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二郎见刘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家成x 书名:凤月无边
    在太监前来颁发圣旨之时,一个骑士策着马,朝着北城门朝着前方的官道急驰而去。

    如此驰行一后,于下午时,他与一支朝着洛阳赶来的车队碰上了。

    快马加鞭,骑士急急赶到那队伍前列,低声道:“大郎,陛下有旨,令二郎入宫晋见。”顿了顿,他强调道:“是今上午的事。”

    马车中,刘元低声说道:“父亲母亲可是知?”

    “自是知。”

    “恩。”刘元应了一声,声音一提,命令道:“就近找地方休顿,明折道返回。”

    “是。”

    车队众人凛然应诺后,那骑士好奇地问道:“大郎,你这是?”

    马车中,刘元说道:“二弟都入宫了,看来我得过个五六天再出现的好。”马车中,他似是笑了笑,“先让二弟在宫中玩玩也好。”

    二郎和云姓青年坐在马车中,随着皇城越来越近,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二郎也有点紧张起来。

    看着旁边少年那正襟危坐的模样,云姓青年的目光有点复杂。这时刻,他自是知道了少年的份。

    一想到这个又贪玩又可,整天缠着自己要结义的少年,居然是前太子之子,云庆的感觉就颇为复杂。隐隐中,他只觉得眼前这少年,要不是这个份,那可多好?

    二郎一双眼睛正在骨碌碌转动,四下张望着看着风景,一转眼对上云庆的眼神,不由朝他做了一个鬼脸,嘻嘻笑道:“阿庆,你愁什么?”

    云庆笑了笑。

    他伸手抚上二郎的头发,只是一碰便又收回手。在二郎的瞪视中,他咳嗽一声问道:“刚才那个拦路问你的人,是耿府老六,年少时也是个荒唐的。这些年虽然收了心,却成天郁郁寡欢,喜欢醉酒。他刚才看你的表,倒似对当年的卢文还念念不忘呢。”

    说到这里,云庆也好奇起来,他看着二郎问道:“我听不少人提到过白衣卢文。说她风流恣意,当年扮成男子可是欺骗了天下人的……二郎,你母亲真这么厉害?”

    二郎头一昂,得意地说道:“我的母亲,当然厉害啦。”

    这话说得。他这是在夸他母亲,还是在夸他自己?

    云庆想笑,他摇了摇头。凑上前小声问道:“你真与你母亲长得一模一样?”

    二郎一提到这个便有点闷闷的,他点了点头后,不高兴地说道:“我才不想像她呢……她闯了祸,老喜欢把我踢出去替她背黑锅!我为人可好多了。”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那太监的咳嗽声,“两位郎君安静一点,就要入宫门了。”

    这话一出,云庆马上安静下来。二郎见他严肃端庄。不由也端了起来。

    马车渐渐的驶入了宫城。

    在一阵让人压抑的行进过后,马车晃了晃停了下来。然后那太监唤道:“两位郎君,可以下车了。”前方的路。是不能坐车,而必须步行的。

    二郎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着皇宫,一时看怔了去。

    阳光下。那飞檐黄瓦,高墙森寒,那宇华堂,无处不充斥着一种至高至贵的肃穆。二郎直觉得,便是最胡闹的人,只怕进了这个地方,也得压了子缩了手脚。难道他父母当年忙不迭地跑了。

    一望无际的汉白玉阶梯两侧,是一动不动的持枪侍卫。到得这时,那太监直在前面,云庆避过二郎,自己走在最后面,三人肃穆的朝着前方的堂走去。

    穿过阶梯,三人拐过一道长长的走廓,来到了一个看起来颇为朴实的小院里。示意云庆侯在外面后,那太监领着二郎进了这个小院。

    不一会,那太监上前一步,恭敬地说道:“禀陛下,人带来了。”

    这太监的声音一落,那小院里一阵脚步声传开,然后,一个宫女安静轻柔的声音传来,“陛下说。让他进来。”

    “是。”

