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怪我不客气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雪色水晶 书名:六岁小妖后
    每天分两章发好麻烦,我决定以后章节合并成一章了,亲们别说我少更哈,这一章六千字捏。〖

    ——————————

    马车已经驶离了楚城十公里外,在往海滩的途中。

    夏雪和慕七夜两人特地换上了平民的衣裳,租了一辆普通的马车,一路往海滩而去丫。

    马车中,夏雪懒洋洋的躺在他的大腿上,享受着温馨的二人世界,她的嘴角挂着幸福的笑容,手指在他的膛画着圈圈。

    痒痒麻麻的感觉,令慕七夜蹙眉,一把抓住了她不规矩的小手,让她无法继续***.扰他的膛媲。

    她笑了两声,任他将自己的小手握在手中。

    “七夜,我们两个人就这样走了,王宫里的事怎么办?”慕七夜可是楚王,如果不在王宫的话,整个王宫不就乱了了?

    慕七夜的眼中闪过邪肆的笑容,笑容险而狡猾。

    “这件事,你就不用担心了,自有人会替我们处理的。”

    夏雪一下子就猜出了慕七夜的心思。

    “难道,你让他们八个……”

    慕七夜一脸谋得逞的笑容。

    “他们八个最近太闲了,总得给他们点儿事做。”

    太闲了?看慕七夜那一副理所当然的表,夏雪在心里忍不住为那八个人默哀。

    平时兢兢业业的人,在慕七夜的眼中,他们都是游手好闲,天天没事儿干的人。

    “但是……你直接让他们做,他们肯吗?”

    “这个嘛,我给他们留了个消息,现在……他们应该已经知道了吧!”慕七夜若有所思的想着。

    夏雪捂嘴偷笑:“我猜……他们现在一定在骂我们两个主子,将整个王宫的事都丢给他们。”

    “我们就尽的玩一玩,该他们忙活了。”

    “不过……我们去哪里,无德知道吧?”夏雪指出了非常重要的一点。〖〗

    “当然知道!”慕七夜神秘兮兮的笑道:“不过,他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哦?为什么?”

    温柔的摸摸她的脸蛋,在她的额际轻轻的吻了一下。

    “等我们到了你就知道了。”

    ※

    八封信,在慕七夜离开后的半个时辰后,一一落在了八个人的手中。

    收到信的八个人同时到达了中书房门前。

    八个人,一个个神色匆匆的模样,一起闯进中书房,因为太过拥挤,差点将门框给撑坏。

    中书房空无一人,八个人四处找了一遍,也找不到慕七夜的影。

    这个时候,无德从门外走了进来,手中捧着一撂奏章,在中书房内的八个人齐刷刷的转过头来望着无德,看到八个人都在,脸上露出欣喜的表

    “咦,太好了,你们都在,那就不需要我专门去找你们了。”专门去找他们?

    看到他把那些奏章放在桌子上,八个人又一起奔向无德,将无德围得水泄不通,吓得无德畏缩着脖子,直想找个洞钻进去。

    “你……你们要做什么?”无德吞了下口水结结巴巴的问眼前的八人。

    众人推举青龙为首说明他们的意思。

    青龙把自己手中的一封书信递到无德面前。

    “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青龙指着书信的内容问无德。

    无德茫然的睁大了眼睛,用力的摇头,因为太过用力,差点把脖子摇断,然后回答:“不……不知道!我我我……我不识字……”

    众人齐呼无语。

    青龙耐心的向无德解释。

    “下在上面写着,把中书房交给你们了,是什么意思?”

    “是呀是呀,我们这里,也都是一样的!”其他七人一致回答道。〖〗

    耳边是八个人叽叽喳喳的声音,吵的无德头都快炸了,不过他大致已经听出了他们话中的意思。

    “好了好了,你们的意思,我已经听懂了,现在……我来向你们解释,下到底要让你们做什么。”无德一本正经的拍了拍脯,非常得意的用手指,将挡住了桌子的白虎和夏荷两人推开,露出桌了上面厚厚的一打奏章,他的手指了指奏章,向众人示意。

    众人一脸的不知所谓,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人知道无德是什么意思。

    “是什么意思?”冬梅心里焦急,脱口问出了大家心里的问题。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下说,把中书房交给你们了,也是这个意思!”无德又指了指桌子上的奏章给予回答,他以为自己表达的已经够明显了,可眼前的八个人,似乎还是一点儿也猜不出来似的。

    在无德就差点人脱口吐出答案的时候,聪明的兰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问无德:“你……的意思,不会是下要我们处理这些奏章吧?”

