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伤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沫白似雪 书名:乱世烟雨
    

    听到南宫谨的名字,安素浅的目光顿时再一次陷入失措。这个名字,这段子,她试图将

    她埋在自己内心的最深处,她以为自己真的可以这么坚强,不去想,不去念,可是当落茗

    触及的那一瞬间,心在抖动。

    “落茗,你不懂。”安素浅无奈地摇了摇头,浅笑。

    “小姐,这有什么懂不懂的!每个人都是自私的,谁对你好,你就对谁好,这么简单的道理

    小姐不会不明白吧?教主他既然可以对你不理不睬,你自然也可以效法。这不过是以其人之

    道还治其人之罢了。”回忆起南宫谨的绝,落茗倒是满脸不屑,心中更是为夏景尘抱不平。

    “落茗,你!”安素浅正阻止她说下去却还是被落茗按了下去。

    “小姐,南宫谨他虽然是我和公子的主人但是他是名副其实的负心汉,这是板上钉钉的事

    实!你又何必为了这么一个男人作践自己呢?小姐天生丽质,慧聪善良,想娶小姐的多的

    是呢,为了一个南宫谨,不值得。”落茗越说越来气,好像她被人抛弃一般。

    “你在说景尘吗?”话说到这份上,安素浅终于听出点意思来了,无奈地笑了笑,饶有兴趣

    地看着落茗。

    “小姐,现在你已经知道了公子对你的心意了,既然南宫谨他不懂得珍惜小姐你,小姐你为

    什么不去找一个懂得欣赏你,珍惜你的人呢?”落茗紧紧地握着安素浅的双手,神色凝重得

    让安素浅又好气又好笑。

    “落茗,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而景尘的感,我暂时无法接受。”安素浅挣脱开落茗的双

    手,缓缓转,注视院中的飘落的桃,心中哀怨倍增。

    “为什么?为什么不可以接受公子?他对你可是一心一意的!”落茗生怕安素浅不信,快步

    走到她边,声音略为提高了几分。

    “我不是这个意思,对于景尘对我的意,我从未怀疑。每一次我生病,他在边细心体贴

    的照顾总是让人心中温暖无比,这些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安素浅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轻轻

    抚着边的蝴蝶兰。

    “那是为什么?论人品,论才智,论相貌,公子哪一点比南宫谨他差了。我知道公子他是当今

    份尊贵的三皇子,在江湖之中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这或许就是公子唯一不及南宫谨的地

    方,小姐难道还不满意吗?”落茗虽然知道安素浅并不是贪图名利之人,但是还是追问了一

    句。

    “落茗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如果一人仅仅是因为他有多么显赫,多么尊贵,那并不

    是。夏景尘他是一个好男人,他喜欢我,我很感激他,但是我知道我自己永远不可能他。

    因为南宫谨他,我他太深,他伤我太深,我已经无力再去另一个人了。”安素浅痛苦地闭

    上双眼,无助的样子让人心疼。

    “小姐,你,”落茗一阵语顿,不只所措。

    

重要声明:小说《乱世烟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