。

    真是说曹到,刚想着三哥的时候,他竟然就来了。

    “三哥,你下次来的时候,能不能不要搞那么大的动静?”慕七夜斜了来人一眼,讥讽的道。〖〗

    白影在慕七夜面前站定,摸了摸下巴,再弹了弹上的灰尘,笑眯眯的看着慕七夜。

    “你小子,说话还是这样,我是你师叔,对我的态度就不能客气一点?”三哥自顾的找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师叔?”慕七夜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请问,你哪里像我师叔了?”

    “臭小子,给你点颜色还开上染房了,我听说你跟小雪儿一起去玩儿了,有没有带什么东西给我?小雪儿之前答应过我,要送我什么可以让皮肤变好的东西,她有没有带来?”老头儿一脸激动的冲慕七夜伸了伸手,以为东西就在慕七夜手上。

    “这个你要亲自去问雪儿。”慕七夜正色的看着他问:“说到这里,三哥,有一件事,我倒想问一问你。”

    听了慕七夜的前一句,老头儿就要,听到后一句,人一脸诧异的重新坐了回去。

    “有什么话就快点问,我还有事。”老头儿心里不爽的催促道。

    看得出来,老头儿是真的很心急。

    “其实,你知道如何治愈雪儿的办法,对不对?”慕七夜一本正经的问。

    听到慕七夜的话,老头儿的脸色有瞬间的僵硬,片刻间又恢复了平常的神态,连连冲他摆手。

    “谁知道了?你别胡说了,虽然我也想治好雪儿,可是……我现在却没有办法。”

    细心的慕七夜,感觉到老头儿心里藏着话,想着刚刚那名女子说的话。

    “听要将我的内力全部输送到雪儿的体内,就可以将雪儿体内的邪气给驱除,是不是?”慕七夜开门见山的问。

    老头儿脸色倏变,一拍桌嗖的一下弹起。

    “这话是谁说的?是哪个庸医说的?”老头儿的脸色突然变得十分激动:“告诉我是谁,我现在就去杀了他。”

    “三哥是从来不说假话的,我只想问问三哥,这个方法,是对……还是错!”慕七夜继续追问,目光直勾勾看向老头儿,视线在他的脸上徘徊,不放过他脸上的一丝表变化。

    老头儿的眼中有着从未有过的慌长,堂皇的避过慕七夜的目光。〖〗

    “那个……这件事,我暂时还……还不确定,所以我……”

    慕七夜的目光更加犀利。

    “三哥,你从来不这样的,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何时这样支支吾吾?”慕七夜的声音陡然加重了几分:“三哥若是说不出个所有然来,就是说,跟我说这件事的人说的是对的,而三哥你……一直在骗我?”

    “这个……我也没有在骗你,我只是想做一切让你好的事,再说了,现在不是还有时间吗?”老头儿紧张的想向慕七夜解释。

    越是解释,慕七夜的脸色就愈难看。

    “三哥……不用解释太多,我刚刚只是想问,我之前问你的那句话:倘若我将我所有的内力都输入雪儿的体内,就可以将她体内的邪气驱退,这件事,是不是真的?”慕七夜问老头儿,不放过他脸上的任何一丝表变化。

    “这……这个……”老头儿躲闪着慕七夜的目光,双脚向着门外,有一种想要逃走的感觉。

    “三哥,我只问你,是或不是,回答其实很简单。”

    他说得倒是轻巧,回答是很简单,但是结果却……

    整个中书房内陷入一片死寂之中,慕七夜面无表的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老头儿,老头儿则是纠结的站在原地,走也不是,回答也不是,就这样两难之中。

    虽然老头儿没有回答,但是他的态度,已经让慕七夜明白了七八分。

    他淡淡一笑:“三哥不说,我大概也已经明白,三哥已经可以不必说了,剩下的事,我自己会处理,三哥若是没事的话,可以先走了。”

    老头儿一双眼睛睁的老大,不敢置信的望着慕七夜。

    心里有着强烈的挣扎,老头儿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是却又不知该如何说起。

    慕七夜已下逐客令,他僵硬的站在原地,终于忍无可忍。

    “你这臭小子,我一直不说出这个办法,是因为不想你死!”