    话一出口,引得众人哗然。

    无德给了兰一个称赞的笑容。

    “兰姑娘真是太聪明了,没错,就是这样的,下说了,在他和娘娘离开的这几天,整个中书房,就交给你们了,这些奏章,也全部由你们处理,下说了,你们八个人都是聪明绝顶,所以……你们处理起来,一定没问题的。”无德添加油醋的嘿嘿笑道。

    朱雀冷冷的瞪了他一眼。

    “聪明绝顶四个字,是你自己加的吧?”她一针见血的指出无德的心思。

    被朱雀一下子说穿了自己的心思,无德忍不住吐了吐舌头,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

    “那……那个,下既然把这个任务交给你们,那当然是认为你们八个人可以搞定,不是说你们聪明是什么?”

    鼻子里哼了哼,白虎跟着添了一句:“平时下一个人处理的,现在却让我们八个人一块儿处理,这是在称赞我们聪明?”他表示深深的怀疑。

    呃……无德重重的咳了两声,虽然他也怀疑这八个人的能力,但是……既然慕七夜把这个任务交给他们八个人,他就也必须从旁协助,但是……真实的话,是不可能说出口的。

    见八个人似乎要向他发火,无德赶紧抓住了重点,堵住众人的嘴巴。〖〗

    “现在不是我们讨论这些的时候,你们也知道,这些奏章的重要,有一件事处理得不及时,很有可能会有成千上万的人要受害,也有可能有人无缘无故被冤死,很多人无法吃饭睡觉……”说到最后,无德已经词穷,最后用一句结束:“所以,这些奏章需要马上处理,再迟……可就来不及了!”

    虽然无德的话,里面的真实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不过,这也的确将八个人的火气都降了下来。

    一人拿起一份奏折,分散在桌子的四周,无人敢坐在王座之上。

    他们八个,终于安静下来了。

    无德松了口气,摸了把额头上的汗水。

    这八个人,可是不比慕七夜好伺候,而且一个个都黑心的很,上次朱雀在他上下的那个毒,痒了他三,他的上到现在还残留着那时未消褪的疤痕,那疤痕怕是要跟他终生了。

    不过,奏章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处理的,八个人对着奏章几乎要抓狂了。

    忽地玄武抬头问了一句。

    “你知不知道我们下去了哪里?”

    其他七人立即竖直了耳朵。

    无德心里想着要倒茶,想也未想的就将答案给说了出来:“前几下不是让人连夜让工匠造出了一座花园么,下带娘娘去住几天。”

    众人没有再说话,只是不约而同的给了对方一个意会的眼神。

    “好了,我渴了,去给我们倒些茶来吧!”秋菊赶紧催促道,免得被无德发现他们的心思。

    “是!”无德心里想着众人喜欢什么茶,然后便走出了中书房,没有一丝怀疑,更不知道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透露出了一个重大的消息。

    待无德走后,众人一致的抬头冲对方示意,心里一句:“原来是去了那里。”

    ※

    这是一座非常完美的房子。

    刚到地点,夏雪的心里,便有了这句感叹。

    一望无际的海洋,蓝色的天和白云倒映水中,形成一幅水天难分的水墨画,美丽非常。〖〗    距离沙滩大约五百米处,一座白色的房子,似宫一般,掩映在一片花海之中,这座房子……夏雪总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

    “怎么样?”慕七夜笑问夏雪。

    看到心目中想要的房子的样子,夏雪的脸上掩不住心底里的喜悦,笑容在脸上绽放。

    “这里好漂亮,只是……这里……怎么会有这种房子?”夏雪疑惑的问慕七夜。

    在这古代,到处都是那种土屋、竹屋或是木屋,而且样子呆板且没有美感,就算是皇宫,也是清一色的一个样子。

    但是……这座房子,有着浓郁的现代欧式气息,圆圆的房顶,一根似帽顶的针形物竖立在那里,除了屋顶红色的琉璃瓦外,门窗、墙壁都是清一色的白色,塔尖形的窗顶和烟囱,都教她不由得在心底里赞叹。

    慕七夜笑着来到她后。

    “其实,那些窗纸,原本并不是这个样子的,不过在去了天下山庄之后,我才发现,啊,原来也有那种透明的窗纸呀。”慕七夜向夏雪解释道。

    窗纸?

