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真相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雪色水晶 书名:六岁小妖后
    早晨的阳光明媚,照在屋内暖洋洋的,罗纱帐内,夏雪安静的躺在慕七夜的臂弯中,睡得正香,早晨刚刚醒来的慕七夜,一眼瞥见夏雪的睡颜,一阵心暖。〖〗

    带着薄茧的手指轻轻的拂过她白皙细嫩的肌肤,一抹甜蜜浮过心头。

    睡梦中的她,感觉到了他的***.扰,卷翘的长睫轻颤了颤,连眼睛也未张开,就知道那扰她睡眠的人是谁。

    不耐烦的推掉,那只夹边的咸猪手,转了个朝着榻内侧继续睡。

    “我好困,不要吵我!”她咕哝着又继续睡着。

    她慵懒的模样,像只懒猫儿。

    他轻笑着,不再扰她,昨天晚上也确实累坏她了,看到她颈间露在被子外的白皙肌肤上,满是他昨晚在她上的留下的吻痕,他满意的勾唇一笑媲。

    那些痕迹代表了她是他的人。

    七星宫大门外传来了一阵声音,听起来似乎是白虎的。

    突然想到了一些事,他神色一凛,便立即起,低头在夏雪的额际轻吻了一下。

    她又不耐烦的推开他的唇。〖〗

    “我好困!”

    “乖,好好睡,不吵你了!”他温声安慰她,出去又将纱帐放好,为她挡去刺眼的阳光。

    出了七星宫的大门,门外白虎焦急的来回踱步,看起来似乎很担心的模样。

    慕七夜才刚刚打开了房门,白虎吓得赶紧转,单膝在慕七夜在前跪下,恭敬的行礼。

    “属下参见下!”

    “起来吧。”

    “谢下。”

    “事办得怎么样了?”

    蓦然对上慕七夜那双询问的眸,白虎立马心虚的垂下头去,嘴里吐出的话亦没有底气。

    “属……属下……”

    褐色的瞳孔倏的一眯。

    “你办砸了?”

    “回下,是这样的,当属下带人赶到的时候,萧国太子还有他的侍从就已经死了,我们……晚到了一步!”白虎懊恼的答。〖〗

    “什么?你们到的时候就已经死了?”慕七夜好看的剑眉蹙紧。

    白虎点了点头。

    “没错,我们到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死了,所有人都是一刀致命,而且……”白虎小心的觑了他一眼,然后才继续又道:“但是我们没有发现六皇子的尸体,六皇子应该无恙,还有……其中还有一些袭击萧国太子的黑衣人被击毙的,他们的上有……我们楚国的令牌。”

    楚国的令牌?有人想把这件事嫁祸给楚国,这“绝杀”的目的,越来越有趣了。

    “真是太好了!”慕七夜笑着勾起嘴角,眸底闪过凌厉的光亮。

    太好了?

    白虎不由得把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

    “……”萧王对太子一向宠有加,这次,萧国太子一死,萧王还不会打到楚国来?到时候就会有一场战乱了,两国之战,必有一方会有损伤,萧国的士兵向来骁勇善战,楚国与之一拼,到最后两国都会元气大伤,若是到时候大邺国和赤云国两国之中一方突然打来,楚国岌岌可危矣。

    “难道你不觉得现在的形势越来越让人期待了吗?”

    白虎再一次摸了一把冷汗。〖〗

    期待?

    算了吧,唉……跟了一个这样奇怪的主子,真不知是福还是祸,马上大难临头了,他还能这样怡然自得,说这是好事。

    ※

    西凉

    天下山庄送来了奏报,夏雪在西凉内忙碌的处理,处理完了之后,便命天下山庄来的小厮把奏报再重新送回天下山庄。

    看着小厮离开,夏雪不由得摇了摇头。

    回到花厅内,兰为她斟了杯茶给她。

    “娘娘眉头深锁,似乎在烦恼些什么?”兰善解人意的机灵问。

    夏雪淡淡的摇摇头,叹了口气。

    “大哥一点儿长进也没有,不知道齐叔和冷月他们两个是怎么辅导他的。”心里担心天下山庄的现状,不知道她不在,天下山庄里出了多少乱子。

    “娘娘不要担心,大少爷毕竟还是生手,现在只是初期,慢慢会好的。”

    “大概!”夏雪淡淡的两个字。〖〗

    对元天尚,她还是一点儿也不放心。

    古代有刘备之子阿斗,任凭诸葛亮再有概世才华,也无法扶起他坐好那张龙椅,如今……这元天尚与那阿斗真是半斤八两。

    小巧从门外走了进来。

    “娘娘,绿竹娘娘求见!”

