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帮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雪色水晶 书名:六岁小妖后
    听到浴室两个字,夏雪立即打了退堂鼓,手中拎着药箱,准备回去。〖〗

    但是,想到慕七夜的手上还有水泡,那水泡又是因为她而起的,倘若她现在回去,慕七夜说不定又要给她烙上“忘恩负义”的标签。

    想了想,还是准备折回去丫。

    但是,浴室耶。

    门外的守卫严肃着一张脸笔直的站在那里,一双眼直视前方,在履行他为守卫的职责,浑绷得很紧,好像随时有况他都会随时冲出去似的媲。

    拍了拍他的肩膀。

    守卫吓了一大跳,看到还是夏雪,脸上警戒的表骤退。

    “不知王后娘娘还有何吩咐?”守卫恭敬的冲夏雪弯腰行了一礼。

    “你站在这里也辛苦的。”

    夏雪一句轻轻的问候,令守卫心里暖暖的,受宠若惊。

    “谢王后娘娘,为楚王、为娘娘,属下愿肝脑涂地,在所不辞!”被主子慰问了,这守卫一片忠肝义胆的,立即发誓要誓死效忠主子。〖〗

    “好了好了,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倒真的有一件事要你去做。”看到守卫的神愣了一下,夏雪立马补充了一句:“放心吧,不会让你肝脑涂地那么严重。”

    “属下遵令,王后娘娘尽管吩咐,在下必将死而后已,一……”

    连串的表忠诚,听处夏雪有些不耐烦了。

    “好了好了,刚刚都说了,不会让你死那么简单,那,这个给你。”夏雪把手中的医药箱往守卫的手中递去。

    “这是?”守卫一脸不解的望着她。

    “这里面是烫伤药,你拿着这药,去为楚王换药。”

    “可……可是……”守卫为难的垮下了脸。

    “你刚刚不是说,只要我吩咐你,你就可以肝脑涂地、死而后已的吗?”她伶牙俐齿的问,很显然不满守卫出尔反尔。〖〗

    为慕七夜上药?刚刚他明明听到,慕七夜是让人唤夏雪来,让夏雪来为他换药的,倘若,他跑进去为慕七夜上药,天哪,慕七夜不会杀了他才怪。

    虽然他说过可以为了她的命令肝脑涂地、死而后已,但是……如果无缘无故就被慕七夜一掌给劈死,那就太不值了,这样死,可不壮烈。

    守卫的脑袋迅速运转,他赶紧找了个理由。

    “可是娘娘,这里暂时就只有属下一个人守值,没有其他人在,若是属下不在,到时候总管大人怪罪下来的话……”他为难的解释。

    哪知,夏雪只是挥了挥手。

    “这好办,你放心吧,这件事包在我上,只要你进去之后,我会守在这里,这里有我在,没人敢闯进来的。”夏雪一边说着,想晃晃泣血琵琶,没带在上,手中空空的,少了些什么似的失落。

    泣血琵琶的主人,谁敢轻易靠近?

    由夏雪守在这里,那肯定比他守了更安全,但是……

    不行呀!!

    守卫哭无泪。〖〗

    “娘娘,属下只是一个小小的守卫,哪敢碰楚王下的尊贵玉.体,所以……还是请娘娘饶了属下吧!”命令重要,但是……命更重要。

    “看来……你是不打算遵从我的命令了?”夏雪危险的眯眼,葱白的玉指轻搭在琵琶弦上,淡淡的声音里有着浓浓的危险气息。

    浑瑟缩了一下。

    四大侍卫曾经说过,慕七夜和夏雪两个人都是不好伺候的主儿,现在看来,果真如此。

    不仅是不好伺候,而且一个比一个恐怖。

    “属下不敢!”守卫浑冰冷,无耐的低头小声回答。

    直接抓住守卫的手,将医药箱塞到他手中,不由分说的把他推了进去。

    守卫恐惧的才刚刚进了前内,差点与内走出的人撞个正着。〖〗

    看到差点被他撞到的人,守卫慌张的俯磕头,把药箱放在一旁。

    “楚王下!”