    那叫玻璃好不好?

    咦,没有那种窗纸?

    “这里……怎么会有这座房子?”夏雪重复又问,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慕七夜刚刚答复所问,还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呢。

    面对夏雪的重复疑问,慕七夜见瞒不过,只得乖乖的回答。

    “还记不记得十年前你的画?”他指道。

    画?

    她记得,当初她画了好些画,其中有一幅就是……

    倏的她清醒了过来,双眼瞪大了不敢置信的望着他。

    “难道……你是用我的画,建造了这座房子的?”她恍然大悟。

    怪不得刚刚就觉得这房子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在这古代竟然会有这样现代的建筑,这里的人怎么可能会建出这样的房子?

    现在才想起来,原来如此呀,慕七夜是用她的画,来建造这座房子的。〖〗

    慕七夜点了点头。

    “只不过,当初你只画外面,并没有画面里面的内部结构,所以……里面是按照西凉的布局设计的。”

    带着这份惊喜,夏雪同慕七夜二人来到了门外。

    在慕七夜寻找钥匙的当儿,夏雪的双眼飞快的扫过四周,欣赏一下四处的美景。

    不得不说,这里真的很美,现在是季,百花盛开,一片繁茂的景象。

    只因慕七夜在四周布置了许多守卫,所以这房子到现在才没有被破坏,依然保存得完好如初。

    忽地,夏雪眼尖的看到在花丛之后,突然出现了一道蓝色衣裙的少女,雪白的皮肤,几乎透明般,长相甜美,微笑的看着这边,看起来,大约十七八岁的模样,那人的目光……在直勾勾的盯慕七夜瞧。

    对方突然发现了夏雪的目光,蓝衣少女脸上略显慌张,突然蓝裙的少女就在夏雪的面前,缓缓的隐去了形,片刻间便不见了踪影。

    怎么回事?

    夏雪的瞳孔骤然缩紧,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然后再睁大,努力想要看清楚。

    她的视力一向很好,刚刚的那一幕,她确定没有看错,那个女孩……消失了。

    一路上,一直心里不安的夏雪,这会儿心里更不安了,撒腿就往花海的后面奔去。

    夏雪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花海之后,可惜,花海后已经不见半个人影。

    发现她异状的慕七夜跟在她后,担心的轻揽她肩膀。

    “雪儿,你怎么了?”她脸上的表,让他担心。

    夏雪指着刚刚那名蓝衣少女了所站的位置,一本正经的冲慕七夜解释:“我刚刚看到一个少女,就站在这里,后来,她发现我看到她,就突然消失了。”

    突然不见了?

    慕七夜愣了一下,忍不住笑出了声。

    “雪儿,你不会是眼花了吧,这哪里有什么人?大概是你太累了,不如你先休息一下吧!”慕七夜温声安慰她。

    “不是的,我刚刚真的看到了,她刚刚就站在这里,我不可能看错的。”夏雪努力想要证明自己。

    “好了,好了,雪儿,我知道了,不过,我们赶了一天的路,好不容易到了这里,我们就先别管这件事了,来,看看我给你的礼物!”