    “她居然还敢来。”冬梅有些生气的低喝。

    手指轻抚着额头,夏雪嘴角勾起一弯漂亮的弧度。

    “让她进来,我倒要看看她今天还有什么招数。”她忍这个女人已经忍很久了,今天她心正不好,倘若这绿竹还敢再轻易造次,就甭怪她不客气。

    “是!”

    小巧出去后,不一会儿,一绿色衣衫的绿竹带着两名宫女从门外走了进来,满脸堆着笑容。

    那一绿色的装扮,在夏雪的眼中,就如同一顶绿油油的帽子在她的眼前晃呀晃。

    十年前就很碍眼,十年后,还是一样碍眼。

    只见,在那绿竹后的两名宫女手中,各捧着一只托盘,上面各放了两盘香喷扑鼻的菜肴,闻起来便令人食指大动。〖〗

    绿竹的笑容相当

    “绿竹见过王后娘娘!”绿竹和后的两名宫女同时向夏雪行礼。

    端坐在正位上,她一双犀利的眼,直勾勾的盯着绿竹后两名宫女手中的托盘,目光才刚刚扫过那些菜肴,她的眸底闪过一丝嘲弄。

    这一次,她的手法比上次更加拙劣。

    “起来吧。”夏雪一白衣,端坐在那里,高贵端庄,面色淡然,却有着令人不敢靠近的威严气势。

    “谢娘娘!”绿竹轻快的道。

    “绿竹侧妃这次来,到底有何意?”她故意咬重了“侧”字的音量。

    “回王后娘娘,现在马上是午膳时分,绿竹知道王后娘娘忙了一上午,特地命人炖了一些补膳,特地给王后娘娘您送过来,还有两只上好的螃蟹呢。”绿竹殷勤的亲自将托盘上面的菜全端到夏雪的旁边,根本没有经过夏雪的同意。

    这般殷勤,基是说她没有谋,那就怪了。

    无事献殷勤,非即盗。

    绿竹亲自布完菜后,即把一双上好的银筷递到夏雪手中。

    “王后娘娘,请您用膳吧。”

    夏秋冬各个都非常怀疑绿竹的用意,但是,她这次似乎只是表面上的送菜来而已,并没有什么恶意。

    “绿竹侧妃的好意,本宫甚是喜欢,既然如此,那本宫便不客气了。”

    “王后娘娘不必客气,不必客气,这是绿竹专门为您准备的,您不必客气!”绿竹欣然的道,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夏雪手中的筷子。

    只见夏雪用筷子夹起桌上的菜,准备放进口中。

    她眼尖的发现绿竹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而她在看到她将菜几乎送进口中时,眼中突然泛着激动的光亮。

    夏雪刚把菜送到嘴边,突然又停下了筷子,把菜放回了盘子中。

    绿竹失望的收回了视线。

    就在这时,夏雪突然冷声一喝:“大胆绿竹。”

    那一声喝,吓得绿竹陡然体一颤。

    “绿……绿竹怎么了?是……菜的味道不好吗?”

    夏雪冷笑了一声,清冷的眸底满是凌厉。

    “你以为本宫什么都不知道?”

    “绿……绿竹不知娘娘指的是什么。”绿竹心虚的狡辩,但是,她夏雪不可能猜出来她是什么意思。

    “在菜肴之中,有许多相生相克之物,那些菜若是放在一块儿煮,虽然不会毒死人,但是却能令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而两种菜放在一起,却又能产生砒霜,你以为本宫是三岁孩童,会被你这样的伎俩所欺骗吗?”

    被戳中了心事的绿竹吓得浑冰冷。

    “我……我没有……”她腿软,双腿在剧烈的颤抖。

    “还敢说没有,只要叫来御厨,自然就会知晓,现在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敢再狡辩?夏秋冬!”

    “属下在!”夏秋冬四人立即一字成排的站在夏雪面前待命。

    “把绿竹侧妃带下去,打断双腿丢到冷宫去。”她厉的凑近了一些绿竹:“红梅在那里一个人太寂寞了,你就进去好好的陪陪她。”

    “不……不要!”绿竹惊恐的大喊:“我不要进冷宫,王后娘娘你放了我,我下次再了不敢了,再了不敢了。”

    “带走!”夏雪无的命令。

    她从不相信一个人会真心悔改。

    绿竹哭喊着被带了下去。

    在绿竹走后,夏雪的头有些微的痛,还有些昏,体突然一阵冰冷。

    恍惚中,她似乎看到慕七夜走进了门。

    她只来得及冲他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突然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

    么么亲们,看文愉快。

重要声明:小说《六岁小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