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欠本王一个洞房花烛之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雪色水晶 书名:六岁小妖后
    刚出手的瞬间,夏雪便后悔了,心尖一紧,就要冲上前去,但是……

    众人以为慕七夜死定了,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慕七夜站在原地,竟然一点儿事也没有,好像刚刚只是给他挠了一下似的丫。〖〗

    他故意擦了擦手:“刚刚那一下太轻了,絮儿,这么多年,你的功力退步了!”

    小瞧她。

    夏雪的一双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媲。

    刚刚她还担心自己刚刚的那一下,如果不能致死,也要将他打成重伤,心里正内疚着,却见他完全无缺的站在原地,好像无事人一般,这让她大为恼火。

    只是不解,慕七夜的功力竟然高到这种程度,连神器也伤不了他。

    夏雪不死心,抱起手中的泣血琵琶,手指按压在琵琶弦上,凝神聚起了一些力量,她后乌黑的长发,平地飘起,四周的人感觉到一股强烈的风向四周吹散,那些天下山庄的护卫们,个个被推开。

    然后夏雪的指倏地一弹琵琶弦,只见一道刺眼的白光在这昏暗的阳光下散发出妖冶的光芒,直向慕七夜。〖〗

    慕七夜不慌不忙的站在原地,拿出一把通体漆黑的笛子,轻轻一挥,那道向他来的白光,瞬间被那只笛子挥散,瞬间消失不见,连四周那阵诡异的风也跟着消失。

    漆黑如墨的笛子,在斜阳的映照下,染上了一层金色,握在慕七夜修长的指间,甚是和谐,待白光挥散之后,他再将那笛子塞回自己的怀中,再一手负在后,一手轻弹了弹刚刚那阵妖冶的风吹来落在上的尘土。

    一切……只发生在一瞬间,若是当场的人没有亲眼目睹,绝对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慕七夜用一根笛子便将泣血琵琶的伤杀力击退。

    不对,笛子……

    夏雪的眸子倏的睁大,直勾勾的望向慕七夜。

    笛子……她记得,三个神器中,有泣血琵琶、问天剑,还有一个就是……追魂笛!

    追魂笛、追魂笛,如同地狱里的笛子,有着像魔鬼一样漆黑的颜色,持笛之人,只要吹响此笛,方圆数百米之内的人将无一生还。〖〗

    都说这追魂笛杀伤力极大,拥有笛子的人,更是拥有天赋异禀,拥有超强的内力。

    慕七夜武功超凡,再加上他现在拥有追魂笛,她……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絮儿,怎么了?你的脸色看起来似乎不太好看!”慕七夜微笑的问。

    四周的人还想要围上来,被夏雪一声喝退:“你们全部都退下!”

    慕七夜的武功如此,那些守卫只是普通的**之躯,追魂笛只要奏响,他们将全无一人能幸免于难。

    她可不相信慕七夜是什么好人,他为达目的,誓不罢休。

    “絮儿打算与我一同回去了?”

    “楚王下似乎忘记了,今天是我与天下山庄大少爷的大喜之!”

    大喜之?慕七夜的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眸底闪过精光:“我亲的絮儿,若非你提醒,本王差点还忘记一件事,你是本王的王后,但是……你似乎还一直欠着我一件事,你若是想嫁给他也可以,但是……必须要完成这件事,你才能嫁给他!”

    “什么事?”夏雪不解。〖〗

    一双邪肆的眼用赤..的目光打量着她玲珑有致的好材,嘴角的弧度拉大,只是眼神便已经说明了他的意图:“你还……欠本王一个洞房花烛之夜!”

    他刚刚用目光打量她时,那赤..的目光便已经像在扒她的衣服似的,令她浑战粟,下一句话则令她的脸上气上升,瞬间红透。

    “不可能!”咬牙切齿的三个字。

    慕七夜继续上前,目光比初时多了几分掠夺:“只要你还本王一个洞房花烛之夜,本王自会放了你,让你与那个蠢货完婚。”

    被点到名的,红着脸大叫了一声:“你说谁是蠢货。”

    慕七夜温柔的笑了,眼未斜视:“絮儿,这样的他,当真就是你想嫁的人吗?”