    太监退后一步,朝着二郎行了一礼,“郎君,陛下要见你。”

    二郎点了点头,提步朝上面走去。

    一入厢房,便是一层层飘飞的纱帏,几个美丽的宫女低眉敛目地站在那里,见他进来,一个年长些的宫女迎着他穿过纱帏,来到了一个正中。

    中,摆着一个大大的榻,此刻那榻上正倚坐着一个老人。

    老人须发花白,人瘦得不成样,一双眼睛深深的陷入了眼窝中,整个人透出一种生命走到了近头的死气。饶是如此,老人的上还是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威严,而且,从他的面目看来,这老人年轻时也是一美男子。

    二郎本来聪明,也不需那宫女指点,已朝着老人跪倒在地,唤道:“庶民刘庆见过陛下,陛下万岁!”

    他这‘庶民刘元’四字一出,正缓慢地转头看向他的垂暮老人,脸上闪过了一抹痛苦和难堪。他颤声说道:“孩子,起来。”

    二郎站起来后,皇帝又唤道:“孩子,靠近来。”

    二郎应声靠近。

    他来到老人榻前时,老人颤巍巍地握上了他的手。抬头打量着二郎,老人闭了闭眼,“你与你母亲,可真是像啊……”

    老人虽然只与卢萦打过一次照面,可那照面印象太过深刻,直到现在他还能想起当年那个意气风发,胡作非为的卢文。

    老人怔怔地看着二郎,看着看着,他的眼中隐有泪光,“孩子,你父亲,这些年可过得好?”

    二郎点了点头,清脆地应道:“父亲过得好着呢,他与母亲经常抛下我与哥哥,四下去玩。”

    二郎的话有点孩子气,老人不由笑了出来。不过他这一笑,便又咳嗽起来。一直咳得都呛了气,在宫女急急过来时,二郎已扶着老人,在他的背上轻轻拍了起来。

    慢慢的,老人停止了咳嗽,他侧头看向二郎,哑声道:“孩子,唤我爷爷。”

    二郎从善如流,清脆地唤道:“爷爷。”

    “诶,好孩子。”老人轻轻地说道:“孩子,你父亲他现在长什么样了?胖了还是瘦了?”说到这里,老人出了一会神,似是在回想当年刘疆的模样。想着想着,他眼角流下了一滴泪水,“孩子,你爷爷这一生,最对不起的人便是你父亲……你父亲自幼便是太子,素有才智,爷爷我却……孩子,你父亲可有怨过爷爷?”

    二郎迟疑了一会,低声说道:“父亲说,陛下心中只有后之子,他做得最好也是多余,他以前是恨过,不过有了母亲后,他也懒得恨了。”

    二郎这话一出,老人大恸……

    因他绪太过激动,又撑在榻上咳嗽起来。听着老人上气不接下气的咳嗽声,几个宫女太监一窝蜂围了上来。可他们拍的拍按的按,老人咳嗽声却越发嘶心裂肺了。当下,一太监急急叫道:“快去请太医,快去请太医!”

    于这兵荒马乱中,二郎被众人挤到了一旁。直到太医过来给老人医治,都没有人留意于他。

    二郎静静地站在角落,他看着咳得血都出来了的老人,心中想道:我这样说好象重了些,万一把他就这样气得死了,父亲肯定会怪我。

    在入宫之前,二郎便想,要好好替父亲和出一口恶气,要让皇帝伤一伤心。不过他没有想到,他还没有怎么说话呢,怎么就把皇帝激成这样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昏昏沉沉的陛下说了一句,“让他,留在宫中……”丢下这几个字后,老人便昏迷了。

    众人自是知道,老人口中的‘他’,就是二郎。当下,几个太监恭敬地跟他说了况后,领着二郎朝一个院落走去。

    就在二郎被皇帝留在宫中时,得知皇帝犯病昏迷过去的文武大臣们,如耿国耿秉,如澈等人,已急急赶入宫中,求见皇帝……(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凤月无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