    刚说口的瞬间,老头儿的表微愣了一下,想要改口,已经来不及了。

    慕七夜的瞳孔骤然缩紧,直勾勾的盯着老头。〖〗

    “三哥,如此说来,那个人说的就是真的了?只要将我的内力全部输给雪儿,就可以救了雪儿?”

    话已出口,想反悔已经来不及,老头儿只得无耐的点了点头:“没错,话是这样说,但是……倘若你把内力输给她的话,你就会……”

    “把内力输给他,我只是短时间之内没有内力,会慢慢的恢复,又……”慕七夜已经做出了决定。

    只不过有一段时间内力达不到原来的水平,那也没有什么,用内力,来换夏雪的命,这笔帐怎么算,怎么都是划算的。

    “不行!”老头儿几乎是尖叫着反对,脸色变得非常凝重,气急败坏的反驳他:“我刚刚已经说过了,你不能把你的内力输给小雪儿,我说不行就不行,难道你忘了我刚刚说过的什么吗?你会死的!”

    一命换一命,这是最笨的办法。

    “怎么会死?只不过是给雪儿输一些我的内力而已。”老头儿最近越来越神经兮兮的了。

    做了这个决定,慕七夜的心里就已经开始计划着,这两天要给夏雪驱除她体内的邪气才行。

    见慕七夜一脸的固执,老头儿知晓,现在他说什么,慕七夜也不会听,只得将事的严重一五一十的向他交待清楚:“七夜,若只是简单的输内力,也就罢了,但是,你输内力的同时,会受她体力的寒气反侵,你到时候没有一丝内力是抵御不住寒毒的,如果你抵御不住,到时候就会毒发亡。”老头儿无耐的告诉慕七夜结果,只想让慕七夜快点打消念头。

    慕七夜立即反驳:“只是简单的寒毒,只要喝下三哥你的解药不就行了?”

    “最关键的就是在药效起作用的这段时间,如果你抵抗不了寒毒,就会毒发亡。”老头儿气急败坏的解释,声音极大,深怕慕七夜听不清楚似的。

    知道老头儿是担心他,慕七夜的表缓和了些。

    “这么长时间,雪儿都过来了,只是等待药效的时间,我一定会过来的!”慕七夜坚定的一字一顿道。

    慕七夜坚定的声音,令老头儿抓狂的抓着自己已经稀疏的白发,狂乱的在中书房内来回踱步。

    “你就一定要冒这个险吗?”老头儿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的问慕七夜,希望他能改变自己的主意。〖〗

    “倘若三哥你有其他的办法,我当然就不会用这个办法了。”慕七夜微笑的反问。

    老头儿更抓狂了,最后无耐的一股坐在地上,如卸了气的皮球般,脑袋耷拉了下去。

    他无耐的道:“我就知道,就知道会这样,所以一直不敢告诉你。”声音也是极为无力的。

    一只手轻轻的拍在老头儿的肩膀上,老头儿连抬头去看他一眼的力气也没有。

    “三哥,谢谢你们这二十多年来对我的关心。”慕七夜微笑的安慰他。

    二十多年来对他的关心?

    老头儿从鼻子里一哼。

    “倘若你真的感激我,现在就不会这样气我。”对刚刚的事,老头儿还耿耿于怀。

    “三哥,倘若我真的有什么事,还要麻烦三哥,我多替我照顾雪儿,她虽然聪明绝顶,但是她很不会照顾自己,总是将自己的体照顾得乱七八糟。”

    鼻子一酸,老头儿的头垂的更低,愤愤的将肩头慕七夜的手甩开。

    “你这臭小子,自己的老婆自己照顾,我是老人家,现在需要人照顾,没有闲工夫去照顾别人。”

    见他赌气的好模样,慕七夜轻轻的吁出了一口气。

    为了雪儿,他也一定会支撑下来的。

    ※

    七星宫

    傍晚时分,夏雪自沉睡中缓缓醒来,刚刚醒来,眼前突然一道人影挡住了窗外的阳光,将她的整个头都笼罩在影之中。

    对方背对着她,让她看不清对方的脸,只是,那股熟悉的气息扑入鼻底,不用想也知道对方是谁了。

    经过了在海边屋子里的几天相处,夏雪自然的依赖着的慕七夜。

    知道是他,她的脸上露出甜美的笑容,主动将自己靠过去,把小脑袋枕在他的大腿上,懒懒的阖上眼。

    “事都处理完了吗?”她随口问了句,在打算着是不是要再继续睡一会儿。

    慕七夜捞起她的一缕长发在指尖把玩。

    “没有,但是,事再多,还是要陪你呀!”

