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闭上眼睛,你就不在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雪色水晶 书名:六岁小妖后
    “你先别急,我现在只是怀疑,还没有确实的证据。〖〗”

    没有确实的证据?

    慕七夜森寒的目光危险的了过去:“三哥,你什么时候说过没有证据的话?太医都束手无策,朱雀也查不出任何缘由的毒,而三哥你却可以轻易将它解掉,若是三哥你不知道是谁下的毒,是不是太牵强了些?丫”

    老头儿连连打哈哈,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慕七夜那双毒辣的眼睛媲。

    见瞒不过去了,老头儿只得叹了口气把自己知晓的事说了出来:““绝杀”你知道吗?”

    “那不是二十多年前的一个杀手组织吗?”慕七夜蹙紧眉头,这次攻击他与夏雪的人,是早有预谋,而且计划周密,那些人更是个个武功高强,若非新得的逐和追月两匹宝马,恐怕他与夏雪两人已经命丧牧场。

    老头儿点点头:“没错,就是二十多年前的一个杀手组织,而“绝杀”的主人,正是我的一位老友。”

    老友?

    慕七夜诧异的微眯着眼:“你认识“绝杀”的主人?”

    老头儿那张满是老树皮般皱痕的脸上,出现了向往的神:“多年前,我与她有过一段不为人知的恋,可惜……才刚开始不久,就夭折了!”

    慕七夜一针见血的鄙夷道:“是还没开始就被拒绝了吧!”

    一颗心被摔得粉碎粉碎,老头儿怒瞪他一眼:“谁说我被拒绝了,你不知道我们两个分开的时候,有多么的痛苦纠结!”老头儿继续神往。〖〗

    “结果你还是被拒绝了!”慕七夜毫不客气的继续打断他:“重点呢?”

    老头儿向往的表收了收,脸上略显尴尬:“结果,不知道,据听说她跟人成亲了,还生了一个儿子,他儿子现在估计跟你年纪差不多吧!”

    说来说去,结果还是一样。

    “三哥说了这么多,重点呢?”

    老头儿嘿嘿笑了笑:“重点我也不知道。〖〗”

    慕七夜额头三条黑线,那他说了不等于没说?

    榻上突然一个微弱的声音传来:“楚国跟“绝杀”素来无仇,定是“绝杀”的至亲想要除去我们,“绝杀”当年会拒绝三哥你……”

    目光溜向老头儿,老头儿愤愤的垂下头去,说吧说吧,反正他的老脸已经丢尽了。

    躺在榻上说话不舒服,她挪动了体,靠在头,才继续说道:“她嫁的人,必是显贵或皇族,只要查出她现在在哪里,当然就可知晓背后的主使人,到底是谁。”

    “你醒了?”慕七夜蹙眉:“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连同她只有三个月至六个月命的话?

    “你们这么吵,我要是还能睡着,那就不是我了,我醒来,恰好听到你们说“绝杀”的事!”

    在天下山庄无聊时,她就曾经翻到过一些江湖轶事,上面恰好有记载“绝杀”的事,“绝杀”是个孤傲的女人,非有显赫的份,或是武林至尊,均入不了她的眼。〖〗

    慕七夜松了口气,还好她没听到之前的事

    “雪儿可有怀疑的人?”

    低头沉吟了一下:“我看过的典籍上记载,“绝杀”是个极美丽的女子!”

    “那当然了,她当年可是天和大陆第一美人!”老头儿啧啧的叹息着,一双桃花眼里又在神往了。

    无视老头儿的话,夏雪又继续道:“想要她做女人的人有许多,当年最轰动的,便是当年的金陵总督付世仁、武林盟主江淮,但是江淮在十多年前就已死,而且江淮从未成亲,最后一个就是……”

    “最后一个是谁?”慕七夜追问。

    老头儿似恍然大悟,夏雪沉吟了一下之后,吐出一句:“萧国太子,也是如今的萧王叶无忌!”