    慕七夜的话成功的拉回了夏雪的注意力,但是,刚刚她看到的那一幕,却让她怎么也忘不掉,眼睛不时的向刚刚蓝衣少女所站的位置望去,直到慕七夜带着她进了房间。

    慕七夜和夏雪两人的形进了房间之后,原本花海之后的一道形又缓缓的浮现了出来,脸上带着失望的表

    “夜~~”低柔的女声轻轻的唤了一声,似泣似诉,让人听了忍不住心疼,后面的声音又轻快了几分:“二十多年了,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随着太阳渐渐西斜,蓝衣女子渐渐的又隐去了形。

    ※

    慕七夜和夏雪两人在海边的房子里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只因两人赶了一天的路特别疲惫,晚上早早的就睡着了。

    刚刚醒来的夏雪,听到窗外传来了一阵海浪声,令夏雪甚是兴奋。

    宽大的紫檀木上,慕七夜躺在她的后,一只手臂霸道的搂着她的纤腰,属于他的男气息吐在她耳际,弄得她的颈子很痒。

    她侧头小心翼翼的看着后的慕七夜,见他睡得正香,不忍打扰他,便悄悄的拨弄着腰间他的大手,然后小心翼翼的下了,缓缓的走到窗边,再轻轻的打开窗子。

    外面的天还是蒙蒙亮,海上有一层淡淡的雾气未散。

    刚打开窗子,一道海风便轻轻的吹入窗内,并传来了一阵海浪拍打着海滩的声音,听着这声音,夏雪甚是开心,愉快的眯着眼睛,深嗅了一下这海边的气息,感觉到海风吹打在脸上,听着海浪的声音,这种感觉,甚是奇妙。

    因她只穿着单薄的睡衣,在这样早晨站在窗子下,还是有些冷的,不过她一点儿也不在意。

    忽地,两只手从她的腰手探了过来,将她轻轻的往后拉靠,她冰凉的脊背,靠入了一具温暖的怀抱中,熟悉的气息,让她知晓后的人是谁。

    贪恋他上温暖的温度,夏雪的后背向后蹭了蹭,让自己更加贴近他的怀中,享受只属于他的温暖怀抱。

    “怎么这么早就醒了?不多睡一会儿?”慕七夜怜的在她颈间烙下轻轻一吻。

    夏雪似孩子般指着窗外的大海,脸上堆满了开心的笑容。

    “我小时候,一直盼望着有一天,可以像现在这样,早上起来推开窗子就能看到海浪,现在梦想终于实现了,怎么也睡不着。”

    “你在这里待过不止一次,这里的美景你都看过了,不觉得什么,我是第一次来,所以要四处看看,你先去睡。”夏雪激动的又要跑去开后窗。

    看着她激动又愉快的表,慕七夜心里便满足了,看来……她是非常喜欢这个礼物的。

    担心她的体,握着她冰凉的手,他的眉头便深深的蹙了起来,从旁边的头柜上,拿起一件外披在她的上。

    “小心着凉。”

    “知道了啦!”她笑着答应着,乖乖的任由他为她穿上衣服,然后又跑到后窗去。

    刚刚打开后窗,突然一道人影在窗外出现,蓝色的人影,与昨天的样子一模一样,离夏雪只有一米的距离,脸上带着怒意的盯着她,只三秒钟,那道影又从夏雪的眼前消失,就好像她从不曾出现的一样。

    怎么回事?

    刚刚看到那蓝衣女子的瞬间,夏雪的心脏一瞬间跳得极快。

    看到那道影消失,夏雪的心里说不出的诧异。

    一个人……怎么可能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

    她飞快的跃窗而出,一双眼将四周仔细的打量了好几遍,确定刚刚那个人,确实不在了。

    昨天她见到那蓝衣女子的时候,当时有几十米的距离,若是说只是她的幻觉,还有可原。

    可是……今天那个人就在她的眼前一米,她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对方的五官,也看清了对方眉心处的蓝贝壳印记。

    所以……今天她看到的那个人,不可能是幻觉,但是……到底是为什么呢?

    她失了魂般的回到房间内,见慕七夜正准备换上衣服。

    与慕七夜的这一切,她怎么感觉这么虚无,好像随时会消失似的。

    她突然走近他,紧紧的抱住他,主动凑上自己的唇吻住他。

    她极少这样

    一触即发,慕七夜立即反被动为主动,顺势将她压在上。

    两人气喘吁吁的躺着,慕七夜滚烫的气息落在她耳边。

    “我怜你昨奔波劳累,昨晚放过你,现在是你主动,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重要声明:小说《六岁小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