    一句话,将夏雪的心融化了。

    “油嘴滑舌。”她笑着啐道。

    拍拍她柔嫩的小脸,怜的望着她慵懒如猫儿般的睡颜。

    “好了,雪儿,已经到晚膳时间了,该起来用晚膳喽!”

    她学着在海边小屋里的模样,硬是赖着不愿意起,发出似蚊蝇般抗议的声音。

    “再睡一会儿,再睡一会儿。”

    再睡一会儿?

    慕七夜邪魅一笑,眸底闪过一抹精光,突然翻将她压在下,沉重的体,压在她柔软的.躯上,气息近,惹得她小脸痒痒的。

    “如果你想继续睡的话,我不介意来做些什么,让我们睡得更有意义一点!”

    他又不正经了。

    夏雪羞红了脸,小手忙推着他。

    “唉呀,我饿了,要起来了啦。”她赶紧道,要是被夏秋冬或是无德他们瞧见了,她又无脸见人了。

    曾经被见过那么多次,她已经后怕了。

    “我来为你穿衣服。”慕七夜固执的准备服务到底。

    “……”

    ※

    慕七夜不仅为夏雪穿衣,还亲自张罗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看着满桌的饭菜,闻着那味道,香喷喷的人味觉。

    夏雪才刚刚想要下筷,被慕七夜一句话给吓得不敢动筷了。

    “这些菜,每一样都是我亲自做的。”

    亲自做的?

    夏雪手中的筷子僵硬在了半空中,不知道是该上前还是该回收,就这样尴尬的举着,美丽的小脸尴尬的笑了笑,最后舒回了手。

    “那个,我现在还不是太饿。”有了在海边小屋里的经验,夏雪已经不敢再试慕七夜的菜,不管是每一样菜,再简单的,都能被他做成极品,她的舌头也跟着一起遭殃。

    看出了她的迟疑,慕七夜笑着解释道:“这些不是我一个人做的,是膳房的人在旁边教我的,保证不是以前的那个味道!”慕七夜保证道。

    夏雪诧异的看着他,仔细看他的脸,竟然有几缕猫须般的灰尘,她笑着拿手帕为他将脸擦干净,每一下都擦得极认真,待擦干净了,她才决定去试桌子上的那些菜。

    她的筷子去夹那些菜,小心翼翼的夹了放进口中,好吃的感觉在舌尖绽放,她的眉梢开心的扬起。

    确实不一样了。

    特别……这是慕七夜亲自为她做的,她就吃得更香了。

    吃一口,她看慕七夜一眼,两人四目相接,温在两人之间绽放。

    用完了膳,慕七夜带着夏雪一起在花园的凉亭里赏月。

    慕七夜意外的一直陪伴着她,令她心里觉得奇怪,总觉得慕七夜似乎有什么事在瞒着她似的。

    靠在慕七夜的怀中,夏雪仰头看向天下的月亮,月光清晖洒在她的脸上,更增添了她的美丽。

    “七夜。”

    “嗯?”他轻轻的回答了一声。

    “你是不是有事要对我说?”夏雪直接问,她不喜欢拐弯抹角。

    低头在她的颊边轻轻一吻:“真聪明。”

    “什么事?”

    “三哥今天来过,他说你的体可以医治。”

    “哦,真的吗?”夏雪惊喜的自他怀中抬头:“是说我可以痊愈的意思吗?”

    整整十年,自她知道自己只有十年的寿命起,她就一天天的在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当然是。”

    “太好了。”夏雪惊喜连连,脸上终于露出真心的笑容,她的双臂紧紧的回搂住慕七夜:“真是太好了,这样我就可以跟你一辈子在一起了。”

    这件事,一直压在她的心头,面对着死亡之期渐渐的接近,她甚至想过自己快死了的时候,就突然离开,她不想让慕七夜看到她死时候的样子。

    但是现在……一切霾皆一扫而空。

    他亦紧紧的回搂住她,低头在她发顶轻吻。

    “是呀,真是太好了。”他在她耳边轻轻呢喃。

    ————————

    吼吼,明天加更哪……

重要声明:小说《六岁小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