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有一种自信的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家成x 书名:凤月无边
    吴媚跟着刘元来到他们所住的酒家后,便离开了。

    她的马车刚刚驶出刘元的视线,一个护卫便凑了过来,对着吴媚说道:“小姑,找到昨与刘元郎君同车的妇人行踪了。”

    什么?

    一阵难以言状的欣喜涌出臆,因这欣喜太过强烈,吴媚直觉得自己的心砰砰乱跳,她握紧拳头,急急地问道:“她在哪里?”

    “朝西街去了,现在一酒家用餐。”

    “好,太好了。”

    吴媚紧紧地握着拳头,因激动过度,她的声音都有点哑,“就只有她?她的边是不是有一个高大伟岸,虽然看不清面孔,却龙姿凤章的丈夫?”

    她说得太急,那护卫直觉得自家姑子在用到‘龙姿凤章’四个字时,都咽了一下口水。

    不过,深知自知姑子,一直很得吴媚欢心的护卫,倒不觉得这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当下他恩了一声,道:“是的,是有一个伟岸丈夫在侧,头戴纱帽,面目不可见。”

    “是他,是他,真是他……”吴媚的声音颤抖起来。

    她双手相握成拳,激动地仰头看着天空,喃喃说道:“苍天佑我,这一次得遇刘疆,一定要让他再也忘不了我。”那刘元虽然俊美无双,虽然也让她心动,可刘疆是她念了这么多年的人啊。天地间最最重,最最俊伟不凡的丈夫,凭什么被卢文那个三十几岁的老女人拥有?哼,她孩子都生了三个了,本来又不是个什么大美人,现在肯定是老得不能看了。那个让她梦了这么多年的伟丈夫,怎么能就这样便宜了那老女人?

    想到这里。她低声道:“还愣着干什么?快带我去啊。”

    马车一动,她又哼了哼,嘟囔道:“可是,刘元真的很俊很俊的……”言下实有恋恋不舍之意。

    那护卫所说的酒家离这里也不远,不过二刻钟,吴媚的马车便到了。

    本来她一路上,还担忧着那卢文又溜了,一进酒家看到角落里的两人,心下不由大定。

    当下。她整理了一下衣裳,又拂了拂头发,再扭着腰,娉娉婷婷地踏入了酒家。

    客观来说,吴媚确实是个大美人。再加上她家世不凡,上自有一股养尊处优的高傲之气,这种傲气配上她的面容,还是很有吸引力的。所以她一进入这个小酒家,酒家中的二三十几,便纷纷朝着吴媚看去。

    而吴媚这人,不止是自视奇高。她还有一种奇异的自信心,这种自信心让她相信,虽然没有人说过,可她觉得自己明明白白就是洛阳第一美人。天下第一美人……她甚至觉得,不管她走到哪里,一百个人中有九十九人会看她,一百个男人中。有九十个男人会上她。光论吸引力而言,她自己不比刘元差上分毫。

    当然。这种自信掩饰在她的教养之下,在吴媚看来,不管世人如何说,她就是那古时的妲已,那倾城的妖姬,只不过她禀善良,修养过人,今生只愿寻得一她如痴如狂,而她也非常欣赏非常喜欢的世间绝顶男子为伴,那种容颜惑国的事,她是当朝公主之女,不能做,也不屑去做。

    早在吴媚过来时,卢萦便注意到了,她看了一眼刘疆,轻声道:“船上遇到的那个你妹妹的女儿过来了。”

    刘疆头也没抬,无可无不可地恩了一声。

    卢萦叹道:“自入这酒家,她拂了七次头发,每走一步,便朝左右顾盼一番,看向你时,目光亮度明显增加……阿疆,我好象遇到敌了。”

    刘疆瞟了她一眼,懒得理会。

    吴媚已扭着腰走到了两人的几旁。

    朝着刘疆福了福后,吴媚憨地说道:“两位,我可以坐下吗?”

    这问话一出,刘疆自是不答,倒是卢萦干脆地回道:“不可以。”

    更可恨的是,她**的丢下‘不可以’三个字时,连看也没有看吴媚一眼。这个不知自丑的老女人!