    “我嫁给谁,也不需要楚王下干涉。〖〗”

    “既然你是本王的王后,本王自会干涉。”

    “倘若我不肯呢?”夏雪挑衅的扬起下巴。

    怀中的追魂笛缓缓的掏了出来,吓得众人连连后退,慕七夜不慌不忙的将指放在笛孔上:“本王可不介意今天的喜事变丧事!”

    夏雪咬紧了下唇,半个字也吐不出来。

    他虽然说的一脸悠闲,吐出的字,却是字字森冷,令在场的其他人皆毛骨悚然。

    夏雪知道自己的预感没错,这慕七夜一来,她的婚礼果然进行不下去。

    “我们谈一谈!”

    丢下一句,她便轻盈的跃下马车,朝天下书房而去。〖〗

    冷月为首,与夏秋冬四人紧跟在她后,而青龙等四大侍卫也在慕七夜跟着夏雪去往天下书房时,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也来到了天下书房。

    天下书房外,冷月等人拦住了青龙等人的去路,冷月抽出手中的鞭子,冷的望着眼前四人:“你们若是想进去,要先过我们这一关。”

    “你好大的胆子,谁都敢拦!”朱雀冷冷的斥责,说着便要拔出手中的剑。

    “这里是天下山庄,并不是你们楚国王宫,还是……你们想要变成枪耙?”冷月面无表的冲侧招了招手,刚刚躲开的那些守卫再一次围过来,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青龙等人。

    “你们这是以多欺少!”白虎怒斥。

    兰微笑:“错,这叫兵不厌诈!”

    “所以,还是请四位在外面好好的待着,等我们少庄主和楚王下谈判。”

    青龙等人无法,也只得由她。

    两方对峙,青龙总是盯着冬梅瞧,后者压根不屑回视,被白虎狠狠的踢了一脚,青龙尴尬的收回了视线。

    ※

    书房内,夏雪进去后直接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慕七夜则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窗子外面有人朝内偷窥,夏雪直接把窗子关上,末了才直视慕七夜,冷冷的问:“现在可以说了。”

    “本王的要求本王已经说过了,王后你是打算在这里就将就?如果王后愿意的话,本王也不介意!”

    慕七夜的声音流气中透着几分促狭,不带有任何.,但是他的目光却是火辣辣,带有侵略的,令夏雪浑滚烫发,嗓子干涩难耐,她倒了杯水喝下,喉咙才舒服了一些。

    “姓慕的!!”

    慕七夜微笑的看着他,笑道:“本王的王后,你又忘了,本王说过,你可以唤本王相公、七夜哥哥或是名字均可,直接只换姓,这样可不是你一庄之主的可以吐出的话哦。”

    怒火在夏雪的脑中狂燃,在这一刻,她多想拿个东西朝他狠狠的丢过去。

    但是这样就会毁掉她多年来维持的形象。

    哦,这可恶的慕七夜,就是上天派来故意折磨她的,将她折磨的不成人形。

    稳了稳绪,夏雪严肃的盯着他道:“你马上离开天下山庄!”

    “除非你跟本王一起回去。”

    “我不能回去!”

    “为什么?”

    语调顿了一下之后,夏雪突然提出了一个要求:“除非你将你现在王宫里的所有女人都休了,否则……我是绝对不可能回去的。”

    她早就已经说过,不喜欢与别的女人分享一个丈夫。

    这一次换慕七夜顿住了。

    良久之后,慕七夜才幽幽的回答:“红梅和绿竹两个可以,但是……”

    但是?

    看他为难的表,夏雪大概已经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但是,桃妃你不能将她休掉,对不对?”

    “三年前,她为了本王差点死掉,现在体还未康复!”

    不知为何,听到这里的时候,夏雪的心陡然一凉,忍不住勾唇冷笑。

    “楚王下果真宠桃妃,十年前,我昏迷了十天醒来去找你的时候,你却正是纳娶新妃之时,当你抱着桃妃从我眼前经过的时候,我满脸泥污,你说:滚!”

    “……”

重要声明:小说《六岁小妖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