    平时出来进去,守卫只是冲慕七夜点头行礼,只因心虚,不得不跪下来求饶。

    “怎么这么吵?”慕七夜的上只着了一件睡袍,微卷的披肩发披在肩头,额头几缕碎发,俏皮的遮住他的眉角,好看的眉头微蹙,语中带着质问的口吻。

    “回……回楚王下,是王后娘娘要给您上药,她她她……”一咬牙,决定陷害夏雪:“她要属下将医药箱先拿进去,然后她再进去为您上药。”

    是这样吗?

    门外的夏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慕七夜慵懒的姿态,他微敞的领口,露出一些结实的肌,肌紧紧的收缩着,看起来真是一道美景,

    她用力的吞了下口水,一时眼睛不能从他的上移开。

    她的理智告诉她不可以这样,但是,那实在是一个深深的惑,让她无法移开眼睛,心里两个声音在剧烈的对抗着,而在这个时间内,她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

    “何必这么麻烦?”慕七夜的右手拿起地上的医药箱,好看的剑眉微挑,冲门外的夏雪示意:“雪儿,还不进来?”

    “好!”夏雪鬼使神差的答应着,双腿自然的跨进了门槛内,跟着慕七夜的后。

    守卫见夏雪跟了慕七夜进去,大大的松了口气,怕夏雪反悔再出去,他非常好心的走了出去,顺便把七星宫的大门关上。

    世界上,也只有他这么好的守卫了,多么为自己的主子着想。

    另一边,夏雪跟着慕七夜来到了浴室,浴室中,温暖的雾气在空中缭绕,整个浴室被白色的雾气笼罩,浴室的四角各放置着一只夜明珠,夜明珠上覆着各色的纱,将它的四周照成了各种颜色,由于雾气浓厚,整个浴室内的能见度不高。

    用夜明珠照明,虽然听起来很不错,夜明珠嘛,就是拿来照明的,但是这样用,着实浪费。

    夏雪在心里暗暗的骂着他奢侈。

    浴室中池水清澈可见底,底下铺着抽象花纹的大理石。

    刚回到浴室中,慕七夜非常自然的脱去了上的白色浴袍,露出里头精壮的躯。

    虽然两人已经有了两次肌肤之亲,可是,突然这样面对他赤.体,她还是很害羞,眼睛不敢直视。

    他回头看她,恰好对上她害羞的眼,害得她的头垂的更低。

    他笑着把药箱放在浴室边上,然后直接踏进了清澈的池水中。

    平静无波的水面,因他躯的踏入,起了层层涟漪,向岸边推来,本来不大的浴池,因他的突然闯入,水面升高了一些,水几乎溢到岸边来。

    一条结实的手臂横到池沿来,晶莹的水滴从他的手臂上滑落,半侧的俊容,妖冶得惑人,就像是一只惑人心魂的妖孽。

    夏雪瞪大了眼睛,不由得硬吞了下口水,好不容易才能稳住心魂,才能不受到他的.惑。

    她的脑中有着片刻的清醒,不解自己为什么会跟他到浴室来。

    “雪儿~~”慕七夜突然轻唤了一声,嗓音里带着轻快的口吻。

    “什么?”

    “你不是要帮我上药的吗?”拍了拍浴室边上搁着的药箱。

    “在浴室里,到处都是水,怎么换药?”她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到处湿潮湿潮的,这种环境,就算是给他的烫伤换了药,一会儿还是要重新换药。

    “说的好像也是。”他一副恍然大悟的表

    “你等着,我去找外面的守卫来帮你洗澡,洗完了澡之后才能换药!”她一本正经的解释,他的手不能沾水,自己洗澡不方便,找门外的守卫比较靠谱。

    “雪儿!!”慕七夜的声音陡然厉了几分,池水映出他妖冶的瞳孔有几分鸷,那张脸上的笑容却依旧温和斯文。

    表与眼神的人格分裂,慕七夜总是能将其精髓发挥到极致。

    他的嗓音中有着令人无法抗拒的威严。

    “什么?”

    “我手上的这个伤,是因为你而受的吧?”他的声音轻的几乎听闻不见。

    “是这样,但……”

    不等她说完,慕七夜的声音极轻柔极轻柔的打断她。

    “你这是想……逃避责任,弃自己的救命恩人于不顾吗?”慕七夜幽幽的叹了口气,垂着的眸子精光闪过,哀怨的继续指责:“我知道你是怕担负责任,没关系,你就去唤守卫吧!”

    “……”咬牙切齿的四个字:“我帮你洗!”

重要声明:小说《六岁小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