    吴媚嘴角的笑容一僵,她转过头迎上卢萦,浅浅笑道:“这位夫人,怎地到了这用餐的地方还戴着纱帽?”她轻叹道:“夫人,花秋实,花开花谢,实是正常之事。夫人虽已年迈,姿色不再,也不必这般遮遮掩掩好似见不得人。”

    这话一出,便是刘疆,也忍不住睁开眼来定定地看向吴媚,可惜的是,他眸光虽冷,却被纱帽给挡住了。

    卢萦给噎住了。

    她张目结舌地看着吴媚,如果她没有听错的话,眼前这个小姑,是在讽刺自己老了,丑了,所以不得不戴上纱帽遮挡?

    这刚刚见面,连话也没有说一句,这小姑便敢冲着自己冷言嘲讽,她怎么不知道,不过十几年没有出现在洛阳,洛阳的小姑,就胆子这么粗这么大,人也这么愚蠢了?

    见到卢萦呆住,吴媚的嘴角噙起了一朵媚笑来。她眸光如水一般多地扫过刘疆,扭着腰走到卢萦侧,刻意与她同时面对着刘疆后,吴媚伸手摘向卢萦的纱帽。

    卢萦没有阻拦。

    事实上,她这么多年,还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女子,心下的好奇远大过怒火,所以,她很乐意看眼前这个小姑到底想看什么。

    因此,在卢萦的期待中,吴媚摘下了她的纱帽,露出了她的面容。

    卢萦这面容一露,酒家中的众人同时眼前一亮,不约而同地朝这方面定定看来,看着看着,有的人目光还有些痴意。

    虽是十三年过去了,卢萦一是养尊处优,二是心愉快,面目依然与以前没有太大区别。脸蛋清丽至极,眉黑如剑,鼻而直,唇红而薄,实有几分说不出的清艳锋锐之气。便如那长在高峰上的绝色野花儿,虽然艳得张扬刺目,却因花容舒展,迎风而立,硬是有了一种不同于世俗的美色。而这种美色,它就是与众不同,就是张扬舒展,就是让人一见难忘,就是美丽无比的同时也霸气十足!

    在卢萦这种咄咄人的霸道华艳之下,吴媚虽然五官精致还要胜过她,可那种没有灵魂的精美,已是毫无特色。

    一时之间,嗡嗡声四起。

    “这妇人好美。”“怪不得戴上纱帽了。”“也不知哪样的丈夫才压得住她?”“真是好美。”

    刚刚吴媚进来时,众人虽然注目,却也只是注目而已,这一刻卢萦露出面容,众人却是议论纷纷,一双双眼睛总是不由自主地盯在卢萦上,似乎气为之夺,神为之移。

    事实上也是如此,洛阳美人虽多,众人见识虽广,却也没有见过卢萦这种美貌的。这种盛气凌人的清艳锋锐,实在是罕能见到,一时之间,四下的人倒是看得痴了,哪里还顾得上一旁的吴媚?

    这种对比,饶是吴媚一直过于自信,过自抬高自的魅力,也隐约感觉到了一些。当然,也只是隐约而已,她自信自己的长相才是完美的,卢文这面目说实在的,根本不合乎一个贵妇的雍容端庄之相。自己猜得没错,她根本就配不上刘疆舅舅。

    不过,吴媚在对自己依然自信的同时,也有点失望,眼前这个卢萦长相也就罢了,她的面目看起来也就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少妇模样,根本没有她想象中那么老了。

    转眼,吴媚格格一笑,她在卢萦的旁边坐下,转向刘疆,刻意让自己的面容与卢萦的面容摆在一起,让刘疆可以一眼便能分个高下后,吴媚软软地说道:“舅舅……”

    一声叫唤令得刘疆慢慢抬起头后,吴媚朝他眨着眼,委屈的,柔万种地嘟着嘴说道:“媚儿找你多年了……舅舅好狠心,都到了洛阳了,也不来与我母亲见面,也不去看看媚儿。”

    她觉得现在刘疆也看出了自己和卢萦相貌的高低,当下站起来,扭着腰向着刘疆走去,一边靠近,她一边软软地委屈地唤道:“舅舅,媚儿在这洛阳也在宅子的,那酒楼住得不舒服的,你回媚儿那里去住好不好?”她脯,试图用自己高耸的柔软去摩挲刘疆的手臂,两只手,更是朝着刘疆的颈项抱去……

    ##

    我还真见过吴媚这种奇葩女子。一个在我眼中又黑又干又扁又显老的丑女,一直觉得公司里的所有有权位的男人都她。区别只在于,她愿不愿意选择或者说施舍而已……那时特目瞪口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凤月无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