    “付少轩?”慕七夜立即想到这个名字,他犹记得,付少轩从天下山庄离开之时丢下的那句话。〖〗

    夏雪摇了摇头,她很希望不是他:“这就要靠三哥去证实一遍了,只要三哥亲眼见过金陵总督的夫人,或是萧王的后宫,结果自见分晓。”

    老头儿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这么多年没见了,我不一定……”

    “三哥,当年你没有娶了“绝杀”的主人,导致我与夫君两个差点丧生,你要负全部责任!”夏雪微笑的吐出一句,声音很轻,却极具杀伤力。

    老头儿砸吧砸吧嘴唇,最后只得认命:“既然是我当年种下的祸根,我就去瞧瞧。”

    一双火的眼,比阳光还要炙般的向她盯来,盯得她浑像长了虱子似的,她蹙眉回瞪他:“你在看什么?”

    慕七夜的脸上露出邪魅的迷人笑容:“雪儿刚刚唤我什么?”

    “我说什么了?”

    “你说“当年你没有娶了“绝杀”的主人,导致我与夫君两个差点丧生。〖〗”,可惜刚刚没有听清楚,雪儿你再唤一声来听听!”

    蹭的一下,脸上一下子火起来,她刚刚顺口就一下子说了出来,没想到这耳尖的慕七夜一下子就给听到了。

    他无赖,她清冷的眸底闪过一丝狡黠,耍赖道:“没听清楚那就是我没说,你听错了!”

    慕七夜愣了一下,突然低头一把将夏雪搂入怀中,紧紧的抱着:“我的雪儿也会耍赖了。”

    她羞得挣扎着要将他推开:“你放开我,有人在看着呢。”

    “三哥已经迫不及待去找他的老人了。”怀中软玉温香,闻着鼻尖她的清香,便不想撒手了,干脆又躺下。

    抬眼一看,房间见果然已不见了半个人影。

    不习惯这样被他抱着,眼珠子骨碌骨碌,又找了一个理由:“你是楚国之主,楚国应有许多国事需要你处理,你在这里……”

    她的话还未说完,突然慕七夜的脸在她的眼前放大,才刚意识到他想做什么,他的头已经俯下,霸道的吻住她的唇,堵住她喋喋不休的话语。

    自从上次吻过她之后,他就一直想着那美好的感觉。

    终于又尝到她甜美的唇了。

    他的舌尖长驱直入,探入她的口中,肆意的搅动着她的唇,吸她嘴里的蜜汁,两人的气息在彼此之间暧昧的流动着。

    被子下,他的一双手也没闲着,隔着她上薄薄的衣衫,从腰部向下抚摸,揉捏她前的柔软。

    隔着衣服满足不了他,他忍受住伸手扯开她上的衣裳,一条腿本能的分开她紧闭的双腿。

    扯开她衣服的同时,不小心触到她掌心上的纱布,他上所有的犹如被浇了一盆凉水。

    他突然清醒了过来,不舍的吻了吻她被吻得红肿发涨的唇瓣。

    这是一个火辣辣的吻,结束时,仍令人意犹未尽。

    体虚弱的夏雪在慕七夜的怀中喘息着平复刚刚的激.,而他的体仍保持着暧昧的姿势半趴在她的上,滚烫的气息落在她的颈间,吹得她敏感的颈项,麻麻痒痒的,而他的某处挤压在她腰腹之侧,仅凭感官,也知他尺寸可观。

    她的脸刷的一下红透。

    不知何时,她的衣服已经被他脱去了一半。

    耳边传来他闷闷的声音:“你的体不行!”

    一句话,让她的脸更红了,洁白的贝齿紧咬着被吻得红肿的唇瓣,羞得不能答话。

    他很重,压在她的上很沉,可是她却一动也不敢动的僵着躺在那里,深怕她一动,就会触动某个机会,那个可观的尺寸会突然重新树立起雄风,那就真的惨了。

    等到他的尺寸大概恢复时,她才稍稍动了动手推推他,他一动不动的趴在她的颈间,好像睡着了似的一动不动。

    “慕七夜?”她侧头盯着他紧闭的眼皱眉。

    颈间他的头似乎动了一下,不知是不是知晓了她的意思,自发的从她的上翻到她侧,大手仍霸道的搂着她。

    “昨晚没睡,很困,有事等会儿再说。”

    “你昨晚为什么没睡?”

    他又将她搂紧了些,眼睛未睁开,如呓语般的一句:“怕闭上眼睛,你就不在了!”

    心弦瞬间被拨动。

重要声明:小说《六岁小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