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傍晚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家成x 书名:凤月无边
    从来没有一,让洛阳人觉得如此漫长。

    不过,再漫长的白,也渐渐到头了。太阳开始西斜时,原本便闹的洛阳城,更是加倍的喧哗起来。

    这是冬天,原本畏惧河风寒凛的众人,这时也潮水般地涌至洛河。

    ……今天是十五,是东海王刘疆的长子,那俊美得过了分的世子刘元,邀请洛阳人聚宴的子。

    只是他开口邀请时,说的是洛河之岸,可这洛河如此之大,不知他所说的岸,是哪一边?

    在洛阳人急急向洛河赶去时,不过区区几个时辰,便已脸色灰败,衣襟上还沾了污印的方信,也坐着马车汇入了人流。

    他一边走,一边四下张望,心急如焚的反复问道:“怎么,有动静没有?有没有哪里传来鼓声?有没有很多灯火?”一仆人抬头看了刚刚西沉,还白灼灼的挂在天上,连半个傍晚的影子也没有的天空,低声回道:“大人,现下还早着呢。约摸还有二个时辰才正是时候。”

    明明天气寒冷,方信却频频拭着汗,他泛着油光的脸带上了几分狠毒,“他们说是无双之宴,这么大的口气,肯定要准备很久。盯紧一点,我今晚一定要立下大功!”

    顿了顿,他又咬牙说道:“这是我最后一博了。”这句话从他口吐出,带着种凄凉的恨意和惆怅。

    那仆人小心地看了方信一眼,言又止的。倒是站在年青仆人后面的一个老仆,这时忍不住叹道:“萧氏不管如何,都是郎君的发妻,当初她倾尽嫁妆,郎君才能调到洛阳当官。对她,郎君确实是做过了。”

    要是平时,这老仆根本没有胆量说这样的话。可到了现在,这些深信命理,信着因果的众人。却忍不住了。他想,大人造了孽,所以报应来了,能在最后关头上提醒一下也是好的。

    方信这时也有点后悔,他失落了一会,低声说道:“是啊……我就是犯了几个错。第一个错。不应该在当时着萧氏去陷害卢,以至绝了她们的谊,第二件,我是不该这么着萧氏无处容……”

    就在刚才,在那阿绣被人赤条条地扔出,他反应过来后。便赶走众人,把阿绣保护好。给她穿上衣裳。现在阿绣已回到了陈府。

    而在阿绣离开时,方信也发现,自己的发妻萧燕不见了,而且,她还带走了几个忠于她的仆人,卷起了一些小件首饰。

    然后在询问,他从仆人的口知道。那个黑衣人似是与卢有关,也是听了他的什么话后。萧氏才急急离开的。而萧氏一走,那黑衣人便把阿绣剥光,把她抛出了府门。

    当时听到这些消息时,方信又恨又惊又惧。恨的是,萧氏明明一句话就可以阻止那黑衣人,她不但没有开口阻拦,还这么不声不响地离开了。那个妇人,哪里还有半点顾念他们的夫妇之?惊的是,阿绣后的陈府,怕是再也容不得自己了。那陈府这么大的势力背景,要对付一个什么也没有自己,岂不是轻而易举?他这一生,仕途只怕是到头了。惧的是,那卢行事当真无耻,怎么别的人顾及的,她却能毫无忌讳地做出来?她也是一个女人,怎么就对阿绣那个女子下得了这样的手?她也当过官,怎么就不知道手段雅不绝人生路?最重要的,这么可怕的卢,居然对自己出手了,是不是她还有后招?

    越是寻思,方信便越是无所依从,他一会咬牙切齿地恨着萧氏,一会又恨着阿绣,暗唾骂这个娼所里出来的女子无羞无耻,那么去迫萧氏,要是她知道忍耐,说不定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事。

    这样恨了一阵,在房子里转了一个又一个的圈后,方信又悔了起来。他就想着,那阿绣有什么好?不过娼所出来的女子,就算比阿燕年轻漂亮,可年轻美貌的女子还少了?他随便甩点金出去,都可以卖上十几个回来供自己玩弄。他要是干脆守着阿燕,不去想着休妻另娶,不去寻思那捷径,说不定就不会有后来的事了。看那卢,便是到了这个地步,还要把萧燕引出去后,再对自己动手,可见她对萧燕原是有香火之的。

    恨到最后,他在属下的提醒明白过来,如今事已到了这个地步。唯一能挽回败局的,就是在擒拿卢的事上立下大功。只要讨好了太子下,他还怕什么陈府?再说,现在的况不是他要与卢做对,而是卢不会放过他了,他只能博这一把了。

    想着想着,方信又急躁起来,他伸出头连连催道:“快点,快一点。”

    “是,是。”

    在驭夫的朗应声,马车加了,直直地朝着洛阳岸边驶去。

    数十里的洛河两岸,这时都站满了人群。而那些聪明点的,则占据各个高楼,等着夜幕将临时,哪里灯火大作,鼓声大响,定然就是在哪里举行宴会了。

    只是奇怪的是,这么大的宴会,怎么到现在还没个动静?

    就在众人喧嚣着,急不可耐地等候着时,渐渐的,太阳开始西沉。

    而在天边残阳似火,晚霞缕缕时,洛河上,缓缓驶来了一只巨大无比的二层巨船。

    这船,奇高奇大,在众人的认知,他们还没有见过这么巨大的船只。

    看着那巨船缓缓驶来,洛河边上,一处高楼,一个年人脸色微变地低喝道:“不是说洛河的河道都有人盯着吗?怎么这么大的船过来了,却无一人知晓?”

    他这喝声一出,站在他后的十几人齐刷刷低下头。一人白着脸低声说道:“我们确实是派人盯着了,从这里直到黄河,都派有人。”另一人接口说道:“这巨船突然出现,却无人示警,要么,是那些人都被人杀了,另外一点就是,那些盯着的人,只怕大半是叛徒。他们明明看到了,却装不知。”刚说到这里,一人跑了进来,急声道:“有信鸽来了。”

    “念。”

    “是。”那人朗应一声,诵道:“河岸众卒,尽数失踪。”这话一出,众人马上明白了,原来守在河岸的人,真是都给杀光了。真看不出,对方有这么大的能耐。

    沉寂,一人突然说道:“那船开过来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凤月无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